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五百八十九章美女追殺


    幻影飛閃,迅若流星。

    無天沒有禦劍,沒有施展任何術法,甚至,他根本都沒飛,就是和凡人yiyng,在地上飛奔。

    但是這飛奔的速度,連木府劍修高手都是望塵莫及。

    一路狂奔,來到一處山穀下麵,後麵的追兵早就沒有了蹤影。

    潺潺流水,順著山峰流下,一道瀑布出現在眼前。

    瀑布後麵,隱約有一個山洞,無天身影一閃,飛奔過去。

    兩人在山洞中坐下,無天取出一把火紅色果子,正是火元果,笑嘻嘻道:“這都是好東西,來,快點吃。”

    “無法怎麼還沒回來?”林暮沒有去接火元果。

    無天這也太沒心沒肺了,無法被人包圍,他還能如此淡定從容,有心思在這吃果子。

    “放心,他死不了。”無天一口吞下一個火元果,紅色汁水順著他嘴角流出,他忙tian了嘴角,生怕lang費了。

    林暮無奈,隻好接過火元果,吃了幾顆。

    火元果入口生津,香甜可口,吃入腹中之後,頓時覺得一股熱氣升騰而已。

    這股熱氣很快就化為純粹靈力,林暮心中一喜。

    他似乎看到修為恢複的希望,但是很快,他這點喜悅就煙消雲散,火元果煉化的靈力很快就消散。

    他的體內,根本無法儲存靈力。

    元嬰被封印住,已經完全不受他的控製。

    頹然地放棄,吃著珍貴的火元果,他卻是覺得沒有任何味道了,索然無味。

    無天大快朵頤,不停吃著火元果,津津有味,眼看他就要快將火元果吃完,林暮忙道:“別吃了,給無法留一些,他被包圍了,估計要被人痛揍,要是他回來見到果子被吃完了,他豈不是白白挨了打?”

    “說得也是。”無天又吃了一顆火元果,將剩下的幾顆都遞給林暮,“這些你拿著吧,放在我這,我一不小心就給吃了。”

    林暮將幾顆火元果收起,兩人在山洞中靜坐。

    等了良久,都沒見到無法前來匯合,林暮不由急了,問道:“他不會出事吧?”

    “放心吧,肯定不會的,他命大,誰能打死他才真是有本事了。”無天安慰道。

    如此沒心沒肺的人,林暮忽然覺得一陣好笑。

    這兩個和尚,真是不靠譜。一個負責去搶,一個負責挨打,現在無天對無法的死活,根本就是漠不關心,絲毫不以為意。但若說他們冷酷無情吧,這也算不上。

    他失去記憶,元嬰被封,實力完全失去,這兩人卻是好心救下他,還去給他搶了火元果回來。

    真的是非常矛盾,難以理解。

    關於自己的來曆,林暮心中也是有很多疑問。

    但現在,他頭腦一片混亂。

    靜坐良久之後,他已是打定主意,要抽絲剝繭,找出線索。

    首先,他要問清楚,這兩個和尚的來曆,他們為什麼要救下自己。

    “你們兩個來自哪?”林暮開口問道。

    “我們來自很遠的一座山上的一個破廟。”無天問道,“你想問什麼?”

    “我失去記憶了,我想理清線索,你們是我醒來後見到的最親近之人,所以我想問問你們的來曆。”林暮如實道。

    “親近算不上,我們不過是看到你昏倒在山穀下,將你救下來而已。”無天笑著道,“不過,你有什麼想問的,你就問吧。真是不知道,你想那麼多幹嘛,現在有吃有喝,多好。真的無法想象,要是沒有失去記憶,你要忙多少事情?”

    “我隻是想找出線索,之前的事,我完全不記得了。”林暮望著無天,問道:“那座廟共有多少和尚?”

    “三個。我和無法,還是師傅。”無天道。

    “還真的隻是個小廟,就你們三個。”林暮笑著道,隨即問道:“那你們為何要救我?”

    “救你算是必然,也算是意外。”無天道:“這是我們第一次下山,下山前,師傅告訴我們,要與人為善,助人為樂,積攢功德,我們兩個都是雄心勃勃,結果第一個碰到的人就是你,所以就將你救下了。”

    “之後呢?”林暮問道。

    “之後就惹上麻煩了,你就是個累贅啊。”無天說話口無遮攔,“你一直昏迷不醒,你是我們第一個救下的人,我們總不能將你拋下不管,隻好帶著你到處流lang。但你知道,這大千世界,各種美景,美味,美女,都是令人垂涎啊,帶著你,幹啥都不方便。”

    林暮麵上浮起一抹笑意:“如此說來,我還真是幸運,若是現在遇到你們,你們豈不是就視而不見了?”

    “很有可能。”無天實話實說,隨後盯著林暮腰間,眼中放光:“你再給我兩顆火元果吧,我根本就沒吃飽。”

    林暮緊緊捂住腰間口袋:“這火元果小巧玲瓏,一口一個,就是都給你,你也吃不飽。無法到現在都沒回來,肯定是狠狠地挨揍了。這最後幾顆果子還是給他留著吧。”

    無天咽了一口口水,失望點頭。

    “那我現在怎麼辦?”林暮問道。

    “你?”無天打量林暮一眼,笑道:“之前你昏迷了,我們都能帶著你跑了三十三天,現在你醒了,這是好事一件,有什麼好擔心的。你就放心吧,跟著我們兩個,有你吃香的喝辣的。”

    林暮道:“我對吃喝沒有興趣。我現在隻想做兩件事,恢複我的記憶,解開我的封印,你有什麼良策麼?”

