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五百六十七章達成所願


    裘虐隕落!

    林暮長舒一口氣,一直緊懸的心,放了下來。

    裘虐是凝神後期修者,實力強悍無比,加之大限將至,什麼事都做得出來,一直都是他心中一塊巨石,令他不敢有絲毫放鬆。

    在寧弘全力出手,加上他幫忙之下,裘虐隕落,他輕鬆許多。

    連裘虐都隕落,這場實力懸殊的比拚,幾乎已成定局。他們差不多已經是完成逆轉,將十位凝神期修者盡滅於此,整個飄雲脈,也都將被連鍋端了。

    “你剛突破,實力大損,便在此收拾戰場。”寧弘丟下一句,身形一閃,便向蘇嫻幾人方向飛去。

    林暮望一眼蘇嫻和飄雲脈修者戰鬥方向,發現有青牛前去支援,幾人已經漸漸掌握主動,僅存的兩位凝神期修者,眼見大勢已去,也要逃逸,但反而是被青牛用天水青牢困住。

    此刻寧弘再前去支援,堪稱是大局已定。

    林暮鬆口氣,身形一閃,上前撿起裘虐飛劍和儲物袋。

    裘虐飛劍,也是一件通靈法寶,威能極為不錯,要比林暮之前淩金劍強上一個層次,林暮略微探察一番,隨後搖搖頭,將飛劍收起。

    這柄飛劍,他並不打算留著自己用。

    進階元嬰期後,他對自己有更高要求,莫說淩金劍損毀,無法再用,即便是完好無損,他也是要放棄的。就是裘虐這柄通靈法寶級別的飛劍,他也看不上眼。

    在他看來,劍修是以攻擊力強悍著稱,實力在所有修者中,都是首屈一指。

    但劍修最重要的是什麼?自然是劍無疑。

    在劍之外,一切劍訣,劍技,劍意,都是由劍衍生而來,也是為了更好的用劍。

    一柄品質上佳的飛劍,對劍修至關重要。

    如今林暮在劍道造詣上,已經達到一個相當高的境界,整個千方界,劍意大乘境界,這已是千方界最強的劍道造詣。但是他的劍和劍道造詣完全不符。

    淩金劍固然是一件極品本命法寶,一般凝神中期修者,也不過是用這樣的飛劍,但這樣的飛劍,在千方界,最多隻能算二流。

    一流的飛劍,是通靈法寶級別飛劍,威能極強。

    但現在,他想要一柄更強的飛劍,一柄超脫通靈法寶境界的飛劍!

    這樣的飛劍,極其罕見,整個千方界,哪怕是最強之人雷鳴,用的也不過是通靈法寶級別飛劍,隻是品質在通靈法寶中極佳罷了。

    他想親自煉製一柄飛劍。

    一柄能長久伴隨他的飛劍,能跟得上他修為進境的飛劍。

    淩金劍品質也很不錯,但很難跟得上他修為進境,按照正常進展,哪怕他修為晉升凝神期後,淩金劍也無法晉升通靈法寶級別。

    這太慢了。

    他想依托飄渺仙境,煉製出一並屬於自己的,真正強大的飛劍!

    他有信心,能達成這個構想。

    煉製飛劍,無非是需要極好的材料,超強的煉器技巧,以及有一個強大的靈體。極好的材料,無非是需要資源購買而已,或者是殺人奪寶而來,就比如求虐的這柄飛劍,就能當做極好的煉器材料。

    超強的煉器技巧,他也並不擔心。

    煉器,他是有一定基礎的。現在若是重新拾起來,花費一定資源,水平很快就能上去,就和當初煉丹一樣。這點,他很有信心。

    一個強大的靈體,這點倒是有點棘手。之所以棘手,不是因為強大的靈體很難獲得,而是他有自己的選擇。

    一般情況下,強大煉器宗師煉製本命法寶以上飛劍,都要以妖獸精魄來當做靈體,抹去妖獸靈智便可。從某種意義上,修者的元嬰,同樣也是一種靈體,有些煉器者,直接就以修者元嬰當做靈體。

    這樣的靈體,都是有很強的靈智,但不好控製。

    還有一條路,就是靠修者慢慢溫養,溫養出一個靈體,這樣靈體初始都很弱,但能夠慢慢成長,和修者也是更有默契,心有靈犀。

    以林暮現在實力,他請人幫忙,獵殺一隻凝神後期妖獸元嬰,將之煉化,當做他飛劍靈體,也並非太過艱難事情。而且這樣煉製出的飛劍,威能少說也能排在千方界前幾。

    隻是,這樣的飛劍潛力有限,以後威力提升就會很慢,會有限製。

    這不是林暮想要的。

    他要的是長久,能陪伴他一路走下去的一柄飛劍。

    他是劍修,這已經是他深深的烙印,在對待劍上,他決定認真對待,就像對待生命一樣。之前他修為薄弱,隨便用一柄飛劍湊合著,倒也算了,現在,他修為已是元嬰期,壽元高達千年,真的是登堂入室,和一般修者都不同。

    很多元嬰期修者,在進階元嬰後,都會鬆懈,壽元漫長,開始貪圖享受。

    但他不能。

    他對自己要求,愈發苛刻。有很多事情,在等著他去做,有很多謎團,他想知道答案,但走到今天這一步,他在千方界都算是一號人物,他依然看不清迷霧中到底隱藏著什麼,甚至不知這一切的由來。

    他不想承認,但又不得不承認,他現在,還沒有知道真相的資格。

    現在,他隻想狠狠提升自己實力,做應該做的事,無謂的擔憂和煩惱都是無用。劍道造詣晉升劍意大乘之後,他看待事情,也略微有變化,人變得更加果敢,心中的畏懼,亦是減少許多。

    唯獨不變的,是對實力的渴望!

