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五百八十五章化身為魔


    血雨紛飛,漫天殺意蔓延。

    林暮劍意幾要凝為實質,強大地超乎想象,就連凝神中期修者,在他劍意之中,都是難以動彈。

    有不少凝神期妖獸,自知必死無疑,悍然自爆元嬰。

    但自爆元嬰,在林暮麵前,都是失去威力,無法構成威脅。元嬰自爆開來,強烈波動,在劍意之中,變得緩慢無比,林暮都飛向別處,波動還未趕到他身邊。

    隨心劍在這麼瘋狂殺戮之下,極速匯聚純粹殺氣,威能提升迅猛,變得愈發犀利。

    凝神初期妖獸,都是一擊必殺,毫無還手之力。

    凝神中期妖獸,聯手之下,勉強還能抵擋幾個回合,但也都是難逃一死。

    寂滅嶺深處,徹底化為血海。

    凝神後期妖獸,都是沒有上前,幾位妖族大能,也都是靜靜在一旁觀戰。

    林暮整個人都是變得血紅,麵色冰冷,眸中沒有一絲感情。隨心劍的攻出,每一次都是恰到好處,身陷重圍之中,他確實沒有半絲紊亂,所有攻擊,在他麵前,都變得綿軟無力。

    一隻隻凝神初期妖獸,前赴後繼,悍不畏死,但都死了。

    這的動靜,驚天動地。

    整個妖族,都是向這匯聚,欲要屠魔。

    萬寶宗和淩霄劍門凝神期修者,都是察覺到動靜,幾人都是沒有膽量前往這查探,商量一聲,就齊齊催動飛劍,灰溜溜離去。萬寶宗許多元嬰期修者,就沒這麼好運,被狂暴的妖獸圍攻,盡皆殞命,無一生還。

    幾位凝神期修者,不明所以,麵色蒼白,趕回千方城。

    寂滅嶺深處的暴亂,令人膽寒。

    他們都是深深害怕,這樣的暴亂,會禍亂千方城。

    到底發生了什麼?

    逃出寂滅嶺,幾位凝神期修者,都是驚魂未定。

    他們都是不敢相信,他們就是來這探險尋寶,就遇到了這樣的事情,更是擔心,這樣的事情,是因為他們而起,以至於牽連到所有修者,他們就後悔莫及。

    “走,回去聯係千方界所有大能修者,我們要共商此事。”萬寶宗一位極具威望長老道:“這次動亂,不知是福是禍,我們千方城幾大勢力,不能再有明爭暗鬥,要聯合起來,做好萬全準備。”

    一位淩霄劍門凝神期長老,也是深以為然點頭:“不能再內鬥下去,不然就是害了自己。”

    “售府閣實力強悍莫名,對抗妖族,他們是中流砥柱,不能將他們滅了。”萬寶宗長老也是讚同。

    “太可怕了!”

    “我在這都能聞到血腥味。”

    “快走吧!”

    幾人身形一閃,急匆匆離去,飛往千方城。

    寂滅嶺深處,殺戮愈演愈烈,眼看無法收拾,林暮狂猛至極,隨心劍不停劈下,凝神期妖獸殞命極多,不少凝神後期妖獸,都是看不下去,紛紛加入戰鬥,形勢頓時大為緩解。

    但片刻之後,妖獸們就發現,林暮的劍變得更犀利了。

    許多凝神期妖獸,都是隕落,圍攻妖獸,不增反減,林暮卻是氣勢如虹,威震天地。

    幾位妖族大能,沒有動手意向,在靜靜看著這一切。

    “嘖嘖,他修為不過隻是元嬰期,就如此威猛,屠戮凝神,宛若兒戲,若非親眼所見,我都不敢相信,即便是現在,我都覺得這仿佛是一成噩夢,隻希望夢快點醒來。”一位紅衣妖族大能感歎道。

    “元嬰期就化身為魔,我從未聽說過。在我小時候,我們族中就有一位天才前輩,修煉出了紕漏,結果墮入魔道,化身為魔,引來一場天地浩劫,天下修者和妖獸,都是死傷無數,場麵慘烈至極。”另一位青衣妖族大能修者道。

    “他現在竟然都已領悟出劍意大乘,堪堪要觸摸到劍域門檻了。”一位黑衣妖族大能驚呼道。

    “此子不除,後患我窮,寂滅嶺真有可能,從此寂滅,再無生機。”一位藍衣妖族大能修者道。

    “這個魔並未真正崛起,要留他一命,適當時候,我們要激發他的潛力,催發他變得更為強大。”一位隱沒在濃濃白霧中,看不清模樣妖族大能,徐徐道。

    “尊者此舉何意?”其他四位妖族大能,都是驚訝問道。

    “我們妖族凝神期以上妖獸,幾乎被他擊殺半數以上,若是就這麼將他殺了,實在太便宜他了。”白霧之中,傳來一聲冷哼,四周溫度,都是驟降,隨著話音落下,幾株參天古樹都是化為冰屑,碎裂開來。

    “那要如何?”黑衣妖族大能問道。

    “我們妖族,經此一戰,元氣大損,千方城修者,恐怕會趁虛而入,以我們現在實力,如何能夠抵擋?”白霧之中,傳來一陣擔憂。

    “尊者意思是,引禍東流?”紅衣妖族大能道:“將他引回千方城,屠戮修者?”

