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四百七十七章行蹤飄渺


    離開邊羌城,林暮祭出淩金劍,向天外飛去。

    這番在邊羌城駐留,他收獲極為不菲。

    一件有望成為通靈法寶的煉丹利器,青雲鼎!

    通靈法寶,凝神期高手,都難以獲得一件,珍稀至極,林暮也同樣極為看重!

    隻是若想恢複青雲鼎威能,還要付出很大代價,哪怕是他,同樣也不輕鬆。

    現在,他隻想盡快將自己手中玉簡全都散播出去,以便能夠在飄渺仙境中,大量積聚遊離神識!

    劍光一閃而逝,林暮再度向千方界更邊緣處飛去。

    林暮做過慎重考慮,這些偏遠之地,距離千方城極遠,是以不容易暴露他秘密。而且,這些偏遠小城中的修者,實力普遍不高,甚至許多城中最厲害修者,實力都還不如他!

    如此一來,便無人能看出他身份,更看不出他來曆!

    他想成為一個謎,不為人所知。

    飄渺仙境的前景,林暮極為看好,他能夠預見,在未來,將有一場風暴刮過修真界!

    這一切風暴的源頭,都將是飄渺仙境!

    這一切,都在於他擁有這一件通靈法寶,五行幻鏡!

    這一切,都是驚天秘密,以他現在實力,根本無法正大光明擁有。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這道理,他早就謹記在心。

    劍光飛掠,林暮飛過茫茫荒野,遠遠望見,前方又出現一座城池!

    在距離城池還有十數地之時,林暮身影戛然而止,驟然停在半空。

    下一瞬間,他一拍儲物袋,祭出一縷輕紗,正是法寶殘片幻影紗!

    幻影紗隱匿形跡效果極好,林暮略微催動,光芒一閃,他整個人便如同水波一般,一陣波紋晃動之後,他頓時隱沒在空氣中!

    隨即,林暮悄悄向前潛去。

    前方荒野之上,圍著一群修者,劍拔弩張,氣氛凝重至極。

    七位築基期修者,圍著一位築基期巔峰修者,殺意彌漫。

    為首之人,是一位身穿白衣修者,看上去極為俊秀。

    白衣修者和其餘六位修者凝重不同,他渾不在意,望著被圍在中間的青袍年輕修者,嗤笑道:“儲山,我早就提醒過你,不要管我閑事,是你自己執迷不悟,如今就休怪我無情了。”

    白衣修者說著,麵上閃過一抹陰狠。

    林暮就站在白衣修者旁邊,看戲一般看著他這番醜態。

    這群築基期修者,實力實在太差,根本就沒發現他潛在一旁。

    “這群人看來是為非作歹。”林暮望一眼人群中被包圍的儲山,心下了然:“做好事,也是要付出代價!今日我若不出現,這儲山隻怕就會隕落!”

    “既然我撞上了,便是儲山緣分,此事我倒要管上一管!”林暮心下打定主意,不由站在一旁,想要探聽事情來龍去脈。

    儲山站在一群修者中間,凜然不懼:“人都說田榮風度翩翩,是濁世佳公子,我偏要揭穿你虛偽的麵目!浮風城中,但凡長得好看女修,哪個沒被你欺騙過?許馨和我是至交,我不想看著她墜入深淵,無論如何,我都要救她!”

    田榮指著儲山,哈哈笑道:“你不想!你真是太好笑了!”

    “你不想又能如何?”田榮斂去笑容:“你現在不還是照樣落入我手中,即將殞命?許馨也已被我派高手追上,現在已是被抓回來,正等著我回去享用呢!”

    田榮哈哈大笑,居高臨下望著儲山,有一種很大的暢快感。

    儲山一介平民,天資卻比他還好,處處都壓他一頭,這口氣,他如何咽得下?

    他得知許馨和儲山是至交,想方設法也要將許馨弄到手。

    他就是要讓儲山痛苦!

    然後在他最痛苦的時候,將他擊殺!

    儲山滿臉不相信,他費盡千辛萬苦,方讓許馨逃出浮風城,如何會再被抓回來?

    “我親眼見到她逃掉了,她一定是逃掉了。”儲山不相信道:“你一定是在胡說,你以為我會相信麼?”

    “蠢貨!”田榮麵上帶著淩虐笑容:“我就讓你徹底死心。”

    話音落下,他立即放出一張傳音符,對儲山冷笑道:“在你死之前,我要讓你親眼看著,我是如何對待許馨的。”

    片刻後,一行三人,押著一位容顏極美女修,來到這。

    “許馨,你沒逃掉?”儲山望著女修,不相信道。

    許馨淚流滿麵,拚命搖頭,一雙秀麗眼眸中,滿是絕望。

    “你放她走。”儲山回過頭來,道:“我知道你恨我,她離開之後,我任憑你處置,絕不反抗!”

    “晚了。”田榮冷笑道:“我現在就可以隨意處置你,但我不會讓你死得那麼快,我要狠狠折磨你!”

    回過頭來,田榮吩咐押著許馨三人,淫邪一笑:“給你們一個表現機會,在這將她給我辦了,你們三個一起上!”

