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六百一十章生死由命


    林暮詫異莫名,

    他和火雲貂不過是初次見麵,火雲貂就告訴他這麼多隱秘,他完全沒有想到,

    莫非,他之前真的就和火雲貂認識,

    這個念頭,旋即被他自己否定,

    他之前入魔,據說屠戮了整個千方界,威名都傳到這靈光界,若是讓人知曉他是魔,定然是人人喊打,群起攻之,他出現在這,自然是這無人認識他才是,

    這隻火雲貂,剛剛產下小火雲貂,近日應該是沒有離開過赤焰雲海,

    他們之前相識的可能,極其渺茫,

    那到底是為什麼,火雲貂要告訴他這麼多事情,

    為何不告訴別人,

    偏偏就是他,

    這中間,是否隱藏著一些他不知曉的隱秘,

    種種疑問,縈繞在他心頭,令他百思不得其解,

    他隻好緊緊盯著虛弱無比的火雲貂,火雲貂身上威勢全無,渾身都在打顫,似乎是在極力支撐,渾然沒有了返虛期巔峰高手該有的風範,現在就宛如一隻搖曳在風中的殘燭,隨時都可能會熄滅,

    “第三件事,我想請你去一趟青蓮古寺。”火雲貂虛弱道,

    “青蓮古寺。”林暮一陣疑惑,“這是哪。”

    “青蓮古寺,隻存在傳說之中,傳聞青蓮古寺以前是佛修聖地,香火鼎盛,其他大界之人,都是絡繹不絕,前往朝拜,但三千年前,青蓮古寺不知為何,驀然消失,許多修者在青蓮古寺原來遺址附近,搜尋了一遍又一遍,但都是無功而返,青蓮古寺不知所終。”火雲貂道,

    林暮愈發困惑:“青蓮古寺消失了麼,是何人所為。”

    “青蓮古寺確實是消失了,不在原來的地方了,也不知是何人所為。”火雲貂道,“但有傳聞,一隻火雲貂,曾經在青蓮古寺帶過一段時間,她知曉一些青蓮古寺的線索,或許知曉青蓮古寺的下落,許多人都在找那隻火雲貂,但同樣是無功而返。”

    林暮反應過來,不由問道:“你就是那隻火雲貂。”

    火雲貂微弱點頭,

    林暮似乎明白了一些,當即道:“莫非,普善來到這赤焰雲海,就是為了尋你而來,他也在找青蓮古寺。”

    “正是如此。”火雲貂道,“青蓮古寺中,不知珍藏著多少佛門經卷,修煉經典,還有許多威能強大的佛門至寶,即便是普善,對這些寶物也是極其向往,他一直都在探索青蓮古寺的下落,後來,他知道了我的存在,就找到了赤焰雲海。”

    “之後呢。”林暮緊張問道,

    “之後,他與我見過數次,問過我青蓮古寺的事情,但都被我搪塞過去,我推說不知,說他找錯了人。”火雲貂道,“一開始,我見他笑容可掬,慈眉善目,也以為他是好人,但我沒想到的是,他後來直接跟我翻臉,與我打了幾場,我雖落在下風,但他同樣沒有占到什麼便宜。”

    “後來,他就經常前往赤焰雲海,在我居住洞府附近探視,防止我將消息透露給其他修者。”火雲貂道,“他對青蓮古寺看得實在太重,但凡有修者從我洞府附近經過,都是難逃他的擊殺,至於有些想要進我洞府一探究竟的修者,我這主人還沒說話,他就已經動手,將人擊殺。”

    “他怎可如此做。”林暮恨恨道,“若他是魔修,自然有正道除他,隻是,他在外麵是佛門高僧,暗中卻做著如此殘忍,喪盡天良之事,誰來除他,有著正道庇佑,加之他自身也是擁有極為強大的實力,他一直能逍遙法外。”

    火雲貂點頭道:“正是如此,他擊殺修者,初始我還能阻止一二,但隨著時間流逝,他的實力越來越強,我漸漸力不從心,加之他陰險狡詐,我也不能時刻跟著他,於是就被他瞅準時機,擊殺了許多修者。”

    林暮心中凜然,

    火雲貂本就是返虛期巔峰的存在,如此強悍的實力,竟然還不是普善之敵,

    普善,要強大到何等地步,

    “那你是否知曉青蓮古寺的線索。”林暮找到問題關鍵所在,望著火雲貂道,

    火雲貂點頭:“我知道,我確實曾經在青蓮古寺呆過一段時日,隻是後來,青蓮古寺消失之前,我被青蓮古寺麵一位高僧送出,再之後,青蓮古寺就莫名消失了。”

    “青蓮古寺,是如此強大的一個勢力,萬人朝拜,大界修者都是絡繹不絕前往,究竟是什麼事情,使得這樣一個驚天存在,突然之間就消失。”林暮滿是疑惑,

    “這其中內情,我也不清楚,隻聽聞那位高僧說,青蓮古寺該有此劫。”火雲貂道:“在離去之前,他送給我一部佛門功法,和一枚隱晦地圖玉簡,這麼多年來,我一直在研究這枚地圖玉簡,但就是不敢確認,這個地方到底是哪。”

