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五百九十六章兩個自我


    無法無天恨恨望著之前威風無比,現在卻低頭認錯的一眾高手。

    這幫人,太不識抬舉了!

    就該狠狠打!

    無法意氣風發,滿懷雄心壯誌,正要讓林暮收拾眾人,但他話未出口,漫天彌漫的殺意,忽然如同潮水一樣,悄然隱去。

    林暮徐徐飄落下來,淡淡望著眾人:“今日之事,就此揭過,若是再有非分之舉,修要怪我無情!”

    話語平淡,但落在眾人耳中,卻是殺意凜然,所有人心中都是泛起一層寒意。

    “就這麼放了他們?”無法無天兩人,都是很不甘心,望著林暮,指向眾人道。

    無天身上傷勢很重,鮮血依舊在流。

    “佛說,要普度眾生。你們兩人身為佛門中人,怎麼能有那麼大的怨氣?當初佛祖曾割肉喂鳥,你們兩個挨揍一頓,發泄一下眾人怨氣,這點付出算什麼,就別計較了。”林暮徐徐開口。

    “快點給無法療傷吧。”他見無**在原地,忙招呼道。

    無法不明所以,但這時他們三人中,唯有林暮能力挽狂瀾,掌控局麵,隻好咽下一肚子的委屈和不甘,幽怨地去幫無天療傷了嫡女名貴。

    “你們中誰有療傷丹藥?”林暮望向木南天和幾位凝神期修者。

    唰!

    瞬息之間,齊刷刷遞過來五個盛放丹藥小瓶,顏色不一。

    林暮沒有客氣,全都收下了。

    他受傷頗重,正是需要靈丹妙藥時候,以後若是受傷,也免不得要用到療傷靈藥。

    “都散了吧,今日的事,我就當沒發生過,既往不咎。”林暮望著眾人,和聲笑道。

    聲音溫和,笑容溫厚,和之前麵色冰冷,殺人於瞬息之間相比,判若兩人。

    呼!

    眾人都是長出了一口氣,總算是躲過一劫。

    剛剛他們都是害怕無比,以為就要隕落了。現在心情,就如死而複生一般,對於生命,他們更加珍惜,心性也都是有所變化。

    “以後再也不敢猖狂了!安心修煉方能長久。”幾位凝神期修者,都是達成共識。

    林暮忍著身上劇烈疼痛,走到木南天跟前,笑著道:“我和我這兩位朋友,都是有傷在身,想在貴府呆上一段時日,療養傷勢,不知是否方便?”

    木南天心中一愣。

    剛剛林暮威勢,他感受最為深刻,那無盡的殺機,連他都是膽寒。此刻這個殺神,卻是說要留在他府中,由不得他不害怕。

    但他麵上卻是堆滿笑容,忙道:“你們住在府上,是我的榮幸。我這就讓人去整理幾間客房出來。”

    說著,他伸手招來兩個府中下人,令他們前去整理。

    “那我們就厚顏在此叨擾了。”林暮抱拳笑道。

    “之前我那兩位朋友淘氣,想體驗一把做賊的感覺,以及賊被抓了的感覺,所以偷了貴府的火元果,還望見諒。”林暮微笑著道,“不過請你放心,這些火元果,以後我一定會歸還。”

    “前輩哪話,這都是小事,何足掛齒。”木南天忙笑著道:“這些火龍果,本就是用來宴請客人,你們拿去吃了,其實也是一樣,我心更喜。”

    “你既然如此說,那我就不跟你客氣了。”林暮笑著道。

    這時,府中下人已是將客房整理好,林暮當即帶著無法無天,前去入住。

    自始至終,木婉青都是出於呆愣腦袋空白狀態,一直沒有說話。

    木南天給林暮和無法無天安排的是一座單獨小院,清幽雅致,林暮選了一間靜室,和無法無天招呼一聲,就匆匆走入靜室之中,緊緊關上房門。

    剛一進入靜室,林暮麵色就是陡然一變,神色陰晴不定。

    “原來我是林暮。”林暮用手指在桌上刻劃著林暮兩個字,喃喃道。

    剛剛在危急之中,他不知為何,心念一動間,就釋放出了強大的劍意。

    他的劍道造詣,已是達到劍域境界,殺意幾乎凝固,連返虛期修者都能封住,實力強悍無比。

    但就是在他大出風頭,威風無限之時,他卻是突然停下了攻擊,一場風波,就此落下帷幕江山美人謀。

    其實,並非是因為他仁慈,而是因為,他完全掌控不了自己的劍域了,劍域忽然消失。劍域消失的時候,一頓文字,忽然在他心頭浮現。

    這段文字,給他帶來很大震撼,關乎到他的過去。

    原來,他是林暮,就是靈光界修者口中所說的,千方界的絕世魔頭。

    隻是一行很簡短的文字,但卻是令他震撼莫名。

    他是千方界的絕世魔頭?

