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六百八十九章狂暴碾壓


    話音剛落,靈善寺外,立即就是風雲突變。

    林暮和蕭和一眾絕頂強者,全都是卸下偽裝,之前隱藏得強大氣勢,瞬息之間,就是彌漫開來。

    天空都是一片森寒。

    砰。

    林暮一腳踢開靈善寺大門,第一個衝了進去。

    蕭和與蕭家另外兩位返虛期巔峰修者,緊隨其後,衝入寺中。

    懸壺劍膽,驚天寶刀,聚風珠,五毒珠,四位驚天存在,不分先後,一齊湧了進去。

    蕭家八位返虛中期以上修者和木南天,緊隨四位驚天存在之後,閃身衝了進去。

    靈善寺是靈光界聖地,每日都是有各路修者前來叩拜祈求,到了夜晚,也不過是將寺門關上罷了,並未布有什麼大陣之類。

    林暮一腳踢開寺門,就是帶著眾人,殺了進去。

    無法無天和青牛,圍在蕭輕眉和木婉青身邊,站在靈善寺門口,望著靈山寺中,殺氣衝天,兩人一牛都是羨慕無比,恨不能跟隨林暮一起,也殺入寺中。

    隻是可惜,早在抵達靈善寺之前,林暮就已是給他們安排了事情。

    他們都是有自己的事要做。

    無法無天實力畢竟算不上頂尖,木婉青修為更是孱弱,蕭輕眉修為盡失,輕易也不會動用底牌,四人都是無法發揮出強大的戰力,尤其是剛一開始,戰鬥最為慘烈狂暴,林暮想的還是速戰速決,他們四人上前,隻能是拖累。

    如此重要關頭,他們一眾絕頂高手,哪有時間去照顧他們四人。

    是以在攻打之前,林暮就是跟他們說好,讓他們在外麵守候,若是有漏網之魚逃出,他們再一起出手,或者在戰鬥到緊要關頭,在後麵放冷箭,暗中偷襲靈善寺僧人無限之升級係統全文閱讀。

    最大限度,降低危險。

    這樣策略,林暮仍舊是不放心,尤其是木婉青,他更是不敢放任她一人在外。

    雖說木婉青跟著他一路前往滄桑界,曆經四險三絕,還能安然回來,但這一路都是他拚死相護,木婉青自身實力,太過孱弱,凝神期修者,都是能夠擊殺她。

    返虛期修者戰鬥餘波,都是能將她碾壓成渣。

    但是她的甘露水,在這場戰鬥中,又是能發揮至關重要作用。

    為了保護她的安全,萬無一失,林暮特意將青牛留下,照看木婉青。

    青牛實力,深不可測,一身絕頂秘法,聞所未聞,巔峰至極,有青牛在,林暮就徹底放心。

    這場戰鬥,注定是一場艱難戰鬥,形勢錯綜複雜,一切都不好說。

    有青牛在外麵,分析全局,掌控大局,也是很有必要。

    青牛百重天牢,封天滅地,在混戰之中,能發揮出極其重要作用。

    在無法無天焦灼目光中,靈善寺,一場驚天屠殺,立即上演。

    林暮剛一衝入靈善寺中,就是有一位僧侶高喝一聲:“誰。”

    轟。

    無風自動。

    無盡殺意,瞬間就是彌漫開來。

    眼前這片房舍,都是在林暮無邊殺域籠罩之下。

    嘩。

    隨心劍光芒璀璨,猶如一道閃電一般,轟然劈下。

    塵煙四起,房屋倒塌,土崩瓦解。

    地上一片殷紅,血流滿地。

    這一片房舍,至少住著十餘位僧侶,在林暮一劍之下,沒有一人幸存。

    盡皆隕落。

    從林暮衝進靈善寺,到斬殺這群僧侶,不過是一個眨眼的功夫。

    待他隨心劍飛回,蕭和等人,才是從後麵跟上。

    “全力出手,莫要隱藏。”林暮目光冰冷道,“在寺中高僧出手之前,先把這些普通僧侶解決掉,斬草除根。”

