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五百七十二章掏心掏肺


    陣法,是極其深奧,但又有無窮妙用。

    在一位陣法大師的玉簡中,林暮曾看到過這樣一句話,說得他很讚同。

    陣法,是天地法則的具現。陣法強大到一定程度,能調動天地之威,強如渡滅雷劫那樣的天地威力,都是極有可能。

    陣法妙用也是極多。煉器需要刻畫陣法,一些精妙攻擊,也會用陣法,林暮就曾在一枚玉簡中,看到過關於劍陣的記載,其中所描述的強大威力,令他很是向往。

    其他方麵,也都幾乎離不開陣法。

    陣法,本身就是很複雜玄奧,變化多端,妙用無數。強大的陣法師,在哪都很搶手。有專門的攻擊陣法,防禦的陣法,輔助的陣法,每個大門派,也都會布下強大的防護大陣。

    當然,陣法有如此多的妙用,卻並不好學。不然的話,陣法師也不會如此稀少。尤其是高階陣法師,更是極為罕見。

    陣法,可謂是參照天地運行,由修者領悟出的陣法,有無盡變化。每一種變化,都有著截然不同功效,陣法威力也都會有所不同,想要推演出一個陣法的所有變化,是一件極為耗費心力事情。

    越是強大陣法,變化就越多,也就越難學,推演也是極其複雜。

    林暮之前就領教過陣法的繁奧,吃了許多苦頭。時隔這麼久,他再度重拾陣法,和之前相比,反倒感覺輕鬆許多,舉重若輕。

    神識晉升凝神後期,他推演起陣法來,尤其感到輕鬆。

    四品陣法對他來說,已經毫無難度,五品陣法,他也隻是感覺略微複雜,很快就能堪破其中變化,在鑽研六品陣法時,他遇到了一些難題。

    許多六品陣法,都是有著很多無盡變化,饒是以他神識境界,推演起來也都感覺疲憊不堪。

    他終於明白,陣法師為何會如此稀少了。

    陣法,難以速成,初期很難有所成就,像他現在境界,領悟都是極其緩慢,一般修者,壽元有限,耗盡畢生時光,也就撐死堪破十數種陣法奧妙。

    這是一個極其繁瑣,極其考驗耐心修煉途徑,很少有人能堅持下去。

    不過,對林暮來說,這些問題都不是問題。

    如今他已是元嬰期,壽元高達千年,有的是時間來領悟陣法,而且他神識境界極高,領悟陣法難度也比一般人小很多,等他晉升凝神期之後,壽元更加漫長,領悟陣法就更容易。

    有朝一日,或許他真能領悟出堪比渡滅雷劫的強悍陣法。

    這並非沒有任何可能。

    四品陣法,一般是普通法寶所刻,五品陣法,一般是本命法寶所刻,通靈法寶,所刻陣法少說也要是六品,一些強大通靈法寶,甚至都要刻一兩個七品陣法。

    林暮花費三天時間,才能堪堪領悟出一門六品陣法奧妙。

    三大勢力在旁虎視眈眈,他想盡快煉製出自己飛劍,所以他學習陣法都是目標明確,他隻學對自己有用陣法,其他一些精妙六品陣法,功效也是非凡,但他都是忍痛割愛,打算以後有空再學。

    花費一月時間,他差不多領悟出十個六品陣法奧妙,這十種陣法,他都能用到。

    接下來,他沒有停歇,又選了兩種強大的七品陣法,開始鑽研。

    七品陣法,極為珍稀,威力強大。

    這兩種七品陣法,他若學會,莫說刻在飛劍中,即便是布置出來,圍困住數位凝神期修者,根本不是問題,以他強大攻擊力,配合這七品陣法,能一人斬殺數位凝神期修者!

    耗費很多心神,又是一月過去,他對這兩種七品陣法,終於都有所領悟,但並未將兩種陣法奧妙全都領悟出來。

    七品陣法的變化,實在太繁奧複雜,短時間內,他根本不可能全都推演出來。

    接下來,他開始煉製本命法寶級飛劍,當然隻是飛劍雛形,並未賦靈,這樣飛劍,隻是空有其表,名不副實,沒有強大攻擊力。

    這樣簡易許多的本命法寶級飛劍,他煉製起來,變得輕鬆許多。

    當他漸漸熟悉本命法寶級飛劍煉製時,他開始嚐試煉製通靈法寶級飛劍雛形,刻畫六品陣法!

    通靈法寶雛形,極其難煉,尤其是對他來說,所幸,他有著豐富玉簡,麵記載著各種煉製妙法,飛劍雛形而已,他很快就漸漸掌握。

    不過,他所用來煉製的材料,品階不錯,但算不上頂尖,是售府閣所出,他也沒有太過肉痛。這些耗費的材料,將來能煉製成通靈法寶的可能,微乎其微,因為賦靈實在太難了。

    煉製通靈法寶,最難的就是賦靈。

    林暮煉製飛劍,省去這一步,所以煉器水準進步很快,但他這並不是真正的煉器水準,可謂是走了許多捷徑。

    前後在煉器室苦練了三四個月,林暮心中已經有了幾分把握。

    推開煉器室房門,他走了出去。

    一位元嬰後期的青衣修者,聽到動靜,忙走了上來,滿麵笑容道:“林府主有何吩咐?”

