《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八百八十四章奮力一搏


    “我相信你。”

    顧振豪沒有多想,就是下定決心道。

    他覺得林暮進入前十都是沒什麼問題。

    若是與人對賭的話,隻要林暮能夠一直贏下去,所有到了他手的靈石,就不會再還回去。

    林暮眼睛一眨,計從心來,“不若這樣,你等白衣長老呼喚我上場後,你再開始對賭,屆時根據我的對手,來決定賠率,盡可能要讓更多的人投入其中。”

    “這個我懂。”顧振豪笑著道,“若是你對手修為還是無限接近合體中期,那我就開出十倍的賠率,反正不會輸,為了巨額賠率,肯定是有修者願意逃出靈石對賭,或許剛一開始沒有太多信心,但是待到後麵幾輪,就會押得越來越多。”

    “正是如此。”林暮麵帶笑容道,“屆時我會盡可能拉長比試時間,甚至是故意想讓,讓他們以為我下一瞬間就是要落敗了,這時你再煽風點火一番,他們保管是瘋狂往你這送靈石。”

    “你真是太陰險了。”顧振豪滿麵笑容道,“誰惹了你誰倒黴。”

    “我要的就是給那些對我充滿懷疑,充滿嫉恨,對我不信服的人,一個刻骨銘心的記憶。”林暮理所當然道,“這個對賭,本來就是自願,我們也不會強求,既然他們不相信我,願意花靈石賭我輸,那誰也攔不住。”

    有這樣一個機會,既能給這些人一個慘痛教訓,又是能賺到大筆靈石,何樂而不為。

    如此一來,才是不枉自己前來參加礦脈爭奪大會。

    反正這次礦脈爭奪大會之後,他再想隱藏實力,也是隱藏不起來。

    既然如此,那不如就將光芒散發到極致。

    為將來發展飄渺仙境,打下良好基礎。

    他的實力越是強大,表現得越是天才,將來對飄渺仙境癡迷和瘋狂的修者,就越多。

    現在那些對他不信服的人,輸的越慘,記憶就越是深刻,他們才是會對自己的實力產生畏懼和無法磨滅的印象。

    當他的實力超出那些修者太多太多之後,他們已經是沒有心思再去嫉恨,也無力追趕,隻會想著,如何能沿著他走過的路,進境更些,再些,實力能夠變得很強大,非常強大,無比強大。

    “你的眼界已經是超出我們這些普通礦主好幾個境界。”顧振豪忍不住讚歎道,“藍星玉簡,在我們手隻能賺十幾萬靈石,在你手卻是能賺到上千萬靈石。”

    “而現在,你想出對賭這個法子,更是連一塊靈石都不用花,不用任何本錢,就是能賺到海量靈石,真是天才。”

    “誰說我不用本錢的。”林暮一本正經道。

    “你的本錢是什麼。”顧振豪詫異道。

    “我的本錢就是我自己,我的實力。”林暮正色道,“沒有實力,一切都是空談。”

