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五百四十五章前景展望


    ()

    傍晚時分,蘇嫻回到小院。【網 高品質更新 】

    林暮和青牛早就等候多時,青牛忙迎上去:“帶回資源了麼。”

    說話直接,沒有任何拐彎抹角,林暮麵色都是一紅。

    蘇嫻盈盈笑道:“這次帶回資源極多,足夠我們修煉所需。”

    林暮問道:“大府主是如何打算。”

    蘇嫻道:“大府主今日就會和天煞門,萬寶宗相繼展開商談,瓦解四大勢力同盟,一旦大府主這邊商談進展順利,我們這邊就能悄悄前去擊殺飄雲脈四位當家。”

    林暮道:“如此說來,近日我們就隻需安然提升實力便可。”

    蘇嫻輕輕點頭:“不出意外,應該是如此,但也有可能,大府主和天煞門,萬寶宗商談會破裂,四大勢力有可能會聯手打上門來,屆時我們就措手不及了,這段時日也要保持警惕,不能掉以輕心。”

    青牛根本不關心售府閣存亡,催促道:“快將資源給我吧。”

    蘇嫻淡淡一笑,將帶回資源分做三份,自己留下一份,餘下兩份,給了林暮和青牛。

    青牛無心廢話,帶著資源,自己去找間靜室,布下禁製,就開始苦修。

    林暮和蘇嫻並沒開始修煉,兩人都有心對以後的路做一番打算和展望。

    “我們前往飄雲脈,有幾成希望大獲全勝,不損一人。”林暮擔憂問道。

    售府閣四位凝神期高手,他們這邊雖然有無為輔助前往,但他和蘇嫻修為都是在凝神期以下,攻擊力或許不差,但持久力嚴重不足。

    蘇嫻搖頭歎道:“想要不損一人,極其艱難,可能性很小,不過,如果我們做好萬全準備,此事也並非不可能。”

    “該如何做。”林暮忙問道。

    “強大自身。”蘇嫻堅定道。

    “說來聽聽。”林暮道。

    “現在,我們幾人實力,根本無法與飄雲脈這樣一個大勢力抗衡,但我們潛力都是千年不遇,甚至萬年不遇,隻要給我們一段時間,修為就能突飛猛進,實力飆升許多,勝過飄雲脈希望大增。”蘇嫻道:“我現在修為是元嬰期巔峰,這次就有望突破至凝神期,雷諾是金丹期,他突破至元嬰期可謂是輕而易舉,如果他能領悟出劍意,實力也是極為強勁,再加上他一身強大底牌,獨自就能和一位凝神期修者抗衡。”

    林暮笑道:“這樣希望確實大增,青牛剛剛還跟我吹牛,說他能突破至凝神期,一旦他進入凝神期,就能輕易斬殺兩位凝神期普通高手,哪怕他不能,斬殺一位總是很有可能,我現在實力也能斬殺一位凝神初期修者,如果我這次能順利突破至元嬰期,擊殺凝神中期都是有可能。”

    蘇嫻笑道:“屆時寧府主斬殺一位凝神期修者,青牛斬殺一位,你斬殺一位,餘下我和七府主,八府主,還有雷諾四人,飄雲脈凝神期修者都不夠殺了。”

    林暮笑著點頭:“如果進展順利,我們勝算極大,毫發無損都是很有可能。”

    蘇嫻道:“此事是大府主決定,大府主運籌帷幄,足智多謀,他既然坐下這個決定,定然是有萬全信心,不然也不會讓我們帶著雷諾前往。”

    林暮深以為然:“我聽大府主說過自己遭遇,雷諾現在是他唯一親人,他不會讓雷諾冒生命危險的。”

    蘇嫻道:“如果能滅掉飄雲脈,我們售府閣處境就會好很多,屆時若是隻和淩霄劍門為敵,真不懼他們,唯一憂患,就是我們不能內訌,自損實力。”

    林暮鄭重點頭:“說的是不能內訌,事到臨頭時,誰又知道會如何,六十年府主評定之期將至,以你現在實力,保住府主之位不成問題,但屆時恐怕你就要排在第十位,還是會被人排擠。”

    蘇嫻婉然一笑:“我若是被人打壓,你會坐視不理麼。”

    林暮麵色一紅:“誰打壓你,我就打壓他。”

    蘇嫻巧笑嫣然,美豔不可方物:“府中內鬥由來已久,內部鬥爭也並非全都是壞處,也能相互促進,在大府主鎮壓下,雙方都不會太過火,都會注意分寸,像你之前當眾打樊安臉,都算是逾越了,不過以你現在地位,大府主也不會說你什麼,隻是以後你莫要再如此放肆了,二府主實力深不可測,性格暴烈,從不屈服大府主之外的任何人,我們同在府中,沒有深仇大恨之下,暗中較勁也就算了,千萬莫要性命相拚,玩得過火。”

    “凡事留一步,日後好相見。”林暮笑道:“這點道理,我還是知曉,在大典上,二府主說話做事極為得體,我和他還有過默契合作,覺得他本性倒是不壞。”

    蘇嫻道:“府中爭鬥都是暗流洶湧,並不是很激烈,但幾位考驗人心性和手段,對你也是一種磨礪,以後你要多看,多學,莫要衝動,哪怕是因為我被壓製,也不能失了分寸。”

    林暮隻好無奈點頭:“我會謹記的。”

    勾心鬥角,他不是不會,隻是覺得太累,他一向不喜這些,尤其是當他實力越來越強大時,他愈發覺得,這些勾心鬥角都是淺顯無比,與其在這上麵花費太多心思,不如專心領悟劍意,這樣來得更實在,更純粹。

    一時得失,真的不算什麼。

    修仙,看的是長久,實力為尊,勾心鬥角終究隻是小道。

    “還有什麼風險需要注意。”林暮問道。

    蘇嫻略一沉吟,道:“你和裘家恩怨,至今都未解決,二十年之約,也眼看到期,裘虐在千方界也算是一位大能,實力和寧府主相比,都毫不遜色,甚至還能略占上風,他若是來殺你,你自己很難躲過。”

    林暮聞言,麵上一陣擔憂:“裘虐是一大隱患,但既然他現在沒來找我,我總不能殺上門去,若是有你和寧府主幾人和我一起,我不懼他,我就擔心我落單時,會被他抓住機會,趁機殺我。”

    “這段時日,你就安心潛修,千萬莫要離開這座小院。”蘇嫻想了想,道:“有何事情,你且跟我說,我替你去做,等你修為晉升元嬰期,再出去走動,屆時,以你實力,想來也不懼裘虐。”

    林暮忙連連點頭。

    兩人商談妥定,各自回屋潛修,

    

Snap Time:2018-01-21 10:47:43  ExecTime:0.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