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七百八十章難以捉摸


    九品文學歡迎您的光臨,任何搜索引擎搜索“九品文學”即可速進入本站,免費提供精品小說閱讀和txt格式下載服務!

星晴,星雨兩人,出身非凡,又有殺身之禍,是以兩人也僅僅是向林暮展露出真容,隨即便又是變幻了一番容貌,和之前的樣子又有不同。。

    不過兩人這次還好,全都是女修樣子,雖說看上去沒有真實容貌美若天仙,倒也算得上清秀脫俗。

    和徐嬌,華錦匯合之後,兩人都是激動不已。

    “抓住了?”徐嬌望著星晴,星雨姐妹,詫異道,“他們就是騙子麼?”

    “和畫像上的容貌不一樣,莫非之前是偽裝了?”華錦也是猜測道。

    “她們的確是出售假接引玉簡之人,但現在我們已經是握手言和,大家以後就是朋友了,你們多與她們姐妹親近親近。”林暮微笑著道。

    “變成朋友了?”徐嬌驚叫道,“她們如此毀壞我們信譽,以致我們幾乎前功盡棄,犯下如此大錯,早就是死有餘辜了!”

    “不至於吧?”林暮摸摸鼻子道,“我有這麼斤斤計較麼?”

    徐嬌頓時不以為然,撇嘴道:“現在開始充好人了,我記得之前在臨海城,有個返虛期修者搗亂,你就是二話不說,一劍將其擊殺了!這兩個騙子所犯之錯,要比那個返虛期修者嚴重多了吧,為何偏偏你就放過了她們?”

    華錦亦是跟著道:“我猜師兄不殺她們,完全是看她們長得秀麗,不忍下手吧?”

    和林暮相處漸久,她也逐漸變得開朗起來,偶爾甚至會和徐嬌一樣,和林暮開玩笑。

    “我看就是這樣!”徐嬌道,“見色忘義的家夥。”

    林暮看著兩人一唱一和,冤枉無比。

    “你們想太多了,事情根本不是這樣的。”林暮連忙道,“我在決定放過她們之前,根本不知道她們是女修,甚至,剛開始我都不知道她還有個妹妹。”

    “這借口太假了,誰信!”徐嬌不相信道,“我之前還覺得你一心向道,不沾兒女情長,也不沉溺於美色,勉強也算是個正人君子,沒想到和那些男人都是一路貨色,見色忘義,這麼大的損失,說忍下來就忍下來了,真是大度豪爽,高風亮節!”

    林暮羞得麵色一紅,不由道:“我放了她們,你們哪來的這麼大火氣?”

    “我們就是看不過去。。”華錦聲援徐嬌,“這是出於正義的目的。”

    剛一見麵,徐嬌和華錦就是當麵指責林暮,星晴和星雨都是一陣尷尬。

    星晴極愛自尊,徐嬌和華錦的話,無異於一巴掌掄在她臉上。

    她自然也不是省油的燈,當即道:“我已是做出了許諾,要嫁給林暮。”

    “什麼?”

    徐嬌一聽這話,頓時炸開了。

    “原來是這樣,你果然是見色忘義。”徐嬌望向林暮,忍不住道。

    “她哪比我好,你們不過是剛一見麵,她還給你造成這麼大的損失,你竟然直接就要娶她。”徐嬌越說越生氣,眼中霧水朦朧,“你太沒良心了,好看的小說:!”

    這都是哪跟哪?

    林暮忽然有種措手不及的感覺。

    他直接就是帶著星晴,星雨前來和徐嬌,華錦匯合,根本沒有想到,竟然還會有這樣的一幕發生。

    這是爭風吃醋麼?

    即便是爭風吃醋,這也未免太誇張了吧?

    剛一見麵,就是針鋒相對,毫不相讓。

    林暮瞬間覺得很憋屈。

    他招誰惹誰了,明明什麼都沒做,怎麼現在反倒成了罪大惡極了?

    他和徐嬌之間,明明是什麼都沒有,純潔無暇,和星晴也隻是剛剛認識,但如果是外人看來,肯定是以為徐嬌和星晴,都是跟他感情極深的樣子。

    這誤會弄大了!

    “這是一個誤會!”林暮當即嚴肅道,“你們別再九品文學歡迎您的光臨,任何搜索引擎搜索“九品文學”即可速進入本站,免費提供精品小說閱讀和txt格式下載服務!

