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五百一十九章第一劍修


    錦衣修者忽然仰天狂笑,肆意形骸。

    “無知愚昧,自以為是!”劍指林暮,錦衣修者冷笑道:“你知道我們四人來曆麼?”

    “你們是什麼來曆?”林暮麵色淡然,不痛不癢問道。

    蘇嫻和雷諾兩人,在背後暗暗蓄勢,準備發動致命襲擊!

    林暮麵色淡然,和錦衣修者周旋。

    錦衣修者渾不在意林暮小把戲,他已經看出林暮在故意拖延時間,恰好,他也是抱著這樣目的!

    他已然讓同門暗暗聯絡左浩和通奇,隻要左浩和通奇兩人到來,他們連出手都不必,直接就贏了!

    現在動手,可能還會受傷!

    狗急跳牆,兔急咬人,他也怕蘇嫻和林暮兩人驟然爆發強大底牌,或者蘇嫻自己自爆元嬰,就能秒殺他們四人!

    現在動手,實在是太不明智!

    自以為勝券在握,錦衣修者就和林暮侃侃而談,言語間帶著無盡傲氣:“我們四人,是淩霄劍門這一代弟子中,排名前五天才,修為都已是元嬰期巔峰,劍道造詣都已是融合劍技大成,隻要機緣到了,隨時都有可能晉升凝神!”

    林暮麵色淡然:“實力不錯!隻是排名前五天才,為何隻有你們四人?”

    錦衣修者道:“我們大師兄沒來,攔阻你們,我們四人就足夠,無需他出馬。他修為是元嬰期巔峰,但已然領悟出劍意,劍道造詣達到劍意初窺級別,他當初可是和蘇府主齊名人物!如今也不遜色什麼!”

    “蘇府主,你可還記得我們大師兄餘敬?”錦衣修者望向蘇嫻,笑著問道。

    蘇嫻麵色坦然:“餘敬,我自然記得!淩霄劍門第一天才劍修,千方界誰人不識?”

    錦衣修者仰天大笑。

    “狐假虎威!”林暮在旁潑冷水,故意激怒他:“餘敬再厲害,也是他自己事情,跟你有什麼關係?即便是跟你有關係,又有何值得炫耀?”

    林暮麵帶譏諷,笑道:“當初和蘇府主齊名人物,現在也不過是剛領悟出劍意,達到劍意初窺境界,蘇府主劍道造詣早就達到劍意通融大圓滿境界,整整勝過餘敬一個境界,這就是你說的不遜色什麼?”

    錦衣修者為之語塞,隨後麵紅耳赤道:“再怎麼說,他也是領悟出劍意的天才!雷少主得天獨厚,坐擁售府閣無盡資源,如今可曾領悟出劍意?”

    他轉而將矛頭指向雷諾。

    林暮淡淡一笑:“雷少主如今修為不過是金丹期,他在晉升元嬰期時,還有一次頓悟天地機會,他現在就已是融合劍技大成,屆時領悟出劍意,不過是水到渠成之事。隻會比餘敬厲害,不會比他差!”

    雷諾努力蓄勢,對外麵林暮和錦衣修者說話不聞不問。

    “我隻看結果,他隻是有可能領悟出劍意,還有可能領悟不出!”錦衣修者道。

    “如果我告訴你,我現在就已經領悟出劍意,你是否就放我們離去?”林暮淡淡一笑。

    “你已經領悟出劍意?”錦衣修者盯著林暮,搖頭道:“我不信!”

    “你隻說讓不讓我們離去!”林暮一拍額頭,似是想起什麼,激將道:“我忘了,你又不是餘敬,肯定無法做主!”

    “我自然能做主!”錦衣修者怒道:“我還真不信你能領悟出劍意!”

    林暮望著他,嘴角笑意更濃,他激將果然有了效果。

    “我這就可以證明給你看!”林暮道:“我們可以比試一番,先告訴你,我已是達到劍意初窺境界,你要有所準備,別被我一劍劈殺了!”

    “狂妄!”錦衣修者麵帶怒容道:“咱們這就比劃比劃!”

    話音剛落,他就催動飛劍向林暮攻來。

    林暮句句攻他心中要害,令他憤怒不已,尤其是讓他忍耐不能的是,林暮不過是金丹期修為,竟然在他麵前耍威風,裝作高人模樣。

    眼看左浩和通奇兩位長老也快到來,他也無需再拖延時間。

    現在,他隻想在左浩和通奇兩位長老到來前,狠狠折磨林暮一番。

    這我售府閣的天才府主,太過目中無人,他忍耐不能!

    飛劍犀利,攻向林暮。

    麵對這樣稀鬆平常一劍,林暮極其淡然,他當即運轉靈力,催動淩金劍,悍然迎上!

    叮!

    兩劍相交,在空中相持,不分勝負!

    錦衣修者一擊沒有湊效,當即怒道:“你不是領悟出劍意了麼,施展給我看看啊?”

    他話音未落,就驟然發動融合劍技!

    欲要趁勢突襲林暮!

    林暮早有準備,他立即發動反撲。

    他的反撲,比錦衣修者還要突然,還要威猛,還要犀利!

    天地一片肅殺!

    他全力催動劍意!

    殺!

    劍意通融大圓滿!

