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五百七十五章主動出擊


    五行幻鏡,威能大損,他的構想又要耽擱。

    當務之急,就是盡快恢複五行幻鏡威能。

    但是如何恢複,林暮就感到有些頭痛了。五行幻鏡是通靈法寶,之前威能極為強悍,現在若想恢複其威能,有兩個迅速方法。其一,是讓五行幻鏡吞噬通靈法寶,壯大自身。第二種,則是他再去斂取許多凝神期修者神識精華,以大量神識精華,迅速溫養五行幻鏡,恢複其威能。

    隻是,這兩種速成方法,都很難施行。

    通靈法寶,珍稀無比,許多凝神期修者,都是難以有一件通靈法寶,售府閣是千方界最強大勢力,府中十位府主,也並不是每人都有通靈法寶。至於那些散修或者小勢力中凝神期修者,更是難得會有一件通靈法寶了。

    想讓五行幻鏡吞噬通靈法寶恢複威能,這個方法很難行得通。

    五行幻鏡威能大損,隻有一小部分原因,是因為經受雷劫狠劈,五行幻鏡材質受損,吞噬一些珍貴材料,也便能複原,更主要原因是靈性大失,恢複其靈性,靠吞噬絕佳材料,很難恢複,隻能吞噬通靈法寶的靈性,方能迅速恢複。

    饒是富有如林暮,也是無法拿通靈法寶來隨便用。

    人力有時而窮,並非事事順心。

    滅飄雲脈,他們收獲看上去很多,但他自己,就是失去了最依賴的淩金劍,火元戰甲威能幾乎盡失,五行幻鏡威能大損,損失可謂是慘重,包括青牛,也是冒著極大風險,差點就因此殞命。

    想必寧弘和蘇嫻幾人,也是各自耗費了不少底牌,損失也是不少。

    現在,他若想恢複五行幻鏡威能,隻能從神識精華入手。

    元嬰期修者神識精華,他這倒是還有許多,但這些神識精華用來恢複五行幻鏡威能,雖然可以,但五行幻鏡要緩慢煉化吸收,需要的時間比他自己溫養,是要快很多,但少說也要數年。

    如果是能擊殺幾位凝神期修者,讓五行幻鏡煉化他們神識精華,五行幻鏡恢複速度定然會快很多。

    擊殺凝神期修者,這同樣不是一件容易事情,尤其還是擊殺數位。

    現在不比之前,他已經突破進入元嬰期,短時間內無法渡劫,想要靠著渡劫撿一個大便宜,找幾個墊背的,這個方法暫時行不通極禦道天全文閱讀。

    但林暮還是想試一試。

    他並非一個濫殺成性之人,雖然死在他劍下的修者很多,也不乏凝神期修者。和他無怨無仇之人,他自是不會去殺。

    如今售府閣和三大勢力勢不兩立,遲早會有血拚,這三大勢力中,都是有著不少凝神期修者。

    想到這,林暮麵上不由露出一抹笑意。

    能在打擊敵人同時,還能壯大自己,還有比這更好的事了麼?

    現在他修為已是元嬰期巔峰,神識是凝神後期,體魄也早已進入凝神期,隨心劍也已經煉製出來,萬事俱備,隻欠東風。

    隻要想方設法恢複五行幻鏡威能,接下來,他就能提升隨心劍威能。

    隨心劍現在隻是極品本命法寶,他想盡快將之提升至通靈法寶級別。若是能達成這個心願,他有自信,以他現在修為,獨戰淩霄真人,他也不懼,實在不能持久,底牌不如淩霄真人強大,他也有自信能夠安然逃脫。

    如今,他也是會瞬移的人!

    沒人再能攔住他,他又有何懼,何不去擊殺幾位三大勢力凝神期修者,來恢複五行幻鏡威能?

    想到就做。

    林暮當即離開蘇嫻小院,前去找雷鳴。一番傳音後,雷鳴約他在售府閣會麵。

    匆匆來到售府閣,雷鳴就開門見到問道:“我聽說你已是成功煉製出屬於你自己的真正飛劍,威能如何?”

    “威能還不錯!”林暮麵帶微笑,祭出隨心劍,“這就是我煉製的隨心劍,現在就已是極品本命法寶級別。”

    雷鳴望一眼隨心劍,讚道:“這柄飛劍是用最好的材料煉製而成,看上去很不錯,隻是現在僅僅是本命法寶級別,未免有些屈才了。”

    林暮點頭笑道:“我來找府主,就是想要迅速提升隨心劍威能。”

    “如何提升?”雷鳴不由問道。

    “這柄隨心劍,在幾位煉器宗師指點下,我用了極為獨特的煉製手法。”林暮微笑道:“現在想提升它威能,我需要大量的凝神期修者神識精華。”

    “凝神期修者神識精華,並不容易獲得。”雷鳴皺眉道:“我平日極少與人爭鬥,之前我倒是斬殺過一些凝神期修者,隻是我已經將他們神識精華都給你了。”

