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五百六十章激將舍身


    ()

    “黔驢技窮了麼,無處翻身了麼。//百度搜索 138看書網  看最新章節//”裘虐冷冷盯著林暮,譏諷道。

    林暮沉默以對,沒有回話。

    “當初你殺我親孫時,就該想到會有今日下場。”裘虐恨恨道。

    林暮抬起頭來,眸中畏懼和擔憂,全都散去,直直盯著裘虐,凜然不懼,爭鋒相對。

    “你修為雖低,但在千方界,也算是一號人物。”裘虐望著林暮,道:“人活一張臉,但凡大人物,尤其如此,今日我就給你個顏麵,我獨自殺你,其他人都不會動手。”

    “當真是給我麵子。”林暮笑道:“既然你有這麼大的把握,不如我們打一個賭,如何。”

    “什麼賭。”裘虐問道。

    林暮笑道:“你是凝神期高手,我是金丹期小嘍囉,你這樣的高手,想要擊殺我,可謂是不費吹灰之力,但我今日想跟你對賭一番。”

    “賭什麼。”裘虐來了興致,麵帶笑容,完全是玩弄的笑。

    “賭命。”林暮望一眼身後蘇嫻和雷諾幾人,道:“以我們這樣實力懸殊差距,我不做任何還手,隻是被動防禦,任憑你來攻擊三次,若是三擊之後,我還活著,我這條命就算保下來了,如何。”

    “你當真不做任何反抗,隻是被動防禦。”裘虐訝然問道。

    “反正橫豎都是一死,我不如賭一把。”林暮破罐子破摔道。

    “好,我跟你賭了,若是我三擊沒有擊殺你,你可以獨自離開。”裘虐笑道。

    林暮卻是不滿足,又道:“倘若我僥幸擋住你三次攻擊,我還要再跟你賭,你可以再度攻擊我,我每再多承受你一次攻擊,你就放走我一位同伴,你看如何。”

    “可笑。”裘虐笑道:“真是自不量力,竟然敢跟我打這樣的賭約,你當真以為你是誰,能承受我三擊而不死。”

    “你敢不敢賭。”林暮幹脆問道。

    “我為什麼還要跟你賭,我答應你第一次賭約,你就已經占了天大便宜了,我念你也算是一號人物,給你個麵子而已,沒想到你還得寸進尺。”裘虐冷然道。

    “你是不敢吧。”林暮激將道:“真是個懦夫。”

    裘虐麵色淡然:“別再做夢了,你是逃不掉的,你們幾人,全都得死。”

    激將不行,林暮又道:“你要知道,我在千方界,也算是萬年不遇天才,若是我當真擋下你三擊不死,一旦我逃出去,今後你必死無疑。”

    “到這時候,你還敢威脅我。”裘虐勃然大怒。

    “這不是威脅,反而,這是給你機會。”林暮鎮定道:“若是你三擊無法擊殺我,你第四擊,就有很大把握將我擊殺吧,一旦你在第四擊將我擊殺,不僅我死了,我的同伴也不會放走一人,這無異於你多了一次出手機會。”

    裘虐一陣沉吟,心中有了鬆動。

    “話都說到這份上了,若是你還不敢不答應,那我就無話可說。”林暮譏諷道:“我一直以為裘家老祖是位頂天立地之人,豪情壯誌,沒想到今日一見,竟然是如此膽小怕事,畏手畏腳,實在是令人不敢相信。”

    “你就莫要再激將了。”裘虐一擺手,笑道:“雖然我明白你的小聰明,但我還是不怕你點心思,你,必將死在我劍下,在你臨死之前,我就讓你死個明白,我答應你又何妨。”

    他當即離開洞府,向外行去,林暮緊隨其後。

    寧弘幾人,也在九位凝神期修者包圍下,來到外麵觀戰。

    青衣修者和紅衣修者站在外麵,見到裘虐,忙點頭哈腰行禮。

    林暮望著兩人,不由怒火中燒,在這次蠶食行動中,他們幾人對這兩人很是不錯,卻沒想到,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們還會背叛,隱藏的這麼深,完全是致命的陷阱。

    轟,轟。

    瞬息之間,劍光閃爍,不分先後,狠狠劈在紅衣修者和青衣修者身上。

    兩人沒有任何反抗,完全是措手不及,都沒想到,當著裘虐的麵,林暮就敢出手,在林暮劍意之下,他們完全無法動彈,眨眼之間,他們連自爆元嬰機會都沒有,就被林暮劈成兩半,元嬰都破碎,徹底隕落。

    裘虐回頭望見此事,麵帶笑意,並未說什麼。

    這兩位元嬰期修者,做了他們該做的,哪怕是林暮不殺他們,他也會將兩人擊斃。

    兩人在空中站定,裘虐二話不說,就催動飛劍,狠狠向林暮劈來。

    劍光犀利無匹,所幸,他隻是領悟出劍意初窺,連劍意通融都沒邁進,但在裘虐凝神後期修為之下,這樣一擊,實屬強大,無可阻擋,若是不還手的話,一擊斬殺凝神期修者,都是很有可能。

    麵對這樣犀利攻擊,林暮無法還手,但他可以防禦。

    當即,他極力釋放自己劍意,漫天殺意頓時浮現,殺意凝實有如實質,威力強悍無匹。

    裘虐金色飛劍本來極其犀利,但飛到林暮劍意之中,在劍意侵襲阻擋下,金色飛劍速度驟降,威力大減,隨後這一劍狠狠劈在林暮左肩上。

    林暮修為雖是金丹期,但體魄已經是凝神期,這樣威力大降的一次攻擊,並沒對他造成致命傷害,但他肩膀還是被飛劍一下劃開,鮮血淋漓,觸目驚心。

    這一擊,他沒有倒下。

    裘虐麵色一變,冷哼一聲,又施展第二擊。

    這一次,他動用了全力,飛劍極其威猛犀利,誓要斬殺林暮。

    林暮同樣拚命釋放劍意,在他劍意阻擋之下,這一劍劈中他右腿,他右腿頓時皮開肉綻,露出森森白骨,鮮血淋漓。

    這一擊,他再度擋下。

    裘虐憤怒無比,第三擊,愈發拚命,與此同時,他也施展出神識攻擊,這一擊,他無論如何,都要將林暮擊殺。

    但令他萬分驚訝的是,他這一擊,並沒湊效,飛劍飛到一半,就驀然沒有後勁,軟綿綿飛了回去,裘虐卻是麵色大變,驚呼:“好強的神識修為。”

    他神識攻擊,竟然被林暮強硬頂了回來,林暮沒事,他反而識海震動,差點受傷。

    “你殺不了我的,懦夫。”林暮渾身浴血,卻是冷冷望著裘虐:“我這些同伴,都將一一離開。”

    裘虐眸中發狠,再度催動飛劍攻擊,這次劈在林暮右胸。

    鮮血飛濺,林暮右胸出現一個血洞,極其慘烈。

    狠狠咬牙,忍住疼痛,林暮望一眼一臉擔憂的蘇嫻和寧弘幾人,強撐著道:“雷諾,你先離開。”

    雷諾極其不忍,站在原地不動。

    “走。”林暮盯著雷諾,狠狠吼道。

    在寧弘和蘇嫻催促下,雷諾流淚離開,

    

Snap Time:2018-04-20 01:23:42  ExecTime:0.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