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五百九十四章心狠手辣


    千夫所指,人海浪潮中,林暮恍然失神。

    剛剛眾人的唾罵,仿佛是一道閃電,在他心中閃過。

    千方界!

    這個界給他一種很熟悉的感覺,似乎他之前曾經去過。但他極力回想之前發生的事情,心中又是一片空白。

    過往的一切,他全都不再記得。

    千方界眾生都是被魔頭屠戮殆盡!

    這令他心中一緊。

    他之前的親朋好友,是否都遭此大劫,隕落了?

    而他,又是如何逃出來的?

    能屠戮一個界的魔頭,實力簡直無法想象,又是何等高手才能將他救出來?

    封了他記憶和元嬰的人,又會是誰?

    種種疑問和謎團,全都向他湧來。

    他徹底迷失。

    “千方界的悲劇,絕不能在靈光界上演,一切有成魔跡象之人,我們都要早點斬殺,將他們扼殺在萌芽之中。”有人憤然高呼。

    有幾位凝神期高手,也都是搖擺不定。

    想起關於那位魔頭的傳聞,他們都是不寒而栗。

    幾人無法定奪,都是望向這次宴會主人,木南天!

    木南天實力深不可測,一身修為雖然被他故意隱藏住,但很多人都是猜測,他已然進入返虛期。

    返虛期的絕頂高手!

    以他的威望和實力,做任何決定,其他人都是沒有異議。

    “木府主,還請你定奪。”一位凝神期高手,上前道。

    木南天望一眼無法無天和林暮,淡淡道:“他們三人偷竊火元果,罪不至死。若是我們現在將他們擊殺,我們的行為,又和魔頭有什麼區別?”

    青衣少女忙跟著道:“他們三人心性並不壞,我獨自前去追擊他們,還沒等我動手,他們就主動跟我回來了。若是遇到其他歹人,以我的實力,說不定就已遭遇不測。”

    林暮聞言清醒過來,明白青衣少女所說後,他不由一愣。

    青衣少女,竟然在為他們三人求情?

    無法無天這時不再跟群雄論戰,聽到青衣少女話語,皆是滿臉笑容,得意望一眼林暮,無法道:“我就說嘛,肯定沒事的,道歉完了我們就走。”

    林暮望著無法無天,暗自感歎:“傻人有傻福,真是出人意料。”

    “他們確實不該死,本性也沒有變得大惡。”木南天緩緩點頭。

    “但,他們竟敢來偷木府東西,實在膽大包天,將我顏麵置於何地?”木南天陡然麵上一寒,望向大廳中諸位修者,道:“他們不知悔改,和群雄相抗,若是就這麼將他們放了,莫說群雄不會答應,我也不會答應。”

    “你說得對!”無法根本沒有看清形勢,忙笑著道:“我給你打個欠條吧,以後我有了火元果就還你。”

    “放肆!”木南天麵色如冰,冷喝一聲:“你們真是膽大妄為,真的以為這天下是你們的?任你們胡作非為?今日我就給你們一個深刻教訓,好讓你們記著,以後莫要再如此猖狂,謙虛做人。”

    “如何處置他們?”一位凝神期修者問道。

    “我看就關押他們幾天吧。”青衣少女忙道。

    她覺得無法無天這兩位和尚雖然傻了點,但也頗為有趣,那位沒有實力的俊秀青年,本性也是不壞,之前見到她的人,無一不是巴結奉承,像那位青年一樣跟她吹牛,忽悠她之人,還真沒有。

    這三人跟著她回來,她本也沒打算要如何狠狠處置他們。

    若是之前他們三人真決心逃跑,憑她實力,根本就攔不住!

    不過,偷竊終究是不對,在她看來,關押他們幾天,給他們一個深刻教訓,也就可以了。

    “婉青你還是太小,心地還是太善良,不知人心險惡,這三人膽大妄為,無法無天,若是不狠狠教訓一番,以後肯定還會闖出大禍來。”一位凝神期修者勸道:“等他們實力強大了,就不好收拾了,現在就該讓他們長長記性。”

    旁邊幾位凝神期修者,都是連連附和:“一定要狠狠懲治一番,絕不能輕饒!我看不如斬殺一人,以儆效尤。”

    木婉青一臉焦急,望向木南天,懇求道:“爹,他們本性並不壞,關押幾天就算了吧。”

    “不能輕饒,我看要斬殺一人,殺雞儆猴,免得他們以後無法無天。”又是一位凝神期修者恨恨道。

    木南天左右為難,沉吟一下,做出決斷:“他們罪不至死,但太過狂妄,目中無人,就狠狠懲治一番,群雄氣憤不過,都可出手,但不可傷了他們性命,教訓一番也就算了。至於火元果,就當是我請他們吃了,不再追究。”

    “木府主仁義,這樣真是太便宜了他們。”一位凝神期修者道。

    “給我狠狠打!”另一位凝神期修者,當即招呼群雄。

    木婉青望一眼木南天,見無力挽回,忙高聲喊道:“莫要傷了他們性命!”

