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八百三十章保命之術


    九品文學小說網歡迎您的光臨,任何搜索引擎搜索“九品文學小說網”即可速進入本站,免費提供精品小說閱讀和txt格式下載服務!

巨大的風暴,席卷而來,

    猝不及防之下,林暮隻來得及催動五行幻鏡,擋在自己身前,

    盡管五行幻鏡威能大損,但在無邊殺域削弱絕大部分爆炸風暴後,五行幻鏡還是替他擋下了所有攻擊,讓他毫發無損,

    躲在五行幻鏡後麵,林暮才是明白過來,剛剛到底發生了什麼,

    這強烈的風暴,是來自於孟義元嬰的自爆,

    剛剛那一閃而過衝向五行幻鏡的身影,就是孟義的元嬰,

    緊隨其後,向外麵逃去的影子,自然是君無邪的元嬰無疑,

    做出這樣充分準備,全力出擊,還是讓君無邪逃了,林暮大感意外,完全沒有料到這種結果,

    蹊蹺的事情太多,有些事他根本無法理解,

    為何君無邪奪舍之後,孟義的元嬰還好好存在體內,

    既然孟義還活著,那為何剛剛又為何聽從君無邪的命令,自爆了元嬰,

    若是屈服於君無邪的威勢,為了保命,委曲求全,那還情有可原,但是連性命都是這樣葬送,可是沒人能夠做到如此幹脆直接,

    這太不可思議了,

    完全無法解釋,

    林暮掛念青牛安危,連忙向青牛望去,發現青牛正不停布下百重天牢,一邊抵擋住強烈風暴餘波,一邊向著遠處遁去,

    巡視一番,林暮立即就是發現,徐虹早就逃出去很遠,毫發無損,身為徐家掌舵者,盡管他修為和孟義一樣,都是返虛期巔峰,但真正實力和底牌,要比一般返虛期巔峰修者強大很多,

    返虛期巔峰修者自爆,縱然是合體期修者,躲避不及,都是要身負重傷,威力非同小可,

    青牛和徐虹都是安然無恙,林暮略略放心,

    環目四望,林暮咋舌不已,

    孟義元嬰這一場自爆,不僅是他的小院淪陷,靜室全都化為齏粉,這附近一大片院落,都是遭了秧,成為一片廢墟,

    這些院落,本來都是布有強大的禁製保護,但在這樣劇烈的自爆風暴之下,還是難以保全,

    一些距離較遠,反應及時的修者,還能及早逃開,

    一些距離較近,正閉關靜修的修者,也是遭逢大難,有兩位修者較為幸運,肉身被自爆餘波摧毀,好歹元嬰是逃了出去,算是保住了一條性命,

    有十來位沒有及時逃離的修者,就徹底留在了這,隕落其中,

    這何止是飛來橫禍,簡直是天降厄難,根本沒有回旋的餘地,莫名其妙,在閉關中就是一命嗚呼,

    林暮眸中光芒閃爍,神色陰晴不定,

    說起來,這些修者遭逢厄難,和他脫不了幹係,但罪魁禍首,還是君無邪,

    本來他都已經是心生懷疑,小心謹慎之下,特意詢問了徐虹,方是做下如此決定,徐虹剛一確定君無邪奪舍了孟義,他和青牛就是沒有任何停頓,直接出手,欲要將君無邪當場擊殺,

    沒想到的是,孟義的元嬰還活著,更令他沒想到的是,君無邪竟然能夠讓孟義的元嬰自爆,

    剛一見到孟義的元嬰,他本來很是欣喜,以為君無邪一時半刻無法摧毀孟義的元嬰,無奈之下,方才兩個元嬰共用一副身軀,幸好他發現及時,縱然是他和青牛出手太,頃刻間就是毀掉了孟義的肉身,但好歹是元嬰還在,算是保住性命,

    這個欣喜剛剛出現,下一瞬間,孟義就是突然自爆了,

    事情如此直轉之下,急劇變化,林暮饒是心性堅韌,還是覺得一時半刻無法接受,

    同樣也無法理解,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之前君無邪三人去圍殺他,他利用雷劫,轟殺了其中兩位,就連君無邪,也隻是僥幸之下,方才狼狽逃竄,他以為九品文學小說網歡迎您的光臨,任何搜索引擎搜索“九品文學小說網”即可速進入本站,免費提供精品小說閱讀和txt格式下載服務!

君無邪不過是如此,本來是滿懷信心前來,心想即便是孟義不幸被君無邪奪舍,他和青牛加上徐虹聯手,必然是能將君無邪擊殺,替孟義報仇,

    然而,結果完全出乎了他的預料,

    君無邪並非想象得那麼弱,

    轉念一想,林暮也便是釋然,

    君無邪號稱是以殺人奪寶,達到今天這個地步,不知暗中擊殺了多少天才,獲得了多少匪夷所思的奇特底牌,

    殺人奪寶,他或許會有失手時候,但是一直以來,他都是保住了自己的性命,從無失手,

    這才是他真正厲害的地方,

    殺人者,人殺之,君無邪卻是安然活到至今,逍遙法外,修為和實力反而越來越高,再過數千年,恐怕整個錦繡界,都已經是無人能製住他,

    事已至此,也便沒什麼好後悔和埋怨,除了警醒自己,以後對付君無邪,絕不能再拿出十分努力,而是要拿出十二分的努力之外,林暮開始想著如何善後,如何在以後的時日,防備君無邪再來偷襲,

    在此之前,他最想弄清楚的,是君無邪究竟是怎麼做到這一切的,

    剛剛的一切,簡直就是如同做夢一樣,

    他和青牛的出手之,超乎徐虹的預料之外,君無邪的動作,同樣是超出他的預料之外,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見徐虹折身返回,林暮望著這一片廢墟,不由連忙問道,

    徐虹暗歎一聲:“是我莽撞了,其實孟義並沒有被真正奪舍,”

    “沒有被奪舍,”林暮頓時感到一陣火大,“不是你跟我說,他已經被奪舍了麼,而且我也從銅鏡看到了,他體內確實有兩個元嬰,”

    “按照我們的說法,孟義的確算是被奪舍了,但事實上,並非真正的奪舍,隻是偽奪舍,”徐虹連忙解釋道,

    “什麼意思,”林暮不解問道,

    “說得明白點,徐虹隻是操縱了孟義的元嬰,他自己的元嬰,並沒有和徐虹的肉身融合,也就是說,他的元嬰,隻是暫住在孟義的身體,待到遇到合適的肉身,他才會展開真正的奪舍,”徐虹歎氣道,“我之前就猜到了,他前途無量,怎麼會隨便就奪舍了一位返虛期修者呢,隻是沒想到,他竟然會這種偽奪舍的法門,”

    徐虹頓了一下,接著道:“說起來,這樣的偽奪舍法門,要比真正的奪舍法門還要稀缺,世間罕見,是保命的絕佳手段,哪怕是肉身被毀,有了這種法門,也是有足夠的時間,來選擇合適的肉身,不必急於一時,徐徐圖謀,也不用冒那麼大的風險,”

    林暮恍然大悟,

    

Snap Time:2018-07-22 03:37:39  ExecTime:0.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