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五百一十六章驚險一戰


    白衣修者和灰衣修者見到林暮和雷諾,兩人齊齊一愣。

    隨後,兩人麵上皆是露出笑容。

    雷諾和林暮,地位都是極高,一旦被他們抓住,莫說左浩給予的獎賞,單是兩人身上的寶物,就足以令人豔羨不已。

    令兩人疑惑的是,為何青衣修者不見蹤影?

    難道是?兩人對望一眼,眸中都是閃過一抹不好意味。

    正在兩人猶豫要不要衝上前時,林暮和雷諾如法炮製,齊齊向遠處逃逸!

    兩人此舉,頓時讓白衣修者和灰衣修者一陣緊張。

    到手的寶物,不能就這麼飛了!

    兩人當即催動飛劍,向林暮和雷諾追去。

    他們已是猜到,青衣修者或許已經命喪林暮和雷諾之手,但他們自信兩人聯手實力,要比青衣修者強大數倍,擊殺林暮和雷諾,並非難事!

    正當兩人誌得意滿,急急追擊之時,一抹劍光倏然出現。

    劍意彌漫!

    蘇嫻身形顯現而出,她極力催動劍意,製住灰衣修者和白衣修者兩人。

    林暮和雷諾麵帶笑意,兩人一個回旋,急速飛回。

    見到蘇嫻,白衣修者和灰衣修者,麵色皆是大變。

    中計了!

    蘇嫻實力,他們有目共睹,莫說有林暮和雷諾兩人在此,即便是沒有,他們兩人也難從蘇嫻手中逃脫。

    在蘇嫻努力維持劍意,林暮和雷諾尚未趕到間,灰衣修者和白衣修者相視一眼,兩人眸中都是一股決絕。

    隨即,他們身形就是一漲,變大一圈。

    自爆元嬰!

    “不好,快逃!”見此情形,林暮麵色陡然一變,大聲提醒蘇嫻。

    隨後,他和雷諾極力催動飛劍,狼狽逃竄!

    蘇嫻同樣麵色大驚。

    兩位元嬰期修者自爆元嬰,連她都是無法承受!

    心念一動,在灰衣修者和白衣修者元嬰自爆前一瞬間,她驟然施展逃命秘術!

    往前猛踏一步,她身形當即從原地消失。

    再次出現時,身形已是在數之外,逃得比林暮和雷諾還快!

    大遁術,咫尺天涯!

    一步邁出,咫尺之間,就是天涯!

    轟!

    一陣絕強光芒,在之前峰頭升起,震天撼地般,轟隆聲陣陣,地動山搖,之前峰頭都被整個炸飛出去,蕩然無存!

    逃到很遠處,林暮和雷諾仍是感到一陣絕強威壓襲來,兩人再度逃逸很遠。

    “幸好我們發現及時!”兩人在很遠處一座峰頭停下,雷諾驚駭不已道:“若是我們貿然衝上前去,現在隻怕是屍骨無存!”

    “這兩位修者太狠了!”林暮眸中光芒閃爍道。

    “他們自知必死無疑,臨死前不如拉幾個墊背的。”雷諾道:“劍修做事狠辣決絕,淩霄劍門劍修更是如此!”

    “淩霄劍門做事狠辣決絕,你說得一點都沒錯!”一道聲音,忽然想起。

    林暮和雷諾麵色一變,兩人忙四周望去。

    是誰隱藏在此?

    正在兩人驚疑間,光影一閃,一位藍衫元嬰後期修者倏然出現,是瞬移而來!

    “你是淩霄劍門之人?”林暮和雷諾相視一眼,望著藍衫修者道。

    “摩雲山脈是奇絕險地,除了你們售府閣和我們淩霄劍門,還有誰敢輕易來這?”藍衫修者淡淡道。

    “你們來摩雲山脈想要做什麼?”雷諾緊跟著問道。

    “兩個狡猾的小家夥!”藍衫修者微微笑道:“你們就別再故意拖延時間了,蘇府主暫時不會來這的,她亡命奔逃,若我沒看錯,她施展是大遁術,極為消耗修為,一時片刻,她很難恢複靈力趕來此地。”

    計謀被識破,林暮和雷諾都是一愣。

    隨後,林暮望著藍衫修者道:“莫非你是早就前往那座峰頭了?”

    藍衫修者笑著點頭:“我是第一個去的,你們前前後後已經擊殺了四位修者了,我都親眼目睹了。”

    “你早就去了,為何遲遲不出現,眼看著你同門慘死?”雷諾鄙夷道。

    藍衫修者一臉平靜:“那幫蠢貨,就這樣被你們兩個小家夥玩弄在鼓掌之間,死了也是活該,不然以後也是笨死!”

    “果真是狠辣決絕!”林暮轉身對雷諾笑道。

    雷諾同樣微笑道:“我也這樣覺得。”

    藍衫修者望著林暮和雷諾,麵帶微笑道:“你們就別再耍心機了,對我來說那沒用,蘇嫻短時間內不會來這,你們裝作很有底氣的樣子,唬不住我的。”

    盯著林暮和雷諾,藍衫修者道:“你們是自絕於此,還是要我動手?”

    在語氣輕描淡寫,但卻透露著無盡狂妄,在他眼中,林暮和雷諾已經和死人無異!

