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六百四十五章刀山火海


    退縮就是退縮,珍惜性命,不願冒險,這也實屬正常。

    貪生怕死,還說得如此大義凜然,還好意思譴責別人?

    木婉青都是掩嘴偷笑。

    無法大怒:“木姑娘都沒說走,你急著走幹嘛?自己膽小怕事,還拉上木姑娘做擋箭牌。空口無憑,你要真有勇氣,前麵哪怕是刀山火海,你也去闖一下,讓我們看看。”

    無天嬉笑道:“刀山火海適合你去,我去不太適合。”

    兩人你來我往,相互激將,無人敢說主動前往,都是相互推脫。

    林暮和木婉青都看不下去,林暮強行忍住笑,示意木婉青。

    木婉青心領神會,盈盈笑道:“青蓮古寺,至關重要,在來之前,我就清楚這其中的凶險,但我做了決定就不會退縮。你們若是怕了,就先回去吧。”

    此話一出,頓時終結了無法無天的爭論。

    “區區刀山火海,我還不放在眼,絕不退縮!”無天瞬間氣勢非凡,威猛道。

    “任它凶險之地,隻要勇往直前,定能闖過去!”無法揮舞著手臂手臂道。

    林暮燦然笑道:“你們要是早點熱血沸騰,哪有之前的爭論?”

    無法無天麵皮其厚無比,沒有任何尷尬,無法主動問道:“你來跟我們說說,這刀山火海到底是什麼情況?”

    兩人想法轉變如此之,倒是有婿乎林暮預料。

    剛剛還互相推脫,想要退縮,現在又開始一本正經,考慮如何才能度過了。

    這跳躍也太大了!

    兩人想法果真是另類奇葩。

    林暮恢複正色,分析道:“刀山火海絕境,和我們平時想象樣子並不相同。我們接下來必經之地,是一座長長石橋,石橋兩旁,都是一望無際深淵,深淵之中,地心之火蔓延無邊,一旦失足掉下,定會將你棼為灰燼。”

    無天一下看出問題所在,不由笑道:“掉下石橋,才會被深淵中地心之火焚為灰燼,我們隻要小心,不從石橋上掉下去就好了。”

    木婉青微蹙眉頭:“恐怕這石橋也並非簡單的石橋。”

    林暮點頭:“這石橋比火海還要厲害。”

    “你是說,這石橋就是刀山?”無法奇怪問道。

    “還有這樣的刀山?”無天也是一臉驚奇。

    “石橋之上,看上去沒有任何阻攔,暢通無比,宛若一座普通石橋,但是當你走上去之後,就會感覺到如山壓力,侵襲而來!”林暮凜然道,“這石橋之上,被人下了上古禁製,隻要走上去,就會有如山壓力降下。”

    “然後呢?”無天一臉緊張。

    “石橋上壓力,並非是看修為,任何修者上去,都是如此,重壓之下,連站都站不起來,想要抵達石橋對麵,就隻能趴在石橋上麵,匍匐前進,一點點爬過去。”林暮如實道。

    “這個重壓,倒是匪夷所思。”無法嘖嘖稱奇。

    木婉青疑惑道:“若是如此,重壓之下,修者動彈都不容易,想必掉下深淵風險就小了很多,為何很難通過?隻要頂住壓力,一點點挪動,抵達石橋對麵,希望也是很大。”

    “絕境豈能是如此簡單,我還沒說完。”林暮開口道。

    “你能不能一次說完?”無法怒道,“你這樣一點點的蠶食掉我們心中的希望,你是想折磨我們,故意打擊報複我們麼?”

    “絕境之所以是絕境,是因為它讓人感到絕望。”林暮望一眼無法無天,笑道,“你們師傅在玉簡這樣說過。”

    “到底怎麼絕望?”無天都是不耐煩了,“你總是這樣說半截,本來不是很可怕的東西,都被你說得無比可怕,簡直是再無希望生還一樣。”

    “我是為了描繪得更清晰具體,讓你們有所遐想,心有所準備。”林暮笑道。

    “你不要再吊人胃口了,正經點,說重點!”無法徹底忍耐不能。

    林暮收斂笑意,正色道:“刀山火海,火海你們已經知道了,就是深淵中無盡火海,而刀山,就是這座石橋!”

    “石橋為何是刀山?”無天緊張問道。

    “因為在這石橋之上,會不時出現九柄飛刀!”林暮道:“這九柄飛刀,都是犀利無匹,迅捷無比。修者在重壓之下,本就是艱難在挪動,飛刀再迅捷攻擊而下,很難躲過,就是僥幸翻身躲過,一不小心就會掉入石橋兩邊的深淵之中,在上古禁製之下,修者根本飛不起來,掉入深淵,就意味著要被焚為灰燼。”

    “竟然如此驚心動魄?”無法驚駭道,“這簡直就是要人命!”

