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六百七十七章分神秘術


    來到青牛靜室門前,林暮輕輕敲門。

    三聲過後,靜室房門就是轟然洞開,青牛探出頭來:“幹嘛?”

    林暮滿麵笑容道:“找你有點事。”

    青牛上下打量林暮一番,目光中很是警惕,小心問道:“何事?”

    見青牛如此戒備,林暮心中不由暗罵,他隻不過是有個想法,青牛怎麼就看出來了。

    “你這是什麼態度?”林暮指著青牛,大義凜然道,“沒事我就不能找你聊聊天麼?你我相識數百年,隔了這麼久未見,理應促膝長談一次,增進下了解嘛。”

    “你還是說正事吧。”青牛轉身走入靜室,“你這樣我看著害怕。”

    林暮嘿嘿一笑,走進靜室,見青牛依舊是全副戒備,不由道:“我品性你是了解的啊,沒必要這樣吧,我能做出什麼傷天害理之事?”

    “傷天害理之事你做不出來,傷害我的事你可是經常做。”青牛幽怨道。

    “你太不講良心了。”林暮笑罵道,“你哪次有為難,不是我舍生忘死去救你,之前你說要凝聚雷元珠,我更是將珍藏的渡劫雷劫中的雷劫之力都送給你了,你煉製出雷元珠了麼?”

    “煉製出來了。”青牛得意道,旋即又是滿臉警惕,望著林暮道,“你不會是來搶我雷元珠的吧?”

    “搶?”林暮笑著拍拍青牛肩膀,“別說得那麼難聽,你我之間不必說得這麼見外,朋友間相互贈送禮物,這都是很正常的嘛。我將珍貴萬分的雷劫之力送給你了,你製作出了雷元珠,禮尚往來,你難道就不表示一下麼?”

    青牛扭過頭去:“我就知道你來沒好事。”

    林暮不以為意,滿麵笑容問道:“你一共煉製出了多少雷元珠?”

    青牛閉口不答。

    “你要是不說,我可就真動手搶了。”林暮威脅道。

    青牛一慌,忙道:“三枚。”

    “不止吧。”林暮很是懷疑道。

    “真的隻有三枚。”青牛滿臉慌張。

    林暮上下打量青牛一番,笑道:“你今天很反常啊,往常你吹牛時,都是麵不改色,今天怎麼這麼慌張?”

    “我再說一遍,我從不吹牛!”青牛連忙鎮定心神,緩緩道,“今天也不例外。”

    林暮眸中閃過一抹笑意,也不揭穿他,笑著道:“既然如此,那你送我兩枚吧。”

    “嗯,行!”青牛麵帶欣喜,很是幹脆道,隨即像是反應過來,忙道:“我一共就三枚,最多隻能給你一枚。”

    青牛一本正經道,兩枚還在他承受範圍之內,但他不能太幹脆了,不然林暮還會得寸進尺,他今天非得狠狠出血不可。

    林暮早已看出他的破綻,胸有成竹道:“我是一個說一不二的人,我說兩枚就兩枚,你自己也都答應了,怎能反悔?要不你將三枚都給我?”

    青牛忙道:“好,給你兩枚。”

    隨即滿臉不情願,張口吐出兩枚雷元珠。

    林暮接過雷元珠,觀察一番,發現這兩枚雷元珠看上去黑不溜秋,表麵光滑無比,並沒有想象中的雷光閃耀,奪目炫彩樣子。

    “你不會騙我吧?”林暮很是懷疑道,“這兩枚珠子看起來那麼普通,不是真正的雷元珠吧?”

    “你敲詐我也就算了,還那麼不識貨。”青牛氣哼哼解釋道,“渡滅雷劫的雷劫之力,全都在這雷元珠中,深深斂藏其中,從表麵是根本看不出來,別人也不會怎麼戒備,但是當它真正爆發時,你才會知道它的威力。”

    “威力有多強大?”林暮拿起一枚,問道。

    “一枚雷元珠爆裂,和一位凝神期巔峰修者自爆元嬰威力差不多,猝不及防之下,能轟殺一群返虛期修者,再不濟,也是能重創他們。”青牛忙又補充道,“當然,隻是用來對付普通的返虛期修者,要是用來對付返虛期大能,渡滅雷劫威力還是有些欠缺,待我衝擊返虛期時,所渡雷劫威力,或許就能轟殺返虛期大能了。”

    “能對付普通返虛期修者,已經是足夠了。”林暮很是滿意,將兩枚雷元珠收了起來。

    靈山寺中,也並非人人都是高僧,真正高僧,定然隻是那麼少數幾位,大部分僧侶,實力雖說也是不錯,但估計最多也就跟普通返虛期修者差不多。

    屆時突襲靈善寺,他和青牛,四位驚天存在,分別對上靈山寺中高僧,這雷元珠就能轟殺寺中那些普通僧侶。

    不然的話,遭遇眾人圍攻,勝算無疑會降低很多。

    這樣一來,能省去很多麻煩。

    “寒暄完畢,下麵我們開始說正事。”林暮收好雷元珠,笑著道。

    “這還不算正事?你還想幹什麼?”青牛欲哭無淚,悲憤萬分。

    自己千辛萬苦煉製出的雷元珠,平白無故就被敲詐走兩枚,這竟然還不算完。

    “你不要欺牛太甚!”青牛一臉悲憤道。

    “要不要這麼浮誇?反應這麼大!”林暮笑著道,“我是說,我來跟你商量商量,怎麼對付靈善寺?”

