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八百零六章修煉出岔


    九品文學歡迎您的光臨,任何搜索引擎搜索“九品文學”即可速進入本站,免費提供精品小說閱讀和txt格式下載服務!

靈台空明,識海輕靈。

    源源不絕的神識精華,不停向林暮湧來,在《星辰煉神訣》運轉煉化之下,化為精純的神識,滋養著識海,極其舒服。

    這種神識速增長的感覺,猶如坐著驚虹一樣,肆意徜徉,舒爽無比。

    最難提升的,就是神識修為,所以很少有修者專門苦心孤詣提升神識修為,與其耗費這樣巨大的心力,收效還很甚微,不如將這精力用在提升修為上,一旦修為提高了,不單是神識境界,連體魄境界也會跟著水漲船高,一起提升。

    正是因為如此,越是難以提升,此刻提升的如此迅速,這種感覺就猶如是被困在牢籠之中數萬年之久,終於有朝一日,重見天日,這種豁然開朗,自由舒爽,真是難以言表。

    林暮渾然忘卻了時間,體會著神識修為狂飆的感,沉浸其中,難以自拔。

    返虛後期,返虛期巔峰,很就是到了返虛期最後一道瓶頸,隻要可以突破這到瓶頸,神識修為就能進入合體期了。

    隻是這種神識上的瓶頸,要比修為的瓶頸還要難以突破,無從下手,需要極佳的契機和機緣,才有一線希望突破。

    但是對林暮來說,他根本不需要這些小心翼翼,瞻前顧後,等待機緣,再度服下一枚絕品凝神珠,他直接靠著源源不斷的純粹神識精華,直接強硬突破。

    這種辦法,極其簡單粗暴,但卻非常有效。

    消耗了很多神識精華之後,林暮順利突破瓶頸,神識境界一舉進入合體期。

    然而就在他剛剛突破瓶頸,進入合體期,正待努力煉化吸收神識精華,穩固神識境界之時,這時忽然整座洞府都是開始一陣劇烈搖晃起來,不斷有石塊和灰塵簌簌落下。

    林暮剛剛突破瓶頸,一舉闖入合體期,識海很是動蕩,突然發生如此變故,急切之間,連忙強行停下修煉,驟然睜開雙眸。

    剛一睜開眼睛,他陡然就是覺得一陣天旋地轉,天地都在晃動,洞府在晃動,石壁在晃動,連落下的石塊都在晃動,他自己更是晃動得厲害,顫顫巍巍,一步三退。

    迷蒙之中,林暮神智漸漸都是開始模糊起來,在劇烈的晃動之下,他極其沒有安全感,迫切想要安穩下來,所以他第一時間就是祭出隨心劍,狠狠向前劈去,想要將一切動亂的源頭摧毀。

    石塊在晃動,他一劍劈出,在他身邊的石塊,全都是化為粉末,簌簌落下。

    石壁在晃動,他一劍劈出,就是洞穿麵前石壁,又是一劍,洞穿頭頂石壁。

    整座洞府都是在晃動,他一劍狠狠劈出,整座洞府,都是被他一劍摧毀。

    他一下從洞府中飛了出去,但是很就是察覺到,連整座靈山都是在劇烈晃動,他當即又是催動所有修為,狠狠向腳下的靈山劈去。

    轟。

    一聲轟然巨響,整座靈山,竟然被他硬生生從中一劈兩斷。

    然而,晃動依舊是無法停止,他感覺整個天地都是在晃動,這種感覺令他愈發慌亂起來,他極力催動無邊殺域,狠狠向天空斬去。

    這時,他聽到了一聲極其厚重深沉的叫聲,似乎是一聲獸吼。

    哞。

    林暮煩躁無比,隨心劍光芒一閃,當即就是向聲音所在處劈去。

    青牛仰天長嘯,肆意狂吼,他苦修鑽研這麼久,終於領悟出絕世功法的奧妙,邁出了第一步,有所小成。

    忍不住出來狂吼了一番,果然是威力強絕,天地變色,整座靈山都是震動了。

    正待得意之時,忽然發現,林暮洞府之中,開始劍光閃爍,剛開始,他還以為林暮是在領悟演練劍域,但很他就是發現了不對勁,林暮竟然摧毀了整個洞府,從中飛了出來,神情看上去卻很是恍惚,仿佛是心不在焉一般九品文學歡迎您的光臨,任何搜索引擎搜索“九品文學”即可速進入本站,免費提供精品小說閱讀和txt格式下載服務!