    “上去是必死無疑,九柄飛刀,來回盤旋,犀利無比,速度迅捷,我們根本就不可能躲過,要麼被飛刀砍死,要麼就掉入深淵被地心之火燒死。”無天一語中的。

    木婉青麵上帶著濃濃擔憂,緊皺眉頭。

    “你們以為這就算完了麼?”林暮望著無法無天兩人,“最凶險的,我還沒說。”

    此言一出,無法無天都是差點驚坐在地,木婉青也是花容失色。

    這麼凶險之地,說了這麼多凶險之處,一個不慎,就是必死之局,說到現在,最凶險的還沒說出。

    那最凶險的是什麼?

    這個絕境,究竟有多絕?

    “最凶險是什麼?”無法驚顫問道,“難道會有絕世魔修,站在橋頭索命?”

    “比這還要凶險。”林暮正色道,“絕世魔修,也終歸是修者,正麵迎敵,我們不一定就懼他。”

    他曾經成為真正的魔,殺戮之重,遠勝那些魔修之人。

    區區魔修,他還不放在眼,他之前已經是純粹的魔,隻知道殺人了。

    無天心都是提到嗓子眼,小心問道:“究竟是什麼,竟然凶險到這種程度?”

    簡直就是無法抗衡了!

    “之前我們所說九柄飛刀,都是絕世飛到,犀利無匹,返虛期修者若是被飛刀擊中,都極有可能會殞命,重傷是再所難免。”林暮凜然道,“但是這九柄飛刀畢竟還是有預兆,隻要躲避及時,或者防禦驚人,還是能夠避開或者扛過。但是這九柄飛刀,隻不過是一柄驚天寶刀的附庸。”

    “附庸?”無法驚訝問道。

    “什麼意思?”無天滿臉困惑。

    “意思就是,這柄驚天寶刀才是真正的主攻,這九柄絕世飛刀,都不過是它的附庸。”林暮緩緩道。

    “驚天寶刀,究竟為何驚天?”無法問道。

    “難道就無法應對?”無天跟著道。

    兩人都是被林暮所說震住了。

    這簡直太匪夷所思,強得不可思議。

    什麼樣的一柄刀,竟然會強到這等地步?

    “這柄驚天寶刀,是一柄無影刀,攻擊之時,無影無形,但威力遠比其他九柄絕世飛刀強大,返虛修者,都是無法探察出這柄驚天寶刀的存在。”林暮道,“很多人都是不知不覺中,就命喪在這柄驚天寶刀之下!”

    無法無天都是聽得毛骨悚然。

    這驚天寶刀,連返虛期修者都是難以察覺,攻擊力又強橫離譜,修者還是趴在石橋之上,重壓之下,挪動都很是艱難。

    若是被驚天寶刀擊中,是必死無疑!

    連躲都沒機會躲!

    這就是絕境麼?

    簡直是沒有任何生機!

    任何人來了都要死!

    “我們師傅來了,恐怕都無法幸存。”無法忽然開口道,“難怪他不敢來了,讓我們前來。這樣地方,簡直是來多少死多少,絕無幸免!”

    “師傅一直都是這樣。”無天道,“他做事,我們總是事到臨頭時,才知道他的陰險,之前見他都是笑眯眯的,以為我們撿了便宜,到最後肯定是我們吃虧!”

    “這次吃虧,就真的是虧死了!死定了!”無法跺腳道。

    林暮深以為然點頭。

    一笑大師的真正想法,他反正是捉摸不透,無從猜測。

    但從他做的事來看,這肯定不是一個好人。坑人本領不知勝過無法無天多少倍,騙了人,還能讓人對他感激萬分,感恩戴德,真可謂是老謀深算了,滴水不漏。

    “你們師傅的陰險,是我生平僅見。不知不覺被他賣了,我們都還被蒙在鼓,還在高興地替他數錢。”林暮分析道,“你們師傅熟知這險地和絕境,說他來過吧,但他為何現在不願來了呢?說他沒來過吧,他對這又了如指掌,還讓我們前來,這簡直就跟送死無異!”

    “什麼無異,這就是送死!”無法氣憤道。

    “他和青蓮古寺方丈是同一時代之人,還是至交好友,青蓮古寺都消失了,他還好好活著,由此可見,他是多麼狡猾了,怎麼都死不了,別人無論如何算計,都是算計不到他頭上去。”無天氣哼哼道。

    “現在說這些,都為時已晚。”木婉青柔聲道,“我們要想應對之策。”

    無法無奈道:“這要如何應對?”

    “這就是必死之局!”無天唉聲歎氣。

    “其實你們師傅雖然陰險,但他所說,倒也都是真的,無一例外,全都應驗!”林暮道,“他曾說過,哪怕是絕境,凡人運氣好了,也是能安然度過。”

    “你是說我們有希望安然度過?”木婉青驚喜道。

    林暮鄭重點頭:“如果在我們匍匐前進過程中,九柄絕世飛刀和驚天寶刀都是不攻擊我們,我們定然能安然抵達石橋對麵!”

    “這種事情發生幾率太小了,幾乎不可能!”無法連連搖頭。

    “我做夢都夢不到這麼好的事情。”無天跟著道。

    

Snap Time:2018-04-25 08:48:06  ExecTime:0.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