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五百九十七章因果業障


    理清思緒後,林暮頭腦漸漸清晰許多。

    他要考慮接下來的路,要如何走。

    現在,他已是明白,他的記憶並非是被人抹去,而是原來的自我沉睡。現在的他,根本不是完整的他,但卻是真正的他。

    他現在的使命,就是努力喚醒之前的自我,讓兩個自我融合,升華,進入傳說中的境界。

    陰陽調和,天地歸一,這些都是相對對等的。

    現在的他,剛剛醒來,根本沒有資格和原來的自我融合。

    之前的自我,達到的成就太高了。

    元嬰期領悟出劍域,還是最強大的無邊殺域。他現在,隻是站在之前自我的基礎上,奮力前進。

    唯有當他徹底掌握自己的殺戮之心,才有機會喚醒之前的自我,兩相融合。

    控製殺戮之心,這對他來說,是一件萬分困難事情,一個不慎,他就要殞命了。

    弄清楚自身的現狀,林暮心中又有了疑惑。

    將他喚醒的大能修者,究竟是誰?

    他身上戴的這塊玉佩,到底是幹嘛的?

    之前的事情,他依舊是一無所知。

    這些謎團,他很想知道。

    他甚至都有些懷疑,之前的自我,是否都是被大能修者玩弄了。

    就是現在的自我,也依然無法逃脫大能修者的掌控。

    到底是誰,在操縱他的命運?

    不論是之前的自我,還是現在的自我,都是一體。每個人都是這樣,擁有兩個自我,有些人可能因為一些事情,一夜醒來,性情大變,可能就是另外一個自我覺醒了,之前的自我沉睡了。

    現在的他,和之前的他,並沒有什麼區別,本就是一體。所有的修煉常識,他都還記得,靈力的運轉,經脈的循環之類,唯一不記得的,就是之前的經曆。

    但是,沉睡的自我,在無形之中也會影響現在的自我,一些事情,隱約也能模糊想起。

    所以,融合才是他要走的路!

    現在,他隻知道自己是林暮,是千方界的絕世魔頭。這個身份,反而給他極大壓力,任何人都是聞魔色變,要是被人知道他是魔,定然是群起攻之,他必死無疑!

    一旦他徹底解開封印,就會真正入魔,徹底隕落。

    以後行事,一旦要小心謹慎,不能讓人看出破綻。林暮暗自告誡自己。

    既然之前的他是魔頭,那他現在就要做絕世善人。

    過多的殺戮,對他控製自己的心,也沒什麼好處。

    修心養性,這是控製殺念的一個良策。

    要如何修心?

    沉思片刻,林暮忽然想到,修者三千界,他出現在靈光界,一定是有原因的。

    靈光界,佛修盛行,有著很多高僧。

    佛門最厲害的就是坐禪。

    有些佛修,是和無法無天一樣,修煉金剛不壞之體,修煉無影腿這樣的外在功法,還有許多佛修,並不真正修煉,而是坐禪誦經。

    坐禪,達到一定境界後,就會自生神通。

    天眼通,天耳通,他心通,這些神通,都可通過坐禪生出。

    這些神通,和修者的術法完全不同。

    術法,消耗的是靈力,比拚的是修為。

    這些神通,卻是不需要這些。有些高僧,可能身上沒有任何修為,但卻能施展出絕世神通,心念一動,移山倒海,都是瞬息之間。掐指一算,就知過去未來,玄奧異常。

    坐禪,最能修心,林暮想嚐試一番。

    他當即去找了無法無天。

    這兩個和尚雖然沒有佛修樣子,但底子好歹比他強很多。

    “你要修佛,還要修坐禪?”無法聽明林暮來意,驚訝道。

    “坐禪最痛苦了,枯燥無邊。”無天勸道,“你真以為神通是那麼好成的?很多人坐禪坐到老死,也沒有產生任何神通,到頭來,還是一個凡人,壽元就百十年,得不償失,不如正經修煉了。”

    林暮笑道:“我現在修為已是元嬰期,少說也有數百年壽元,如何就不能修?”

