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七百七十五章星族遺孤

  
  九品文學歡迎您的光臨,任何搜索引擎搜索“九品文學”即可速進入本站,免費提供精品小說閱讀和txt格式下載服務!

青衣修者忽然笑了。
  這個笑容,再度讓林暮感到意外。
  但青衣修者的笑,給他的感覺卻很是複雜,有高興,有驕傲,有失落,也有難過,可謂是百味陳雜。
  “莫非你真的知道。”林暮說話也是不由微微急促起來,連忙問道。
  對於任何一位修者來說,神識都是至關重要。
  催動法寶,施展法訣,推演陣法,甚至是領悟各種功法,都是極其依賴神識,就連青牛這樣的淩駕於鳳凰和麒麟之上的高貴存在,神識修為不夠,哪怕擁有天賦記憶傳承,都是無法參悟出絕世功法的奧妙。
  林暮如今體魄已然是進入合體境界,但是神識修為,卻是卡在返虛後期。
  這個速度,相比於他凝神期的修為,已然是高出一個大境界,但是相比他的劍域和體魄,就顯得有些緩慢了。
  之所以進步如此緩慢,自然全在於他修煉的神識功法,《星辰煉神訣》。
  神識方麵的功法,一般都很是稀少,而且良莠不齊,大部分修者,都不會專門修煉神識功法,而是讓神識隨著修為的提升,一起提升。
  當初在修煉伊始,步步爭鋒,危機遍地,迫不得已之下,林暮方是修煉了極其危險的《星辰煉神訣》,完全是置之死地而後生,所幸,他成功了。
  但是,他當初修煉的《星辰煉神訣》,不過是一個殘篇,極度不完整。
  後來,到了千方界,他機緣巧合之下,方是獲得《星辰煉神訣》的上篇,能夠讓他修煉到元嬰期。
  到了現在,《星辰煉神訣》又是無法給他帶來什麼優勢了。
  如今他再想提升神識修為,就和普通修者相差無幾,速度緩慢,沒有了以前的迅捷。
  哪怕是有飄渺仙境,將來可以靠著海量的遊離神識,強行提升,但這其中的耗費,必然是巨大無比。
  這些年來,林暮獲得的功法無數,但是關於《星辰煉神訣》的下篇,元嬰期之後的修煉功法,他一直都是沒有什麼頭緒。
  但是這一次,在這錦繡界,他終於找到了一絲線索。
  隻是,造化弄人,這個線索,竟然是對他造成沉重打擊的騙子留下的。
  他第一次看到假的接引玉簡的時候,很憤怒,也很震驚。
  因為除了神識印記不是他自己的之外,其他的,幾乎沒有什麼差別,完全能夠以假亂真。
  就連留下的神識印記,也都是一點微微星光。
  這是修煉《星辰煉神訣》獨有的神識。
  那一刻,林暮就是暗下決心,無論如何,都是要抓住這個騙子,不單單是因為憤怒。
  《星辰煉神訣》的玄妙,林暮一直深有體會。
  毫不誇張的說,他能有如今的成就,領悟出絕世劍域,神識修為遠勝自身修為,《星辰煉神訣》功不可沒,剛剛修煉時,他算不上是多麼天資聰穎,又是五行靈根,修行本來極其緩慢,晉升築基期都是沒有什麼希望。
  但是自從冒了生死奇險,修煉成《星辰煉神訣》的入門篇之後,他就時來運轉了,領悟功法之類,都是變得容易許多,後來領悟劍技,劍意,劍域,莫不是如此,就連開創飄渺仙境,各種奇思妙想,泉湧而出,恐怕也跟神識有很大大關係。
  這還隻是修煉了半部《星辰煉神訣》而已,如果是能獲得完整的《星辰煉神訣》,練到高深之處,說不定還會有更大的驚喜。
  這次偶然間獲得《星辰煉神訣》的線索,林暮無論如何也是不能放過。
  雙眸緊緊盯著青衣修者,林暮手心也是微微出汗。
  青衣修者的笑容,別有意味,他也是摸不準真正意思。
  在他感覺堙A這個青衣修者,與眾不同,行事風格和手段,也絕非那些凡夫俗子可比,隱隱之間,他甚至覺得,這青衣修者跟他都是有一定的相像,如果不是這次做了這樣的事,他覺得青衣修者將來成就也是不可限量。
  “我的確知道《星辰煉神訣》下篇的下落。”青衣修者輕啟檀口,語出驚人。
  “在哪。”林暮聞言,忙不迭問道。
  他感覺自己心髒都要跳出來了。
  看到希望了啊。
  如果青衣修者真能告知他《星辰煉神訣》的下落,他倒是可以考慮一下,既往不咎,放過這位修者。
  前提是,他能得到《星辰煉神訣》。
  “至於在哪,現在我還不能告訴你,反正不在我身上,所以你殺了我也是沒用。”青衣修者緩緩道。
  林暮輕輕點頭。
  這個線索,是青衣修者活命的唯一把握了,所以他才會如此說。
  或許青衣修者身上就有《星辰煉神訣》下篇,但是林暮還是不敢冒險,直接就將他殺了。
  穩妥起見,還是小心行事為上。
  既然已經抓住他,他是肯定跑不掉了,也不必急於這一時,免得雞飛蛋打,事後再後悔,就沒用了。
  信譽被毀,這件事情已然發生,他將青衣修九品文學歡迎您的光臨,任何搜索引擎搜索“九品文學”即可速進入本站,免費提供精品小說閱讀和txt格式下載服務!