    錦衣修者深陷林暮劍意之中,頓時動彈不得。

    這一切來得太突然了,他完全措手不及!

    “這根本就不是劍意初窺級別劍意!”錦衣修者滿臉駭然道。

    林暮卻是並未給錦衣修者驚訝時間,下一瞬間,他又驟然發動神識突襲!

    神識刺!

    凝神期神識威壓,轟然散出。

    這一擊,來得更突然,更犀利!

    錦衣修者一下被林暮擊懵,毫無招架餘地!

    就是趁著他這一愣神功夫,勝負已定!

    淩金劍散發著璀璨金光,當空斬下!

    轟!

    鮮血飛濺,靈力四散,錦衣修者元嬰都沒來得及逃出,就被林暮一劍劈碎!

    這一劍之威,深深震駭住餘下三位元嬰期巔峰修者,三人都是難以置信。

    實力強大的二師兄,竟然就在一照麵之間,被林暮這位金丹期修者斬殺了!

    片刻之前,二師兄還是意氣風發,豪言壯誌,將計就計,戲耍林暮。

    隻是短短瞬間,他就隕落了!

    實在令人無法接受!

    “這不可能!”一位藍衣修者回過神來,驚道。

    一位紅衣修者身形一閃,就要逃離。

    餘下一位青衣修者猛然喊道:“莫走!兩位長老就要來了,我們要竭力攔下他們!”

    藍衣修者也當即呼喚紅衣修者道:“我們三人齊齊聯手,他們無法瞬息之間擊殺我們!”

    紅衣修者停下身形,滿臉猶豫道:“左浩和通奇長老早就獲知消息,但他們並未前來,我真擔心,我們也成了誘餌了,寧府主不出現,可能我們也會白白死去!”

    “不會的!絕對不會的!”青衣修者道:“如果他們再不來,這三人就順利逃出去了!”

    紅衣修者沉吟下,發現確實如此。

    無論如何,兩位長老都不會放任這三人離去!

    “我勸你們盡快走!”林暮催動淩金劍,金光璀璨,寒聲道:“不然,你們也是被我一劍劈滅!”

    天地一片肅殺!

    他又再度施展劍意!

    威懾力十足!

    三位淩霄劍門前五天才,齊齊退卻,眼看就堅持不住,轉眼要逃。

    林暮一人,就能斬殺他們,後麵還有實力更為強大的蘇嫻沒有動手,若是蘇嫻出手,他們根本就攔不住,最多是抵擋片刻!

    萬一這片刻間,兩位長老沒有來,就真的白死了!

    “莫要逼我動手,你們如實悍不畏死,拖延時間,我不反對,但我敢保證,在左浩和通奇趕來之前,你們就會喪命!”林暮麵色寒冷道。

    三位淩霄劍門元嬰期巔峰修者,皆是後心冒冷汗,紅衣修者轉眼又要逃。

    但他一轉眼間,麵上卻是安定下來,忙又轉過身來,變得信心十足。

    “是麼?”一道清冷聲音忽然在場中響起。

    跟隨聲音出現的,是一位紫衣修者。

    來人劍眉星目,身姿挺拔,如同一柄利劍,鋒芒畢露,修為同樣是元嬰期巔峰!

    “大師兄!”

    “大師兄!”

    “大師兄來了!”

    剛剛還要退縮的三人,這下變得堅定。

    林暮望著來人,心下猛然一沉。

    淩霄劍門第一天才劍修,餘敬!

    竟然是他!

    淩霄劍門難道真要一網打盡,趕盡殺絕?

    林暮心中一驚。

    他和蘇嫻、雷諾三人,一路斬殺元嬰期修者,都已是不下二十人。

    在即將離開摩雲山脈時,又遇到淩霄劍門前五天才中的四位。

    現在,淩霄劍門第一天才,也已出現!

    加上左浩和通奇兩位長老,淩霄劍門少說要傾盡三分之一門派頂尖實力,來到摩雲山脈!

    真是大手筆!大魄力!

    做出如此決定之人,絕不簡單!

    “你就是餘敬?”林暮旋即鎮定,望著紫衣修者,鎮定道。

    餘敬鋒芒閃耀:“我就是餘敬!你們束手就擒,莫要再動其他心思!”

    “不知天高地厚!”林暮冷冷一笑:“剛剛你那位師弟也是如此跟我說,可惜他被我一劍劈滅了!”

    “我知道,他死得很快,很慘,很不甘!”餘敬平靜道。

    “元嬰期巔峰修者,融合劍技大成,不過如此!”林暮盯著餘敬:“你也不過是初窺劍意門檻,劍道造詣和我都有很大差距,你敢攔我?”

    “兩位長老命我前來,我就必定能攔下!”餘敬自信無比道:“他們讓我做的事,我沒有一次不曾做到!”

    他身後的三位淩霄劍門元嬰期巔峰修者,齊齊點頭,滿臉自豪。

    淩霄劍門第一天才劍修,給他們帶來極大自豪。

    這是經過一次次血腥戰鬥,拚搏而來的名頭。

    貨真價實!

    “真不知你從何而來的自信!”林暮道。

    “憑我的劍!”餘敬一字一頓道。

    話音剛落,頓時劍意彌漫!

    

Snap Time:2018-04-21 23:01:10  ExecTime:0.2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