    蕭和幾人,齊齊點頭。

    瞬息之間,靈善寺中,劍光閃爍,各種璀璨劍芒,繽紛閃爍,強大劍意,如同潮水,一波又一波。

    蕭家三位返虛期巔峰修者,苦修上萬年,早已經是觸摸到一絲劍域門檻,強大劍意,極具壓製力。

    四位驚天存在,在林暮話音落下之前,就是向前殺了過去。

    小膽和林暮一樣,全力釋放劍域。

    冰封劍域和無邊殺域聯合之下,雙重劍域之中,所有靈善寺僧侶,都是動彈不得。

    林暮渾身散發著無盡殺意,如同一個殺神一般,飛劍不停劈下。

    每一劍落下,都是帶走數十位僧侶性命軟妹異界遊全文閱讀。

    殺意如潮。

    靈善寺這些普通僧侶,實力也就是跟元嬰期,凝神期修者差不多,在林暮和小膽雙重劍域之中,就如同螻蟻一般卑微,毫無抵抗之力。

    無法無天站在靈善寺外,看著林暮大發神威,都是羨慕不已。

    “靈善寺這幫禿驢,也太弱了,連抵抗都是不能。”無法滿臉遺憾道。

    “好歹也是給我們留一兩個,讓我們過把癮。”無天望著林暮冷冽背影,一臉幽怨道。

    隻是在兩人說出這一句話的功夫,林暮又是連續數劍斬出,帶走了數十位僧侶性命。

    蕭和和蕭家一眾高手,全力出手,在他們麵前,靈善寺這些普通僧侶,都是不堪一擊。

    偶爾遇到一兩個實力強大的,稍微能抗衡兩招,但是在如此之多的絕頂高手圍攻下,下一瞬間,就是被一劍劈殺。

    四位驚天存在,每個都是擁有極其強大的戰力,每一次出手,都是天崩地裂,靈善寺巍峨亭台樓閣,眨眼間就全都化為齏粉。

    在林暮領頭之下,眾人攻擊如同驚濤駭浪一般,整個靈善寺,就是在巨浪之中,漂浮不定的小船,隨時都可能覆滅。

    驟然遭受到這樣毀滅般的打擊,靈善寺中僧侶都是沒有反應古來。

    太了。

    隻是眨眼之間,一切就發生了。

    待他們聽到動靜,從靜室中跑出來,就是看到斷壁殘垣,一副破敗景象,靈善寺前方,已經化為一片廢墟。

    下一瞬間,就在他們萬分震驚中,不知是去稟告寺中長老和方丈,還是主動上前應敵之時,就是一道驚天劍光劈下。

    之後,就是無止境的黑暗,一切都結束了。

    反應的僧侶,連擊向外逃跑,如同喪家之犬,亡命狂奔。

    但空中沒有任何波動,他整個人就是被從中劈開,化為兩半,兩半身體,猶自向前飛去,直到飛出去數十丈遠,方雙雙墜落在地,倒地身亡,眸中猶自帶著不敢相信眼神。

    毫無疑問,這是驚天寶刀出手所為。

    在他犀利攻擊之下,沒有人能夠承受他的一擊。

    驚天殺意,衝破雲霄,整個靈善寺,都是從沉寂中驚醒,所有人都是反應過來。

    待到出來一看,看到寺中這樣慘象,每一位僧侶臉上,都是掩飾不住的震驚和恐懼,渾身瑟瑟發抖。

    誰都不知道,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究竟是怎麼了。

    怎麼會這樣。

    為何突然之間,連天地都是變了。

    這些平日養尊處優,享盡繁華的僧侶們,都是難以相信,強大的靈善寺,竟然也會有被人攻擊的一天。

    而且,敵人還是如此強大。

    這些人到底是什麼來頭。

    莫非是不要命了麼,連靈善寺都是敢攻打。

    太膽大妄為了花簇錦攢。

    在這樣時刻,不少修者猶是對靈善寺抱著極大信心,數千年的威嚴,令他們難以相信這樣結果。

    許多人都是抱著方丈和長老出來之後,就能將眼前這群人擊殺心思,身形一閃,就是做鳥獸散,向四麵八方飛去,想要先躲過眼前這波攻擊。

    這些人渾然不知道,在他們眼中,堪稱無敵的方丈和長老們,全力攻擊,殺傷力都不一定有這麼犀利狂暴,無法戰勝。

    靈善寺中,幾乎所有僧侶,都是來到外麵,有許多修為低微僧侶,自知不敵,立即就是逃跑。

    有不少實力強大僧侶,卻是聯起手來,欲要和林暮等人決一死戰。

    再不濟,也要拖住林暮一行,等方丈和幾位長老過來。

    但是他們這番構想,隻能是成為妄想,在林暮犀利狂暴攻擊之下,他們根本沒有抗衡的資格。

    “小膽助我。”林暮冷喝一聲,身形淩空飛起,渾身氣勢如虹,不停攀升。

    他的劍域也不再有所保留,開始全力釋放開來。

    整個靈善寺,都是在他劍域籠罩之下。

    小膽紫光閃爍,璀璨至極,飛在林暮身旁。

    冰封劍域也是施展到極致。

    與此同時,蕭和和蕭家兩位返虛期巔峰修者,亦是齊齊釋放出最巔峰的劍意,其他八位返虛期修者,也都是釋放劍意,相助林暮。

    一瞬之間,整個靈善寺,都是被定格。

    逃跑僧侶,身形都是停在半空,一動不動,麵上驚懼,已經在臉上凝滯。

    林暮望一眼靈善寺最後方,那是靈善寺方丈和長老居住之處。

    但是那卻是一片平靜,並未有什麼波動。

    不知為何,這樣強大動靜,靈善寺幾位高僧,竟然沒有出來,不知在做著什麼打算。

    林暮麵上閃過一抹冷笑,眸中殺意不由更濃。

    五位高僧想什麼,他不在乎。

    既然他們不出來,這些普通僧侶和寺中一些強大僧侶,他就不客氣了。

    如今這些人,都是被他和小膽劍域封住,徹底無法動彈,任憑宰割。

    林暮沒有任何猶疑,對身後一眾蕭家絕頂高手和四位驚天存在冷喝一聲。

    “殺。”

    話音落下,蕭和就是帶著蕭家眾人,眸中恨意如潮,憤然出手,不留餘地。

    飛劍狠狠劈下。

    鮮血飛濺,一眾僧侶連抵抗都是不能,紛紛墜地身亡。

    蕭家一眾高手,殺意如潮,麵上都是帶著喜悅。

    在林暮劍域之下,一切都是變得簡單至極。

    靈善寺這個龐然大物,竟然是毫無反抗之力。

    被他們狂暴碾壓。

    

Snap Time:2018-01-24 19:34:21  ExecTime:0.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