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五百六十六章裘虐隕落

  
  雷海彌漫,電光閃爍,天地一片蒼茫。
  這片渡劫地域,早就麵目全非,遍地焦土,狼藉不堪。
  渡滅雷劫,威勢如海,本來高聳入雲的峰頭早就不見,這成為一片深不見底的峽穀。
  雷海漸漸平息,威力大降。
  青牛雷元嬰,依舊在拚命吸收著周圍天地中彌漫的雷劫之力,雷元嬰光芒璀璨無比,耀眼至極,這頭小小青牛,全都是由最純粹的雷劫之力凝聚而成,強悍無匹。
  趁著這片地域的靈氣沒有散盡,又是在七品洞天福地,林暮竭盡所能恢複修為,但現在終歸不比渡劫時候,任憑他如何努力,修為進境都驟降許多,直至雷海平息,青牛安然渡過雷劫時,他修為才堪堪升至元嬰中期。
  盡管修為大損,但望著意氣風發,安然渡過大劫的青牛,林暮覺得這一切都值得。
  青牛現在實力,定然是不容小覷。
  他可是清楚記得青牛當初向他吹噓,一旦渡劫成功,殺兩個凝神期修者都沒事,想來跟這雷元嬰有很大關係。
  周圍天地雷劫之力,以極其迅捷的速度,向青牛雷元嬰匯聚而去,林暮也就不再以五行幻鏡吸收周圍雷劫之力,全都成全青牛。
  “大乖,你感覺如何?”林暮收功,笑著問道。
  “感覺好極了。”青牛意氣風發道:“現在我成功晉升凝神期,也凝聚出雷元嬰,今後在千方界,誰還敢惹我,我轟死他!”
  “這雷元嬰如何?”林暮不由問道。
  “我這雷元嬰是由純粹的雷劫之力凝聚而成,而且還是渡滅雷劫的雷劫之力,一般凝神後期修者的元嬰,也無法跟我這雷元嬰媲美。”青牛興奮道:“現在我已經不再是擁有兩條命,而是三條命。以後誰若逼急我,我就自爆這雷元嬰,能轟死一群凝神後期修者!”
  “行了,你就別吹了。”林暮笑道:“你凝聚出這雷元嬰,顯然是為下次雷劫做準備,若是雷元嬰自爆了,你下次雷劫肯定無法渡過,必死無疑。”
  “這你都能看出來?”青牛詫異道。
  “其實你這雷元嬰,我看不出奧妙來。”林暮道:“但我知道,你能有凝聚出這樣強大雷元嬰,顯然是暗中付出良多,吃了許多苦,甚至還承擔了許多風險,終歸不會是一件容易事情。”
  “你說得太對了!”青牛感動道:“我為了凝聚出這雷元嬰,之前特意分出三分之一的神識,凝聚出神識種子,就是為這次凝聚雷元嬰做準備,強行分裂神識,真是痛死我了。”
  “還要凝聚神識種子,分裂神識?”林暮一驚。
  果然如他所料,凝聚這雷元嬰,並非一件容易事情。
  識海,是修者本源,強大修者,哪怕身體潰散,隻要識海還在,還能修靈體,但識海潰散了,就真的徹底隕落了。強行分裂神識,無異於是在分割生命。
  這其中痛苦,林暮能夠想象到,絕非青牛現在這麼笑談似的那麼隨意,不知受了多大罪。
  青牛樂觀得有些過頭了,林暮忽然發覺,他就沒見青牛如何難過過。
  仔細一想,青牛固然是超脫鳳凰和麒麟的存在,這是他自己說的。但想想青牛身世,林暮心中也是一陣歎息。
  青牛出身超然,但沒有一個同族,如今隻是他孤零零一頭牛,他雖然和青牛交情很深,但人妖殊途,許多事情,青牛還是無法跟他說。
  就比如凝聚雷元嬰,這麼重要事情,事關青牛能否渡過大劫,能否繼續活下去,這樣重大事情,青牛之前都沒跟他提起過,自己暗中默默分裂神識,凝聚出了神識種子。
  識海,是重要所在,豈能輕易分裂。
  林暮修煉過《星辰煉神訣》,他是深有感觸,稍有不慎,就識海潰滅,就隕落了。
  “在凝聚神識種子之外,還有什麼危險?”林暮笑道:“你倒是跟我說說。”
  林暮說話間,再度默默運轉體內靈力,開始熟悉和適應現在修為。
  現在修為驟然提升這麼多,他還無法熟練掌控,這也是他之前修為急劇下滑原因,總是做無用功,過猶不及,無法發揮出自身真正實力。
  “還有一個危險就是,在凝聚雷元嬰伊始,我要以神識種子為本源,凝聚雷劫之力,這是最至關重要一步,一個不慎,我神識種子就會被雷劫劈滅,前功盡棄。”青牛道:“因為凝聚神識種子,我實力也下降許多,若是神識種子也潰滅,我就徹底沒有任何機會,必死無疑,這神識種子事關我的生死。”
  林暮恍然大悟。
  難怪他之前覺得詫異,青牛實力那麼強橫,為何在第九重雷劫麵前,就那麼不堪,原來是神識分裂了,實力大降。
  原來如此。
  “你現在剛突破境界,能發揮出幾成實力?”林暮漸漸對自己體內修為開始熟悉,不由問青牛道。
  他修為由金丹期飆升至元嬰後期,隨後又下滑至元嬰初期,現在又到了元嬰中期,中間來回折騰數次,不得不暗暗摸索適應一番。
  “有你幫忙,我除了剛凝聚雷元嬰時,雷劫煎熬神識種子,極其痛苦之外,餘下時間,雷劫對我並無太大重創,我現在少說能發揮出八成以上實力!”青牛笑道。
  林暮略一沉吟,當機立斷:“如此甚好。那你前去支援蘇府主他們,我去幫助寧府主,我們齊心協力,解決這次戰鬥,現在,勝利的曙光就在眼前!”
