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六百一十二章美女野獸


    Host:1 To Page:1
來到赤焰崖下,一行三人停住,

    頭頂上空彌漫著赤紅雲霞,迷茫一片,林暮本來還想回頭問一下無法無天兩人,他們要如何才能上去,

    之前,他不會飛行,是從上麵硬生生摔下來的,無法無天也不會飛行,他們可以直接跳下來,但想上去,就不是那麼容易了,

    “要不要我幫忙啊。”林暮抬頭望一眼布滿雲霞的天空,笑著道,

    “你會飛行,就順路帶我們一程。”無法滿臉笑容道,

    “那要我們要商量一下萬年火元果的分配了。”林暮滿臉笑容道,

    他等的就是這個機會,

    之前無法無天如此奚落他們,現在找到這個機會,自然要宰回來,

    “如何分配。”無天問道,

    “我們現在一共擁有六袋萬年火元果,十二袋千年火元果,按理說,萬年火元果,我們每人都是兩袋,千年火元果每人四袋。”林暮麵帶微笑,“現在我帶你們上去,萬年火元果我要三袋,你們每人一袋半,千年火元果,我要六袋,你們每人三袋,如何。”

    “這個分配方式,還算合理公正吧。”林暮望著兩人,燦爛笑道,

    “你就帶我們一趟,就多要了一袋萬年火元果,兩袋千年火元果,你以為這是在幫我們渡劫啊。”無法怒不可遏,罵道,

    “就是過刀山下火海,這麼短的距離,也不需要那麼大的報酬。”無天同樣一臉憤怒,

    “此事就不能商量了麼。”林暮笑著道,“你們覺得分給我多少合適。”

    “還是平均分,你幫我們這一趟,上去之後,我們上去每人獎勵給你一顆萬年火元果。”無法討價還價道,

    “萬年火元果,珍稀無比,這點路程,就能收獲兩顆萬年火元果,別人搶著做都來不及,你賺大發了。”無天在旁蠱惑道,

    “當我是小孩子呢,兩顆萬年火元果就將我打發了。”林暮怒道,“若不是我,你們能采摘到這些萬年火元果麼,火雲貂臨終托孤,我答應了她三件事,結果我辛苦付出,你們什麼都不用幹,我還要跟你們平均分配。”

    無法無天齊聲道:“確實不應該。”

    隨即,兩人齊齊反應過來,無法忙道:“好歹,這萬年火元果也是我們幫你采摘的,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分我們兩袋怎麼了。”

    無天還是覺得過意不去,不由道:“大不了,我們跟你一起,幫你完成那三件事,這下你滿意了吧。”

    “當真。”林暮興奮道,

    “當真。”無法無天齊齊點頭,

    林暮望著無法無天兩人,麵上堆滿笑容,

    不怕你們不上當,

    火雲貂托付給他的三件事,以他一人之力,很難完成,無法無天兩人雖然傻了點,但人多力量大,多兩個人總比他孤軍奮戰強很多,

    而且,他接下來要做的一件事,就能用到兩人,現在若是不略施小計,到時再請兩人幫忙,以兩人之前表現,就不是那麼好說話了,

    萬年火元果,不過就是個引子,他並非真的在乎,

    這赤焰雲海,寶藏無數,靈果遍地,如今他都會飛了,隨時都能前來采摘,

    之前都傳聞這是絕境,返虛期修者進來都會死,如今既然知道是普善所為,普善又有重傷,短期內肯定是無法前來赤焰雲海了,

    他想來就來,也不必再擔心自身安危,

    當務之急,就是趁著普善重傷期間,找到青蓮古寺,獲得威力強大佛門功法和佛寶,盡早將普善除掉,以絕後患,

    更何況,他靈果不夠吃了,就是拿了無法無天兩人的靈果,他們又能說什麼,

    說了又怎樣,這兩人還當真能殺了他,

    他連記憶都失去了,元嬰都被封印了,之前還成為魔頭,屠戮了一個界,什麼樣的事沒有經曆過,這些細枝末節,不過是平時調笑一番,很難再影響到他了,

    經此大劫,他反而豁然開朗,

    事已至此,愁眉苦臉,焦躁不安也是過,欣然接受,開開心心也是過,他不如坦然接受這一切,苦中作樂,尋求解救之法,

    這次答應火雲貂托付,不僅是為了火雲貂,他元嬰被封,想要學習佛門神通,去尋找青蓮古寺,就是學習佛門神通的一個極佳途徑,

    青蓮古寺之前威望那麼高,麵功法必然厲害無比,領悟的神通想必也不會弱到哪去,

    “我就知道你們會答應的。”林暮笑著道,“你們心地善良,絕不會撒手不管。”

    “你就別誇我們了,聽著難受。”無法忙道,

    “你罵我們聽著都比這舒服。”無天也連連道,

    “為什麼。”林暮大惑不解,“哪有這樣的,誇讚不喜歡聽,偏偏喜歡聽辱罵,難道你們有受虐傾向,要不要我再打你們一頓。”

