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六百七十四章罪有應得


    這一切都是在電光火石之間發生。開始得很是迅捷。結束得更是迅捷。

    黑衣修者被林暮一拳打飛出去。倒在地上。半天都沒爬起來。

    這樣結果。紫衣修者完全沒有料到。

    在他來。林暮既然敢跟黑衣修者叫板。就必定是有所依仗。身上有什麼絕世法寶之類。

    他完全沒有想到。林暮竟然跟黑衣修者硬拚體魄。靠著拳頭。將黑衣修者一拳打飛。

    元嬰期修者。連跨兩階。戰鬥返虛期修者。硬拚體魄之下。他同伴竟然毫無反抗之力。

    紫衣修者望向林暮目光。隱隱有了一絲畏懼。

    這人是有多逆天。

    逆階戰鬥。絕非一件容易事情。若是在金丹期之前。靠著法寶丹藥符篆之類。逆階戰鬥取勝。很是正常。但是金丹期之後。修者間實力差距就越來越大。

    不同境界修者。實力相差。簡直是天壤之別。

    元嬰期之後。逆階戰鬥更是變得艱難無比。

    至於元嬰想要逆階戰鬥凝神。不是不可能。但能做到這樣奇跡的修者。無一不是絕頂天才。驚采絕豔。冠絕整界。前途無量。

    凝神期若是想逆階戰鬥返虛期修者。難度更大。希望極其渺茫。

    至於元嬰期修者就逆階戰鬥返虛期修者。他以前想都未想過。

    誰能想到。一個元嬰期修者。能連跨兩階。和返虛期修者戰鬥。

    紫衣修者震撼莫名。

    林暮不單是和返虛期修者戰鬥了。而且還戰勝了。並非是想象中的落在下風。或者是打成平手。

    這是一場毫無懸念的勝利。完勝。

    如此驚天戰力。璀璨耀眼至極。令他不敢直視。

    黑衣修者猶如一灘爛泥一般。趴在地上。動彈不得。徹骨疼痛。不停向他襲來。他感覺自己元嬰似乎都已經和身體分離。肉身都支離破碎一樣。

    “很遺憾。這個賭約你輸了。”林暮走上前去。俯視著黑衣修者。笑道。“該是你履行諾言的時候了。”

    黑衣修者趴在地上。沒有言語。

    林暮冷笑一聲:“耍賴可是。”

    這時。黑衣修者方漸漸緩了過來。身形蠕動了幾下。但仍舊是爬不起來。

    紫衣修者忙走向前去。將他扶了起來。

    “按照之前賭約。你要跪下磕十個響頭。喊他十聲爺爺。動作麻利點。我們都等不及了。”無法無天和青牛趕來這。弄清事情來龍去脈後。無法迫不及待催促道。

    “你趕緊跪下磕頭。”無天跟著催促道。麵上還帶著一抹意猶未盡的遺憾。

    他來晚一步。不然的話。這麼大好的機會。怎麼可能會落到林暮身上。

    木婉青和木南天遭到黑衣修者和紫衣修者威脅。本來很是無助。他若是在這時候挺身而出。來個英雄救美。風頭哪還輪得到林暮。

    黑衣修者漸漸恢複行動能力。但每一個動作。都變得遲緩很多。

    青牛也是在旁催促道:“我都不下去了。男子漢說話算話。你還是一個返虛期修者。打賭輸了就兌現諾言。你這樣以後怎麼還有臉出去見人。”

    黑衣修者心中翻江倒海。恨意翻湧。但卻是發作不起來。

    他萬萬沒有想到。自己一世威風。今天竟然會栽在林暮這個元嬰期修者手。

    還是一敗塗地。一擊就倒。毫無反抗之力。

    這若是被人知道。他顏麵就蕩然無存。

    更丟人是。他在比試之前。還信誓旦旦。胸有成竹和林暮打賭。他認為自己必勝無疑。沒想到竟會輸得這麼慘。

    若是敗給了一位返虛期修者。他可以當做是對方隱藏實力。底牌強大。哪怕兌現諾言。也不算什麼。別人隻會說他氣量大。

    但敗給林暮。這算什麼。輸給一個元嬰期修者。再向他下跪低頭。這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絕不可以。

    林暮盯著黑衣修者。麵色陡然冷峻下來。

    “你平日欺男霸女。靠著這樣手段。不知玩弄了多少美貌女修。可曾想到。自己今日會有這樣結局。”林暮怒道。“既然賭約是你自己答應的。現在就請你立即兌現。不然後果是你無法承受的。”

    黑衣修者麵色血紅。猶如豬肝一樣。但卻是無從反駁。憋屈至極。不敢說話。

    紫衣修者隻好幫忙圓場。連忙笑道:“木姑娘是否前去。此事以後再說。至於這賭約之事。我就當是個玩笑。大家都莫要太過放在心上。”

    “玩笑。”林暮冷笑一聲。“你們玩別人時。可是這樣寬宏大量。玩不起。就不要出來玩。既然出來玩了。就要做好承受報應的準備。你當所有人都是任你們欺淩的。”