    林暮望了眼青衣修者,微笑道:“不知雷府主是否還在這煉器坊?”

    “雷府主說售府閣有要事,他已經離去。”青衣修者忙又道:“不過他留下話來,他已經替林府主邀請來數位煉器宗師,他們現在就在煉器坊中,都在等你呢!”

    林暮欣喜道:“他們在哪?”

    “您在此稍等,我這就去邀他們前來。”青衣修者告辭離去。

    林暮微笑頷首,不住點頭。

    雷鳴考慮就是周到,將一切事情都替他辦好了。

    當初他沒有離開千方界,選擇安心留在售府閣發展,這個選擇並沒錯。售府閣上下,對他都是極為不錯,在資源方麵,從來都沒有虧欠過他,該給的一點都沒少。

    之前裘虐揚言要殺他,是售府閣庇佑了他,如今雷鳴又是費盡心思來幫他煉製這柄絕世飛劍,良苦用心,林暮深有體會。

    “煉製出這柄絕世飛劍,我實力定然能提升許多。”林暮暗忖:“即便在初期,它隻是一件通靈法寶,也要比淩金劍強上太多,加上現在修為已是晉升元嬰期,領悟出劍意大乘,全力爆發實力,擊殺凝神後期修者,都是有很大把握!”

    三大勢力聯手,欲要圍剿售府閣,他決計不會袖手旁觀。

    他已是做出打算,淩霄劍門和天煞門,萬寶宗,都和他有過過節,當初他父母差點都是被這四大勢力擄走,如今他漸漸勢大,豈會善罷甘休,曾經受過的屈辱,他全都要討回來。

    天煞門當初可是追殺過他,若非他隱藏實力,早就被天煞門滅了。售府閣之前本想和天煞門握手言和,將之拉攏過來,天煞門門主竟然要挾,讓蘇嫻與他雙修,這樣的人,該殺!

    淩霄劍門,同樣追殺過他,若非他實力晉升極快,和寧弘聯手,擊殺了左浩,也是生死難料。

    這些曾經的深仇大恨,他都記在心中,待他實力強大,他一定要討回來。

    而且,他如此做,也不僅僅是為了一己私仇,同樣也是為了售府閣,不僅能化解售府閣眼前危機,滅了三大勢力,還能一勞永逸,售府閣吞並了四大勢力之後,實力將會變得更加強大,真正成為千方界的霸主,無人能夠撼動。

    作為售府閣最有潛力的府主,他地位非凡,以後待遇定然更加優厚。

    以後,他若想提升修為,就會有無盡資源湧來,輕而易舉。以他現在神識和體魄境界,真的想要提升修為,並不困難,和一般元嬰期修者相比,他遇到瓶頸將會少很多,即便遇到,也很容易就能突破。

    也就是說,隻要有足夠資源,他就很快就能將修為提升至元嬰期巔峰。

    他相信這並不難。

    但難的是,一旦他晉升元嬰期巔峰,突破凝神期的雷劫,他的雷劫恐怕就會和青牛一樣,是渡滅雷劫,青牛擁有塑造雷元嬰天賦秘法,都差點渡劫失敗,他更是沒有什麼把握。

    在沒有十足把握的情況下,他不會輕易渡劫。

    話說回來,呆在售府閣的話,一旦他渡過凝神期渡滅雷劫,晉升凝神期,有售府閣強大資源供應,他就能迅速提升修為。即便是遇到瓶頸,他也比其他人擁有優勢。

    修煉瓶頸,除了靠自己領悟突破之外,若是有珍稀強大的丹藥,也能幫助突破,售府閣底蘊深厚,自然不乏這些靈藥資源。

    他心中構想許久的計劃,若要實施,也是離不開售府閣的幫助。

    在林暮沉思間,幾位凝神期修者,麵帶微笑走來,為首一人,正是這家煉器坊主人,鐵凝。

    林暮忙走上前去,和幾人行禮見過。

    鐵凝麵帶微笑,遞給林暮一個儲物袋:“雷府主走前,交給我這個儲物袋,他說這儲物袋中,有他搜羅的千方界最好的煉器材料,極其全麵,你可以隨意挑選煉製,若是有缺漏,你盡管和他說,他會竭盡全力幫你弄來。”

    一位煉器宗師嘖嘖歎道:“這個儲物袋,堪稱是無價之寶,這麵的煉器材料,煉製三件通靈法寶都是綽綽有餘了。”

    其他三位,齊齊笑著點頭,一臉羨慕。

    他們和雷鳴都是至交好友,還從未見過,雷鳴如此掏心掏肺對待一個人。

    尤其是,這人修為僅僅隻是元嬰期。

    林暮心中一暖,笑著接過儲物袋,望著幾位煉器宗師,謙遜笑道:“需要什麼煉器材料,我也不清楚呢,還要看幾位前輩如何說,還望你們多多指點。在煉器方麵,我不過是個初學者而已。”

    鐵凝笑道:“這個你盡管放心,我們定然傾囊相授,絕不藏私。”

    林暮忙請幾人進入煉器室,跟著這幾位煉器宗師學習。

    渾然忘卻時間。

    

Snap Time:2018-04-21 22:59:30  ExecTime:0.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