    林暮和雷諾不過是兩位金丹期修者,他修為已是元嬰後期,形勢無需對比,一目了然。

    “我好怕!”林暮依然麵帶笑容。

    “我也好怕怕!”雷諾哈哈大笑。

    “無知!”藍衫修者冷哼一聲,已然動怒,當即催動金色飛劍,向雷諾劈去。

    天空之中,頓時出現三道巨大金色飛劍,隨即這三道金色飛劍融合成一柄威勢強絕金色巨劍,狠狠劈向雷諾!

    融合劍技!

    這時,林暮上前一步,替雷諾擋下這必殺一擊。

    他驟然施展出自己劍意!

    天地一片肅殺!

    劍意彌漫!

    殺!

    藍衫修者如同深陷泥潭般,在林暮劍意中苦苦掙紮蠕動。

    屢次使用劍意,殺敵淬煉,林暮劍意水準已是堪堪達到劍意通融大圓滿,很快就能進入劍意圓轉境界!

    他劍意限製力雖然還是不及蘇嫻,但也提高許多!

    藍衫修者就如同被蛛網困住的小蟲一樣,在劍意中掙紮,微微挪動。

    “跟你這樣的人戰鬥,我不需要耍心機!”望著艱難挪動的藍衫修者,林暮淡淡道。

    藍衫修者眸中盡是驚駭,呆呆望著林暮,不再掙紮。

    他之前已是見到林暮施展劍意,以為林暮不過是剛剛觸摸到劍意門徑,以他元嬰後期修為,加上他融合劍技大成劍道造詣,想來是您呢個戰勝甚至是輕鬆斬殺林暮。

    他真是沒有想到,林暮劍意水平竟然已經達到劍意通融大圓滿!

    瞬息之間,情勢顛倒!

    片刻之前,他還認為林暮和雷諾必死無疑,現在,他不得不擔憂自己小命!

    林暮劍意困住他,他根本動彈不得,這時若是雷諾攻擊他,他少說也要落個肉身毀滅下場!

    與其被動被劈毀肉身,他索性自己了斷!

    麵色怨毒望林暮一眼,他眸中身材忽然消失,整個軀體仿佛都變成一個空殼。

    “元嬰出竅!”雷諾驚訝喊道。

    藍衫修者身邊忽然出現一位元嬰,和藍衫修者長得一模一樣!

    “他要逃!”雷諾大喊。

    他話音未落,藍衫修者就是一個瞬移,逃出林暮劍意範圍,隨後就要舍棄肉身,逃命離開。

    就在他即將再度施展瞬移時,林暮神識攻擊忽然降臨!

    轟!

    藍衫修者頓覺識海動蕩,元嬰都是一陣不穩。

    雷諾緊跟著催動飛劍,狠狠劈下!

    一劍劈出,並未劈滅藍衫修者元嬰,隻是讓他元嬰光芒黯淡許多。

    論飛劍攻擊力,他確實不如林暮犀利,一劍劈滅元嬰期修者元嬰,並非誰都能做到!

    趁著林暮和藍衫修者神識激戰間,雷諾抓住機會,瘋狂攻擊藍衫修者元嬰!

    兩麵受敵,藍衫修者很快支撐不住。

    他狠狠發動神識攻擊,誓要和林暮魚死網破!

    轟!

    林暮隻覺識海一陣波瀾,整個人就陷入眩暈中。

    在眩暈之前,他同樣發動自己最強攻擊,攻向藍衫修者。

    “我會死麼?”這是林暮昏迷前,最後一個想法。

    雷諾催動飛劍,瘋狂攻擊著,藍衫修者元嬰光芒愈發黯淡,但忽然,他察覺到一陣不對勁。

    林暮如同落葉一般,從天空飄下!

    藍衫修者元嬰,也是凝滯在空中,一動不動。

    發生什麼?

    雷諾顧不得多想,拚命催動靈力,又是一劍狠狠劈下!

    和之前一劍劈下,藍衫修者元嬰隻是光芒黯淡少許不同,他這次一劍劈下,沒有遇到任何抵抗!

    一劍劈出,元嬰四碎!

    藍衫修者,被他擊殺!

    顧不得祭出煉妖壺吸收藍衫修者元嬰精華,雷諾身形一閃,接住林暮。

    林暮雙眸緊閉,已是昏迷過去。

    將林暮安頓好,雷諾祭出煉妖壺,匆匆將藍衫修者元嬰精華吸收,隨後他帶著林暮,開始去尋找蘇嫻!

    催動一張傳音符,和蘇嫻聯絡上後,他當即帶著林暮前往蘇嫻所在峰頭。

    見到眩暈林暮,蘇嫻麵色一驚,忙問道:“這是怎麼回事?”

    雷諾忙告訴蘇嫻實情。

    蘇嫻聽後,麵色一陣變幻:“他識海遭遇重創,陷入昏迷,也不知何時方能醒來。”

    “不會有大礙吧?”雷諾問道。

    “那位藍衫修者,修為隻是元嬰後期,林暮神識已是元嬰期巔峰,隨時都能晉升凝神期,他們兩人對拚神識後,林暮並不落下風!”蘇嫻道:“他神識並未遭到致命打擊,可能隻是損耗過多,這次神識受傷,或許對他來說並非壞事!”

    雷諾眼前一亮:“你是說,他有可能在這次受傷之後,神識突破至凝神期?”

    “很有可能!”蘇嫻道:“他本來隨時就能突破,有這次受傷契機,一旦他醒來,就有可能突破!”

    “這樣突破,未免太驚險!”雷諾心有餘悸道:“一個不慎,就有可能隕落!”

    

Snap Time:2018-01-20 11:16:07  ExecTime:0.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