    林暮說話沒有留任何餘地。

    他本就是想對付這兩人。剛剛賭約。不過是事先挖個坑而已。現在黑衣修者既然跳了下去。他也沒有回旋打算。索性就將他埋了。

    紫衣修者見林暮沒有任何轉圜餘地。不由望向木南天。冷聲道:“我們遠來是客。本是好心好意。替普善大師收徒。也是給木姑娘一個絕佳機會。你們不領情也便罷了。竟然還動手打人。惡語相向。如此咄咄逼人。就不怕我們回去告知普善大師麼。”

    他見林暮太過強硬。也猜不透林暮來曆。決定從木南天這攻破。語氣中。暗藏威脅之意。

    普善大師。是靈光界有名高僧。實力更是深不可測。木南天再厲害。也不過是在這有一定威望。放在整個靈光界。也就是個普通的上層人物。距離頂尖都還有一大段距離。

    他相信以木南天為人處世。絕不敢太過得罪普善。

    紫衣修者緊緊盯著木南天。這時無法卻是指著他大罵道:“我實在不下去了。你顛倒黑白本事。真是到了出神入化境界。你們替普善大師收徒。是什麼好意。普善禍害無辜少女。早已天怒人怨。你們這是助紂為虐。將人推向火坑。其罪當誅。”

    無天跟著道:“動手打你。也是你自己主動答應的。你們再敢猖狂。就不是打你這麼簡單了。”

    “竟然還拿普善來壓我。”林暮笑了一聲。“普善親自來了。我都要掌他臉。更何況是你們這兩個小嘍囉。想借助普善威風。在我們麵前耀武揚威。隻能說你太自作聰明了。”

    “你到底是誰。”紫衣修者望著林暮。麵色大驚。

    他現在都開始懷疑。林暮元嬰期修為。是否是故意給他們的一種假象。其實本身修為。早已超越他們很多。

    連普善都凜然不懼之人。尋便整個靈光界。怕也沒有幾人吧。

    這人到底是誰。

    “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們做了什麼事。”林暮笑道。“邪不勝正。你們其實早該想到今日。即便我現在不出手。也終會有人出手。”

    紫衣修者聽聞林暮如此說。頓時嚇破了膽。林暮這意思。是想替天行道。斬殺他們。

    他驚慌莫名。忙連連道:“我想今日可能是一場誤會。對。這絕對是一場誤會。普善大師絕不是你們想的那樣。是我們不好。是我們太過著急了。出言不當。更不應該動手。還請你們原諒。”

    他處事遠比黑衣修者圓滑許多。能屈能伸。老奸巨猾。

    “這個誤會可是有點深。”林暮微笑著道。

    “是我們莽撞了。”紫衣修者連忙向林暮躬身行禮道。“今天是我們莽撞了。改日我們必當備上厚禮。登門致歉。天色不早。我們便不打擾了。”

    紫衣修者瞬息之間。就是想要脫身。堂堂返虛期修者。絲毫不顧臉麵。向林暮連連行禮。想要告辭離去。

    他已是打定主意。今日這番屈辱。來日必定十倍奉還。給整個木府。都送上一份大禮。

    “你們真當這是靈善寺後花園了。說來就來。說走就走。”林暮麵色冰冷道。“在賭約沒有兌現之前。你們休想離開此地。”

    紫衣修者不敢跟林暮動手。忙傳音黑衣修者。讓他兌現賭約。

    黑衣修者不願受此奇恥大辱。當即傳音道:“不若我們跟他拚了。他不過是體魄強悍。真若比拚劍道造詣。我們殺他還不是簡單至極。”

    “先保住小命要緊。這可不單單是他一人。還有木南天。那兩個小和尚上去也不是善茬。那頭青牛。似乎還是大有來曆。”紫衣修者勸說道。“大丈夫能屈能伸。為了一個毫無用處的麵子。大戰一場。很有可能會重傷。甚至是殞命。何必呢。”

    黑衣修者無奈點頭。

    他們本就不是什麼正派修者。對這些虛名並不是太過重。

    噗通一聲。黑衣修者向著林暮跪下。開始磕頭。

    無法無天哈哈大笑。興奮莫名。忙齊齊跑到林暮前麵。耀武揚威。享受著黑衣修者叩拜。替黑衣修者數著數。

    “你也有今日。”無法譏諷道。“你別一臉不情願樣子。和那些被你們禍害得生不如死之人相比。你跪下磕幾個頭算什麼。”

    無天跟著道:“就是。你們這是罪有應得。並非是磕了幾個頭。就能洗刷你們之前作的惡。”

    黑衣修者一言不發。目光冰寒。咬著牙。連磕了十個響頭。隨後站起身來。拉著紫衣修者。就向院外走去。

    “我同意你們離開了麼。”林暮悠悠道。

    

Snap Time:2018-07-23 00:47:27  ExecTime:0.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