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八百零四章蒼天有眼


    九品文學歡迎您的光臨,任何搜索引擎搜索“九品文學”即可速進入本站,免費提供精品小說閱讀和txt格式下載服務!

黑雲壓陣,陰森恐怖,妖氣彌漫。

    隔著很遠,林暮就是看到前方異象。

    “這是一隻大妖。”林暮眸中光芒一閃。

    “靈山下麵,有著一個凡人村鎮,這隻妖獸恐怕又是在興風作浪,殘害凡人性命了。”紫衣修者麵帶急色。

    “我這就去看看。”林暮吩咐一聲,讓青牛馱著紫衣修者從後麵跟上,他猛然催動靈力,當即施展瞬移,率先向靈山飛去。

    猶如流光飛逝,林暮風馳電掣般轉眼來到村鎮跟前,遠遠卻是看到,陰暗的天空中,一條渾身血淋淋的長蛇,在空中來回翻滾,兩顆猶如紅寶石一樣的眼睛,散發著凶光,大口一張,兩尺多長的通紅蛇信吐出,駭人心魄。

    這就是那隻被紫衣修者和他的兩位好友打傷的妖獸了,此刻竟然顯露出本體,是一條凶猛無比的長蛇。

    林暮一眼就是看出它的修為,已然是返虛期巔峰,但現在凶悍的外表下麵,已是隱隱露出疲態,它剛剛斬殺了兩位返虛期巔峰修者,重傷了一位,威猛無比,自己其實也是受了不輕傷勢。

    巨蛇不停在空中滾動翻騰,陣陣狂風舞動,很就是形成一道巨大的龍卷風。

    龍卷風威力越來越大,肆虐著向凡人村鎮席卷而去,頃刻間,就是有許多凡人被卷到空中。

    狂風呼嘯,房屋都是被直接從地上卷起,躲在屋中的凡人們,緊跟著被卷到空中,就連百年大樹,都是被連根拔起,不少死命抱著大叔的壯漢,也是如同一根鴻毛一般,被吹到半空。

    在這樣的大妖麵前,這些凡人渺小的就如同塵埃一般,連掙紮都是做不到。

    而對於蛇妖來說,一個個吞食這些凡人,它都是覺得麻煩,索性是將這些凡人都聚集到一起,一塊吞了。

    實力的差距,在這一刻簡直達到了極致。

    越來越多的凡人,被卷到空中,聚集成一團,隨後蛇妖大口一張,一道猛烈地颶風刮過,這個由凡人們堆積而成的人團,就是向著蛇妖飛去。

    蛇妖大口越長越大,很就是變得猶如一個巨大幽深的山洞一般,深不見底。

    這些凡人眼看就是要葬身蛇腹,慘劇就在頃刻之間。

    林暮這時趕到,見此情形,當即就是暴怒,當頭棒喝:“孽畜住口。”

    劍光一閃,劍隨心動,隨心劍倏忽向前飛去,隨即向著蛇妖狠狠斬去。

    五色光華流轉,林暮緊跟著祭出五行幻鏡,陣陣朦朧光芒發出,一道極其強大的吸力,從五行環境上發出,猶然向著蛇妖飛去的人團,終於是停了下來,隨後向著林暮飛來。

    在這場生死比拚中,晉升為絕世靈寶的五行幻鏡,占據了絕對上風。

    人團隨後落到五行幻鏡上麵,緩緩飄落。

    來不及查看人群傷勢,林暮身形連閃,就是向蛇妖衝去,來到近前,他當即就是施展出劍域。

    頓時殺意蔓延,天地靜止。

    無邊殺域,威勢震天。

    蛇妖張著大口,渾身是血,麵目猙獰,定格在空中,一動不動。

    轟。

    隨心劍光芒璀璨,淩空斬下。

    漫天鮮血飛濺,腥氣衝天。

    蛇妖被攔腰斬斷,連麵的元嬰,都是沒能逃出。

    一劍擊殺。

    紫衣修者坐在青牛背上,踏空而來,遠遠看到這一幕,驚駭萬分,不由自主捂住嘴巴,差點驚呼出聲。

    這隻蛇妖有多強大,他是最有感觸,他的兩位好友都是命喪蛇妖口中,連他也是身負重傷,幾近喪命,這樣強大的妖獸,在林暮手中,竟然都走不過一招。

    這樣強悍的戰力,他以前從未見過。

    太犀利,太霸道,簡直是無法匹敵,連抵抗的九品文學歡迎您的光臨,任何搜索引擎搜索“九品文學”即可速進入本站,免費提供精品小說閱讀和txt格式下載服務!

