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七百二十二章威震一界

  
  九品文學歡迎您的光臨,任何搜索引擎搜索“九品文學”即可速進入本站,本站永久無彈窗免費提供精品小說閱讀和txt格式下載服務!

林暮倏然轉身。
  空氣瞬間凝滯,一股無形寒意,蔓延開來。
  “你說什麼。”林暮望著青衣修者,麵色淡然道。
  “你可以走了,這頭青牛留下。”青衣修者斬釘截鐵道,語氣不容置疑。
  “你再說一遍。”林暮輕聲道。
  “你聾麼。”青衣修者麵色勃然大怒,指著林暮,“我讓你滾。”
  區區一個凝神期修者,竟然敢用這樣語氣跟他說話。
  即便是平日,依他返虛期巔峰的修為,焚香界任何一位修者,見到他都是恭敬有加,更何況是現在,許多無知者都是想迅速離開這,更是對他畢恭畢敬,生怕得罪他,他的一切要求,這些人為了盡離開,都是竭力滿足。
  這個凝神期修者,真是找死。
  若不是怕影響不好,他真想當場將其擊斃。
  林暮轉頭望一眼老神在在站在原地,一臉無辜的青牛,回頭對青衣修者道,“我最近心情不好,你現在給我道歉,我或許還能原諒你。”
  青衣修者忽然仰天大笑。
  望著林暮,滿臉不可思議,狀若瘋狂。
  “你是從靈光界剛逃出來麼,腦子嚇傻了吧。”青衣修者譏笑道,“讓我給你道歉,在這焚香界,你是第一個敢如此跟我說話之人。”
  “我的確是剛從靈光界過來。”林暮淡淡道。
  “靈光界整界覆滅,你能逃出升天,著實不易,有兩把刷子。”青衣修者再度打量林暮兩眼,接著道,“這頭青牛我看上了,你能活著不容易,別不知道珍惜,趁我沒有改變主意之前,點從這滾。”
  “我若是說不呢。”林暮笑著道。
  他真是沒有想到,在這焚香界,竟然還會發生這樣的事。
  江家借機大發橫財,哄抬傳送價格,惹得怨聲載道,初來貴地,入鄉隨俗,情況特殊,加之身家豐厚,林暮也就沒放在心上,也不想多管閑事,隻想點交了靈石,離開這。
  偏偏,樹欲靜而風不止。
  “你還想反抗不成。”青衣修者盯著林暮,忽然來了興致。
  這人如此不通情理,目中無人,當真是如同井底之蛙,不知天高地厚。
  正好,最近太過忙碌,早已心煩意亂,那便找個樂子吧。
  這人正好拿來出氣。
  “這傳送陣是江家所開,若我所料不差,你應該就是江家家主,江狂浪。”林暮盯著青衣修者,悠然道,“一個傳送陣而已,為何你堂堂家主,要親自在這把守呢。”
  “是怕有不滿修者,故意搗亂吧。”林暮自問自答,“你來這是為了鎮住場麵吧。”
  “你小子倒也不笨嘛。”青衣修者不在乎道,“是又如何。”
  林暮微微一笑,“我想告訴你的是,有小麵是你鎮不住的,不該惹的人,你最好別惹,哪怕是惹了,也盡彌補,或許還有轉機,不然的話,真的就一切萬劫不複了。”
  “你是在恐嚇我。”青衣修者怒道,“教我怎麼做人。”
  “你的確不會做人。”林暮實話實說。
  “行了,你就別演了。”青衣修者自認一眼看穿林暮,冷聲道,“家境背景強大的修者,的確是有不少,但你不是,我也不是三歲小孩子,在這跟你玩了半天,再說下去也就沒意思了,在我沒有徹底發火之前,你自己點滾,不然的話。”
  “不然會怎樣。”林暮饒有興致問道。
  這返虛期巔峰修者,竟然以為他是在虛張聲勢,更好笑是,還故作聰明,跟他玩了一陣,取個樂子。
  到底是誰和誰玩啊。
  林暮現在不願動手,他終於領悟了一笑大師的做法,看得開了。
  許多事情,動手或許能夠解決,但是一個不慎,就會引來更大的禍患。
  這其中的尺度,很難衡量。
  本來,林暮就是從這路過,他根本就沒想著惹什麼麻煩,根本就沒必要,該多少靈石,他既然出得起,很自然就給了,並沒什麼。
  反正江家也沒強逼著他給,沒逼他一定要從這離開,付不起靈石就不傳送就是了。
  江家所作所為,林暮雖然不恥,但是並未超出他的底線。
  無奸不商,道理都是一樣。
  但是讓他留下青牛,這就是觸碰了他的逆鱗,超越了他的底線。
  上一次,讓他留下青牛之人,是千方界的裘風,結果裘風被他擊殺,裘家老祖裘虐,同樣被他擊殺。
  就是這樣。
  這一次,竟然又有人看上了青牛,修為比之前更是要厲害萬分,江狂浪已然是返虛期巔峰修者,站在了焚香界最巔峰。
  若是今日不是自己,換成其他人,隻怕又要遭殃了。
  林暮忽然發現,實力強大果然是有好處的。
  至少今天,他可以說不。
  這是他的自由和底氣。
  捍衛自己的尊嚴。
  “你若是不識抬舉,我不九品文學歡迎您的光臨,任何搜索引擎搜索“九品文學”即可速進入本站,本站永久無彈窗免費提供精品小說閱讀和txt格式下載服務!

