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八百二十八章君家盛世

  
  林暮聞言,神色一震。
  君無邪實力確實是強,但竟然強到了沒各大勢力聯合起來,還要強大十倍的地步。
  這如何可能。
  單單一個千錦城,最大的勢力風雨樓中,就有一位合體後期的聶長空,一座城池,少說也有數位合體期修者,這周邊十座城池,說起來合體期修者還真不少。
  君無邪何德何能,能比這些大勢力還厲害十倍。
  如果真有這麼厲害,為何之前眼光還要放在他這個凝神期修者身上,這豈不是太掉價了。
  最離譜的是,他們三位合體期修者,被自己滅了兩位,君無邪自己都是狼狽逃竄,肉身幾乎被毀,有可能已經是奪舍孟義。
  這樣的人,有何資格。
  “莫非他背景強大。”林暮不由問道。
  徐虹連連點頭:“他背景不僅強大,而且非常神秘。”
  “哦。”林暮好奇道,“說來聽聽。”
  “君,這個姓異常罕見,天地君親師媊恁A除了天地之外,君排第一位,敢姓君的,想想該會強大到何等地步。”徐虹道,“我們錦繡界,就有一個異常神秘的君家,據說君家第一高手,就是整個錦繡界的最強者,一界至尊。”
  林暮神色一動,連忙問道:“難道這君無邪就是來自君家。”
  “他在君家是什麼地位。”林暮連忙問道。
  錦繡界最強者,無疑要比聶長空還要厲害很多,他若是費盡心思擊殺了君無邪,豈不是惹了一位強敵。
  這個強敵,是他現在根本無法抗衡的,弄不好,別說是他辛苦打下的這些基業保不住,就是自己的性命,都是危險了。
  “君無邪在君家,據說隻能算是外門,連嫡係都算不上。”徐虹道,“但是他的實力,在整個君家小一輩中,足以算得上是前三。”
  “如此說來,君家合體後期以上修為的修者,都是有不少。”林暮徹底震驚了。
  “這隻是我們的猜測罷了,君家到底有多強大,我們都隻是見過冰山一角,從未見識過其真正的實力。”徐虹開口道,“傳聞,如今錦繡界的君家,都不是君家的本源,而隻是其中一個分支,具體如何,眾說紛紜,不好明辨。”
  錦繡界最強者,竟然隻是君家的一個分支。
  林暮心中又是一驚。
  這些消息實在是太震撼了,他之前完全是沒有想到。
  “照你這麼說,這君無邪我是無法招惹了,隻能退避三舍,一味忍讓。”林暮難掩火氣。
  他低調行事,來到錦繡界後,從未主動招惹過他人,甚至在君無邪圍殺他之前,他都沒聽說過這個人。
  結果被人圍攻一頓,他還不能反擊,這是什麼世道。
  “也不一定。”徐虹連忙安慰林暮,“君無邪畢竟隻是君家的旁支,算不上嫡係,加上他能有如今成就,靠的並不是天資,而是一路擊殺各種天才,搶奪他們的寶物和機緣,不然的話,憑借他的天資,想進入合體期,都是夠嗆,希望渺茫。”
  徐虹話中帶著酸味,他好歹掌管一個勢力,父親也是合體期修者,家學淵源,但此生晉升合體期都是希望渺茫,君無邪這樣的人,修為都達到了合體中期。
  真是人比人,氣死人。
  “君家一直自詡名門望族,行得端做得正,如果君無邪真是靠著正大光明手段修煉到如此地步,肯定會被君家破格收為嫡係,但他做法太令人不齒,縱然是修為能排到君家小一輩前三,至今也隻是一位旁支。”徐虹分析道,“由此可見,君家對他也並不是十分看重,說不定若不是看在同族的份上,都已經替天行道,親手將他擊殺了。”
  徐虹望著林暮,“要我看,你就是正大光明擊殺他,恐怕君家也不會找你麻煩,但這畢竟是有風險,萬一君家動怒,那後果就不堪設想了,你縱然天資絕世,也要修煉數千年,方有望和君家第一高手比肩,抗衡,我覺得還是不要冒這個險了。”
  “若是無人知曉呢。”林暮沉吟下,忽然道,“與君無邪一起的兩位合體期修者,都已經是葬身雷海,我隻要悄無聲息將他擊殺,屆時有誰知道,君家都不會知道我這號人,更別說懷疑我了吧。”
  “話雖如此,但天下沒有不漏風的牆,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徐虹皺眉道,“我真不願見你因為一時怨氣,就招惹大禍,這時忍耐躲避一些,將來待你騰飛,莫說是一個君無邪,就是整個君家,你也不怕,屆時再有怨抱怨,有仇報仇,豈不哉。”
  林暮微微一笑:“說得在理,我們見機行事便是,我也隻是懷疑,說不定隻是我多心了呢,君無邪早已從雷海中遁走,孟義並未被奪舍,這都是很有可能,隻要以後君無邪他不再來招惹我,我不去主動找他麻煩便是。”
  “若他不知悔改,再來招惹,我絕不會忍讓退避。”林暮鄭重道。
  有些時候,原則要比理智更加重要。
  人,都應有所堅持,不屈服,不畏懼。
  作為一個劍修,若是心中有了懼意,那還算什麼劍修。
  自從領悟劍域之後,林暮心性也是不知不覺被影響,這種影響,使他變得更為堅定,但行事也就沒以前那麼圓滑,從情理上講,這樣的心性,是肯定要吃虧的。
  但他一直以來的追求,就是瀟灑自由,大自在,隨心所欲,如今到了劍域後期,理應該有所進展了,即便做不到完全的瀟灑自由,隨心所欲,也要有自己的堅持。
  忍氣吞聲,這不符合他現在的心性。
  徐虹暗歎一聲,微微搖頭,隨即道:“不若我們去看看這位孟義,到底是否被奪舍吧,我算不上見多識廣,好歹也是見過一些世麵,若是他真的被奪舍的話,這麼短時間,元嬰和肉身應該還沒有完全融合,或許能夠看出來一些蛛絲馬跡。”
  “若是他真的被奪舍了,你別再用他就是了,以免他渾水摸魚,摸清你的底細,但也盡量別與他動手,裝作是不動聲色,隨便找個理由將他打發走吧。”徐虹勸誡道。
  “看看再說。”林暮當即轉身,帶著徐虹,離開徐府,前去找孟義。
  更新純文字
  

Snap Time:2018-10-17 15:24:18  ExecTime:0.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