    “你是說,地圖上記載的,就是青蓮古寺新的所在。”林暮驚喜問道,

    火雲貂搖頭:“我也不知,地圖上所記載,是否就是青蓮古寺新的所在,但至少,這個地方有關於青蓮古寺的線索,順著這條線索,就有很大希望找到青蓮古寺。”

    “找到青蓮古寺做什麼。”林暮忽然問道,

    “隻有找到青蓮古寺,你才有可能將普善擊殺。”火雲貂一字一頓道,

    “普善能強大到這種地步了,必須要找到青蓮古寺,才能將他擊殺。”林暮又是一驚,

    普善,到底強大到了何等地步,連火雲貂都是如此諱莫如深,

    如果他能控製住心中殺念,待他融合自我之後,掌握完美劍域,擊殺普善,應該不是什麼難事吧,

    如此想著,林暮心中湧起一陣豪情,

    佛門高僧又如何,實力能壓過返虛期巔峰妖獸又如何,隻要他能恢複自我,他就能將其斬殺,

    他,同樣不是一個省油燈,

    隻是,遺憾的是,他現在連如何控製殺念的方法都沒找到,現在所能做的,就是盡可能不與人動手,不動殺念,不殺生,做好事積攢功德,要麼抵消之前的苦果,要麼就醞釀之後的良緣,

    至於擊殺普善,以他現在情形,確實是看不到一點希望,

    他止步不前,普善還能一直進步,隨著時間久遠,兩者間差距會越來越大,

    佛門功法,看來他是必定要修煉了,隻此一途,

    “普善強大無比,他趁我產子虛弱之時,前來攻擊。”火雲貂恨道,“若非我曾在青蓮古寺呆過一段時間,早就被他殺死。”

    林暮凜然,望著火雲貂,心中又湧起一陣敬佩之情,

    火雲貂最強大時,都不是普善對手,如今產子之後,虛弱無比,卻是能將普善趕走,這其中,固然跟青蓮古寺有淵源,她自身的付出,也是至關重要,

    “你是如何將他趕走。”林暮好奇問道,

    “我動用了一門秘法,耗費我餘下的萬年壽元,施展最強一擊,將普善重創。”火雲貂道,“本來,我打算與他同歸於盡,眼看都要成功,但就在千鈞一發之時,不知他施展了什麼底牌,從我攻擊中逃了出去。”

    “那他還會再來麼。”林暮問道,

    “他就是逃了出去,也是重傷,瀕臨一死。”火雲貂身上渾然湧起一陣絕強氣勢,“我萬年壽元全都耗盡,就是擊殺數十位返虛期修者,也能將他們一網打盡,普善一人硬抗我攻擊,即便他僥幸逃了出去,沒有十數年,他也休想恢複。”

    耗費萬年壽元,也要擊殺普善,

    或許是為了出於自救,或者是為了小火雲貂,但這股勇氣和決絕,令林暮很是動容,

    “還有什麼辦法能夠解救你麼。”林暮不忍見火雲貂很就死,不由抱著一線希望問道,

    火雲貂緩緩搖頭:“我壽元已是耗盡,油盡燈枯,能活到現在,全憑一股意念支撐,如今我將我心願全都告知與你,我心中再無遺憾,是再也堅持不住了。”

    說這話時,火雲貂眸中光芒已是開始漸漸黯淡,

    光影一閃,一部金光璀璨經書,和一枚光芒閃閃藍色玉簡,忽然出現,

    經書之上,刻著四個金色大字,佛光普照,

    《萬象心經》,

    “這部佛門功法和這門玉簡,你務必收好,能否擊殺普善,找到青蓮古寺,全看你了。”火雲貂如此說著,不由望向懷中猶在沉睡的小火雲貂,眸中有著濃濃眷戀和不舍,“替我照顧好他,謝謝你。”

    說完,兩滴晶瑩血淚,從火雲貂眸中流出,

    林暮看得潸然淚下,

    生死由命,

    火雲貂壽元耗盡,再無解救之法,他隻能眼睜睜看著她死去,

    他和火雲貂不過是初識,他心中還是如同針紮似地疼痛,還有深深的無力,無力回天,無可奈何,

    火雲貂溫柔地望一眼懷中的小火雲貂,轉頭望著林暮,眸中閃過一抹深深感激,隨即在林暮目光中,她的眼神,開始漸漸渙散,

    親曆死亡,林暮拚命想挽回,不由大聲問道:“你不要死,你告訴我,你為什麼要找我,為什麼不找其他人。”

    火雲貂靜靜望著林暮,輕輕道:“因為你是一個好人。”

    說完,她緩緩閉上眼睛,

    林暮身形陡然一震,

    

Snap Time:2018-01-23 05:50:12  ExecTime: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