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五百五十九章延緩之計


    ()

    裘家老祖,裘虐。【百度搜索138看書網 會員登入138看書網】

    這個名字一直盤桓在林暮心中,不曾忘卻。

    這是一位凝神後期修者,還是大限將至的凝神後期修者。

    這樣的人,完全可以肆意妄為,當性命都不能保住時,這樣的人還有什麼好在乎的,若是存心作惡,所能爆發的傷害,無法想象。

    林暮無論如何都沒想到,裘虐竟然能和飄雲脈走在一起。

    這實在太匪夷所思,好像早就約定好一樣。

    林暮心驚莫名,環顧四周,十位凝神期修者,緊緊將他們圍在中間,根本不可能逃出。

    現在若是稍有異動,就必然是驚天血戰,不死不休。

    死的,極有可能是他們幾人。

    實力懸殊,太過巨大,幾乎沒有逃出生天可能。

    青牛直至此時,依舊還是大言不慚,開口笑道:“十位凝神期修者來圍攻我,真是有麵子,太長臉了。”

    這時,一位凝神期修者上前一步,盯著青牛,冷喝道:“大膽牛妖,當初你在售府閣,當著各方大能修者直麵,辱我飄雲脈,今日我必親手斬你。”

    說話之人,正是飄雲脈三當家,唐誌。

    青牛哈哈大笑:“狂妄之徒,你信不信我能打得你爬不起來,跪地求饒。”

    “死到臨頭,還敢嘴硬。”唐誌冷哼一聲,麵帶怒色。

    在青牛和唐誌罵戰的寶貴時間,林暮極力鎮定情緒,開始和寧弘,蘇嫻悄悄傳音,商討對策。

    但商談結果,三人都是無可奈何。

    這是一場必殺之局,極難逃出生天。

    “是我大意了。”寧弘喟然長歎,後悔萬分。

    “現在不是懊惱時候,不到最後一刻,我們絕不能放棄希望。”林暮道:“現在,我們唯一能做,就是拖延,尋求逃生良機,若是出現機會,我掩護你們,你們各自逃命,能逃走一個是一個。”

    寧弘忙道:“你和蘇府主、雷少主是售府閣未來,你們不能死,若是出現機會,就由我來殿後,陷入這樣危局,我難辭其咎。”

    林暮心中一暖,道:“我們就別爭了,屆時如果有機會,誰最有希望逃出,誰就走,餘下的都掩護他。”

    寧弘答應下來,望一眼身旁雷諾,他萬分懊悔。

    林暮這時卻是恢複平靜,望著裘虐,回道:“裘家老祖,裘虐,威震整個千方界,我不敢不記得。”

    裘虐哈哈大笑:“小子,現在知道拍馬屁了,但已經晚了。”

    隨即他狠狠盯著林暮,滿臉恨意:“當初你殺我親孫時,可曾想到,你會有今天。”

    林暮不為所動,一身正氣,凜然道:“當日殺你親孫,非我所願,但裘風惹我在先,隨後又要追殺我,我殺他不過是反擊而已,他修為遠勝於我,反倒被我殺了,是他技不如人,怪得誰來。”

    “好一個技不如人。”裘虐睚眥欲裂:“今日我也要讓你嚐嚐技不如人的滋味。”

    “不急。”林暮淡淡道:“你修為都是凝神後期,而我,不過是金丹期巔峰而已,你若想殺我,不過是舉手之勞,但臨死之前,我想死個明白,這是我最後要求,還望你能答應。”

    裘虐哈哈大笑:“我就答應你這要求,你想死得明白,在你臨死之前,我也想讓你知道我的妙計,也不枉我之前苦心孤詣設局,看到你們現在的表情,我很有成就感。”

    “你確實是施展了一個妙計,我們都中了你的計。”林暮道:“隻是你是何時發現破綻,並在此埋伏我們。”

    “蠢貨。”旁邊唐誌和青牛罵戰,幾要敗下陣來,此刻聽到林暮如此發問,不由譏笑道:“真是一幫蠢貨,現在如此明顯情況,你們竟然還猜不出來龍去脈,實在太蠢,杜師弟真是死得好冤。”

    “那你說說是怎麼回事。”林暮轉頭望向唐誌,問道。

    他如何猜不出裘虐之計,隻是他不願說出來罷了,現在他隻想拖延時間,尋求逃命良機。

    唐誌洋洋自得,譏笑道:“在你們進入飄雲脈之前,你們就落入我們陷阱了,和你們在一起的青衣修者和紅衣修者,你們當真以為他們是你們的內線麼。”

    林暮裝作麵色大驚,不由問道:“你說他們是叛徒。”

    唐誌哂然一笑:“你們行蹤,早就在我們掌握之中,你們所走每一步,都是在我們控製之中。”

    青牛忽然出言駁斥道:“那你們腦袋被驢踢了麼,為何不在一開始就圍攻我們,反而讓我們擊殺你們門下弟子,甚至還殺了一位凝神期修者。”

    裘虐徐徐開口,笑道:“我來告訴你,因為在布局之前,飄雲脈中,加上我,也隻有五位凝神期修者,當時以我們實力,根本不足以盡滅你們,於是我們不得不舍棄一部分弟子,甚至是連飄雲脈四當家都不惜送給你們殺,就是為了最大程度迷惑你們,讓你們以為步步順利,無所不能,與此同時,我暗中聯係附近的一些散修和小勢力,邀請他們前來,圍攻擊殺你們,分攤寶物。”

    “這些凝神期修者,都是附近小勢力和散修。”寧弘驚訝道。

    唐誌笑著點頭:“你們中計了。”

    “你們就不怕此事被我售府閣知曉,我們大府主會報複你們,你們有命活著麼。”林暮威脅極為散修道。

    裘虐一驚,隨即道:“你們幾人必死無疑,在這座洞府中,消息隻有我們幾人知曉,雷鳴如何得知。”

    林暮正要說話,裘虐擔心幾位散修變心,改變主意,直接打斷道:“滅了你們,我們四大勢力就會聯手攻打售府閣,雷鳴自身都難保,屆時許多散修都會攻打售府閣,撿些便宜,他根本顧不上為你們報仇,售府閣完了。”

    幾位散修,本來聽了林暮的話,都有些退縮,現在又變得熱血沸騰,躍躍欲試。

    裘虐滴水不漏,林暮不由滿頭大汗。

    對付這樣高手,他實在束手無策,甚至連拖延,他都拖延不下去了。

    恐怕,裘虐早就看出他在拖延,之所以沒動手,隻不過是想跟他玩玩罷了。

    想到這,林暮心中不由泛起一陣無力。

    回天乏術了,

    

Snap Time:2018-01-17 13:11:54  ExecTime:0.1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