    未等她話音落下,成群修者都是湧了上來,將林暮和無法無天三人拖了出去,開始狠打。

    木婉青放心不下,再次提醒:“青衣青年,功力盡失,你們下手輕點,意思一下就行了。”

    她不說還沒事,本來眾人都是看無法無天不順眼,狠狠向他們兩人招呼,對林暮隻是意思一下,但她這麼一說,許多青年才俊,都是嫉恨不已,全都轉過身來,狠打林暮。

    林暮修為盡失,但好歹體魄強大,已然是凝神期巔峰。

    這些元嬰期修者,即便運轉靈力,拳打腳踢之下,他也隻是感覺有些疼痛,並不致命。

    能有現在這樣結果,他已是非常滿意。

    好歹,留下一條性命。

    這個教訓,他記下了!

    令他意外的是,青衣少女倒是善良起來,竟然開口為他說話,他本來有些竊喜,以為自己俊秀飄逸,氣質飄然,將青衣少女都吸引住,但下一刻,他再無慶幸,恨不得青衣少女沒有開口說話。

    青衣少女話音落下,打在他身上的拳頭,都是猛然加力,重了幾分。

    許多人都是對他拳打腳踢,圍攻無法無天之人,都是向他圍來,簇擁著他,衝到樓閣外麵去了。木婉青心下焦急,欲要追上去,卻是被木南天攔了下來,跟著幾位凝神期修者在大廳中飲茶。

    很快,林暮就淹沒在人潮之中,雨點般的攻擊,落到他身上。

    他無力反抗,他也清楚,在這密集攻擊之下,反抗會引來更瘋狂的報複。

    攻擊凶狠淩厲,密集如雨,陣陣疼痛襲來,他不由麵色慘白。

    無法無天見他陷入群圍,都是大驚,忙上前來救援。

    但林暮早就被密密麻麻人群圍住,他們根本就衝不進去,莫說是他們,就是許多元嬰期修者,也是同樣衝不進去,這些人索性將怒火發泄到無法無天身上。

    見無法無天兩人拚命向前擠去,不少元嬰期修者,悄悄祭出飛劍,向無法無天偷襲而去。

    沒有防備之下,兩人都是被不同飛劍擊中。無法是金剛不壞之體,飛劍在他身上沒有留下任何痕跡,但無天僅僅躲避開兩柄飛劍,有三柄飛劍都是狠狠刺入他體內。

    飛劍飛出,頓時鮮血噴湧。

    “就要給他們一個教訓,讓他們長得記性。”一位元嬰期劍修哈哈大笑。

    “之前木府主說了,不能傷他們性命。”一位元嬰期修者膽小怕事,提醒道。

    “放心,死不了。”元嬰期劍修笑道:“這些都是皮肉傷。”

    話音未落,他又是一劍狠狠刺向無天,又是一陣鮮血噴灑而出。

    無法見此情形,睚眥欲裂,大吼一聲,一拳狠狠打向元嬰期劍修。這位紅衣劍修猝不及防,被無法一拳擊中,頓時動彈不得,跌落在地。

    無法拳頭之威猛,比體修還要強大。

    “他們竟然還手了?”一位元嬰期修者驚歎道。

    “竟然還敢還手?”一群外圍修者頓時大怒,齊齊催動飛劍,向無法無天攻去。

    無法再強大,麵對群攻,也是疲於應對,無天身負重傷,速度優勢發揮不出來,更是被狠狠擊中,渾身傷口密密麻麻,鮮血噴湧。

    戰況激烈,圍攻林暮修者,也是下了狠手。

    林暮體魄太強大,他們運轉靈力之下,雖然能對林暮造成一定打擊,但並不明顯。

    嘩!

    有人祭出飛劍,向林暮攻來。

    更多人檢出飛劍,襲向林暮。

    瞬時間,就是數十柄飛劍閃爍著寒光,攻向林暮。

    麵對這樣攻擊,林暮隻能盡力閃躲,但後麵有著更多飛劍在等著他,瞬時間,就是有很多飛劍擊中他,饒是他體魄強大,奈何無法運轉靈力,這些元嬰期修者,飛劍犀利無匹,不少飛劍都是深深刺入他體內。

    有幾個元嬰期巔峰修者,出手狠辣,已是動了殺意。

    鮮血汩汩流出,染紅林暮衣衫。

    但是,他沒有能力反抗。

    “這人似乎是被封印了修為,無法反抗。”有人看出端倪。

    “殺了他!”一位青衣元嬰期巔峰修者狠狠道。

    “木府主說了,懲戒一番就行了,殺了是否不妥?”有人小心問道。

    “他不過是陌路人,殺了他木府主也不會說什麼。”青衣元嬰期巔峰修者斬釘截鐵道,話音落下,他就是一劍狠狠向林暮刺去。

    這樣凶狠的一劍,殺氣凜然。

    劍意彌漫,空中都是沉寂。

    其他所有人都是驚呆了,青衣修者竟然真下了死手!

    他們都知道,青衣修者在追求木婉青,一直未果,木婉青理都不理他。今天木婉青主動替林暮說話,肯定是招來青衣修者的嫉恨。

    但誰都沒想到,青衣修者會這麼狠,竟然要將林暮擊殺!

    

Snap Time:2018-01-23 05:52:09  ExecTime:0.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