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五百一十八章皆是誘餌


    劍光如雨,殺意彌漫。

    鮮血飛濺,染紅青峰。

    一位又一位元嬰期修者,如同飛蛾撲火,前赴後繼趕來,隨後落入林暮和蘇嫻圍攻中,含恨而死。

    飛劍犀利無匹,殺人如麻。

    麵對淩霄劍門修者,林暮沒有任何猶疑,殺無赦!

    現在雙方徹底撕破臉皮,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對敵人仁慈,是對自己最大的狠辣!

    血腥彌漫,林暮都記不清自己的劍斬殺了多少人,他如同瘋魔一般,陷入一種肆意的狀態。

    他劍意水平,在漸漸提升,距離劍意圓轉,隻有咫尺之隔!

    蘇嫻有意成全林暮,每次對敵時,她可以控製自己劍意威力,掌控局麵的人,漸漸由她轉為林暮!

    林暮劍意經過廝殺,淬煉得愈發純粹,愈發犀利,愈發強悍!

    “我們又殺了十個人!”當無人再來時,雷諾興奮道。

    他隨即遞給林暮五塊元嬰期修者神識精華,林暮沒有推辭,坦然接過。

    自從神識修為晉升凝神期後,林暮就察覺到神識優勢,以他現在神識修為,施展神識刺,不說能一下擊潰元嬰期修者識海,令其陷入短暫眩暈,還是有八成以上把握!

    有蘇嫻在旁幫忙,隻要他神識攻擊能湊效,對方就必死無疑!

    在不停何人拚神識鍛煉下,他神識也變得愈發強韌!

    “要盡快提升神識修為!”林暮暗自道。

    以他現在修為,遇到元嬰期修者,不說無敵,但也難求一敗!

    遇到凝神期修者,他神識修為並不比凝神期修者弱,單純比拚劍意攻擊力,限於修為,他或許會落入下風,但也不會不堪一擊!

    如果他修為晉升元嬰期,或許就能逆階和凝神期修者硬拚!

    或許,他神識修為能晉升至凝神中期,他就可以主動和凝神期修者硬拚神識,讓自己立於不敗之地!

    識海,是修者重中之重,神識攻擊,無比犀利,但若是識海被人攻破,就會直接隕落!

    若非迫不得已,很少有人會主動硬拚神識。

    現在,林暮卻想獨辟蹊徑,他想和人硬拚神識!

    他甚至都有一個絕妙構思,如果他能借用飄渺仙境中的神識,遇到凝神期修者後,莫說能夠硬拚,就是取勝,也非奢望!

    這個構想,林暮已是有自己想法,至於付諸實施,他現在還沒什麼把握。

    “這幾日,連番不停戰鬥,實在太累!”雷諾道:“我們不如找地方休整一番。”

    林暮和蘇嫻齊齊點頭。

    “現在淩霄劍門元嬰期修者,已然被我們擊殺差不多,我想盡快突圍出去!”林暮道:“這次休整之後,就全力突圍!”

    “可是,我們還沒找到寧府主。”雷諾猶豫道。

    “寧府主實力超強,他若是沒栽在左浩和通奇手中,可能早就逃離出去!”林暮道:“我有不好預感,我們要盡快返回千方城!”

    蘇嫻蹙眉道:“我們擊殺這麼多淩霄劍門元嬰期修者,都沒見到左浩和通奇,要麼就是淩霄劍門修者為了自己性命,都太老實,沒敢告知左浩和通奇,要麼就是左浩和通奇現在可能正隱藏在某處,準備在我們大獲全勝,麻痹大意時,發動致命襲擊!”

    林暮不由道:“左浩和通奇難道會拿淩霄劍門眾多元嬰期修者做賭注,他們敢下這麼大的棋?”

    “若非我警醒,你們現在確實都已經麻痹大意,目空一切,都以為凝神期修者也會和元嬰期修者一樣,任憑斬殺!”蘇嫻道:“事實上,並非如此。凝神期修者,極其強大,即便是我,也隻是能在凝神期修者手下自保,幾乎不可能取勝。”

    “凝神期修者,到底有多麼強大?”林暮不由皺眉問道。

    “我能在五位元嬰後期修者圍攻下,保持勢均力敵。”蘇嫻道:“凝神期修者,獨自對抗七八位元嬰後期修者,完全不是問題!”

    “這麼強?”林暮一陣訝異。

    蘇嫻正色道:“論起絕對實力,凝神期修者肯定沒有七八位元嬰期修者總和多,但你要知道,劍修對戰,一劍之下,就能取敵性命。一點點微小的優勢,在戰鬥之後,就會變成巨大的優勢,克敵製勝!”

    望著林暮,蘇嫻道:“就比如你,在你神識沒有晉升凝神之前,你很難戰勝一位元嬰後期修者,哪怕是元嬰出期修者,若是自爆元嬰,你也沒轍,很可能就殞命!但你神識進階凝神期後,元嬰後期修者,你都能獨自戰勝!元嬰初期修者,有你神識威懾,他們根本就沒有自爆元嬰機會,你能犀利斬殺他們!”

    “原來,差距在這!”林暮恍然大悟。

    蘇嫻輕輕點頭:“我敢斷定,左浩和通奇兩人中,必有一人在我們必經之路上守株待兔,我們若是離開,不一定就要突圍,以我們實力,恐怕也難以突圍出去!”

