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五百九十三章千夫所指


    找回失去的記憶,做真正的自己。

    做出這樣的決定,他毅然決然前行,沒有回頭。

    步伐堅定沉穩有力,帶著對過去的向往,他離開了。

    但在他身後,青衣少女卻是對無法無天兩人道:“你們將他給我抓回來,這次盜竊是你們三人所為,你們兩個人道歉算什麼事?太沒有誠意了!”

    青衣少女小嘴一撅,扭過臉去。

    無法無天聞言,二話沒說,拔腿就向前飛奔。

    眨眼之間,剛剛還充滿英勇氣勢的林暮,就被他們兩個架著回來了。

    “放開我,放開我,你們兩個混蛋。”林暮功力盡失,隻能任人擺布,他極力掙紮,但無法無天態度堅決,沒有任何妥協。

    “我們將他抓回來了。”來到青衣少女跟前,無法一臉媚笑,討好道。

    “你們做得很不錯,我很滿意。”青衣少女轉過身來,麵帶笑容,隨後望著林暮,麵色頓時變得憤怒:“你竟然臨陣脫逃,拋棄同伴,這次務必回去道歉,我聽無天說了,火元果你也吃了,你難辭其咎。”

    林暮氣哼哼轉過臉去,沒有說話。

    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

    現在青衣少女勢大,他無力反抗,本來跟他同夥的無法無天,也都齊齊叛變了,他形單影隻,勢單力薄,孤立無援啊。

    “隻能走一步看一步了。”林暮暗道。

    自從醒來之後,他就發現自己黴運不斷,失去記憶,元嬰被封,本來就已經足夠倒黴,偏偏還遇上了無法無天兩人,現在更是前去負荊請罪,跟找死無異。

    他招誰惹誰了,這都是什麼事啊?

    不過,轉念一想,他又釋然。現在處境已經是這樣,即便他獨自離開,沒有自保實力,很容易就被人擊殺了,朝不保夕,危險至極。

    跟著無法無天,好歹還有一線生機。

    在危難關頭,以無天的無影腿神速,興許能逃得一命。無法的金剛不壞之體,也能幫著阻擋一下敵人。

    逃脫無望,林暮隻好如此安慰自己。

    一路上,無法無天理都沒理他,一直舔著臉,滿臉笑容,巴結討好青衣少女。

    林暮是徹底看開了。

    跟這兩個和尚生悶氣,太不值得,完全是自討苦吃。

    這兩人太沒心沒肺了,根本就不在乎他生不生氣。

    隻是他想不通的是,無法無天都成了和尚了,為何對女色還是無法抗拒,反倒不如他這一介俗人?

    莫非是,自己之前經曆的女色太多,已經麻木,習以為常了?

    不然的話,為何他看到青衣少女,短暫失神過後就恢複如常了,之後他腦子的念頭,就是盡快離開青衣少女,逃命重要,跟無法無天完全不同,他們兩個已經深陷其中,無法自拔了。

    亦或者,他失去記憶,現在如同白紙一樣,還很純潔?

    他自己覺得,這個可能性也很大!

    就在他想著這些無關緊要的問題之時,無法無天一路飛奔,很快就又回到原來的地方。

    隻是這一次,他們不再是藏在木府院後,而是從正門光明正大進入。

    木府占地廣闊,府中亭台樓閣,林立遍地,此刻人來人往,熱鬧至極。

    “咱們也算是當了一回客人。”無法望著府中景象,滿臉笑容。

    “從正門進來的感覺,跟從後門的感覺,完全不一樣,現在我能抬著頭走路了。”無天高高抬頭,昂首闊步。

    做賊習慣了,現在做回常人,他反倒很有新鮮感。

    青衣少女回身道:“你們既然前來誠心道歉,就要當著眾人之麵,走,這就跟我去大廳,他們現在正在用膳。”

    無法無天連連點頭答應:“我們現在就去。”

    林暮豈能像他們兩個這樣單純,他不由旁敲側擊,笑著問道:“你們木府雄偉壯闊,倒像是個很大的修仙家族,這府中來的賓客,都是什麼級別的高手?”

    知彼知己,才能百戰不殆。

    雖然他現在沒有實力了,但了解下對手的實力,還是很重要。

    因為逃跑用得到!

    以他估算,無天的無影腿迅捷無比,怕是都勝過元嬰期修者很多,跟凝神期修者相比,也是毫不遜色。至於極限在哪,他就不得而知了。

    無法的金剛不壞之體,能承受什麼樣高手的攻擊,他同樣不是很清楚。

    這兩人貿然就前來,真是太不理智了,完全不動腦子。

    回到木府,青衣少女放下心來,望著林暮,嫣然笑道:“我們木府並不算是一個修仙家族,隻是因為我爹是一代劍修高手,來到這靈光界後,紮下根來,慢慢發展成為今天這個景象,我們家中,就是我們兩人,其餘的都是府中下人。”

    林暮麵色一凜。

    青衣少女父親孤身一人,能在靈光界闖出名頭,實力定然極強!

    能跟青衣少女父親成為朋友的修者,也絕不是易於之輩。

    今天肯定是凶多吉少了。

    無法無天架著林暮,跟在青衣少女後麵,向一座宏偉樓閣行去,還未走近,就聽到樓閣大廳中人聲鼎沸,推杯換盞,熱鬧非凡。

    之前的偷竊事件,似乎對這場宴席沒有任何影響。

    怎麼回事?