,但偏偏發出的攻擊,都是犀利霸道無比,難以阻擋。

    他正想問林暮到底在發什麼瘋,林暮轟然一劍,又是狠狠向他劈來。

    “你瘋了。”青牛麵色一變,麵對這來勢洶洶的一劍,連忙大叫道。

    但是眼看林暮根本沒有任何收手的架勢,饒是以他的修為,這一劍若真是被林暮劈中了,定然是凶多吉少,弄不好就肉身毀滅了。

    急忙之下,他連忙施展出百重天牢,頓時重重青色天牢出現在他麵前。

    隨心劍犀利無匹,猶如破冰一般,一層層摧毀天水牢,百重天牢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不停消融著。

    眼看著天重天牢也是難以抵擋林暮的攻擊,青牛不敢呆在原地,忙趁著短暫喘息之機,施展瞬移,立即向遠處瞬移開去。

    這時孟義聽到動靜,也是連忙出來觀看,見到這樣情形,他還以為林暮是在和青牛切磋實力,看到青牛竟然輕鬆自如就是擋下林暮的攻擊,他不由大為佩服,連連叫好。

    “厲害,太厲害了。”孟義向青牛伸出拇指,麵帶笑容,忍不住稱讚道。

    轟。

    就在孟義滿麵笑容這時,林暮凶猛一劍,又是向他撲來。

    孟義頓時大吃一驚,冷汗直冒。

    開什麼玩笑。

    這樣凶狠的攻擊,他怎麼可能接得住,想要試探他的實力,也不能這樣試探啊。

    這樣的攻擊,他根本就不可能接住,索性麵帶微笑,站在原地,以為林暮會及時收回攻擊。

    但是隨心劍卻是不講情麵,攻勢沒有任何停滯,依舊是迅猛向他攻來。

    慘劇眼看就要發生,千鈞一發之際,青牛伸出援手,再度施展出百重天牢,替孟義擋住攻擊,連忙催促孟義道:“跑,他似乎是修煉出了岔子,現在已經是神誌不清,見誰都攻擊。”

    “怎麼會這樣。”孟義麵上笑容斂去,不由大驚。

    “我也不清楚。”青牛帶著驚慌失措的孟義,連忙向其他位置瞬移過去,猜測道:“若是我猜測不錯,可能是他剛剛突破了修為瓶頸,神識進入了合體期,現在隨心劍的威力,大幅增加,我的百重天牢都是難以抵擋了,從這便可以看出,而他神識剛剛突破,不知是受到了什麼刺激,識海一陣不穩,方才是出了岔子,以致神誌不清,不分敵我,見到誰都是展開攻擊。”

    “那現在怎麼辦。”孟義驚慌萬分,“他什麼時候能夠恢複。”

    他也算是見過大風大浪,但是這樣的情況,他還沒見過,尤其是林暮實力實在太強,隨手一道攻擊,都是有可能要了他的小命啊,要是不慎被林暮一劍劈殺,那可真是冤死了。

    “什麼時候恢複,這很難說,有可能是一時半刻就能恢複,也可能要三年五年,甚至有可能是一輩子,這要看他識海動蕩的程度了。”青牛當機立斷道,“我實力還算可以,我要留下來幫他恢複清醒,你實力終究不是太強,一不小心他就可能誤傷了你,你且盡離去,離得越遠越好,不管這發生什麼事,都不要過來觀望,除非是這恢複了平靜。”

    “這樣合適麼。”孟義麵帶難色,邁不動腳步。

    他重傷垂危之際,是林暮大義救了他,而如今林暮修煉出岔,神誌不清,他卻要躲得遠遠地,這如何說得過去。

    “不要再羅嗦了。”眼看林暮又要一劍劈來,青牛大聲道,“現在不是講道義的時候,事出突然,你點走,你留下來一點幫助都沒有,萬一真的誤傷了你,甚至是失手將你擊殺,他將來肯定會懊悔萬分,愧疚不已,你離開就是對他最好的幫助了。”

    孟義聞言,鄭重點頭,他看得清眼前形勢,當即就是施展瞬移,急急向遠處逃去,身影很就是消失不見。

    這時,林暮又是一劍凶狠

    

Snap Time:2018-01-20 07:29:36  ExecTime:0.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