    他是魔?

    他屠戮了一個界?

    這樣事情,當真是聳人聽聞,難以置信。

    他實在無法相信,這樣的事情,是他做的。

    關於他的來曆,那段文字,隻是說了這一句,並未過多說明。

    但是,他更加困惑了。

    若是什麼都不知曉,他根本就無法猜測,也無從猜起。現在給了他一個線索,他知道了自己是誰,就如同打開了迷霧的閘門,他陷入深深的迷霧之中,再也繞不出來。

    他的過往發生了什麼?

    他的親朋好友是誰?

    他為什麼會入魔?

    他是否真的屠戮了一個界?

    是誰將他救下來的?

    他之前已是聽說,千方界的魔頭,已經被昆侖界劍修之祖斬殺。

    為何他現在還活著?

    那段文字後麵,再沒提過他的過往,隻是說了他現在的處境。

    他現在失去記憶,並非是因為記憶被人抹去了,而是因為他自己的原因。

    之前他入魔時,已經失去自我,按照常理來說,真正的他已經死了。

    但他並沒死。

    之所以如此,是因為他的另一個自我,也就是原來的自我,完全被魔性壓製住了,陷入了沉睡。

    現在的他,是另一個自我,是被大能喚醒。

    “也就是說,現在的我,並不是真的我,原來的我才是真的我,那我現在是什麼?”林暮愈發困惑了。

    靜下心來,反複讀了心中的文字幾遍,他漸漸明白了一些。

    人都是有兩個自我。一個是正常的自我,外在的自我,而隱藏在最深處的自我,一直都在沉睡,可能在人的一生中,永遠都不會醒來。

    這個沉睡的自我,和外在的自我,有著共同點,但也有著截然相反的地方,不同的人,差異都是不同。

    很少有事情,能喚起沉睡的自我。

    林暮現在的處境,純屬意外和機緣巧合,若非如此,他就真的死了。

    他現在總算是明白,他過去的記憶,都是原來的自我經曆的。現在的自我醒來,就如同一片空白。

    他想找回自己的過去,隻有喚醒原來的自我才可以名門紀事最新章節。

    好在,這段文字,留下了找回原來自我的方法。

    關鍵就在於他的殺意。

    他無法控製心中的殺念。

    殺伐劍意,無邊殺域,都是最強大的劍意和最強大的劍域,能真正掌控無邊殺域的人,整個修真界,數千萬年來,也就是那麼寥寥幾人,一手之數。

    當他能夠掌控自己的殺域時,他就能喚醒過去的自己。

    更令他驚喜的是,和一般人不同,他兩個自我都是蘇醒,屆時兩個自我就會融合。之前的記憶都會回來,現在記憶依然還在。

    成為真正的自己!

    兩個自我,本來是個在外,一個在內,明暗相對,陰陽對立,老死不相往來,但當他能融合兩個自我時,他就變得無比的強大,陰陽合一,體內自成天地!

    天地,本就是陰陽合一,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

    他的劍域,有望能邁上另外一個高深的境界。

    這個境界,神秘莫測,千萬年來,還從未有人進入過,隻存在傳說之中。

    林暮眸中閃爍不定。

    這次劫難,對他來說,反倒是一個機緣。

    “如此說來,那我現在看到的每一個人,原來都不是真正的他,或者說,不是完整的他。”林暮如此想著。

    天地間,原來竟然還藏著這樣的隱秘!

    文字的最後,有一句話令他徹底明白了他現在的處境。

    他入魔之後,心已是被殺意侵襲,變成了殺戮之心。現在的他,發揮潛能,依舊可以施展出無邊殺域,但是,他還沒有能力控製。

    現在的他,處在殺戮之心第一層,無我殺境。

    一旦施展出無邊殺域,他就會漸漸失去對自我的控製。

    大能修者,在他體內設下了禁製,一旦無邊殺域超出他的控製,他要迷失自我之際,劍域就會消失。

    他所要做的,就是嚐試漸漸掌控殺伐劍域。

    這是他最後的機會。

    一旦他控製不住自己的劍域,強行施展,他就會和原來的自我一樣,徹底入魔!

    那他就徹底沒有機會,真的就死了!

    之前他施展出劍域,連木南天都震住,但是這樣情景,隻能持續片刻功夫。若是再施展下去,他就會入魔。

    若是他短暫入魔,體內大能修者留下的禁製,還能封印住他,但若是入魔太深,他體內的禁製都會破掉,即便是神仙下凡,也是救不了他了。

    體內現在的封印,對他反而是一種保護。

    沒有靈力,隻有劍域,他能造成的殺傷也是有限,時間也是短暫,入魔可能性降低許多。

    若是沒有封印,放手去殺,肆無忌憚,很容易就會再一次入魔。

    那就真的死了!

    

Snap Time:2018-01-23 04:21:26  ExecTime:0.2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