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六百零九章毛骨悚然


    這隻返虛期巔峰的火雲貂,並未化形,全身紅毛溫順柔滑,目光溫柔,正緊緊望著他們三人,

    林暮並未察覺到任何殺機,

    這隻返虛期的火雲貂,似乎極其反常,望著他的目光,就如同見到多年老友一樣,

    “我何時有了這麼大的魅力。”林暮暗自想道,“連一隻火雲貂,都是如此看我。”

    “這隻火雲貂,對我們似乎並無惡意。”無法都看出端倪,不由開心道,

    “定然是我佛慈悲,我們之前做的好事太多,攢下無量功德,如今有所回報了。”無天跟著興奮道,

    林暮並未搭話,

    他和火雲貂深深對望起來,

    就在這深深一眸中,他看到了許多,許多,有溫柔,有脆弱,有欣慰,有驚喜,以及一絲解脫,

    一隻妖獸,竟然也有如此複雜的情感,一雙眼眸,如同深潭一般,看不透徹,

    但自始至終,他都沒從這隻火雲貂身上,感覺到一絲惡意,

    莫非,這是一隻好妖,林暮如此想著,

    他當即壯著膽子,走向前去,

    “我們三人不告而來,貿然闖至此地,還望見諒。”林暮拱手笑道,

    “你自己過來,我有話對你說。”火雲貂忽然開口,

    林暮驟然嚇了一跳,無法無天渾身也都是一顫,

    回頭望了無法無天一眼,林暮壯著膽子,向前走去,

    無法無天兩人,站在原地,目送林暮獨自前往,

    “他和這隻火雲貂,是否認識。”無法望著林暮背影,奇怪道,“為何這隻火雲貂對他情有獨鍾,不喊我們,唯獨邀他前去。”

    “我也不清楚。”無天搖搖頭,麵上帶著慶幸道:“這次邀請,福禍難料,他去了自然更好。”

    返虛期巔峰修為的大妖,是驚天存在,若是一個不慎,惹得其震怒,後果難料,

    林暮走到樹下,隻見到火雲貂躺在萬年火元果樹下,

    令林暮詫異的是,這隻火雲貂懷中,竟然還有著一隻小巧玲瓏,渾身毛茸茸,正在沉睡的小火雲貂,這隻小火雲貂似乎出生時日尚短,都沒超過一月,

    站到近處,他忽然從這隻返虛期火雲貂身上,察覺到一種虛弱感覺,

    “你受傷了。”林暮詫異問道,

    “我不是受傷了那麼簡單,我就死了。”火雲貂望一眼林暮,“我時間不多,下麵我長話短說,你一定要記住我說的話,不能錯過了。”

    就要死了,

    林暮一驚,勃然色變,

    這隻火雲貂,修為已是返虛期巔峰,在這靈光界,也是極其恐怖的存在,他真沒想到,這隻火雲貂,竟然就死了,他從這隻火雲貂身上,隻是感覺到了一陣虛弱,並沒看到有嚴重傷勢,

    怎會就死了呢,

    尤其令他詫異的是,這隻火雲貂仿佛和他是多年故交一樣,說話一點都不客套,

    莫非,我們之前認識,

    “你說,我聽著呢。”林暮很鎮定下來,望著火雲貂道,

    他要一探究竟,弄清楚到底發生何事,

    “你要答應我三件事。”火雲貂緊緊盯著林暮,

    林暮正要問何事,弄清楚原委,火雲貂卻是不客氣,直接道:“第一,我死去之後,拜托你將我的孩子養大。”

    林暮望一眼她懷中正在沉睡的、可愛的火雲貂,忽然感到心頭一陣沉重,不由點頭答應道:“我答應你,隻要我還活著一天,他就不會死。”

