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五百三十一章風起雲湧


    飛劍如虹,飛往千方城。

    一行四人,沉默無言。

    雷諾和蘇嫻、寧弘三人,望著平靜飛在前方的林暮,皆是目光複雜。

    從寰靈峰出來,林暮就一言不發,四人一起返回千方城。

    父母和徒弟盡皆莫名消失,三人從林暮麵上,卻是看不到任何表情。

    他很平靜。

    沒有哭,沒有鬧,亦沒有再多問。

    三人望著林暮,都有一陣擔憂。

    劍光閃爍,落在千方城前。

    四人平安抵達千方城!

    回首來路,雷諾一陣唏噓。

    這一路,售府閣雖有損失,但相對來說,收獲更多!

    唯一令他高興不起來就是,林暮父母竟然莫名其妙遭遇不測,現在下落不明。

    林暮一直一言不發,麵上也是如同深潭,看不出任何想法。

    四人步入城中,千方城繁華依舊。

    城中心最繁華之處,是城主府。城主府對麵不遠,就是售府閣。

    一座奢華到極致樓閣。

    在雷諾帶路下,四人步入售府閣。

    售府閣中,現在卻是有著一股凝重氣氛,看上去極為冷清,和千方城繁華景象,有些格格不入。

    之前千方城動亂,四大勢力聯手對抗售府閣。

    這在整個千方界,都是掀起驚濤駭浪!

    這場對持,若是真發展下去,戰鬥必不可免!

    售府閣實力雖強,但在四大勢力圍攻下,也是難以抵抗,極有可能就會覆滅。

    在這樣時局影響下,售府閣生意,也是受到沉重打擊,門前冷落,少有人前來。

    這樣情景,連雷諾這樣售府閣少府主,都感到極為驚訝。

    要知道在之前,售府閣生意興隆,賺取靈石都賺到手軟,隨便千方城一座小院,都能引起哄搶,賺得盆滿缽滿。

    而現在,一切都不複從前。

    寧弘和蘇嫻,在售府閣時間頗長,雖然沒有經曆過像這次這麼大的危機,但也早有心理準備。

    這樣情景,在他們預料之內。

    售府閣生意受到沉重打擊,甚少有人前來購買洞府,也是無可厚非。

    在眼下這種情勢下,售府閣和四大勢力對持有所緩和,但並未徹底解決危機。

    誰又知道,哪天售府閣和四大勢力是否會發生驚天大戰!

    城門失火,殃及池魚。

    若是他們現在買下洞府,售府閣一旦隕落,洞府就可能會被四大勢力收回,之前花費的巨額靈石,也都打了水漂!

    誰也不願吃虧!

    四人步入售府閣,冷清閣樓中,頓時引起轟動。

    蘇府主,寧府主,雷少主,未來的林府主,堪稱是四位府主級別大人物,齊齊到來!

    兩道身影,在其他售府閣修者之前,笑著出來相迎。

    站在後麵一位,林暮認識,正是千方城售府閣閣主。

    樊安!

    樊安修為,已是元嬰期巔峰!

    站在樊安前麵一位修者,林暮並不認識,但他還是深深望了一眼。

    這人身穿一身素淨錦袍,麵容堅毅,看上去很沉穩,但修為卻是高得可怕!

    凝神中期!

    “兩位府主和少府主凱旋,有失遠迎,還望見諒。”錦袍凝神期修者,滿麵笑容道。

    寧弘笑容和煦:“白府主親自迎出,勞駕了。”

    兩人說話都是一臉笑容,林暮卻是感覺不到一點情誼。

    笑得都太假了!

    “這位是四府主,白河,和二府主是一脈。”蘇嫻悄悄傳音林暮:“當初我和你簽下《府主養成協議》,二府主不好出頭,這白河反對最為凶猛!”

    林暮眸中光芒變得淩厲兩分。

    “白河一直想要力捧樊安上位。”蘇嫻又道:“樊安在首府格位居高位,但自身實力,在元嬰期修者中,隻能算是頂尖,算不上無敵,更別說逆階和凝神期修者戰鬥,他若成為府主,定會有人不服!這也是大府主遲遲沒有應允原因。”

    “你在他之前,就成為售府閣未來府主。”蘇嫻道:“售府閣權勢雖大,但並不需要那麼多府主,若是真讓你成為府主,樊安就徹底沒有機會!”

    林暮輕輕點頭。

    在成為府主路上,他和樊安,隻有一人能夠如願。

    但他不懼!

    樊安無非是仗著二府主一脈庇佑,自身實力並不行,連劍意都沒領悟出來。

    他怕什麼?

    “白府主疏忽了!”雷諾口快,望一眼林暮,笑著道:“不是兩位府主,而是三位府主。”

    白河麵帶微笑,看都未看林暮一眼,他還以為林暮不過是一位普通天才,不知使了什麼密招,引得蘇嫻青睞,一路力捧。

    “我都忘了,罪過罪過!”白河一拍額頭,望著雷諾,麵帶笑容:“雷少主十八歲就達到金丹期巔峰,天才光芒籠罩整個千方界,成為府主不過是早晚之事。”

    林暮麵色一變。

    雷諾笑容斂去,正色道:“你又錯了!我說的是林府主!”

    雷諾指著林暮,笑著道:“這位是我們售府閣府主,林暮!”

    白河不疼不癢點頭:“我知道的,未來的林府主嘛!”

    樊安心中一陣不快,跟在後麵道:“林執事是天才,但現在修為畢竟隻有金丹期,距離成為府主,還有一段極其遙遠距離,現在就稱他為府主,未免太過不妥!”

    林暮聞言頓時笑了。

    他笑的不是樊安。

    而是,大府主竟然沒有將他即將成為府主訊息,告知其他人。

    真是大有深意!

    “這樣機會,我若是不顯露一次,實在是對不起大府主美意!”林暮暗道。

    他剛一回到千方城,就見到父母和石頭盡皆消失。

    哪怕是他心中清楚,劫走他父母和石頭之人,必然另有圖謀,短期內,他父母都不會有事。

    而他,也隻能接受。

    與其費盡鬧騰,於事無補,不如慢慢圖謀,另謀機會,看看能不能尋出一些有利線索。

    但心中如此想,在情感上,他還是很憤懣。

    被人隨意擺布,而無能為力,誰能忍?

    這種憤怒情緒,在他心中堆積,若是不及時發泄出去,極有可能會影響心境!

    樊安自動送上門來,怪不得他!

    “妥不妥,恐怕也不是由你一個閣主說的算吧!”

    笑聲響起,不疾不徐,從容不迫。

    正是林暮!

    樊安聞言,麵色頓時一變。

    林暮語氣雖然淡然,但每一個字,從到外,都透露著輕蔑,極為不屑!

    他頓時怒意翻騰。

    一個執事,竟然敢挑釁他這樣閣主,尤其是,這位執事,還是他手下!

    這跟直接打他的臉無異!

    “是不是由我說了算,並不重要。”樊安當即反擊道:“我們幾位說話,哪有你一位執事說話份?多嘴!自掌嘴巴!”

    啪!

    樊安話音落下,一聲響亮掌嘴聲音響起。

    林暮收回右手,樊安臉上,五道指印,清晰無比。

    周圍售府閣一眾修者,盡皆麵色一變。

    寧弘搖頭苦笑。

    林暮是真不簡單。

    剛一回來,售府閣就風起雲湧!

    列表

    

Snap Time:2018-01-17 23:20:34  ExecTime:0.2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