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五百二十九章府主承諾


    萬傳音盤閃爍著光芒,一道聲音從中傳出。

    “寧府主,你還活著麼。”

    聲音滄桑,帶著一絲疲憊。

    “是我爺爺。”雷諾驚喜道。

    大府主親自來訊。

    林暮和蘇嫻相視一眼,兩人都是激動莫名。

    他們被困摩雲山脈,遲遲無法聯係千方城,如今,總算有音訊。

    林暮心中充滿疑惑,千方城,到底發生何事。

    大府主聲音滄桑,帶著疲憊,不複之前無上威嚴。

    莫非真是四大勢力聯手對抗售府閣。

    戰局如何。

    林暮心中做著猜測,忙側耳傾聽寧弘和大府主談話。

    “我安然無恙。”寧弘一臉激動,眼中浮起一層霧氣:“蘇府主,雷少主,還有未來的林府主,全都安然無恙。”

    寧弘聲音顫抖,向大府主報告著喜訊。

    直至此刻,他才顯出自己脆弱。

    他和蘇嫻前來摩雲山脈,大意之下,被淩霄劍門左浩和通奇偷襲,他身負重傷,售府閣一眾拓荒者全都隕落,林暮和雷諾、蘇嫻在淩霄劍門圍攻下,苦苦掙紮,稍有不慎,他們所有人都將隕落。

    所幸,一切都挺過來了。

    他重傷之後,就找到一處隱蔽洞府靜養傷勢,直到傷勢痊愈,他才出關。

    這次重傷,對他何嚐不是一種促進。

    他之前滯留在凝神中期已有數百年,遲遲不能進階,這次重傷,他突破瓶頸,修為一下進階凝神後期。

    在突破過程中,他心中產生一絲明悟,劍道造詣也是突飛猛進,直接領悟出劍意通融。

    戰鬥一直很緊張,他心中一直緊繃著,沒有片刻放鬆。

    哪怕是擊殺左浩和通奇後,他也沒有放鬆。

    千方城一直沒有音訊,他很擔心售府閣安危。

    他是售府閣三府主,地位尊崇,和售府閣同呼吸共命運,售府閣若是出事,損失最大的,就是他們這幾位府主。

    售府閣偌大成就,都是他們幾人,當初一劍一劍打出來的。

    這樣的心血,他萬分不願付諸東流。

    所幸,現在大府主傳音過來。

    大府主威望無敵,震懾整體個千方界,大府主還在,現在還能主動聯係他,哪怕是千方城有事,售府閣還一定存在著。

    這就夠了。

    “這是真的麼。”萬傳音盤中,傳來大府主欣喜聲音。

    “是真的,我們都還活著。”寧弘熱淚盈眶。

    雷諾是大府主唯一親孫,若是真遭遇不測,後果他不敢想象。

    大府主事事追求完美,追求極致,自己唯一親孫隕落,對他不知道是多麼沉痛打擊。

    好在,雷諾還活著。

    萬傳音盤光芒閃爍,大府主聲音再度傳來。

    “我獲悉淩霄劍門大長老左浩帶著長老通奇和數十位元嬰期修者,前往摩雲山脈,圖謀不軌,你們現在是何處境,如果不能力敵,就暫避鋒芒,我這邊事情處理好,就會讓二府主前去救援你們。”

    大府主句句話都帶著關切,寧弘熱淚滿麵。

    狠狠控製住激動情緒,寧弘哽咽道:“不要讓二府主來了。”

    萬傳音盤光芒陡然一陣閃爍,大府主焦急道:“發生何事,你們是否已經被圍困,逃生無望。”

    “你們不要慌張,更不要絕望,我這就施展大渡雲術,前去救援。”大府主安撫寧弘。

    他聽到寧弘哭聲,心下極為緊張。

    他和寧弘認識一千餘年,寧弘剛開始愛哭,他們幾人時常拿來取笑。

    但自從建立售府閣,成為府主之後,寧弘就再也沒有哭過。

    這一次,他又聽到寧弘哭聲。

    事情定然非常棘手,恐怕都是令人絕望處境。

    “你也別來了。”寧弘盡量平複情緒,忙道。

    “到底發生什麼事。”大府主焦急問道。

    關心則亂。

    他都忘記,寧弘現在都能安然和他說話,再危急,又能危急到哪去。

    “因為淩霄劍門之人,已經全都隕落了。”寧弘笑道。

    “什麼。”大府主驚訝萬分:“淩霄劍門之人,全都隕落了,左浩和通奇也全都隕落了。”

    “是的,左浩和通奇也全都隕落了。”寧弘麵帶笑容。

    盡滅淩霄劍門所有人,這在他漫長一生中,都是值得稱道事情。

    太驕傲,太自豪。

    “你是否是爆發了底牌,燃燒了自己修為。”大府主忙問道。

    寧弘是售府閣中流砥柱,實力超強,在整個千方界,都是數得上高手,若是他實力大損,售府閣處境就將不妙。

    “我修為沒有任何損耗,反倒是進階至凝神後期了,還領悟出劍意通融。”寧弘笑道。

    “原來如此。”大府主驚喜道:“難怪你能盡滅淩霄劍門修者。”