介意動動手,將你擊殺。”江狂浪寒聲道。
  “你這是威脅我麼。”林暮忽然笑了,笑得很是燦爛。
  江狂浪竟然還要殺他。
  這已經是徹底超出了他的底線。
  忍無可忍,無需再忍。
  “別往自己臉上貼金了,也別再演了,我早已看穿你的底細。”江狂浪一下祭出飛劍。
  一股浪花千重劍意,瞬間彌漫開來。
  巨浪滔天,狂暴無匹。
  林暮看都未看江狂浪,回身對青牛笑道,“你倒是很受歡迎,到哪都有人看上你,真是麻煩。”
  “沒辦法,魅力大又不是我的錯。”青牛一臉無辜道。
  “小心。”青牛忽然出言提醒道。
  一柄青色飛劍,在千重浪花劍意中,挾帶著無匹威勢,猛然向林暮後心斬下。
  想要一劍將林暮擊斃。
  劍光從天空落下,迅捷無比。
  但是在林暮頭頂一丈處,青色飛劍猛烈攻勢,倏然停住,硬生生停在林暮頭頂上空,再也劈不下來。
  一股無邊殺意,蔓延開來。
  這片地域,都是宛若實質一般。
  林暮全力催動無邊殺域,劍域中期威力,他全都施展開來。
  凝神後期的修為,遠勝之前一個大境界,劍域境界也是提升不少,如今全力施展,掌控力更勝從前。
  在這片地域之中,林暮感覺一切盡在掌握。
  所有人生死,都是他說了算。
  之前,他一劍劈殺明光,隻差一點點,很是遺憾。
  現在,他想試試,自己進階之後,實力到底強大到了何等地步。
  “你先劈了我一劍,這下該輪到我了。”林暮望著江狂浪,眸中閃過一抹狠意。
  本命元嬰拚命催動劍域,林暮心念一動,就是運轉雷元嬰,催動隨心劍,一劍狠狠劈下。
  一道驚天電光閃過,若閃電,不可思議,狠狠向著江狂浪劈下。
  雷元嬰全力爆發,狂霸無匹,兩個元嬰,齊齊運轉,這一刻,堪稱是林暮最強攻擊力。
  這一瞬間的爆發力,連林暮自己都是吃驚。
  嘩。
  猶如一陣流水一樣,輕輕滑過。
  光影一閃,隨心劍瞬即就是飛回。
  直到這時,江狂浪才是向後緩緩倒下,身體裂開,一分為二。
  林暮出手,他連反抗都是沒有來得及。
  他根本就沒有想到,林暮瞬間爆發開來,竟然會有這麼強大的威力,加上他本身實力,就和林暮有著很大差距。
  是以,一擊必殺。
  “你不該惹我。”林暮望著一分為二的江狂浪,輕聲道,“我發起狠來,連我自己都害怕。”
  這一句輕輕話語,卻是落在傳送陣周圍,所有人耳中。
  剛剛江狂浪與林暮動手,所有圍觀者,都是以為林暮必死無疑。
  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瞬間之間,戰鬥就是結束。
  結果卻是,江狂浪被一劍劈殺。
  返虛期巔峰修者,焚香界最絕頂之人,被人一劍劈殺。
  出手之人,修為竟然隻有凝神期。
  整個瀚香城,一下就是沉寂了,寂靜無比,落針可聞。
  林暮望一眼傳送陣周圍,目瞪口呆,身形瑟瑟發抖修者,麵色淡然無比。
  仿佛他剛剛所做,是一件再平常不過事情。
  這人絕對是個災星。
  瞬息之間,所有修者,都是醒悟過來,都以為林暮是絕頂高手,故意隱藏修為,隻怪江狂浪有眼無珠,沒有認出絕世高手的真麵目,故意招惹,還妄圖擊殺絕世高手,死了也是活該。
  所有人都是擔心林暮因此遷怒瀚香城修者,大開殺戒,這樣災星,誰也阻攔不住。
  返虛期巔峰修者,都是一劍擊殺,真是太恐怖了。
  不知是哪位修者,驚懼至極,反應過來,立即就是跪下,向著林暮連連磕頭。
  其他修者,都是醒悟過來,忙跟著一起跪下,向林暮求饒。
  這等景象,林暮完全始料未及。
  他沒有想到,自己一言一行,竟然會有著如此誇張的影響力。
  瀚香城現在聚集修者,是整個焚香界絕頂修者,現在這些人竟然齊齊向他跪拜。
  威震一界,也不過如此。
  此地不宜久留。
  光影一閃,林暮就是收回自己布袋,將一千塊上品靈石再度收好。
  隨即他和青牛一起,走向傳送陣。
  至於這焚香界以後的事情,無論是傳送陣以後的歸屬,還是江家的以後,他都無心過問。
  若非江狂浪阻攔,他早就離開焚香界了。
  林暮不想再在這浪費時間,忙和青牛,走入傳送陣中。
  一陣五彩光芒閃爍過後,一人一牛,瞬間消失。
  

Snap Time:2018-12-12 06:20:28  ExecTime:0.0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