    火雲貂臨終托孤,深深觸動他的內心,

    他和這隻小火雲貂,是何等相似,他剛一醒來,就是孤零零,茫然活在世上,渾然忘卻之前一切,就是如今,也隻是對自身處境,有所了解,之前發生的事,他依舊一無所知,

    他和這隻剛剛降世的小火雲貂,幾乎沒有分別,

    唯一慶幸的是,他好歹還擁有一定實力,自身機緣也算不錯,沒有遇到大惡之人,雖然經曆過幾次危險,但都是有驚無險,化險為夷,平安度過,

    這隻小火雲貂,若是他不管的話,恐怕很就會被其他妖獸吃掉,

    若僅僅隻是出於善心,他或許不會答應得如此幹脆利落,

    這世上妖獸那麼多,有災難的更多,他如何救得過來,

    他之所以答應,還是因為這隻火雲貂,修為很強大,似乎跟他的關係,非同一般,

    他真的懷疑,自己之前是否就認識這隻火雲貂,

    對於立誌做一個絕世善人,積攢無量功德的他來說,這件事自然被他碰上了,他就不能不管,

    “你還有什麼事。”林暮問道,

    “第二,請你殺了普善。”火雲貂恨聲道,雙眸之中,閃爍著仇恨光芒,

    “普善是誰,他是好人壞人,我為何要殺他。”林暮忙問出自己心中疑惑,

    撫養小火雲貂,他能做到,但讓他去胡亂殺人,他可是做不到,

    不管他之前發生過什麼,是否是屠戮了一個界,自從他醒來之後,他已是暗下決心,不到萬不得已,絕不殺生,

    無論是做好事積攢功德,還是修心養性,控製殺念,都不宜動手殺人,

    如今他和別人不一樣,他擁有一顆殺戮之心,若是放下枷鎖,肆意殺生,勾引出心中無盡殺念的話,他距離隕落,也就不遠了,

    留著別人性命,其實就是在救自己,

    “普善是個絕世壞人,但在靈光界,他名聲極好,是有名的高僧。”火雲貂恨恨道,“他表麵是一副好人,高僧麵孔,背地卻是喪盡天良,做出的事情,比魔修還要更甚,令人防不勝防。”

    “他都做出什麼壞事。”林暮不由問道,

    “他一直在探索一件事情,為此不惜擊殺了很多人。”火雲貂虛弱道,“你可知曉,這赤焰雲海,凶名遠播,被稱為絕境,很少有修者敢前來。”

    “我有所耳聞。”林暮點頭道,“無非是跟這妖獸有關,在這赤焰雲海更深處,應該有比你還要強大的妖獸,若是他們為非作歹,即便是返虛期修者來此,怕也難逃一死。”

    “事實和你所料相去甚遠。”火雲貂道,“赤焰雲海,與世無爭,本是一片祥和之地,之前偶有修者前來,如若沒有歹意,我們妖族也不會將其擊殺。”

    林暮麵帶詫異:“那為何後來這成為了絕境,人人談之色變。”

    “全都是因為普善。”火雲貂咬牙切齒道,“他一直在探索一件事情,對於前來赤焰雲海中的修者,都是極為戒備,生怕其他人在他之前,得到消息,所以,前往赤焰雲海的高階修者,幾乎都被他斬殺了,久而久之,低階修者也不敢來了。”

    林暮頓覺毛骨悚然,渾身顫栗,

    竟然還有如此聳人聽聞的事情,

    表麵是高僧,誰還會對他抱有戒心,而他實力又無比強大,猝然發動襲擊,就是實力跟他差不多的修者,恐怕也是難以抵擋,

    這樣的人,實在太陰險了,防不勝防,

    他萬萬沒有想到,這赤焰雲海的凶名,竟然不是赤焰雲海本身,而是由一位高僧造就,

    這件事情,若是被靈光界之人知曉,不知會引起怎樣的動蕩,

    堂堂佛修盛行之地,竟然會有這樣一位罪大惡極的高僧隱藏其中,受世人膜拜,

    “普善長得是何模樣。”林暮問道,“他連返虛期修者都能斬殺,實力定然無比強大,以我現在實力,怕不是他對手,你先告訴我他模樣,日後我再去殺他。”

    “普善,普善。”林暮喃喃自語,

    他忽然覺得,這個名字給他一股熟悉感覺,似乎在哪聽過,

    火雲貂看上去更加虛弱了,但她卻是揮動雙爪,頓時在林暮麵前,出現一個人的虛影幻象,

    一位笑容可掬的光頭大和尚,

    見到這個光頭大和尚,林暮頓覺頭皮發麻,渾身如遭雷擊,差點驚倒在地,

    他想起來了,這普善是誰了,

    這普善,原來就是他在前往赤焰雲海的荒野路途上,遇到的那一位光頭大和尚,

    林暮倒吸一口冷氣,

    他和無法無天真是福大命大,在路上竟然就遇到了這樣一位殺人不占眼的魔頭,當時他不知為何,就對普善懷有戒心,沒有過分親近,甚至不惜藏拙,將普善打發走,

    若是當時他和無法無天都是展露出強大實力,恐怕普善就動手了,

    他們三人,恐怕早就死了,

    越是回想,林暮越是感到一陣後怕,

    實在太驚險了,

    那個笑容可掬的光頭大和尚,就是將赤焰雲海打造成絕境之人,

    “此人心思歹毒,還如此虛偽,令人防不勝防,相信他的修者,恐怕都命喪在他手中了。”林暮憤恨道:“尤其是,他總是斬殺高階修者,別人辛苦修煉千年,數千年,眼看都有希望成仙,就這樣被他斬殺,葬送了大好前途,之前的所有努力,都是付諸東流。”

    “我本來可以再活萬年,但他卻是在我產子之時,驀然下手偷襲,雖然我拚盡全力,施展出最強攻擊,將其打跑,但我也是燃燒了全部性命,無力回天了。”火雲貂愈發虛弱了,

    “這第二件事,我也答應你。”林暮麵帶憤慨,一口應承下來,

    隻是他心中有了更多的疑惑,

    “你的第三件事是什麼。”林暮問道,“還有,普善到底在探索什麼事。”

    

Snap Time:2018-07-18 11:05:05  ExecTime:0.2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