    “那要如何?”雷諾問道。

    “我們看看能否繞過去!”蘇嫻道:“盡量避免正麵對決!”

    林暮輕輕點頭:“我們本意隻是盡快趕回千方城,如果能安然離去,不必費力突圍,自然是再好不過!”

    三人商量妥定,當即尋一處洞府,開始潛修調養。

    數日後,三人精神煥發,一起走出洞府,在峰頭匯合。

    相比數日前,林暮神識又有所精進!

    唯一令他不安是,他還是沒有發現父母和石頭消息,飄渺仙境中,之前三人修煉的三間靜室中,沒有隻言片語留下。

    三人就如同憑空消失一般!

    “但願他們是在忙其他事情,沒空進入飄渺仙境。”林暮暗自安慰自己。

    這樣事情,也並非沒有可能。

    他父母和石頭,都能用《長青訣》催熟靈藥,之前他在寰靈峰租種數百畝靈田,若是他們三人在催熟靈藥,也是大有可能!

    一批四品靈藥成熟,少說也要數年才能催熟。

    他們現在不過是數月沒有出現,也實屬正常。

    隻是事實如何,林暮隻能暗自猜測,是福是禍,他也不知。

    現在,他想回去親自確認下!

    哪怕隻是虛驚一場,也是值得,他寧願是虛驚一場!

    “我們從哪走?”雷諾望向蘇嫻,問道。

    “從偏僻處離開,我們不走直路,繞一圈回去。”蘇嫻道。

    “我們來時就在路上耽擱數月,若是再繞一大圈,路程更遠,豈不是要一年左右方能回到千方城?”林暮皺眉道。

    “那我們至少要離開摩雲山脈範圍,然後再走直路!”蘇嫻道。

    雷諾點頭道:“經過這幾日沉思,我也是幡然醒悟,除非是找到寧府主,不然憑我們三人實力,確實很難突圍出去!”

    “路程遙遠,事不宜遲,我們現在就走!”林暮催促道。

    三人當即駕馭飛劍,向遠處飛去,為了不引人耳目,三人皆是竭力隱去飛劍光芒,無聲無息飛行,生怕被人發現行蹤。

    一路飛行,下麵峰頭一閃而過,很快,三人就快飛出摩雲山脈範圍,但越是快要成功離開,三人越是緊張,不敢有絲毫大意。

    在繞了一個很大圈子,三人選擇在摩雲山脈背離千方城方向離開!

    三人打算剛一飛出摩雲山脈範圍,就繞著圈子向遠處飛去。

    但令他們驚駭的是,他們在這樣偏僻範圍,竟然也被人盯上!

    就在三人剛要飛出摩雲山脈範圍時,嘩嘩四道身影出現,攔住三人。

    四位元嬰期巔峰修者!

    林暮驟然一愣,身形戛然而止。

    蘇嫻和雷諾麵色陰沉如水,跟著停下。

    “該死,這樣都能被發現!”雷諾恨恨道。

    “歡迎你們,我們在此等候多時了!”一位錦衣元嬰期巔峰修者越眾而出,麵帶笑容道。

    “你們早知道我們要從這離開?”林暮索性鎮定下來,問道。

    “我們大長老早就發現你們行蹤了。”錦衣修者道:“你們三人設下圈套,圍殺我們淩霄劍門之人,做得並非天衣無縫。”

    “左浩知道我們斬殺你們同門?”雷諾驚訝問道。

    林暮和雷諾相視一眼,兩人眸中都是閃過一抹驚駭。

    真是被蘇嫻說中,左浩竟然真知道此事。

    “大長老在那些同門身上都留有神識印記,每一次他們神識印記消失地方,就是你們出現地方!”錦衣修者淡淡道。

    “那他為何不來斬殺我們?”林暮奇怪道:“以你們實力,斬殺我們應該不算太難,唯一需要擔心就是不要讓蘇府主自爆元嬰罷了。”

    “你所言不差!”錦衣修者道:“隻是你太小看我們大長老,他的心氣,豈是你能料到?”

    “他有什麼圖謀?”林暮鎮定道:“不妨說來聽聽。”

    “他是想將你們一網打盡,包括寧府主在內!”錦衣修者道:“你們不過是一個誘餌,大長老留著你們,不過是想誘出寧府主,然後將你們全都斬殺在此!”

    “把我們當做誘餌?”林暮哈哈大笑。

    “這很好笑麼?”錦衣修者麵色一陣陰沉。

    “非常好笑!”林暮笑道:“如果我們三人是誘餌,那之前被我們斬殺的淩霄劍門修者,算是什麼?”

    “他們也是誘餌!”錦衣修者道:“死了也就死了,以這些元嬰期修者,換你們三人和寧府主性命,實在是太劃算了!”

    林暮望著錦衣修者,麵色驟然一冷,道:“左浩行事狠辣霸道,不惜以同門做誘餌,中間還隱忍不發,任憑我們隨意斬殺,當真是做大事之人!”

    “這是當然!”錦衣修者自得道:“我們淩霄劍門,遲早能一統千方界!”

    “或許有這個可能!”林暮嘴角忽然露出一抹冷笑:“隻是,恐怕你們看不到了。因為,你們也不過是誘餌罷了!”

    

Snap Time:2018-01-17 21:12:17  ExecTime:0.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