    聽到大府主笑聲,寧弘麵上也是浮現一陣笑容。

    “那你為什麼哭。”大府主忽然問道。

    “我這是感動的淚水。”

    ……

    萬傳音盤中,一陣沉默。

    “盡滅售府閣修者,我出力極少。”寧弘主動道:“我剛來摩雲山脈,就遭遇左浩和通奇圍攻,身負重傷,之後就找到地方療養傷勢,所有人都是蘇府主,林府主和雷少主擊殺的。”

    大府主頓時驚奇道:“蘇府主實力雖強,但如何能和左浩抗衡,雷諾實力雖強,最多能和元嬰期修者抗衡一下,售府閣數十位元嬰期修者前往,他如何對抗的了。”

    大府主笑道:“你不要告訴我,所有人都是未來的林府主殺的,我記得很清楚,林暮在前往摩雲山脈之前,修為隻有築基期,哪怕他現在修為晉升金丹期,又能如何,難不成他還能擊殺左浩和通奇。”

    寧弘笑道:“你英明神武,料事如神,但這一次,你真錯了。”

    “事實如何。”大府主心情似乎輕鬆許多,笑道:“願聞其詳。”

    “林府主神識修為已是凝神期。”寧弘淡淡道。

    “果然是天才。”大府主讚道:“蘇府主獨具慧眼,她這決定是正確的。”

    寧弘屏住笑意,又道:“林府主劍道造詣已是達到劍意圓轉層次。”

    “什麼。”大府主急聲道:“你再說一遍。”

    “我說林府主已經領悟出劍意圓轉,和你一樣的劍意圓轉。”寧弘笑著複述一遍。

    “他現在修為已經達到何種地步。”大府主穩重無比,也是不由激動問道。

    “修為已是金丹期巔峰。”寧弘如實道。

    “金丹期就領悟出劍意圓轉,這樣天才,萬年不遇。”大府主驚歎道。

    寧弘忙道:“左浩和通奇,都是被林府主擊殺,若非林府主,恐怕我們都死了。”

    大府主平複下激動情緒,當即道:“你們速回千方城,回到千方城,我就提拔林暮做府主,並昭告天下,為他舉行典禮,邀請整個千方界最頂尖修者,前來祝賀。”

    蘇嫻和雷諾聞言,望著林暮,齊齊露出笑容。

    大府主親自許下,提拔林暮當府主。

    還要舉行典禮。

    整個售府閣,能有這樣待遇之人,林暮是第一個。

    之前所有的府主,都沒有享受過這樣待遇。

    林暮望著寧弘,心中一陣溫暖。

    寧弘將所有功勞,都推給他,明顯是力捧他。

    和通奇,左浩之戰中,若非寧弘出手,通奇就逃跑,左浩也有可能逃跑。

    若非寧弘和左浩硬拚神識,他哪有機會力劈左浩。

    能擊殺通奇和左浩,寧弘居功至偉。

    但現在,所有功勞,都成了他一人的,林暮萬分過意不去。

    “我們這就回轉千方城。”寧弘望一眼林暮,笑著和大府主道。

    蘇嫻這時在旁提醒寧弘:“問問大府主,千方城到底發生何事。”

    林暮和雷諾望著寧弘齊齊點頭。

    寧弘恍然大悟。

    他們和千方城失去聯絡,千方城到底發生何事。

    售府閣現在處境如何。

    “千方城到底發生何事。”寧弘忙問道。

    萬傳音盤,光芒閃爍。

    “無非是四大勢力蠢蠢欲動,眼紅嫉妒我們售府閣崛起,欲要聯手打壓我們。”大府主淡淡道:“淩霄劍門首當其衝,甚至想滅掉我們售府閣,他一邊聯合其餘三大勢力向我施壓,一邊悄悄派遣左浩和通奇前往摩雲山脈,想要將你們擊殺,削弱我們售府閣實力,為下一步計劃奠定基礎。”

    當真是四大勢力聯手對抗售府閣。

    林暮和蘇嫻、雷諾三人,麵上皆是一陣震驚。

    四大勢力齊齊聯手,哪怕售府閣再如何逆天,恐怕也難以相抗。

    售府閣在千方城遭遇危機,比他們在摩雲山脈,還要凶險萬分。

    難怪,之前遲遲沒有千方城音訊,府中忙著解決生死殺局,哪還顧得上其他。

    “那事情發展如何。”寧弘麵帶驚訝,關切問道。

    大府主淡然一笑:“四大勢力,欲要阻止我們售府閣崛起,但並不齊心協力,都是暗懷鬼胎,沒有人膽敢主動進攻,生怕因此遭遇售府閣狂風暴雨攻擊,就此頹勢,加之我暗中略用手段,他們臨時聯盟就分崩離析,互相猜忌。”

    大府主笑道:“飄雲脈和淩霄劍門,差點大打出手,反目成仇。”

    “現在售府閣是何處境。”寧弘問道。

    “售府閣如今已是安寧。”大府主道:“飄雲脈和淩霄劍門已有間隙,再無聯手可能。”

    安寧了。

    四人聞言,齊齊鬆口氣,

    

Snap Time:2018-07-23 02:27:14  ExecTime:0.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