者擊殺,也是無法改變什麼,不過是能略微發泄下心中的憤怒,根本於事無補。
  他早已過了年輕氣盛的年紀,以他如今的氣量,如果能夠獲得《星辰煉神訣》,這點憤怒又算得上什麼呢。
  權衡利弊之下,林暮麵色依舊是保持著溫和,不由道:“你且放心,隻要你告知我《星辰煉神訣》的線索,我會既往不咎,放你一馬,但你以後要為我做事,至於我的信譽,相信你不用懷疑了吧,這次你出手假的接引玉簡,我為此不惜大動幹戈,也要將你抓住,就是為了挽回信譽。”
  青衣修者輕輕點頭:“對於你,我一直都是敬佩有加,我也沒有想到,我如此做,會給你帶來這麼大的損失,我之前隻是覺得,隻是略微借助你的一番聲譽而已,這樣我們最多算是打平了而已,我並沒有虧欠你什麼,我自己是問心無愧的。”
  “我們扯平了,你問心無愧。”林暮一頭霧水,忽然感到一陣好笑。
  這都是哪跟哪。
  “你別說這些有的沒的,你隻需告訴我《星辰煉神訣》下篇的下落便可,我自會兌現諾言。”林暮嚴肅道,“若是你不知下落,故意欺瞞我,那你就大錯特錯了,到時你會死得更慘。”
  “在告訴你之前,我想和你說一個故事,可以麼。”青衣修者並未告知《星辰煉神訣》的下落,反而兜起了彎子。
  “我很有耐心,但說無妨。”林暮幹脆點頭,他倒想看看,這青衣修者葫蘆堥鴝魚瑼漱偵艤纂C
  “你應該知道星族吧。”青衣修者抬頭望著林暮。
  “星族。”林暮一陣疑惑,隨即搖頭,“沒聽過。”
  青衣修者聞言,神色又是一陣複雜,有失落,也有如釋重負,剛剛拒人於千堣坏~的冰冷,也是舒緩了許多。
  “我就是星族之人。”青衣修者開口道,“現在整個星族,就剩下我一人了。”
  青衣修者盯著林暮:“你連星族都不知道,看來當年之事,你並沒有插手。”
  “難怪我總是覺得,你看我眼神,帶有一抹恨意,我要說殺你,你也是一副早知如此的神情。”林暮瞬間反應過來,“看來這其中,還藏有許多隱情。”
  “你接著說。”林暮催促道,他頓時來了興致,連忙問道,“星族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族群。”
  “《星辰煉神訣》,是我們星族獨有的功法,絕不外傳。”青衣修者輕聲道。
  話語輕柔,林暮心中卻是陡起驚雷。
  星族的不傳之秘。
  這怎麼可能。
  他在千方界就獲得了《星辰煉神訣》的殘篇,在千方界又獲得了《星辰煉神訣》的上篇,如果是一個族群的不傳之秘,他為何兩次都獲得了,而且都沒有費多大功夫。
  而現在,他更是遇到了星族的最後一位族人,星族遺孤,有望獲得《星辰煉神訣》的下篇。
  難道是他真的運氣逆天,這樣的事情,都能讓他碰到。
  這太令人難以置信,不可思議了。
  巧合得太厲害,簡直到了天衣無縫的地步,林暮反倒是感覺很不真實。
  莫非,連他修煉的《星辰煉神訣》,背後都是有人在暗中操縱。
  這個念頭剛一冒出,林暮忍不住就是倒吸一口冷氣。
  如果事實真的如此,這無疑說明,即便是如今,看似他強大無比,幾乎再無人能左右他什麼,他依然在幕後之人的掌控之中。
  這個發現,實在太震驚了。
  一直以來,他都是有意在擺脫,擺脫過去,擺脫背後的操縱,就連對他至關重要的旋月佩,他都盡可能不再觸及,很少過問了。
  他將全部心思都放到飄渺仙境上,一方麵是飄渺仙境,確實前景廣闊,另一方麵,飄渺仙境是他自己創造出來的,不會有人再能暗中操縱。
  但是他沒想到的是,今日她忽然發現,他一直以來修煉的《星辰煉神訣》,早在一開始,可能就是有人暗中埋下線索了。
  一直持續到今天,還是能對他造成很大影響,影響著他的決定和行事。
  如果事實真是這樣的話,這背後之人,也實在太恐怖了,如此手筆,驚天徹地。
  林暮不敢想象,這樣的對手,他要拿什麼去戰勝。
  最可悲,最無奈的是,他至今都不知道這位對手是誰,到底是抱著什麼樣的目的。
  現在,更是突然冒出來一個他從未聽說過的星族。
  林暮心堣@驚,陡然明白過來。
  這突然出現的星族,說不定就是一個線索。
  “你跟我說說,當年星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林暮望向青衣修者,連忙問道。
  

Snap Time:2018-10-21 23:08:24  ExecTime:0.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