    三人聞言,皆是大喜,當即就要去脫許馨衣衫。

    許馨受製於人,施展不出靈力,無法反抗,隻能任憑擺布。

    嗤!

    一聲清脆響聲傳來,許馨衣衫被撕下一大塊,露出雪白肌膚。

    一群人都是流出口水。

    許馨話都無法說,隻能滿麵流淚。

    砰!

    一聲巨響傳來,儲山跪倒在地,滿臉痛苦道:“我求求你,放過她吧。”

    這一次,他放下所有尊嚴,隻求能換來許馨清白。

    “現在知道跪地求饒,晚了!”田榮踢開儲山,跑到許馨麵前,淫笑道:“我第一個來!”

    許馨猛然閉上雙眸,就要咬舌自盡!

    正在這時,異變陡然發生!

    一道閃爍著光芒護罩,不知從何處飛出,落在許馨身上,頓時彈開田榮和其餘三位築基期修者,將許馨罩在中間。

    林暮麵上帶著怒色,顯現出身形。

    他伸手拉起儲山,輕輕道:“無論何時,都不要對你的敵人求饒,那沒用!”

    儲山望著忽然出現的林暮,麵色一呆,不自覺點頭。

    田榮一行,望著莫名出現的林暮,麵上都是猛然一驚,待看清林暮修為,都是忽然哈哈大笑。

    “又來一個送死的。”一位築基期修者笑道。

    “你是誰?”田榮望向林暮,問道。

    林暮冷冷望一眼這群人,最後,緊緊盯著田榮,吐出三個字:“你,當誅!”

    話音落下,田榮就轟然倒地!

    識海潰滅,隕落身亡!

    轉過身來,林暮望著餘下築基期修者,麵帶怒色道:“你們也得死!”

    頓時,一陣倒地聲傳來。

    十位築基期修者,盡滅!

    儲山呆呆望著眼前這一幕,難以置信。

    他從未見過,有人竟能靠著言語殺人!

    遇上高人了!

    他並不笨,忙拜倒行禮:“多謝前輩仗義出手,晚輩不才,懇請長輩收晚輩為徒。”

    林暮一揮手,收回落在許馨身外的禁製,打出數道法訣,解開她身上禁製束縛,回身對儲山道:“我途經此地,遇上你們這事,我們彼此便是有緣。但我現在另有要事,無意收徒。我隻能告訴你,你若想不被人欺負,隻能強大自身,靠別人,終究不如靠自己!”

    儲山忙連連點頭,許馨亦是跟著道謝。

    “浮風城你們是不要呆了。”林暮道:“這田榮在浮風城想來地位極高,如今這行人全都殞命,你們快收起他們儲物袋,另尋靜修之地吧。”

    儲山忙搖頭道:“前輩救我們二人於水火之中,我們已是感激至極,這些儲物袋,我們無論如何也不能收。”

    “這些東西,於我無用。”林暮淡然笑道:“你們就別推辭,趕緊收下。”

    他望一眼遠處浮風城,發現有幾道人影,已是向這飛來。

    儲山無奈,忙和許馨將地上飛劍和儲物袋全都收起。

    “你們速速離去。”林暮望一眼浮風城方向:“我來斷後。”

    儲山和許馨感激望一眼林暮,隨後就要離去。

    “這兩枚玉簡,你們也仔細收好。”林暮遞過兩枚青色玉簡給兩人:“通過這接引玉簡,你們能進入一個靜室中,在那,或許有你們需要的東西。”

    儲山接過玉簡,林暮就催促道:“快走!”

    兩人忙急急離去,飛行中,不時回頭觀望。

    林暮身影一閃,往相反方向離去,引開浮風城來人。飛行數十路之後,他隨即祭出淩金劍,金光一閃,整個人就如同流星一般,驟然加速,眨眼間,就將這些人甩開,看都看不見。

    離開浮風城,林暮繼續在千方界遊曆。

    一路上,他見過很多人,很多事。

    幫助過很多處於危難中的修者,出手擊殺過很多惡人。

    這一段日子,他過得隨心所欲,快意恩仇,沒有人能再阻止他。

    他無比自由,也無比快樂!

    林暮行蹤飄渺,來去如風,沒有人知道他來曆。

    在不到一年時間,他幾乎遊曆了小半個千方界!

    很多偏遠小城,都曾留下過他的足跡!

    在散播玉簡同時,林暮趁著閑暇功夫,也進入旋月空間繼續製作接引玉簡。

    堪堪一年過去,林暮已是將自己身上的四五百枚接引玉簡,全都散播出去了!

    這些獲得玉簡修者,修為大多都是在築基期左右,也有少數煉氣期和靈寂期修者,金丹期修者,也有寥寥兩三人。

    這些人,是他精心挑選出來,心性都還算淳良。作為第一批進入飄渺仙境修者,林暮相信,他們定然能發揮出難以想象作用!

    最後一枚玉簡也散播出去之後,林暮麵上綻放一抹笑容。

    劍光一閃,他踏上回程,如同流星,直飛千方城!

    

Snap Time:2018-06-23 02:34:39  ExecTime:0.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