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八百二十九章移花接木

  
  穩妥起見,林暮召喚青牛一起同行。
  若是真打起來,縱然君無邪剛剛奪舍,他現在也不是最巔峰狀態,除了自身的實力,劍域,體魄和神識全麵提升之外,身上的法寶,幾乎都是威能盡失,絕世靈寶五行幻鏡,也是威能大損。
  沒有了這些法寶,他的實力要大打折扣。
  縱然是劍域,沒有隨心劍,威力也是直線銳減。
  有青牛在,屆時再有徐虹在旁幫忙,擊殺君無邪的把握就大多了。
  徐虹望一眼神色鄭重,嚴陣以待的青牛,不由笑著道:“要我看,君無邪應該不會奪舍返虛期修者,縱然是奪舍成功,修為是合體期,體魄照樣還是返虛期,身體是一個人的根基,盡管他不用再渡雷劫,但是想和正常的合體期修者一樣,調動天地之威,威力要差很多很多。”
  “我也想起來了,孟義確實是看著有些不對勁。”青牛憤恨道,“若是君無邪真奪舍了孟義,我必定擊殺他。”
  說起君無邪,青牛的怒火比林暮還要強烈三分。
  林暮渡劫之前,神誌模糊,他經曆的生死抉擇和致命凶險,全都是拜君無邪所賜。
  所幸,他沒有走錯路,不然就是一生的悔恨和遺憾。
  在青牛罵罵咧咧中,兩人一牛來到孟義租下的小院。
  見到林暮前來,孟義連忙上前,麵上帶著笑容:“剛剛回到千錦城,怎麼有空到我這,莫非是出了什麼事。”
  難道露出端倪了麼。
  林暮聞言,心中一頓,他自問掩飾得很好,若真是君無邪奪舍了,應該看不出來才是,不然也不會這麼大搖大擺跟他們一起回到千錦城了。
  “你也是知道,我現在正全力發展飄渺仙境。”林暮笑著道,“剛一回來,就開始忙碌起來,但還是感覺人手緊缺,心有餘力不足,所以想請你幫忙。”
  “你看我能做些什麼。”孟義笑道,“隻要我能做到,絕無二話。”
  林暮上下打量孟義一番,總感覺他哪有些是不對勁,但說話時的神態,語氣,和君無邪也是完全不一樣,和他自己以前,是有一些細微的變化,但是變化幅度很小。
  到底怎麼回事。
  林暮看不出孟義真正底細,青牛牛眼瞪得老大,卻也是看不出來什麼。
  徐虹站在林暮身後,他見多識廣,但修為也隻是返虛期巔峰,和孟義相當,同樣是看不出來什麼。
  但緊隨其後,他就是從懷中取出了一麵巴掌大小的銅鏡,照向孟義,一道古樸金光閃過,徐虹看清鏡中景象,連忙喊道:“他被奪舍了,困住他。”
  這一切都是發生在瞬息之間,徐虹突然拿出銅鏡,孟義措手不及,待到徐虹喊出來,他才像是突然明辨過來,麵上一陣慌亂,就要向外逃跑。
  青牛悶不做聲,卻是先林暮一步就出手了,第一時間就是布下百重天牢,他還不放心,不惜劇烈耗費體內靈力,接連布下兩座,緊隨其後,就是施展神牛之眸,望向孟義。
  徐虹話音剛落,林暮也是反應過來,立即催動了無邊殺域,周圍這一片天地,頓時都是在他掌控之中,劍道造詣達到劍域後期之後,林暮隱隱間都是覺得,自己和周遭天地,都是有了一種莫名聯係。
  在他無邊殺域和青牛百重天牢困住下,君無邪想逃也是逃不走了。
  盡管出手很是迅速,但是望著這個外表是孟義的君無邪,林暮心中是又怒又悲。
  孟義本來心性還算頗佳,修為也是返虛期巔峰,有望成為他的得力幫手,結果卻是遭遇飛來橫禍,竟然被君無邪奪舍,悄無聲息隕落。
  真是惋惜。
  林暮心念一動,當即又是祭出五行幻鏡。
  今天,他誓要擊殺君無邪。
  所幸他心思敏銳,多長了一個心眼,不然若是就這麼信任了孟義,讓他當了飛仙殿的殿主,以後自己就吃大虧了,自己的許多秘密,也就被他打探去了。
  雖說君無邪偷不去他心中那些絕妙的構想,但是隻要能將他擊殺,奪走他的五行幻鏡,飄渺仙境自行發展,時間久了之後,也會慢慢往自己構想的方向發展。
  差一點,就是著了君無邪的道。
  本來自己跟他實力相差無幾,但是君無邪偷襲的話,有很大希望將他擊殺。
  畢竟,他自身的真正實力,並非很強,主要是靠著一身逆天法寶還有絕世劍域。
  君無邪若是發動偷襲,他很可能就隕落了。
  明槍易躲,暗箭難防,便是如此。
  嘩。
  孟義瞬即就是施展了瞬移,但是在青牛兩座百重天牢之中,他能瞬移到哪去。
  他身形剛一出現,就是被青牛的神牛之眸照到,身體頓時變成了雕塑。
  而這時,林暮全力催動劍域,更是將君無邪困得無法動彈,隨即操縱五行幻鏡,狠狠向君無邪砸去。
  返虛期修者體魄,說起來其實也不算弱,但麵對威能大減的五行幻鏡的轟擊,也是難以承受,尤其是此刻變成了雕塑,完全無法防備,更是任憑林暮蹂躪。
  “慢著。”眼見林暮和青牛當即就是動手,出手就很是果斷狠辣,不留任何餘地,徐虹不由大急,“切莫誤殺。”
  五行幻鏡狠狠向著君無邪砸下,林暮此時轉頭望了徐虹一眼。
  這一望,他也頓時大驚,因為他看到徐虹手中的銅鏡,出現的是孟義的身體,在孟義的身體麵,卻是有著兩個元嬰。
  這是怎麼回事。
  徐虹剛剛急忙喊道,孟義已經是被奪舍,但既然是被奪舍,那他必然是已經滅掉了孟義的元嬰,鳩占鵲巢,為何現在孟義體內竟然有著兩個元嬰。
  就在林暮轉頭間,五行幻鏡已經是狠狠砸下。
  啪。
  孟義身體變成雕塑,頓時被五行幻鏡砸的粉碎。
  兩個元嬰,卻是脫困而出。
  林暮依稀看到,這兩個元嬰,一個是孟義的,一個是君無邪的。
  難道孟義還活著。
  林暮有些不敢相信。
  他沒有經曆過奪舍,但也從未聽說過,奪舍之後,原先身體的主人還一起活著的,難道要兩個人共用一副肉身。
  顧不得多想,林暮當即就是催動五行幻鏡,狠狠向君無邪的元嬰砸去。
  “給我爆。”君無邪驟然一聲冷喝,緊隨其後,一道光芒閃過,似是一道人影,向著五行幻鏡撞去。
  下一瞬間,眼前都是刺眼光芒,看不清一切,一聲震耳欲聾的爆裂聲,在耳邊炸響。
  青牛兩座百重天牢,瞬間土崩瓦解,一道影子,一閃而過,倏然而逝。
  

Snap Time:2018-12-13 16:31:36  ExecTime:0.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