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六百二十六章人善被欺

  
  九品文學歡迎您的光臨,任何搜索引擎搜索“九品文學”即可速進入本站,本站永久無彈窗免費提供精品小說閱讀和txt格式下載服務!

四人再次上路,
  途中無法無天收斂了一些,但沒過多久,他們又恢複本性了,
  這一次闖禍更大,林暮都是頭疼不已,
  在他們經過一片果園時,望著麵成熟的各種靈果,無法無天垂涎欲滴,口水橫流,兩人經受不住誘惑,雙雙潛入果園之中,去偷吃靈果,
  林暮勸說之下,兩人不聞不顧,執意前往,
  若非林暮堅持,兩人都要將歡喜帶進去,
  不願與無法無天同流合汙,林暮向木婉青道:“我們先走。”
  “他們能追上我們麼。”木婉青望一眼在果園中偷吃靈果,渾然忘乎所以的無法無天,不由皺眉道,
  “他們兩個禍害,追不上更好。”林暮氣道,“總是一路惹事,這個果園,我看也像是有人打理,多半不是無主果園,他們兩人難保不會被人發現,追殺,我們先走,有了麻煩讓他們自己擺平,眼不見為淨。”
  歡喜望著長滿靈果的果園,很是戀戀不舍,在林暮呼喚下,他一步一回頭,頻頻張望,
  “你們先走。”無法見他們兩人帶著歡喜走了,還興奮揮手,更是對歡喜喊道:“我給你采好果子吃,在前麵等著我們。”
  歡喜聰明極了,當即歡地跟著林暮走了,
  行了兩地不到,林暮忽然就聽見後麵一陣喊打喊殺聲,
  他頓時就猜到不妙了,
  無法無天又闖禍了,
  這兩個禍害,
  “救命啊,饒命。”隔著老遠,林暮就聽到無法無天兩人的呼救聲和討饒聲,似乎果園主人來頭不小,
  一般的凝神期修者,也隻是在能壓製住兩人,在這麼短時間內,就能將無法無天打得哭爹喊娘,哭救求饒,可不是簡單之輩,
  林暮暗歎一聲,一跺腳,隻得又折返回去,
  木婉青抱著歡喜,忙從後麵跟上去,
  來到果園外麵,林暮看到無法無天兩人在地上打滾,他不由麵色一沉,
  一位青袍返虛期修者,正施展一件長鞭法寶,在抽打兩人,
  風聲呼嘯,長鞭狠狠劈落下來,抽得無法無天兩人,都是倒吸冷氣,無法是金剛不壞之體,都是被抽得齜牙咧嘴,難以忍受,無天更是連眼淚都被抽出來了,
  兩人平日再禍害,再如何跟他動嘴,林暮都是沒有真正發火,但現在,見兩人如此挨打,他心中反倒是很憤怒了,隻覺熱血沸騰,
  並非是因為無法無天救過他的命,而是因為,他早已將兩人當做朋友,
  此刻縱使兩百人犯錯在先,他也忍不住要出手了,
  啪,
  長鞭狠狠抽下,無天緊緊閉上雙眼,渾身瑟瑟發抖,但令他驚訝的是,響聲過後,他卻沒有感到一點疼痛,他不由睜開眼睛,
  卻是看到,林暮彎著腰,皮鞭狠狠抽在林暮背上,一條深深紅印出現,
  是林暮替他擋下了這次攻擊,
  “一群禍害,還我靈果。”青袍修者皮鞭連續抽下,
  林暮返虛期的體魄,在連續狠抽之下,都是皮開肉綻,鮮血染紅衣衫,
  砰,
  皮鞭再次抽下,林暮伸手將之抓住,忍著背上劇痛,他望著青袍修者道:“我這兩位同伴,行事放浪形骸,無所顧忌,衝撞與你,我代他們向你道歉,如今你連續抽打了我們三人,想必也出了氣,他們兩人偷吃的靈果,我原數賠給你們。”
  要是擱在以前,林暮豈會如此說,早就大打出手了,
  如今既然決心做絕世善人,他就沒想過要做做樣子,給別人看,
  他想成為絕世善人,是想追求內心的平靜,現在無法無天犯錯在先,他心平氣和,替兩人道歉,賠償,
  盡管心中也有著怒火,但他卻是強行將之壓下,
  他現在若是動了手,就跟強盜沒有分別,偷了別人東西,還動手打人,
  這和他心中所想,是有所違背的,
  他當即從儲物袋中取出一袋萬年火元果,笑著遞了過去:“你果園中都是千年靈果,我這一袋萬年火元果,足夠賠償你損失了,我這兩位同伴做事不對,還望你多多包涵。”
  說完,林暮轉身就走,
  望著在地上打滾哀嚎的無法無天,林暮怒火如織,不由麵色鐵青道:“還不走,淨給我闖禍。”
  說話間,他拉起無法無天,就向遠處行去,
  他賠償了果園主人損失,自己還跟著無法無天挨了打,想來也能讓果園主人發泄怒火了,
  這個虧,他算是替無法無天吃了,
  如此做法,他心底還是覺得有點憋屈,畢竟他什麼壞事都沒做,還挨了一頓揍,更令他心疼的是,還賠了一袋珍稀無比的萬年火元果,簡直是虧大了,
  但他卻並不怨恨青袍修者,
  畢竟,青袍修者剛開始損失了靈果,定然會憤怒,他賠償萬年火元果給人家,也是理所當然,
  回想一番,林暮終於體會到,想九品文學歡迎您的光臨,任何搜索引擎搜索“九品文學”即可速進入本站,本站永久無彈窗免費提供精品小說閱讀和txt格式下載服務!