    有了強大的實力,才是可以去做自己最想做的事。

    若他隻是一位普通返虛期修者,根本就不可能救下顧明輝,也就不會結識顧振豪,顧振豪也就不可能借給他一條礦脈,他就更不可能參加礦脈爭奪大會。

    所有的一切,都是建立在實力的基礎上。

    他苦修這麼多年,之前都是在小界和中界大賺,從未在大界展露過頭角。

    這一次礦脈爭奪大會,他既然參加了,就一定要大放異彩。

    在錦繡界成為最閃耀的絕世天才,屆時不單是整個錦繡界,連其他大界的修者,都會聽說他的名頭。

    以前,他為了隱藏實力,會刻意選擇低調,不強出風頭,也不貪戀那個虛名。

    但是現在,為了飄渺仙境的長遠發展,他必須要讓更多的人知道他,知道飄渺仙境。

    若隻是知道,他們可能依舊不會購買它的接引玉簡。

    那就讓所有人都感到震驚,震撼。

    舉世皆驚。

    想通這點,林暮心豁然開朗,感覺到一陣前所未有的輕鬆。

    從這一刻開始,他真正的做自己。

    再也無需隱忍,無需顧忌太多。

    自己給自己套上的無形枷鎖,此刻也是卸下。

    隻要這次礦脈爭奪大會能夠成為前十,能夠獲得藍星礦脈,接下來,飄渺仙境就可以步入正軌,開始大肆發展。

    整個錦繡界所有城池,每一座城池,都將籌建一座飛仙殿。

    屆時集合一界修者神識之力,用來淬煉法寶,足以溫養淬煉出一身絕世靈寶。

    連他自身的神識境界,都是可以達到合體期巔峰,這毫無問題。

    到了那時,他渡過雷劫,修為進入合體期,也就成為順理成章之事。

    合體期巔峰修者,都是很難擁有一件絕世靈寶。

    一旦他真正進入合體期,他就是能夠發揮出絕世靈寶的莫大威力,一身的絕世靈寶,又擁有兩個元嬰,單是使用法寶,他在錦繡界就堪稱無敵。

    不出意外,那時劍域也是差不多可以進階到劍域巔峰層次。

    有了這些底牌,他的實力幾乎是可以衝擊仙位的大乘期修者相媲美。

    傳聞錦繡界這樣的大界,都是沒有一位大乘期修者,整個修真界,大乘期修者的數目,都是不超過一手之數。

    也就是說,隻要這次礦脈爭奪大會前十,接下來,在很短的時間內,他就是可以迅速崛起,成為整個修真界,最巔峰的人物。

    到了那時,這天下他哪去不得。

    他可以遨遊天穹。

    他可以穿行地底。

    他可以威震天下。

    但這些,都是對他沒有太多吸引力。

    他隻想找到自己的父母。

    失散很多年的雙親。

    探出隱藏在自己身上的真正謎團。

    之前到底是誰一直在幕後操縱著他。

    他有預感,這背後之人,極其強大,但也並沒強到完全無法抗衡的地步。

    因為自從來到錦繡界之後,他其實就已經是無比自由,按照自己想走的路在走,並沒有人被人左右,被人操縱。

    倒不是說,他現在已經有了抗衡幕後之人的資本。

    而是他覺得,幕後之人,已經是對他有了忌憚之心,深怕再操縱,就會露出蛛絲馬腳,暴露出背後真正的目的所在。

    林暮一直想知道的也是這個問題。

    幕後之人,如此做,到底是懷著什麼樣的目的。

    每每想到此處,林暮就是百爪撓心,焦躁不安。

    這促使著他拚命想要變強。

    要去探究。

    要去抗爭。

    不管幕後之人是懷著什麼樣的目的,是壞心還是好意,他的人生,都是不需要別人來操縱。

    最可恨的是,幕後之人不該擄走他的父母。

    盡管他一直都是這樣安慰自己,父母雙親肯定是被幕後之人擄走。

    但是事實如何,他一無所知,也無從猜測,連追尋的線索都沒有。

    父母和石頭,根本就是無緣無故,憑空消失一般。

    現在他們是否還活在世上,他都是不敢去想。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修煉,變得強大。

    隻有修煉,才是能讓他感到安心,踏實。

    除此之外,他什麼都不能做。

    現如今,這次礦脈爭奪大會,讓他真正看到希望。

    隻要這次能夠成為前十,這一切的謎團,一切困擾,一切的心結。

    都將解開。

    一定要成為前十。

    還有兩輪比試,就是可以成為前十六。

    隻要成為前十六,就是開始車輪戰,最後按照戰績來決定排名,那時遇到絕頂高手,哪怕是輸了,也不會太過緊要。

    但現在,剩下的這兩輪,他絕對不可以輸。

    一旦輸了,所有構想,就都擱淺。

    隻能贏。

    必須贏。

    不管對手是誰。

    所以,他要顧振豪與人對賭,以高額賠率作為噱頭,吸引眾多修者參與其中。

    礦棉爭奪大會,堪稱是匯聚了整個錦繡界最巔峰,最富有的修者,前來觀戰的修者,修為都是很少有低於返虛期的。

    這些修者,哪個不是身家億萬,一方富豪。

    隨便拿出一點靈石對賭,許多修者匯聚起來,就是一筆極其可觀的數目。

    若是他輸了,再十倍賠償,以他現在的身家,根本就賠不起。

    他這麼做,就是不給自己留任何退路。

    隻能贏,不能輸。

    “你的實力很強,我很清楚。”顧振豪心中難免還是會有擔憂,“盡管你說了要看你的對手,再決定賠率,你對手若是一位合體中期修者,但和你一樣,同樣是深藏不露,屆時你萬一輸了,我們就全完了。”

    最初的興奮過後,顧振豪才是真正反應過來。

    一旦林暮輸了,整個顧家,都是要搭在麵。

    “我絕不能輸,也絕不會輸。”林暮堅定無比道,“哪怕是拚到以命搏命,我也是要贏,一定要贏。”

    顧振豪陡然打一個激靈。

    “我常聽人說,對別人狠的人,不算厲害,對自己狠的人,才是真正厲害。”顧振豪歎服道,“你是我見過對自己最狠的人,簡直是狠到了極致,完全不留任何餘地。”

    “我知道讓你對賭,是一個很瘋狂的決定。”林暮開口寬慰顧振豪道,“不若這樣,你若是贏了,這些靈石就都歸你,若是萬一我真的輸了,一切賠償,都算是我的,那時我也就死了,我身上還有數百億靈石,還有一些寶物和法寶之類,零零總總加起來,想來是差不多夠你賠給那些人的了。”

    “你這是哪話。”

    “人生能有幾回搏。”顧振豪大義凜然道,“我願陪你瘋狂一次。”

    “再不瘋狂,我們就老了。”顧振豪笑著道。

    

Snap Time:2018-07-23 00:30:41  ExecTime:0.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