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四百六十章臨時念頭

  
  劍影如梭,倏忽而逝。全文字首發
  一行四人,離開寰靈峰,流星趕月般,飛往千方城!
  一路相安無事,順利抵達。
  在千方城前落下身形,四人順著川流不息人潮,走去城中,直奔蘇嫻七品小院!
  來到院前,林暮上前一步,雙手掐訣,打出數道法訣,院中禁製頓時一陣劇烈波動。
  盞茶功夫,禁製倏然散開,一道宛如天籟聲音傳來:“請進!”
  聲音千嬌百媚,帶著一絲欣喜。
  正是蘇嫻!
  “正好她在這,我們進去吧。”林暮回身對父母和石頭笑道。
  林父林母麵帶笑意,當即和石頭一起,跟著林暮,步入院中。
  剛一進入院中,林暮就是一下呆立原地。
  小院之中,蘇嫻站在一片花海之前,一身紫色衣裙,端莊華美,望著林暮,盈盈笑著。
  回過神來,林暮忙上前行禮,告知蘇嫻此行來意:“苦修近十年,我父母二人,如今壽元已是即將耗盡,現在想要借你小院突破境界,凝結金丹。”
  蘇嫻目光越過林暮,望著林暮身後林父林母,盈盈一笑:“此事我之前便已答應過你,此刻自然不會反悔。我這便安排兩間靜室,並布下七品聚靈陣,助二老突破!”
  林暮大喜,忙道謝:“府主之恩,林某感激不盡!”
  蘇嫻微笑道:“我對二老所修功法並不熟悉,是以不好準備禮物,於是就想到這主意,在二老突破境界時,盡一份心力!”
  林暮笑容滿麵:“有這七品洞天福地,若再配合七品聚靈陣,我父母二人凝結金丹成功率,接近十成!”
  蘇嫻微笑點頭:“在這凝結金丹,以後潛力也是巨大,突破成為元嬰,也是大有希望!”
  正在這時,一位爽朗笑聲從外麵傳來:“恭喜林執事!能在蘇府主這小院凝結金丹之人,你可是第一個!”
  聞言,林暮不由轉過身來。
  一位中年青衣修者,笑著走進院中。
  林暮望著此人,麵色頓時一變。
  他神識已是金丹後期,依然看不透眼前這人修為。
  這至少是一位元嬰期修者!
  林暮不由轉身望向蘇嫻,問道:“這位是?”
  蘇嫻望一眼不請自來的樊安,自然笑道:“這是樊安樊閣主,專門負責千方城事物,你現在是拓荒執事,以後便要聽從樊閣主安排。”
  樊安,閣主!
  掌管整個千方城售府閣事宜,此人絕不簡單!
  林暮忙上前行禮笑道:“見過樊閣主,屬下一直閉關苦修,未能前去拜訪,還望見諒!”
  眼前之人,權勢極大,自己今後拓荒任務,都是他來安排,林暮雖不想巴結他,但也不願意得罪,能友好相處是最好。
  樊安麵帶笑容,扶起林暮,笑道:“林執事天縱之資,以區區築基期修為,竟然就獲得蘇府主青睞,還專門與你簽下《府主養成協議》,以後前途無量啊!”
  樊安哈哈大笑,恭喜道。
  或許是出於多疑,林暮從樊安笑聲中,還是聽出那麼一絲不尋常味道。
  這笑聲,盡管樊安掩飾得極好,但他還是聽到一絲酸意和隱藏其後的怒意。
  善者不來,來者不善!
  這人以後不好相處!
  剛一見麵,林暮就對樊安有了一絲忌憚和提防。
  與此同時,林暮心中也是納悶不已。
  他自問自己從未和樊安見過麵,更別說交、得罪,樊安如何會這樣?
  難道是嫉妒我簽下《府主養成協議》?林暮暗忖道。
  恐怕也就這一種可能。
  “承蒙蘇府主厚待,屬下誠惶誠恐,感激不盡。”林暮麵帶笑容,和樊安客套道。
  “你能在築基期,就凝結金丹,想來修煉功法極為特殊。”樊安笑道:“你定然不是普通人,我相信蘇府主眼光,就莫要自謙了。以後你我一起共事,還需好好努力配合,為售府閣多盡一份自己心力!”
  林暮微笑點頭:“自然是聽從樊閣主安排,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麵上笑意盈盈,林暮心中卻是有一種不好預感。
  他一直都是賦閑在寰靈峰苦修,沒有出去拓荒過,想來是蘇嫻幫他壓下此事,讓他有時間苦修。
  但這樊安現在如此說,恐怕以後想要有過多閑暇時間用來修煉,是不大可能了。
  蘇嫻這時笑道:“林執事實力極強,恐怕還要在你父母之上。你父母凝結金丹之後,不若你也開始凝結金丹,一旦你晉升金丹期後,我就提拔你去其他大城做閣主。”
  蘇嫻心若明鏡,對林暮笑著說道。
  蘇嫻善意提醒,林暮自然知曉,隻是他現在壽元還餘下不少,基礎還未磨練到極致,自然是不願輕易凝結金丹。
  這十年苦修,他《長青訣》已是達到第四層巔峰,青元靈界覆蓋範圍,能達到九十九畝,但困在這瓶頸,遲遲未能突破,無法進入第五層。
  在沒有將青元靈界煉至第五層之前,林暮無論如何都不願凝結金丹。
  《長青訣》這秘法太過特殊,修為越高之人,越是不敢修煉。因為他們修為進境不易,看似損失一點,就要耗費無盡資源方能恢複。
  林暮現在隻是築基期,修為恢複很容易,加上神識已是金丹期巔峰,法訣施展熟練至極,正是修煉《長青訣》最佳時機!