要做一個好人,當真是很難,極其難,想當一個絕世善人,更是不知要比這難了多少倍,
  但同樣,這對心性,也是一種磨練,
  而他當初入魔,恰恰是沒有控製住心中殺念所致,
  想通這點,林暮心略微好受一些,但聽到無法無天兩人的痛呼聲,他頓時氣不打一處來,
  兩人就知道惹禍,挨打也是活該,
  他那麼冤枉都沒痛呼,鬼哭狼嚎,他們兩人反倒弄得很無辜一樣,
  林暮向前疾走,木婉青這時也是抱著歡喜趕來,見三人皆是受傷模樣,不由柔聲問道:“發生何事。”
  林暮回頭掃了無法無天一眼,忍痛笑道:“沒事了,都過去了,我們走吧。”
  木婉青滿腹狐疑,向青袍修者望了一眼,隨後轉過身來,跟著林暮一起離去,
  無法無天自知理虧,兩人捂著嘴痛呼,嗚嗚著向前追去,
  聽到身後異聲,林暮回頭見他們兩人這幅摸樣,頓時氣笑了,
  兩人挨了打,反倒可愛許多,
  歡喜趴在木婉青肩上,兩個滴溜溜小眼睛,直直望著無法無天,意味不言而喻:“說好的靈果呢。”
  無法無天疼痛難忍,見歡喜如此,感覺身上更疼了,兩人都是捂著嘴,扭過臉去趕路,嘴哼哼唧唧,
  就在林暮以為風波結束,可以安心趕路時,這時波瀾再起,
  “且慢。”背後青袍修者陡然一聲冷喝,
  林暮忙轉過身來,就看到青袍修者一個瞬移,就來到他們麵前,緊緊盯著木婉青,
  見勢不妙,林暮不由問道:“還有何事。”
  “你賠我的是火元果,他們兩個吃我的靈果有好多種,根本就不是一樣的。”青袍修者指著無法無天兩人,一臉大義凜然,
  “我是絕世善人,我是絕世善人。”林暮強壓住怒火,心中暗暗提醒著自己,莫要動怒,
  他實在想不通,他那一袋萬年火元果的價值,幾乎都能將青袍修者整個果園都買下來,更何況是賠償無法無天偷吃的那一點靈果了,
  他耐著性子,笑著道:“那你說要如何賠。”
  “我那靈果,都是千年靈果,你們一時片刻肯定賠不了。”青袍修者麵帶微笑,“我給你們指條明路。”
  “什麼明路。”林暮感覺到不妙,
  “將她留在這。”青袍修者指著木婉青,滿麵笑容道,
  “卑鄙。”木婉青氣得麵色通紅,當即痛罵道,
  林暮麵色一變,但還是耐著性子,強忍怒火,“恕難從命,既然我們賠償你不滿意,就將我的萬年火元果還給我,我這就去附近坊市,換成你果園中靈果,原樣不變,如數還給你。”
  說出這句話,林暮是麵上帶著微笑,但他心中卻覺得屈辱無比,
  他為了做個好人,當真是犧牲很多,
  青袍修者勃然大怒:“你們偷吃了我靈果,如何賠償由我說了算,哪還輪得到你們討價還價,今日你們答應也得答應,不答應也得答應。”
  聞聽此言,林暮頓時笑了,
  “若是我們不答應呢。”
  “不答應,你們三個都去死。”青袍修者陰狠道,
  林暮望著青袍修者,麵上笑容愈發燦爛了,
  他終於不用忍了,
  眼前這人,也不是什麼好貨色,枉費他忍辱負重,低三下四,賠禮道歉,承受鞭打,
  “無理取鬧。”林暮冷笑一聲,直接轉身拉著木婉青離去,
  兩人剛邁出一步,就是一陣淩厲風聲,從背後呼嘯而來,
  青袍修者狠狠揮動長鞭,目帶殺機,全力出手,欲要置林暮於死地,
  “小心。”無法無天齊聲提醒,
  嘩,
  林暮倏然轉過身來,瞳孔緊縮,緊緊盯著極速落下的長鞭,
  下一瞬間,長鞭就如同輕柔的柳條一樣,緩緩地落了下來,
  一股森寒的殺意,悄然間彌漫開來,
  天地一片肅殺,
  林暮周圍,方圓數十丈,都仿佛被冰封,
  一切都靜止了,
  最強劍域,無邊殺域,
  青袍修者麵色大變,眸中驚駭無比,
  這是劍域,
  遠超劍意的劍域,在劍域之中,劍域主人堪稱無敵,
  林暮冷冷盯著青袍修者,眸中怒火熊熊燃燒,
  他一再忍耐,委曲求全,青袍修者卻屢屢緊逼,得寸進尺,毫無人性,
  他如此好說話,青袍修者真當他好欺負,見木婉青美貌無比,不僅想要將木婉青占為己有,更是想連他們三人都擊殺,
  如此歹毒用心,其心當誅,
  無法無天偷吃了靈果,還挨了打,他也跟著無辜挨了打,還賠了一袋萬年火元果,可謂是翻倍賠償,厚道至極,
  這樣的情況下,青袍修者還要殺他們,還妄圖搶木婉青,
  林暮徹底
  

Snap Time:2018-12-12 06:20:42  ExecTime:0.0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