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五百五十七章襲殺凝神


    ()

    “你們莫要驚慌,就近找個洞府隱藏起來。//百度搜索 138看書網  看最新章節//”寧弘當即傳音給青衣修者和紅衣修者。

    青衣修者和紅衣修者聞言,如蒙大赦,身影如電,極速瞬移,躲入距離最近的一座洞府之中。

    這座六品峰頭上修者依然全都隕落,他們兩人卻還活著,若是被飄雲脈四當家發現他們,毫無疑問,他們首當其衝,要承受凝神期修者怒火,極有可能被一掌拍死。

    “我們該如何做。”洞府中,林暮不慌不忙,和寧弘、蘇嫻幾人商量對策。

    “毫無疑問,殺。”寧弘道:“這是千載難逢機遇,飄雲脈四當家杜翔,我也認識,不過是凝神初期修為而已,若是平日,我自己就能擊殺他,不過肯定會有一番大戰,自然會引來其他當家,我們爭取不驚動任何人,將杜翔也擊殺在此。”

    “這如何可能。”七府主和八府主皆是麵色一驚。

    凝神期修者極為強大,想要不懂聲色擊殺一位凝神期修者,還不驚動任何人,其中難度,實在太大了。

    凝神期修者,並非是元嬰期修者,實力相差太過巨大,完全是任憑宰割,凝神期修者擁有反抗能力,再不濟,呼喚同伴希望還是很大。

    “我們若想順利滅了飄雲脈,還不想有傷亡,就隻能悄悄蠶食他們。”林暮道:“若是讓他們四人聯手,憑借我們幾人實力,或許能夠取勝,但我們中也極有可能會有人隕落,這樣結果,我們誰也不想見到。”

    蘇嫻點頭,問道:“你說如何做。”

    “依我之見,我們若想擊殺杜翔,還不讓他有任何機會發動反撲,不能讓他呼朋引伴,我們務必一擊必殺。”林暮道:“我們隻能在瞬息之間滅了他元嬰,連讓他自爆機會都不要留。”

    “你是說,展開神識攻擊。”雷諾問道。

    林暮點頭:“正是。”

    “隻是,杜翔好歹也是凝神期修者,瞬息之間就滅掉他神識,恐怕希望渺茫。”雷諾皺眉道。

    林暮點點頭:“以我神識修為,全力發動神識攻擊,也沒把握將他識海一舉擊潰,但我至少有七成把握,將他擊暈,識海陷入混亂。”

    寧弘在旁道:“我也有七成把握。”

    蘇嫻道:“我和你們聯手,是否能必然將他識海擊潰。”

    “若還是沒有十足把握,也加上我們兩人。”七府主也開口道。

    林暮笑道:“我們五位凝神期神識高手展開攻擊,將他識海一舉擊潰可能,至少有九成以上,無聲無息將他滅掉希望極大。”

    蘇嫻蹙眉道:“但也不能大意,人在臨死之際,都會發動拚命反撲,若是杜翔也如此,神識反噬之下,我和七府主,八府主三人,皆是有莫大危險。”

    八府主忙道:“唯今之計,我們隻有冒險,我們願意冒這個險。”

    寧弘當機立斷:“那我們便趁其不備,施展神識攻擊,爭取一擊必殺。”

    幾人齊齊點頭。

    穩妥起見,林暮悄悄將青牛也從旋月空間召出,有青牛的天水青牢在,哪怕這次出現意外,杜翔也絕對逃不出去,必死無疑了。

    滅了杜翔,飄雲脈還餘下三位凝神期修者,以他們六人和青牛實力,對抗三位凝神期修者,無疑要輕鬆許多,勝算大增。

    青牛出來,林暮就向他講解了眼下處境,讓他在旁策應,顧全局麵。

    青牛一口答應下來:“放心吧,有我在,他逃不掉的。”

    幾人商量妥定,寧弘一聲令下,五人齊齊飛出。

    剛一出來,幾人就看到在這座峰頭上不停查探,麵色難看至極的杜翔。

    五人極具默契,這時齊齊發動攻擊。

    轟。

    林暮沒有任何保留,施展出自己最強神識攻擊,寧弘和蘇嫻皆是如此,七府主和八府主也都是全力以赴。

    五人聯手之下,杜翔瞬息之間,就停在空中不動,片刻後,一聲輕響傳來,他已是從空中跌落在地。

    杜翔隕落。

    五人頓時長出口氣,麵上齊齊露出一抹笑容。

    林暮也是渾身一陣輕鬆,剛剛隻是一擊,但他卻是緊張無比。

    按照他們之前計劃,滅了飄雲脈,可不單單是滅了四位凝神期修者,飄雲脈元嬰期修者,同樣是一股不可小覷實力,這些元嬰期巔峰修者,隨時都可能突破,進入凝神期,穩妥起見,自然是要一鍋端了。

    “你們太殘暴了,又沒給我留。”青牛不滿道。

    雷諾從洞府中飛出,見此情景,不由麵帶笑容道:“若是輪到你出手,事情就危急萬分,我們極有可能就要展開血戰,屆時麵對的可不僅僅是三位凝神期修者,還有整個飄雲脈的元嬰期修者。”

    寧弘點頭:“飄雲脈偌大一個勢力,位列四大勢力之一,門中豈會沒有強大的鎮派之寶,如今我們順水順水,但越往後越難,每走一步,都是危險至極,一旦被發現,就將陷入血戰。”

    蘇嫻道:“按照現在情況來看,這種情況無法隱瞞太久,遲早都會被發現,屆時就是大戰之時。”

    青牛是個樂天派,他不由道:“飄雲脈是大勢力,定然會有鎮派之寶,但你們莫要忘了,當初是大府主擊殺了飄雲脈大當家,可能鎮派之寶已經被大府主拿走了。”

    “有這個可能。”林暮點頭道:“但也不能大意,我們苦心孤詣累積出這樣優勢,豈能輕易葬送了。”

    “現在我們要如何做。”雷諾問道。

    “不若我們繼續前往其他六品峰頭,斬殺元嬰期修者,不僅能收獲不菲資源,還能蠶食飄雲脈實力,順便看看是否有機會引來飄雲脈其他當家,若是我們再能悄然擊殺一位凝神期修者,輕鬆滅掉飄雲脈,就不再是空想了。”

    寧弘幾人,皆是讚同林暮說法,幾人在青衣修者和紅衣修者帶路下,當即前往另外一座六品峰頭。

    這一次,極為順利,整座六品峰頭元嬰期修者,皆是被擊殺,所有元嬰期修者靈力精華和神識精華,全都給了林暮,雷諾自身需求已是飽和,他取了許多儲物袋。

    林暮有自己的想法,他什麼寶物都沒要,隻要了這些元嬰資源。

    滅掉這座六品峰頭,寧弘開口道:“我們做得很好,現在隻要再滅一位凝神期修者,我們就能發動正麵猛攻,滅了整個飄雲脈。”

    青衣修者忙道:“我知道三當家所在峰頭,他實力不強,不若我們前去偷襲。”

    林暮和寧弘相視一眼,兩人齊齊點頭。

    “你在前麵帶路。”寧弘吩咐青衣修者道,

    

Snap Time:2018-07-16 18:52:28  ExecTime: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