    “你才有受虐傾向。”無法罵道,

    “智商是硬傷,跟你說過多少次了,做事要有誠心。”無天道,“你罵我們時,你是有感而發,發自肺腑,Host:1 To Page:2
所以很有誠心,聽上去道是覺得順其自然,沒有什麼突兀,你誇讚我們,都是違心之言,不是由衷而發,聽著就很別扭,仿佛是在拐著彎罵人。”

    “我明白了。”林暮恍然大悟,

    “明白了就好,還有救。”無天笑道,

    “原來拐著彎罵人,比直接罵人更有效啊。”林暮一臉若有所得樣子,

    無天麵色頓時一變,

    無法麵帶憤怒,指著林暮:“你果然是拐著彎在罵我們。”

    “我是絕世善人,怎會罵人呢。”林暮一臉大義凜然,搖頭否認,“念由心生,這一切都是你們虛妄念頭,你們既然認定我要罵你們,不管我說什麼,你們都認為我在罵你們,還是那句話,你們這是自尋煩惱,自己找虐。”

    “你說得似乎也有一些道理啊。”無法驚訝道,

    “我發覺你真的適合修佛,看問題很有見地,就連罵人,都有如此的高見。”無天也是誇讚道,

    林暮暗自偷笑,

    兩人如此一說,智商就暴露了,實在太蠢了,

    佛家講究的是輪回,其實輪回說得直白點,就是一個圈圈,在這個圈圈上麵,有著許多點,站在每個點上,都能說得通,他們都是輪回的一部分,

    事無定論,一件事情,各人都有各人的看法,真要站在一定高度上去看,又何來對錯之分,

    對與錯,不過是各人心中的執念和堅持,

    想法不同,便有了對錯,

    紛爭,皆是因為念頭而起,

    因為念頭和堅持不同,有人能因話語不合,就大打出手,拔刀相向,有些人,即便是麵對生死大仇,也能放下仇恨,冰釋前嫌,

    林暮對於這些,已經看得通透,念頭通達,

    他是經曆過大是大非之人,哪怕現在忘卻掉一些事情,但很多東西,已經融於血液之中,永遠無法抹去,屠戮一個界,若是論罪惡,已經不足以用殺人如麻來形容了,這是大非,但他能一路堅持走到現在,又何嚐不是一種成功,他之前就沒有做過好事,做好事在別人眼,或許跟做傻事差不多,沒有回報,但他定然做過,這是大是,

    大是大非之後,他已經沉澱下來,哪怕是現在經曆這樣的困境,他內心深處,也能保持著淡然,

    那些曾經的對與錯,都已是過眼雲煙,重要的是現在,

    他求的是自在,

    現在,他元嬰被封,記憶不全,許多事情都是深藏在迷霧之中,他極不自在,

    他想要掙脫,

    帶著無法無天,林暮三人飛上赤焰崖,

    一路和無法無天兩人說笑,林暮抱著小火雲貂,三人離開赤焰雲海,回到木府,

    路途遙遠,一來一回,前前後後,已是數月過去,

    當三人到達木府後,開門的木府管家都是驚呆了,嘴巴張得老大,

    “你,你們又回來了。”木府管家說話都不利索了,

    林暮之前的威名,已是震懾這片地域,連孩童都是聽說,木府有著一位能施展出劍域的元嬰期修者,隨手就能殺人,

    這樣的瘟神,誰不害怕,

    就是無法無天兩個和尚,也不是省油的燈,之前就敢偷木府的火元果,當真是無法無天,

    數月前,林暮和無法無天都是不辭而別,木府上下,都是一片歡呼,

    如今林暮和無法無天又突然回來了,他真不知如何是好,

    “你這是什麼表情,不歡迎我們。”無法望著呆在原地的管家,不高興道,

    “我這就去通報。”管家不敢做主,忙向後院行去,

    片刻後,就有一道青色身影飛過來了,

    幾人定睛一看,正是木婉青,

    無法無天頓時樂了,

    “她還沒忘記我們。”無天興奮道,

    “你們回來了。”木婉青小臉通紅,笑容滿麵迎了上來,

    林暮微笑點頭,

    木婉青眼睛一亮,看到了林暮懷中的小火雲貂,

    紅色的小火雲貂很可愛,毛茸茸的,眯縫著睡眼,惹人喜愛,

    木婉青笑容滿麵,上前將小火雲貂抱在懷,不停撫摸著小火雲貂柔順毛發,開心無比,笑聲不斷,

    見此情形,林暮和無法無天都是麵麵相覷,

    三人簡直無地自容,

    他們堂堂三個英俊無敵,氣質飄逸,瀟灑無比的美男,在木婉青這樣的小姑娘麵前,竟然還不如一隻野獸,

    難道美女都喜歡野獸,

    

Snap Time:2018-04-19 19:31:55  ExecTime:0.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