    煉製飛劍,他打算以飄渺仙境為依托,溫養出一個強大靈體。

    他心中已是有發展飄渺仙境想法,若是進展順利,這柄飛劍,能隨著飄渺仙境一起,不斷變得強大,跟隨他一路走下去。

    這柄飛劍,他決定用全身心去對待,所有煉製材料,都要竭盡所能,用最好的,精益求精。

    這將是一柄價值超過通靈法寶許多倍甚至數十倍的飛劍!

    甚至他心中都產生一個瘋狂的想法,去收攬數件通靈法寶,來打造這柄飛劍,這個念頭被他強行壓下。

    這樣瘋狂想法,若是被其他人得知,恐怕要將他圍毆致死。

    通常情況下,一件通靈法寶出現,就能引起凝神期修者哄搶,血雨腥風,動亂不安。

    收起飛劍,林暮抹去裘虐儲物袋上神識印記,略微查探下裘虐儲物袋,驀然,他麵色一變。

    光芒一閃,他伸手取出一張光芒閃爍符篆,和一枚玉簡。

    向玉簡中輸入靈力,一篇文字頓時湧入他腦海,片刻後,他放下玉簡,麵上欣喜莫名。

    真是意外的驚喜!

    這張符篆,竟然是一張流傳千年的古符,能在半柱香內,讓修者攻擊力翻倍!

    但很可惜,這樣的符篆,隻能用一次,用過就報廢了。

    望著這張光芒閃爍符篆,林暮不由額頭直冒冷汗。

    裘虐竟然還藏著這樣一張底牌,若是之前裘虐用了這張飆爆符,或許寧弘會安然無恙,但他現在極其弱,極有可能就殞命了。

    所幸,這樣符篆實在太難得,他又一直示弱,讓裘虐大意之下,沒有用這張符篆。這樣符篆,若非危急萬分,性命攸關,誰也不舍得用。他和寧弘出手很狂暴,根本不給裘虐反應機會。

    無意之中,竟然逃過一次大劫。

    小心將這張飆爆符收起,林暮身形一閃,向蘇嫻戰鬥處飛去。

    剛飛出去不遠,一道聲音忽然從遠處傳來。

    “等等!”

    林暮回頭望去,麵上不由浮現一抹笑意。

    雷諾身形連閃,想這瞬移而來,跟他一起,還有三位修者,這三人全都是凝神期修者,林暮並不認識。

    “你怎麼又回來了?”雷諾幾人飛近,林暮驚訝問道。

    雷諾忙道:“我並未返回售府閣,我本想讓我爺爺前來,但他在和天煞門,萬寶宗周旋,根本無法抽身,其他府主,短時間內也根本來不及,索性,我就在這附近,聯係我爺爺幾位散修好友,請他們前來幫忙。”

    林暮微笑和三位凝神期修者行禮寒暄。

    他們身陷重圍,這三人能不顧危險前來,倒是值得一交。

    “剛一趕到這,我們就發現這一片狼藉,還以為來晚了。”雷諾望一眼正奮力殺敵的青牛和寧弘,麵上帶著笑意:“萬萬沒想到,我們真的是來晚了,戰鬥已經堪堪結束了,竟然是你們幾人贏了!”

    “此中驚險,不堪回首。”林暮道:“既然這三位朋友前來幫忙,那我們速速解決戰鬥,回去再閑敘。”

    “好。”雷諾點頭讚同,三位凝神期修者亦是微笑頷首,望向林暮目光,也都帶著深深佩服。

    剛聽雷諾說出困境時,他們本來還有些猶豫,畢竟,即便加上他們,售府閣這邊也不過就七位凝神期修者,林暮和青牛算上的話,也有九位強大戰力,勉強也能和飄雲脈一方抗衡。

    他們擔心的是,林暮幾人會過早隕落,來了恐怕也來不及,也可能會搭上自己性命。

    現在這樣結果,實在是出乎他們意料,不可思議。

    五人飛速飛上前去,向飄雲脈元嬰期修者殺去。

    之前幸存的兩位凝神期修者,在青牛和寧弘合力之下,已經擊殺,連自爆元嬰都沒機會。整個飄雲脈,隻餘下一大群元嬰期修者,在負隅頑抗。

    林暮幾人加入後,元嬰期修者見大勢已去,無力回天,頓時一哄而散,四下逃逸。

    隻是很可惜,在青牛施展出幾個巨型天水青牢後,絕大部分元嬰期修者,都沒機會逃走,小部分也被雷諾請來的三位凝神期修者,還有蘇嫻幾人斬殺。

    林暮隨著寧弘一起,進入青牛天水青牢,大開殺戒,直至再無一人。

    飄雲脈,滅了!

    

Snap Time:2018-07-23 19:44:08  ExecTime:0.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