    “真的是這樣?”青牛望著林暮,滿臉懷疑道,“這些事情不都是你這自己做主麼?反正我們說的你也隻是聽聽就算了。”

    “你們建議也是很有道理的,給了我很多啟發。”林暮老臉一紅,厚著臉皮道。

    無法無天和青牛,都是很不靠譜,所提建議都是不經思考,他若真照做了,無異於去送死。

    隻是現在有求於青牛,他自然要給青牛留點麵子,不能說得太過直接。

    “你真的這樣想?”青牛不相信問道。

    “確實如此。”林暮一臉篤定。

    青牛頓時麵帶笑容,激動道:“我有對策。屆時我們直接前去突襲靈善寺,我在靈善寺,布上百重天牢,這樣一來,外麵修者,無法接應靈山寺中僧侶,麵僧侶也是出不來,我們就相當於是關門打狗,慢慢斬殺他們,絕對是萬無一失,一舉將他們拿下!”

    林暮見青牛如此興奮,不好拂了他興致,隻好幹咳一聲,昧著良心道:“你這想法堪稱完美,滴水不漏,隻是很重要的一點,你的自信有點超出了邊際。”

    “為何?”青牛大惑不解。

    “你的百重天牢,能夠攔住外麵的修者麼?能夠困住麵的僧侶麼?”林暮笑著問道。

    “肯定能啊!”青牛豪氣雲天:“我之前九重天牢你知道吧,九重天牢麵,哪怕是凝神期修者自爆,都是無法破開九座天牢。如今我已是悟出百重天牢,威力差不多是九重天牢的百倍,哪怕是返虛期修者自爆元嬰,也是無法將之全都破開。”

    林暮麵色一動。

    若真如此,青牛這百重天牢,在某些關鍵時刻,確實能發揮出意想不到效果。

    不過想憑借這百重天牢,就困住普善和諸位高僧,未免就太輕敵了。

    一切若是這麼容易,他早就殺上去了。

    靈善寺成為靈光界聖地,所擁有實力,絕不是看上去這麼簡單。

    “你這確實是個好方法。”林暮不好打擊青牛熱情,隻好安撫道:“隻是單靠這一種手段,未免風險太大了,我們要多準備一些底牌,到時方可隨機應變,不會受製於人。”

    “你這想法也是沒錯。”青牛品頭論足道,“你打算準備什麼底牌?”

    “雷劫!”林暮微微一笑。

    “你要渡劫?”青牛大驚。

    林暮笑著點頭:“我修為已經恢複,神識也已是凝神期巔峰,體魄更是一路狂飆,已經到了返虛期巔峰,如今劍域也是能夠完全掌控,衝擊凝神也是可以了吧?”

    “確實可以了。”青牛連連道,“你現在實力,比我當初渡劫可要強大多了,我懷疑你雷劫都要超出凝神期最強雷劫,渡滅雷劫。”

    “我也想到了。”林暮麵上浮起一抹擔憂,“你當初雷劫是十重渡滅雷劫,我的恐怕是十一重,甚至是十二重了。”

    “雷劫每增加一重,威力都是翻倍,甚至是數倍疊加。”青牛擔憂道,“當初我差點連渡滅雷劫都沒挺過,若你雷劫是十二重,雷劫威力要比渡滅雷劫還要強大數十倍,我真擔心你挺不過去。”

    “所以我要做好萬全準備,方能渡劫,靈善寺實力強大無比,恰好也能幫我抵擋不少雷劫威力。”林暮分析道。

    “你這底牌比我的要強大太多了。”青牛感歎道,“屆時你自己前去渡劫就好了,我們都不用去了,你渡劫之後,靈善寺定然是蕩然無存了。”

    “隻是我沒有任何把握能夠渡過這樣強大雷劫。”林暮望向青牛,“你之前是借助塑造雷元嬰方法,渡過渡滅雷劫,一舉兩得,不若你將這個法子教給我如何?屆時我把握也大一些。”

    “我這是天賦記憶傳承秘法,祖訓有言,不能外傳的。”青牛連忙搖頭道。

    “迂腐!”林暮道:“不過是祖訓而已,難道我會害你不成?再說了,你這一族,如今就剩下你一個,你就是你們族群至高無上的王者,天地間的唯一,主宰現在這個時代的是你,一切還不是你說了算。”

    青牛戴了這個高帽,欣喜不已:“是啊,現在都是我說了算。”

    “那你教給我。”林暮笑著催促道。

    青牛連連搖頭:“還是不行。塑造雷元嬰,最重要是先要凝聚出一顆神識種子,這需要分裂出你三分之一的神識,我即便教給你《分神秘術》,你殞命可能也是在五成以上,我不能害你啊。”

    “來吧,我不怕死。”林暮大義凜然道。

    

Snap Time:2018-07-23 19:37:22  ExecTime:1.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