無理取鬧了。”

    “徐嬌在我看來,一直都是跟個小妹妹一樣,像是長不大的孩子,你就別跟她較勁了,她說話口無遮攔,連我拿她都沒辦法。。”林暮隨即悄聲傳音給星晴,“你就大度點,別再火上澆油了。關於你們姐妹的身世來曆,我不會透露給任何人,你們盡可放心好心了。”

    “那你倒是說說看,我哪誤會你了?”徐嬌可不管林暮神色如何,依舊是嬌蠻道。

    “星晴的確是說過,見我英俊瀟灑,風度翩翩,世間少有,仰慕於我,想要以身相許,但我一心向道,就嚴詞拒絕了。”林暮一本正經道。

    “你就吹吧!”徐嬌不齒道。

    “這都是真的,星晴現在正好也在,我這麼說,如果是假的話,她會如此平靜麼?”林暮連忙拉出星晴當擋箭牌。

    “他的確是拒絕我了。”星晴很是配合,麵上露出一副很傷心,很遺憾的樣子。

    “你這件事還算做得不錯。”徐嬌滿意道,隨即堅持道,“但是你平白放了她們,也肯定是見色忘義了,這點你怎麼辯解都沒用。”

    星晴聞言,麵色頓時又不高興起來。

    林暮都已放過她們,這個小姑娘,出言就是生死,還是當著她的麵說,蠻橫到這種地步,真是不知被嬌生慣養到什麼程度了。

    想想她和星雨也是出身高貴,星族莫說在錦繡界,就是在其他大界,也都是有一定聲望,如今她們落魄至此,徐嬌出言還是如此刻薄。

    林暮見星晴再度變色,連忙道:“這真的隻是一個誤會。星晴和星雨兩人,並非你想的那麼作惡多端,你現在出言如此刻薄,不留情麵,也是有**份。”

    “我偏偏就喜歡刨根問底,你倒是跟我說說,究竟是什麼誤會?”徐嬌挺胸道,“若真是誤會了,我自會給她們姐妹兩人道歉,請求原諒。”

    林暮頓感一陣頭疼。

    當初他前往徐家,華錦就是跟他說了徐嬌的刁蠻,他之前也是深有體會,今天算是再次領會了一遍。

    事已至此,他隻好解釋道:“星晴,星雨姐妹,遭遇大劫,家破人亡,一路被人追殺,本想找個超級門派庇佑,奈何需要三億靈石,方能拜入門中,隻有兩個月期限。若是兩個月拿不出這麼多靈石,她就要做那位長老的雙修爐鼎了,所以急切之下,她才是出售假的接引玉簡,想要點賺取靈石,。”

    徐嬌麵色不由緩和許多,望向星晴和星雨的眼神,也是多了一絲同情。

    “我想對我來說,不過是損失了一些信譽,對她們來說,卻是關乎前途命運。”林暮道,“若是其他人如此做,我可能也不會原諒,但是她們有些不同。”

    “哪不同?”徐嬌不由問道。

    “你應該見過假的接引玉簡吧?”林暮笑道,“是不是跟真的一模一樣?”

    “的確是,幾乎可以以假亂真,不然也不會有那麼多人不明所以之下,上當受騙了。”徐嬌如實道。

    “我的接引玉簡,禁製手法都是我獨有,很難被人偷學過去,而她能完美無誤偷學過去。”林暮興奮道,“我立即就是想到,我自己單獨製作接引玉簡,極其枯燥,但又非常勞心勞神,若是有她幫忙布下禁製,我隻需在青瀾玉中留下一道神識印記便行了,省去很多麻煩。”

    “單是這一條,便足以將功抵過了吧?”林暮笑著道,“當我知道她們遭遇之後,便是決定留下她們性命了,換做是你,你會殺了她們麼?”

    林暮突然發問,讓徐嬌措手不及,不由愣了一愣。

    隨即,才是反應過來,連忙搖頭道:“不會。”

    “這不就得了麼。”林暮笑道,“本來是幾句話就能說明白的事情,讓你弄得劍拔弩張,連我都是有些擔憂起來。”

    “我不

    

Snap Time:2018-04-27 16:44:01  ExecTime:0.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