  青牛忙道:“你飛劍沒了,火元戰甲不能用了,五行幻鏡威能大損,你拿什麼去殺裘虐?不若我去幫忙殺了裘虐,然後再聯手去救助蘇府主他們。”
  “現在情形危急,蘇府主三人靈力損耗甚巨,隨時都可能會靈力不支,被萬劍穿心,隕落身亡。你莫要囉嗦,速速前去。”林暮嚴肅道:“你小看我還是怎樣?即便我手中無劍,我依然還是我,我想做的,沒人能阻止。”
  “我發現你也喜歡吹牛了。”青牛留下一句,轉身向蘇嫻和七府主,八府主三人飛去。
  林暮望一眼在人群中苦苦支撐的蘇嫻,轉過頭來,心念一動,當即施展出瞬移,身形一閃,就出現在十丈開外。
  他現在對體內靈力掌控不足,對瞬移也不熟悉,瞬移水平實在不行,索性,他身形一動,極速向寧弘和裘虐戰鬥之處飛去。
  裘虐和寧弘激戰正酣,已經到了萬分緊要關頭。
  寧弘憑借劍道造詣勝過求虐一個境界,已經占據絕對上風,裘虐眼看就要落敗。
  一轉臉,他驚訝看到,林暮和青牛已是渡劫成功,林暮正極速向這飛來。令他略微安心的是,林暮剛剛渡劫,整個人遭受天劫轟擊,定然虛弱許多,他又見到林暮飛劍都沒了,心下又是一鬆。
  沒有了飛劍,林暮現在攻擊力,都比不上突破境界之前。
  再望一眼整個飄雲脈戰況,發現大勢已去,本來十位凝神期修者,如今加上他,也隻剩下三人了。售府閣這邊,蘇嫻和七府主,八府主三人,雖然搖搖欲墜,隨時都可能殞命,但終究還沒有隕落,現在青牛又前去救援,逃脫希望很大。
  他心中迅速做了決定。佯裝和寧弘硬拚,等下待林暮飛近,他就施展狂暴攻擊,將林暮擊殺,然後逃逸出去,尋找一處僻靜地方,潛心做最後突破。不管能否成功,他都無憾。
  哪怕壽元耗盡老死,殺了林暮,替親孫報了仇,他也值了。
  心中這樣打著主意,他略微分心之下,更加被寧弘死死壓製。但他心不在此了,想著隻要擊殺林暮,就隨時逃逸。
  寧弘不過是劍意比他強,修為要比他遜色不少,他修為堪堪已經是凝神期巔峰了,他若全力逃跑,施展瞬移,寧弘也追不上他,這所有人,沒有一個能追上他。
  他心中正如此想著,眼看林暮飛近,他正要施展自己一直隱藏未出的絕強攻擊,但忽然,他感覺識海之中,有兩道強悍無比神識攻來。
  猝不及防之下,他頓時陷入短暫眩暈之中。
  林暮和寧弘兩人,拚命催動著神識,攻擊裘虐識海。
  早在飛到寧弘和裘虐戰鬥之處,林暮就故意表現出一副虛弱無比樣子,他剛被雷劫劈過,很好表現,與此同時,他暗暗傳音給寧弘,商討對策。
  寧弘大為振奮,為了掩裘虐耳目,不讓其發覺異常,他攻擊也愈發犀利,讓裘虐應接不暇。
  林暮想法是,他現在攻擊力確實很弱,很難改變戰局,但他神識很強,尤其是經過這次極限雷劫淬煉,神識境界雖然還是凝神後期,沒有提升多少,但神識變得更為凝練了,施展神識攻擊,也變得更為厚重,難以抵擋。
  果不其然。
  在他和寧弘聯手之下,兩道凝神後期神識,狠狠轟擊裘虐識海。
  一擊湊效!
  “快動手!”林暮見到裘虐陷入短暫眩暈,明白機不可失,忙大喊道。
  嘩!
  一道璀璨至極劍光閃過,狠狠劈下。
  與此同時,裘虐也從眩暈中醒來,清清楚楚看到這抹劍光。
  這是他眼中看到的最後的景象。
  下一瞬間,他整個人就被劈開,連元嬰都被劈散。
  鮮血飛濺,染紅天空。
  

Snap Time:2018-12-10 16:55:02  ExecTime:0.0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