念頭都是無法興起。

    剛剛耀武揚威,得意萬分的蛇妖,頃刻間就是命喪林暮劍下。

    遠遠地,跟蹤林暮的一群修者,見到這一幕,都是遍體生寒。

    太強大了。

    一群人皆是不由自主,同時打起了退堂鼓,想要離去了。

    如此強大的人物,怎麼可能會發現不了他們一路的跟隨。

    既然能夠發現,為何卻是沒有對他們動手呢。

    隻有一個解釋,就是不屑於動手。

    林暮根本就是沒把他們放在眼,更別說是放在心上。

    同一時間,所有人都是感覺到一股巨大的挫敗感,胸悶異常,卻是無處發泄。

    若是之前,他們知道這個真相,定然是氣憤萬分,無論如何,也要讓林暮栽個跟鬥,讓他好看,但現在,卻是無人敢這麼想,林暮的確是擁有這樣的實力。

    剛剛那一劍,能擊殺他們之中的任何一個人。

    也就是說,林暮隨便動動手,就是能將他們擊殺了。

    “我們走吧。”一位藍衣修者,當即就是開口道。

    對手實力已經強大到超出他們的承受極限,這樣的事情,根本不是他們能做的。

    但是,他們也隻是負責跟蹤林暮而已,以他們返虛期巔峰的修為,連跟蹤林暮都是覺得不夠資格,難道要讓合體期修者來跟蹤麼。

    那接下來更大的行動呢,需要什麼樣的修者。

    幾乎所有修者,心中都是有了這個念頭,根本就不應該有這個念頭,根本就不應該有這次行動。

    林暮實力如此強大,莫說是一般合體期修者實力都不一定能比他強大哪去,就是有實力比他強大的合體期修者,也不過是能戰勝他罷了,想要將他擊殺,極其困難,希望渺茫。

    一旦無法擊殺他,以他的絕世天資,很就是能夠崛起,接下來就等著迎接他無盡的怒火和無休止的報複吧。

    招惹這樣的人,純粹是腦子有病了。

    這個念頭,他們也隻能是埋在心底,誰都知道那個人的厲害,他想做到的事情,至今都沒失敗過。

    兩個同樣驚采絕豔的人物,他們夾在中間,可真是為難萬分。

    “我們回去要怎麼說。”一位灰衣修者皺眉道。

    “連跟蹤這樣的事情都做不好,回去要被其他人取笑不說,必定還會遭受到嚴重的懲罰,足以讓人記一輩子。”一位黃衣修者同樣麵帶憂愁道。

    “照實說就好了。”藍衣修者道,“不回去,就這樣一直跟著的話,若是將他跟得煩了,他回手一劍就是能將我們擊殺,回去不過是接受懲罰,孰輕孰重,不言而喻。”

    眾人深思一番,都是沉重點頭。

    隻有青衣修者道:“你們回去吧,我在這盯著。”

    “你不要命了。”藍衣修者連忙傳音道,他素來與青衣修者交好,不由出言提醒道。

    “你知道我的脾性,我苦修這麼些年,追求的就是修煉的極致,如今眼看就是有機會進入合體期,隻要這次圓滿完成任務,我就能獲得一筆豐厚的獎勵,足夠我衝擊合體期了,能否成功,我也沒有把握,但這終究是一個機會。”青衣修者麵色一陣掙紮,隨即變得堅定道,“這也是我最後的機會了,我的壽元,隻有十餘年了。”

    藍衣修者頓時沉默,隨即道:“你好自為之,一切小心。”

    一群返虛期修者,如同潮水般退去。

    頃刻之間,隻餘下青衣修者一人。

    他望了一眼林暮所在方向,當即又是向後退了數十,隱藏起來。

    青牛馱著紫衣修者走上前來,望一眼墜落在地的蛇妖,萬分惋惜道:“太可惜了,真是太可惜了。”

    林暮不解

    

Snap Time:2018-07-23 12:17:39  ExecTime:0.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