    “這事強求不得。”無法連連搖頭:“想要自生神通,要有慧根才行。慧根那東西,比靈根還要虛無縹緲,就是我師傅,也很難看出來一個人到底有沒有慧根。你貿然嚐試,肯定是打了水漂了。”

    “我們兩個那麼天才,都沒有慧根,不能修坐禪,你覺得你有慧根麼?”無天跟著勸道。

    “你們這麼一說,我反倒更有自信了。”林暮笑道:“或許,我還真就有慧根。”

    他如此說,自然不是跟無法無天兩個蠢貨比較。

    而是因為,他之前隻是五行靈根,資質很差,但卻在元嬰期就領悟出劍域,這並非是資源就能堆積出來的。沒有絕強的悟性和堅毅的心性,他是不可能有這樣的成就。

    或許,他就是擁有慧根之人。

    而且,他對坐禪,對神通,都是有很大期待。

    坐禪,能修心養性,讓他對殺念漸漸能夠掌控。若是幸運生出神通,他就有了自保實力。

    現在他靈力全無,隻能強行催動無邊殺域,一個不慎,就會萬劫不複。

    擁有了神通,根本就不需要靈力,他就能變得很強大。

    “你們跟我說說神通吧?我對這個很有興趣。”林暮望著無法無天道。

    無法無天齊齊望著林暮,見林暮一臉堅定,隨後無法一臉無奈,隻好道:“那我們就跟你說說吧。神通自成,有著詭異莫測威能,許多神通,連我們都是不知道有何功效。”

    無天跟著道:“但你也別太過羨慕。佛修講的是清靜,不沾因果。一旦施展出神通,就沾染了因果,就會有業障加身。施展出的神通越多,造成的業障越多,以後經曆的磨難也就越多,離成佛也就越遠。”

    “什麼樣的業障?”林暮問道。

    “各種各樣,千奇百怪。”無法道,“可能是要經曆一場殺劫,或者是一場天災,業障太深,可能突然之間,就會莫名其妙身亡。真正的禪修,都是極少會出手,也很少看到他們出來。”

    林暮恍然道:“如此說來,坐禪隻能一味打坐,為了不沾染因果,也不能出來,確實太枯燥了。誰能受得了?”

    “所以我們就勸你,莫要修坐禪,那太虛無縹緲了。”無天道。

    “那你們修的是什麼?”林暮不由問道。

    “我們是實修,就跟你們劍修一樣,佛門也是有很多功法,我修的是《金剛經》,以淬煉肉身為主。”無法道。

    “原來如此。”林暮了然。

    “都是佛修,難道你們就不會沾染因果?”他忽然又疑惑問道。

    “我們也會。”無天開口道,“之前我們剛下山,帶著你走了三十三天,偷蒙拐騙,做了不少壞事,就是沾染了因果。木府的追殺,就是我們的劫難了。”

    “這個劫難你們逃過去就是,為何還要回來?”林暮不解道。

    “之前的因,造成現在的果。如果我們不回來,繼續逃逸,這個因就會繼續累積,等我們做得壞事足夠多了,那這個果我們就無法承受了。”無法道。

    “所以我們回來,就是了卻之前的因。這下你明白了吧?”無天一臉莫測高深的樣子,裝著深沉。

    “你們兩個就是混蛋。”林暮笑罵道,“了卻之前的因,你們後麵又可以做壞事了,是吧?”

    無法無天都是訕笑。

    “你們也不想想,若不是我展露出真正實力,你們能渡過這個果麼?”林暮道。

    無法無天齊齊圍上來,討好道:“我們當時也是嚇死了,以為無法渡過了,幸好有你,你真是我們的福星。”

    “少巴結我。”林暮沒好氣道,“你們這樣做,就等於是做了壞事,讓我幫你們擦屁股,我圖什麼?”

    他之前施展出無邊殺域,還是不明所以,若是一味殺戮,很容易就入魔了。

    現在想想,都是一陣後怕。

    “你也不是什麼好鳥。”無法搶白道,“這個果,不僅是我們的,也是你的。你落到今天這步田地,全是你之前的因造就的。”

    無天跟著道:“失去記憶,元嬰被封,一無所有,你是造了什麼孽,才有這樣的果?”

    “你之前肯定是個大惡人。”無法道。

    林暮渾身冒出一陣冷汗。

    佛家的因果,竟然有著如此的奧妙。

    無法無天這樣的蠢貨,都能看出來這麼多事情。

    他之前確實不算是一個好人,屠戮了一個界,殺孽很重。

    莫非今日的處境,就是昔日的因,所造就的果?

    這冥冥之中,似乎早有注定。

    但他嘴上還是不承認,忙反駁道:“因果是你們佛修所說,我們劍修又不修這個,跟我有什麼關係,我之前是個絕世善人也說不定。”

    “能別自封善人麼?”無法笑道:“因果輪回,這不是我們佛修獨有,這世間萬物,都是如此。就是凡人做了壞事,也會有業障加身,終會有報應的。”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這話你沒聽過麼?”無天跟著道。

    林暮深以為然,不由點頭。

    聽了無法無天一席話,他頓覺受益匪淺,豁然開朗,仿佛打開了新的天地。

    “之前做的事是因,現在的處境就是果,現在的果,又是以後的因。因果之間,不斷輪回。”

    無法如同得道高僧一般,深沉道。

    

Snap Time:2018-07-23 00:47:03  ExecTime:0.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