    林暮心中閃過一抹疑惑,望一眼青衣少女,他似乎明白了一些。

    定然是之前追殺之人,隻是木府府中下人,實力不濟,唯有青衣少女實力不錯,追上了無法。至於木府中的其他人,肯定都沒驚動,恐怕連青衣少女父親都還不知曉此事。

    青衣少女,修為也隻是元嬰期,卻追得上無法。

    如此看來,無法實力也是很弱。

    林暮心頭又凝重了一分。

    跟在青衣少女後麵,他和無法無天都是邁步走進大廳之中。

    霎時間,所有人的目光,都是向他們望來。有數道目光,無比銳利,林暮感覺就如同針紮一樣,渾身不舒服,不寒而栗。

    高手!

    這麵絕對隱藏著高手,還不止一人。

    這下慘了!

    林暮望向無法無天兩人,卻是發現他們兩人都還是滿麵笑容,根本就沒有察覺到形勢嚴峻。

    青衣少女這時走上前去,趴在一位紫衣中年修者身邊耳語幾句,隨後紫衣中年修者就向林暮望來。目光中並沒有任何鋒芒,但林暮心中陡然一顫。

    不怒自威,這是高手的氣勢。

    這位紫衣修者,想來就是青衣少女的父親了。

    “今天府中發生了一些意外,有幾個毛賊偷走了我精心準備的火元果。”紫衣中年修者,站起身來,朗聲道。

    “不過,好在小女聰慧,已是將三個毛賊抓住,但火元果已是被他們偷吃了。”紫衣修者問道,“我該如何處置這三人呢,還請諸位朋友幫我定奪。”

    無法無天這時忙架著林暮走上前去,無法滿臉笑容道:“我們就是偷火元果之人,現在我們當著眾人之麵,向你們道歉,這事是我們做得不對。”

    五天跟著道:“我們誠懇的向你們道歉,以後如果有機會,我們會將你們的火元果歸還的。”

    兩人大大咧咧的散漫態度,頓時惹怒赴宴修者,許多人都是麵帶怒火,恨恨道:“今日我們前來,就是想品嚐一番火元果的美味,不成想被這三人吃了。”

    “真是暴殄天物,這三人絕不能輕饒!”有人怒道。

    “在群雄麵前,還敢如此散漫,分明是目中無人,一定要給他們一個狠狠教訓。”

    “火元果貴重無比,品階雖然隻是六品,但極為珍稀,凝神期修者,也隻有少數人才能有機會品嚐到。這三人吃了那麼多火元果,足以將他們擊殺數遍了。”有人怒火無法遏製,狠狠道。

    無法聞言,頓時怒了:“我們前來道歉,已是給足你們麵子,為何還要咄咄逼人,沒完沒了?”

    一石激起千重浪,大廳中群雄聞言都是怒了,紛紛指責,破口大罵。

    “靈光界是佛修重地,講究的是與人為善,莫要濫殺無辜,你們身為佛修,卻主動犯戒,真是佛修中的敗類!靈光界的恥辱!”

    “你們還有何臉麵活在這世上?”

    “死了算了!”

    “幹脆將這三人擊殺了!”

    無天也是看不下去了,怒道:“我們這是拿,不是偷!現在你們都知曉了,最多,這也隻能算是借!你們就沒有借過別人東西麼?就沒欠過別人人情麼?這麼正常的一件事,怎麼到了你們嘴,就變成罪大惡極了呢?”

    林暮極力忍住笑,繃著臉。

    無法無天看來是跟這群修者杠上了,開始胡攪蠻纏,將他之前忽悠青衣少女的話都搬出來了。

    大廳中一群修者,都是憤然站起,圍了上來。

    “厚顏無恥!”

    “信口雌黃!”

    “靈光界的風氣,都是被你們敗壞殆盡。”

    “長此以往,照這樣發展下去,我們靈光界也會出現魔頭的!”

    “這兩個和尚就有很大可能成為魔頭!”

    “之前聽說千方界就出現了一個絕世大魔頭,屠戮眾生,幾乎將整個千方界都屠戮殆盡了。”一位凝神期修者,氣憤不過,憤慨道。

    人群頓時嘩然。

    千方界雖然隻是一個中界,但在中界中名氣很大,也算是很負有盛名,他門中有些人,甚至曾經還去過千方界。就是這樣的一個中界,幾乎被屠戮殆盡。

    這樣傳聞,他們都是有所耳聞,以為隻是戲言。

    現在聽聞凝神期修者都是如此說,連木南天都沒辟謠,許多人都是信了。

    眾人望著無法無天,更是憤怒。

    “你們這樣下去,遲早會成魔。”

    “我們盡快將他們斬殺了,免得以後危害世人。”

    眾人唾罵和指責,撲麵襲來,如同潮水,無法無天兩人的怒罵反擊,都是淹沒在聲浪的狂潮中。

    在這樣的萬分緊要關頭,林暮卻是呆呆站在原地,雙目失神。

    不知在想些什麼。

    

Snap Time:2018-08-20 10:41:27  ExecTime: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