    “你的記憶失去了,元嬰被封了,肯定是人為的,之前你是得罪了什麼大人物吧?”無天分析道,隨後反應過來,“我忘了,你失去記憶了,這件事自然無從查起。”

    “你說說你的想法。”林暮道。

    “記憶恢複,是很難了,這個要看你的運氣了。”無天道,“至於你的元嬰封印,這個有很大希望解開。”

    林暮一陣激動,能解開元嬰封印,對他至關重要。

    現在他實力全無,什麼事都無法做,如果能恢複實力,往後也容易許多。

    “如何解開元嬰封印?”林暮連忙問道。

    “我也不知道。”無天實話實說。

    “那你說能夠解開。”林暮為之氣結。

    這都是什麼人啊,說話太不靠譜了。

    “我肯定解不開,以我之前閱人無數的經驗,你的來曆肯定不凡,我師傅或許能夠幫你解開封印。”無天道。

    “你不是說,你之前一直在山上,廟就三個人麼?你是怎麼閱人無數的?”林暮問道。

    “你怎麼就那麼斤斤計較呢,我就那麼隨口一說,你知道我的意思就好,不要在乎那些無關緊要的。”無天敦敦教誨道。

    “出家人不打誑語,你破戒了。”林暮認真道。

    “破戒?”無天滿不在乎道,“我都習慣了。”

    林暮徹底無言。

    沉默片刻後,林暮道:“那你們帶我去見你們師傅行麼?”

    “你讓我們現在就回去?”無天一下從地上站起來,斬釘截鐵道:“不行!”

    “為何?”林暮看著他浮誇舉動,不由詫異道。

    “我師傅啊,我再也不想見到他了,他不是人啊。你最好也離他遠點,不要想著見他,至於你元嬰封印,我們再另想他法吧。”無天激動道。

    林暮眸中光芒閃爍,麵色陰晴不定。

    無天這麼沒心沒肺,什麼都不在乎,連師兄死活都不管的人,僅僅是提到了他的師傅,他就如此激動,之前經受過的苦難,也就可想而知。

    他的師傅,一定不是一般人。

    無天現在竟然直接說他師傅不是人。

    能教出如此大逆不道,視破戒如吃飯的無法無天,這師傅也肯定不是什麼好鳥。

    “他很殘暴麼?我看他似乎給你留下了很深的陰影。”林暮望著激動的無天,問道。

    “他何止是殘暴,他完全就是沒有良心啊,無恥,卑鄙,下流,狠辣,你看我和師兄都被他壓迫成什麼樣子了。”無天幾要痛哭流涕。

    “我看你們都挺活潑的,你們師傅不至於如此吧?”林暮不敢相信道。

    “我還告訴你,他最大的特點,就是笑藏刀。他總是一副笑眯眯的樣子,但他笑得越燦爛,我們兩個就越慘,陰險的很,更可恨的是,我們每次還都上當!”無天哭訴道。

    “你說的這人,是你師傅麼,怎麼聽著那麼像魔頭?”林暮驚訝道。

    “他就是一個魔頭,不,魔頭跟他比都算不上什麼。”無天連連搖頭道,“反正我是再也不想回去了,師兄雖然傻了點,笨了點,總是跟我作對,但他在這方麵,想法肯定跟我一致。”

    林暮啞然失笑。

    若不是他幫忙留著幾顆火元果,無法就什麼都沒撈到,還挨了打,看上去確實有點傻,不過無天更加沒心沒肺,兩人倒是旗鼓相當。

    “說了半天,又回到原點了。”林暮麵帶憂愁:“難道我就這樣渾渾噩噩,以後跟著你們一起麼?”

    這個念頭湧出,他心中不知為何,頓時怒氣升騰,無法遏製。

    為何,他的人生要被人擺布?

    是誰,抹去了他的記憶?

    誰幹的?

    之前到底發生了什麼?

    越是如此想,他的憤怒就越燃,熊熊怒火,在心中蔓延開來。

    就在他怒火強盛到要爆發出來之時,一道身影飛速跑了進來。

    是衣衫襤褸的無法。

    無法蓬頭垢麵,身上有著許多打鬥痕跡,顯然是經過一番激戰。

    “你逃出來了?”見到無法,林暮怒火頓去,欣喜問道。

    “我逃出來了,但後麵有個跟屁蟲陰魂不散,追到了這。”無法喘著氣道。

    “就一個人?”無天不在乎道,“我去將他趕走。”

    “別去,你去了肯定是挨打。”無法道:“她是一個女修,還是絕世美女。師傅要是知道你敢對美女動手,你就死定了。”

    林暮站在一旁,驚訝莫名,目瞪口呆。

    有美女追殺來了?

    還不能動手?

    

Snap Time:2018-08-17 16:56:44  ExecTime:0.2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