    “嗯。”白霧中傳來一聲淡淡哼聲。

    幾位妖族大能,都是一喜。

    “如何引?”藍衣妖族大能不由問道。

    “這位元嬰期修者,已然入魔,我看他現在實力,猶要勝過我許多,恐怕就是和尊者單獨一戰,也不會吃虧。”青衣妖族大能道。

    “即便是我,現在也不是他對手,他現在就是真正的魔,屬於他本身的靈智,已經全都泯滅了。之前的他,已經死了。”白霧中,妖族尊者冷聲道。

    幾位妖族大能,都是身體一寒。

    尊者實力強大無比,遠勝他們,現在他卻是自己承認,實力竟然不如眼前這個魔。

    這隻是一位修為隻有元嬰期的魔。

    “他已是真正的魔,我們五位聯手,方有望將他引回千方城。”白霧中,尊者道。

    “現在?”紅衣妖族大能問道。

    “還要等等。”妖族尊者聲音如冰,“現在是他最勇猛時候,不知為何,他攻擊力一直都是如此強大,卻不會力竭,想來是他帶有恢複修為的靈丹妙藥,但他定然無法支撐太久,我們就暫且等等。”

    在他話音落下,林暮又是取出一隻元嬰期妖獸的靈力精華吞下,本來攻勢略緩的隨心劍,再度猛烈,一劍將一隻凝神中期妖獸劈殺。

    “這是一位殺戮之魔,所作所為,一切行動,都是為了殺戮。”妖族尊者道:“也正是這樣,我們才有了機會。因為他太單純了,又是新生的魔,和魔修的入魔完全不同。”

    幾位妖族大能,齊齊點頭。

    魔修的入魔,不過是很淺層次,而且,還有自己的神智,即便是有些魔修,修煉不慎,走火入魔,也是有希望恢複如常。

    這位劍修,已經真正成魔,再無希望恢複。

    魔,是很強大的存在,無法匹敵。

    元嬰期修者入魔,都是如此恐怖,驚天動地,若是高階修者,更是強大的無法想象,對天下蒼生,都是一場浩劫,無人能敵。

    但並非,誰都能成魔。

    但凡能夠入魔修者或者妖族,之前都是不世出天才,風華絕代,光芒璀璨,這位劍魔,在元嬰期就領悟出劍意大乘,幾位妖族大能,都是無法相信。

    他們到現在,也不過是劍意圓轉大成,距離劍意大乘還差一個境界。

    尊者實力遠勝他們,也不過是領悟出劍意大乘而已。

    “經此一戰,我們寂滅嶺妖族元氣大傷。”紅衣妖族大能,深深歎息道。

    “所有凝神後期高手,都退避離去,這位殺戮之魔,連我都無法力敵,你們莫要再做無謂犧牲。”白霧中,妖族尊者,向觀戰凝神後期妖獸傳音。

    在他號令之下,許多凝神後期妖獸,都是就此離去。

    和林暮戰鬥幾隻凝神後期妖獸,有兩隻已然重傷,一隻被林暮劈殺。

    林暮在妖族瘋狂圍攻之下,身上滿是傷口,但他仿佛已經感覺不到疼痛一般,隨心劍沒有任何停滯,依舊是在不停收割著妖獸們性命。

    “他戰力一直都是這麼強大,不曾減弱,這可如何是好?”藍衣妖族大能,緊張道。

    “讓他殺,他殺得越多,我們妖族損失越多,他就會越強大,將來千方城損失就越大。”妖族尊者,冷聲道。

    幾位妖族大能,都是沉默。

    尊者都已發話,他們自然不能不聽。

    但眼看著一隻隻凝神期妖獸,就那麼不明不白戰死,他們心都是在滴血。

    不過,想到這位新生劍魔將來有可能將千方界修者都屠戮一空,幾位妖族大能,都是再無怨言。

    這位殺戮之魔再厲害,終有一日,還是會殞命。

    真正的魔,往往都是崛起很快,實力強橫得離譜,無人能敵,但隕落的更快!

    有些魔,都難活過三日,最長久的,也不過活了三年。

    魔,看著強大,其實也真的強大,但一直不停地戰鬥,麵對著各大族群的圍攻,再強大的存在,都會有衰弱時候,終會隕落。

    這位元嬰的魔,就幾要滅了整個寂滅嶺妖族,即便是尊者現在不殺他,還以這麼多凝神期妖獸來激發他,淬煉他實力,讓他變得更強大,但他終歸會隕落。

    真正的魔,麵對的天劫,強大無比,尤其是這位殺戮之魔,本身就是天才,即便是不被人殺死,也遲早會被雷劫劈死。

    他現在已是元嬰期巔峰,所渡凝神期雷劫,將是遠超渡滅雷劫的強大雷劫,雷劫殺傷力,都可能會使方圓千萬萬劫不複。

    凝神期妖獸,眼看漸漸稀少,林暮渾身變得深紅,紅如墨!

    隨心劍,威力愈發強大了。

    “動手!他的潛力超乎我的想象,再不動手,我們可能都會殞命!”

    白霧之中,妖族尊者急聲道。

    幾位妖族大能,忙都跟在白霧後麵,攻向林暮。

    

Snap Time:2018-07-18 20:37:04  ExecTime:0.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