    “你給我的那些神識精華,都是被我耗費的差不多了。”林暮笑道:“不然我現在神識境界也不可能晉升至凝神後期。”

    雷鳴輕輕點頭:“你莫要急。飛劍關乎到你的實力,這是重中之重,我會盡快籌劃,去擊殺一些凝神期修者,來幫你提升隨心劍威力。”

    林暮心中一暖,感動道:“府主日理萬機,在三大勢力間周旋,我不想再給你添麻煩。這次我已是有想法,想和你商量一下。”

    “哦?”雷鳴忙道:“你倒是說來聽聽。”

    “不知我們售府閣現在處境如何?”林暮並未回答,反而問道。

    “售府閣在三大勢力之間,來回周旋,我也是心力交瘁。”雷鳴歎氣道:“我真想讓你和蘇府主盡快提升實力,我們能展開反擊,哪怕先滅掉萬寶宗,我們壓力也會小很多。”

    “飄雲脈那群散修如何了?”林暮點頭,又笑著問道妖妃敲錯門:惹上邪帝。

    “飄雲脈,已是被我幾位散修好友帶人前去占領,那已經聚集了一批散修,還成立了一個散修者聯盟,有些資曆較高的元嬰期散修,可以去那修煉,一些小勢力,也不敢再惡意欺壓散修。”雷鳴笑道:“那發展速度極快,是一股不容小覷的強大勢力。”

    “散修,閑散慣了,沒有凝聚力,真的要發生戰鬥,恐怕就一哄而散了,可靠之人並不多。”林暮一針見血道。

    “這個倒是確實如此。”雷鳴笑道:“所以我們不能將希望都放在這群散修身上,最重要,我們還是要靠自己!當我們自己足夠強大了,便再無人敢忤逆我們想法,更別說欺壓、孤立我們了。”

    林暮笑著點頭:“我正是此意。現在我要提升隨心劍威能,需要凝神期修者神識精華,所以我想去擊殺三大勢力凝神期修者,一石二鳥,既能增強我自身實力,也能削弱三大勢力實力,一舉兩得。”

    “你自己去斬殺?”雷鳴忙問道。

    “以我現在實力,斬殺凝神初期修者,想來沒有什麼問題,我神識修為也能壓製他們,不讓他們自爆元嬰。”林暮道:“這有何不可呢?若是不出意外,一些凝神中期修者,我也有希望將之擊殺!”

    “話雖如此,但你獨自一人,我還是不放心。”雷鳴道:“你心中是何打算的,就這樣盲目去斬殺?”

    “府主說笑了。”林暮笑道:“我對三大勢力,了解並不深,他們中凝神期修者行蹤,我也不了解,若是貿然前往,很有可能就陷入他們埋伏之中,到頭來,我沒殺人,反倒被人殺了,這樣的事,自然要小心謹慎。”

    “我正是這樣想法。”雷鳴道:“所有人都知道,你是售府閣的未來,隻要斬殺你,售府閣就再無底氣,他們立即就能發動猛攻,或者一點點蠶食我們,進退自如。所以,你的一舉一動,都是牽動著千方界格局的動蕩。”

    “他們都是在盯著你,一旦你孤身犯險,被他們擊殺,死的不是你一人,而是整個售府閣!”雷鳴鄭重道。

    林暮聞言,心中驀然感到一陣壓力。

    現在,他不過是售府閣十府主,一舉一動,都是牽動人心,不能亂來。雷鳴作為售府閣大府主,要與三大勢力周旋,勾心鬥角,每一個舉動,都可謂是如履薄冰,步步殺機。

    他能感受到,雷鳴在這其中的掙紮和煎熬。

    但現在,他若是不作出變化,難道就這樣一直僵持下去?

    售府閣,是以出售洞府起家,這是售府閣生存之源。如今千方界動蕩不安,售府閣生意都是每況愈下,這樣一點點拖下去,售府閣遲早會被三大勢力拖垮。

    “我明白府主意思。”林暮道:“但我還是要去做,主動出擊總比坐以待斃要強得多。三大勢力之所以願意跟我們僵持,因為越僵持,對我們越不利,我們發展受到極大桎梏,他們確實能正常發展,甚至是告訴發展,他們三大勢力,我們一個勢力,到時真的血拚,並非是比較最頂尖之人實力了。”

    “或許我和蘇府主都能變得和你一樣強大。”林暮道:“但那又如何,淩霄真人一人就能拖住你,天煞門門主,萬寶宗宗主自然也能拖住我和蘇府主,他們餘下還有很多凝神期修者,哪怕施展最愚笨的人海戰術,也能將除了我們三人外的其他幾位府主全都擊殺,然後再一起圍攻我們,我們就完了!”

    “你所說,也很有道理。”雷鳴沉吟半晌,徐徐道:“但我也不想讓你冒險。我忽然想起一件事,或許能讓你不冒奇險,還能有所收獲。”

    林暮一喜,忙道:“快說來聽聽。”

    

Snap Time:2018-07-23 00:46:38  ExecTime:0.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