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五百三十二章揚威立腕


    這一巴掌,打得幹脆利落。

    所有人都沒有反應過來。

    樊安更是惱火至極。

    他修為已是元嬰期巔峰,但不知是他猝不及防還是林暮早就暗中蓄勢,這一巴掌來得太快,他根本就來不及躲!

    當著售府閣幾大府主之麵,當著他一眾手下之麵,林暮竟然敢打他!

    尤其令他無法忍受是,林暮修為不過是金丹期!

    真是膽大包天!

    “你敢打我?”樊安怒容滿麵,喝問道。

    有幾位府主在場,他不敢放肆,沒有立即動手。

    “打你是讓你長長記性,不要仗著修為高,就敢肆意妄為欺壓他人!”林暮麵色淡然:“有些人,你可以欺壓,或許他們還不會有任何反抗,你打了左臉,他還會將右臉伸給你打,但我不是!你想打我的臉,我必將你的臉打腫!”

    幾位售府閣金丹期修者,望著樊安高高腫起的臉頰,不由暗中偷笑。

    樊安平日在千方城位高權重,說一不二,誰都不敢反駁他。

    即便是幾位府主,也都對他極為器重,九府主看到他,也都很給他麵子。

    至於其他大城閣主,遇到他,無形中地位就矮了一截。

    在售府閣,樊安堪稱就是府主之下第一人。

    而在今天,林暮這位修為隻有金丹期的執事,竟然當眾打了樊安的臉!

    有好戲看了!

    這些都是一些無所事事之人,純粹是看熱鬧。

    一些有遠見修者,眸中卻都是隱現擔憂。

    樊安是售府閣府主之下第一人,又是二府主一脈中流砥柱,林暮雖然修為隻有金丹期,但好歹是售府閣未來府主,同時也是三府主一脈力捧之人。

    如今在大庭廣眾之下,這兩人發生衝突,其中意味著什麼,自然不言而喻。

    難道外患未除,內患又起麼?

    不少人心中都是一陣擔憂。

    之前麵對四大勢力聯手,雖然並未有正麵衝突,但售府閣還是舉步維艱,頂著絕大壓力,所有售府閣之人,走在千方城中,都是不敢喘大氣,也不再有平日張揚,生怕一個不慎,就會引來四大勢力之人圍攻。

    現在形勢雖有緩和,但危機並未消除。

    這林暮剛一回來,就和樊安剛上,售府閣未來處境,無疑是蒙上一層陰影。

    一些目光長遠之人,心中已是悄悄打定主意,打算這幾日就脫離售府閣,免得以後惹火燒身。

    上層之間鬥爭,損傷最大的,往往都是中下層。

    樊安目光通紅,怒意如熾,冷冷望一眼偷笑的幾位金丹期修者。

    那幾人頓時鴉雀無聲,身體莫名一顫,心中發寒。

    “狂妄!”樊安怒道:“你小小執事,也敢在我麵前大言不慚。我打你都是看得起你!”

    說話間,有著很高的優越感。

    也難怪他會如此。

    售府閣中,所有閣主,都沒人能和他抗衡,實力和他相差無幾的,威望沒他高,威望比他高的,都已經是府主了!

    唯一能對他造成一點威脅的,就是眼前的林暮。

    而現在,林暮修為雖然飆升一大截,晉升至金丹期頂峰,但想要成為府主,修為少說也要跟蘇嫻一個級別,達到元嬰後期才行吧?

    蘇嫻之前就是售府閣唯一一位元嬰期府主,自有她過人之處,所有人都很服氣。

    林暮想在元嬰期成為府主,實在是難比登天!

    而他現在,不過是金丹期,就敢如此猖獗,實在是得意過早!

    他現在修為已是元嬰期巔峰,若是現在就成為府主,或許還會有一些人不服氣,但他有自己籌碼,而府主已是答應他,現在正全力幫他搜集衝擊凝神寶物,再過數月,他就準備閉關衝擊凝神!

    一旦他晉升凝神,成為府主,就是板上釘釘之事。

    而現在,林暮竟然敢在他麵前耀武揚威。

    還伸手打他的臉!

    “打我是看得起我?”林暮淡淡一笑,他心中怒火無處發泄,這個送門來的,他可不能放過,“你也不過是說說罷了,我才是真的看得起你!”

    林暮盯著樊安高高腫起的臉頰,意味深長道。

    “你!”樊安氣得脖子痛紅,指著林暮,說不出話來。

    他隻好轉頭望著四府主白河,向他求助。

    白河望著樊安,眸中閃過一抹失望。

    他實在太失望了!

    當著蘇嫻和寧弘之麵,林暮狠狠打了樊安的臉,樊安竟然不敢出手!

    林暮打的不是他樊安的臉,而是他這位四府主白河的臉。

    更令他感到丟臉的是,樊安都沒反抗,而是向他求救。

    林暮卻是老神在在,都沒回頭看寧弘和蘇嫻一眼。

    一位是元嬰期巔峰修者,一位是金丹期修者,一位是閣主,一位是執事,在這大庭廣眾之下,形勢竟然完全顛倒,站在上風的,竟然是金丹期的林暮!

    這口氣,白河都忍不下!

    現在蘇嫻和寧弘都沒開口,站在旁邊不說話,他卻不能不說話。

    他再不說話,以樊安這膽小樣子,還是會吃虧,那樣他更加顏麵掃地!

    “咳!咳!咳!”白河故意出聲,連咳三聲,吸引住所有人注意。

    他正要說話之際,卻是被人直接打斷。

    “四府主今天出門忘記吃藥了麼?”林暮淡淡問道。

    白河一句話卡在嗓子,頓時冒不出來,憋得麵色通紅。

    雷諾見此情形,在後麵暗暗叫好。

    林暮剛回千方城,就銳不可當,連挫樊安和白河兩人銳氣。

    真是威武霸氣!

    樊安看至此處,再也忍不下去,他無法再保持風度。

    白河麵子都被掃,他若是再不出手,就說不過去。

    在蘇嫻麵前,他被這樣狠狠打臉,再不反擊,還是男人麼?

    嘩!

    劍光一閃,樊安就祭出飛劍!

    在售府閣之中,他就要動手!

    周圍金丹期修者,都是大驚失色。

    售府閣中動手,極有可能就會損毀售府閣!

    這是違反府規重罪!

    白河這時卻是慫了,忙勸道:“莫要意氣用事,不過是一言不合,何必大動幹戈。”

    他竟然開始做和事老。

    樊安前程似錦,若是因為一時衝動,被大府主重罰,就失去進階府主資格。

    林暮若是借此機會上位,成為府主,三府主一脈就將壓過他們。

    本來,占據上風應該是他們才對。

    大好形勢,豈能因為樊安一次衝動,就完全陷入被動?

    林暮卻是望一眼白河,安慰笑道:“莫要擔心,不會有事的!”

    話音剛落,天地就是一片肅殺。

    沉寂,前所有未有的沉寂。

    所有人都是如同墜入冰窖,動彈不得。

    劍意,殺!

    殺意入體,令人膽寒。

    劍意圓轉,無人能擋!

    啪!啪!啪!

    林暮甩手就是三個巴掌!

    列表

    

Snap Time:2018-04-21 23:07:51  ExecTime:0.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