  不到第五層,不凝結金丹!
  若非林父林母兩人壽元即將耗盡,林暮也是不願兩人現在就凝結金丹。
  兩人《長青訣》達到第四層不久,如今青元靈界覆蓋範圍,不過是二三十畝。
  凝結金丹之後,若再繼續修煉《長青訣》,一帆風順倒是還好,一旦失敗,損失修為後,再想恢複,付出代價極大!
  相比兩人,石頭潛力更大,他現在青元靈界覆蓋範圍,已是達到九十五畝,而且,至今都還未遇到瓶頸,很有希望突破至第五層!
  “屬下尚未做好萬全準備,現在凝結金丹未免為時過早。”林暮望著蘇嫻,微笑道:“成為閣主,並非我所期待,能在樊閣主手下做事,也是我榮幸。”
  說著,林暮望著樊安,微微一笑。
  樊安當即笑道:“以林執事天資,凝結金丹不過是早晚之事,突破元嬰,晉升凝神,也是不在話下!”
  “樊閣主真是說笑了。”林暮麵色一陣尷尬。
  真是越說越離譜,突破元嬰,晉升凝神,多少修者奮鬥一生,都是無法達到,恨恨而亡!
  這事情,豈是隨口說說就能達到?
  樊安不以為然,笑道:“你莫要輕看自己。相信有蘇府主幫助,你晉升凝神,並非難事。你要知道,她這七品小院,品質極佳,莫說金丹期修者突破元嬰境界,便是元嬰期修者突破凝神境界,都是沒有機會在這堿藋}!”
  望著林父林母,樊安笑道:“蘇府主對你極為看重,你尚未凝結金丹,她便讓你父母在這樣絕佳洞天福地凝結金丹,若是輪到你凝結金丹,不知會有什麼樣好處!”
  “你晉升凝神,不過是早晚之事!”樊安哈哈大笑。
  這番話,連一直站在一旁默不作聲的林父林母和石頭,也都聽出不妥。
  酸意十足!
  “你這擺明是嫉妒我師傅!”石頭望著哈哈大笑的樊安,心下暗道。
  林父林母兩人,也是腹誹不已。
  “夠了!”蘇嫻麵若寒霜,倏然望著樊安,冷冷道:“你是不是對我做法不滿?你若是有異議,你可以跟我直說,或者,你可以去其餘八大府主那媦u劾我,若我被剝奪府主位置,你定然能夠取代我位置,成為售府閣第九府主!”
  蘇嫻話語冰寒無比,小院溫度驟降。
  樊安笑聲頓止,忙道:“我不是這意思,府主誤會了。我是真心實意恭賀林執事,你們想多了!”
  “我想沒想多不要緊,希望你不要想得太多。”蘇嫻寒聲道:“這小院,是我私人洞府,和售府閣無關,我願意借給誰用,無人能夠幹涉我!樊閣主以後說話,可要注意點分寸!”
  “是,是。”樊安忙不迭答應:“屬下記住了!”
  在蘇嫻麵前,他絲毫不敢放肆。
  當即,樊安便和林暮招呼一聲,對林父林母和石頭微微一笑,隨即向蘇嫻行禮告退。
  走出小院,他還小心翼翼幫忙關上院門。
  蘇嫻麵色冰寒,伸手打出幾道法訣,院中禁製頓時合攏。
  “盛氣淩人而來,羽而歸!”石頭麵帶笑意,心下暗道。
  蘇嫻出麵,幫林暮出頭,林暮心頭暖意融融,忙謝道:“多謝府主仗義執言,替我解圍,不然還不知要被他奚落諷刺到何時。”
  蘇嫻麵色緩和許多,複雜望一眼林暮,道:“我知道你有自己謀劃,但我還是奉勸你,早日凝結金丹。你現在修為畢竟太弱,我無法偏袒你太多,你隻有晉升金丹期後,我才能提拔你做閣主。”
  林暮鄭重點頭:“我會盡快凝結金丹!”
  蘇嫻正色道:“你也看到,我和你簽下《府主養成協議》,不僅是有府主反對,這些閣主們,也是有怨言。你拖得越久,我承受的壓力就越大。若是處理不當,我府主之位都可能不保!”
  林暮感動無比,心頭一熱,當即道:“不若,我現在便凝結金丹!”
  

Snap Time:2018-10-21 23:26:57  ExecTime:0.0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