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四百五十一章紛爭漩渦


    眼前紫色宮裝,風華絕代女修,正是售府閣蘇嫻!

    望著麵色驚異林暮,蘇嫻淡然一笑:“我是售府閣九府主蘇嫻!”

    售府閣九府主!

    林暮早已不是初來千方界時懵懂無知築基期修者,他和伍秋閑談中,已是獲悉售府閣實力和地位劃分。

    一般閣主,都是能掌管一座城池洞府出售事宜!

    千方城閣主,權力就已是極大,出售六品洞府,七品洞府,就能擅自做主!

    而府主,地位猶在閣主之上!

    深深望著蘇嫻,林暮麵上驚詫萬分。

    他萬萬沒有料到,當日被他錯認成迎賓女修的蘇嫻,竟然是售府閣九府主!

    神色略微呆滯一下,林暮忙不迭點頭:“我願意!”

    售府閣府主邀請,千方界任何一位修者都不會拒絕。

    而林暮不知道的是,眼前這位府主,是售府閣最受歡迎府主。想方設法想要接近蘇嫻之人,不計其數,很多修者隻求見上她一麵,就心滿意足。

    蘇嫻麵上綻放笑容,如同百花盛開:“請吧。”

    跟在蘇嫻身後,一路香風撲鼻,無人說話。

    在最初驚訝後,林暮一路行來,已是開始思索,蘇嫻此舉何意?

    他自問自己並未露出蛛絲馬跡,暴露自己秘密。

    蘇嫻作為售府閣執掌千方界事物府主,親自來邀請他,真的是為了請他喝茶?

    這根本不可能!

    略微思索一番,林暮隻想到一點,就是自己表現太過出彩了,已經超出築基期極限,這才吸引到蘇嫻注意。

    至於是否是因為其他原因,林暮思慮片刻,一無所得。

    在千方城中心最繁華地帶,坐落著一片七品洞府,在這片七品洞府中心地帶一座清雅院落前,蘇嫻停下腳步,轉身微笑道:“就是這!”

    說罷,她隨手一揮,一連數道法訣飛出,院門無風自開。

    林暮和石頭忙跟在蘇嫻後麵,步入院落之中。

    小院清雅素潔,院中栽種著一片淡白色小花,饒是林暮對靈藥極為熟悉,此刻也是看不出這白色小花來曆,隻聞到一股淡淡芬香,沁人心脾。

    隨著蘇嫻進入靜室中,林暮和石頭依次落座。

    蘇嫻親自奉上香茗後,林暮輕啜一口,隨即問道:“不知蘇府主邀在下前來,所為何事?”

    麵對林暮疑問,蘇嫻麵色淡然,輕飲一口香茗,微笑道:“我閑來無事,喜歡打探一些有趣事情,排遣孤寂。當初你來售府閣購買洞府時,我就曾留意過你,後來我偶然聽人說起你事情,心中愈發好奇,今日與你偶遇,恰是一種緣分,不知你能否為我解惑?”

    “不知蘇府主都聽說過在下什麼事情?”林暮麵帶微笑道:“又有何疑惑?”

    蘇嫻讚許望一眼林暮,抿嘴一笑:“之前我見你來時,是與一頭青牛同行,恕我冒昧,你身邊這人,是否就是青牛化形而出?”

    “你說他是青牛幻化而出?”林暮聞言,望著石頭,不由失笑出聲。

    石頭麵帶尷尬,坐在位上,哭笑不得。

    林暮忙化解蘇嫻誤會:“不是。此次我前來千方城,青牛並未同行。這位是我徒弟,林石!”

    石頭見機行事,忙起身行禮:“晚輩見過蘇前輩!”

    蘇嫻忙麵帶笑容,將石頭扶起,一拍儲物袋,取出一張青色麵罩,遞給石頭:“初次見麵,我也沒有準備,這麵青離隱息罩便送與你吧。此罩能遮掩修者身上神識氣息,用來逃避探查和追殺,絕妙無比。”

    林暮見多識廣,他一眼就看出,這麵青離隱息罩並非凡品,至少是一件法寶,價值在百萬塊靈石以上!

    蘇嫻初次見麵,出手就如此闊綽!

    但這麵青離隱息罩功效,林暮聞之都是心動不已。

    能遮掩修者神識氣息,逃避探查和追殺!

    這是一件絕佳寶物!

    之前他若是能獲得這麵青離隱息罩,就不會陷入幻化老人和白爽圍攻之中!

    改變麵貌,他早就能做到,但金丹期以上修者,都是憑借神識氣息,來鎖定追蹤之人。

    神識是修者本源,輕易不會發生改變!

    這麵青離隱息罩,能遮掩修者神識氣息,若是他能獲得一件,以後再在此基礎上,稍加變幻一番麵貌,誰還能認出他來?誰還能追殺他?

    “還不謝過蘇前輩!”林暮忙示意石頭道。

    這樣麵罩,功效偏門而又奇特,數量極少,不是擁有靈石就能買到的。

    石頭會意,忙伸手接過青色麵罩,行禮道謝:“謝過前輩美意!”

    蘇嫻麵帶微笑,轉向林暮:“其實我贈林石這麵青離隱息罩,也是經過一番挑選,我還知道你其他事情!”

    林暮麵色一頓,驚道:“是關於裘家?”

    蘇嫻鄭重點頭:“裘家在千方城,算是一方勢力。裘風突然死去,在千方城都是引起一陣動蕩,當日有很多人都看到你和他發生衝突,但後來,裘家卻並未大張旗鼓找你報仇,也未有人出麵講個說法出來,人們都以為是裘家自己忍氣吞聲。而你,在眾人眼,自然是擁有難以想象背景!”

    林暮搖頭苦笑:“沒想到還有這樣事情。”

    蘇嫻麵帶微笑:“我心下好奇,於是特意去打探一番,結果當真是如同人們猜測那樣,你果然擁有令人難以想象背景!”

    我何時有過令人難以想象背景?林暮詫異無比,我自己為何都不知道?

    “在下不明白。”林暮實話實說道:“我就是一位普通修者。”

    蘇嫻笑著道:“你就莫要在我麵前掩飾了,我在千方城也算略有人脈。”

    “那你都打探到了什麼?”林暮無從辯解,隻好萬般無奈道。

    “你和蘇燦相交莫逆!”蘇嫻微微笑道:“裘家沒找你麻煩,是因為蘇燦將此事鎮壓下來。不知我說得對否?”

    蘇嫻望著林暮,得意一笑,說不出的嬌俏可愛,這樣神情,極為罕見,林暮麵色不由一呆。

    “你連這都打探出來了!”林暮沒法,隻好將計就計,故作驚訝道。

    “說起來,我和蘇燦還有一些淵源。”蘇嫻道:“她行事詭秘無端,獨來獨往,真想不到,你竟然會和她成為至交!也幸虧是她幫你攔下來,不然在這千方界,以裘家老祖裘虐凝神後期修為,他若要殺你,還真沒幾人能攔得住!”

    聞聽蘇嫻此言,林暮後心不由一陣冷汗。

    若非蘇燦,隻怕他早就命喪裘虐之手!

    哪怕是現在,也是被裘家派人追殺!

    “當日是裘風屢屢逼迫我,我迫不得已反擊。”林暮神色變幻道。

    蘇嫻笑道:“裘風平日橫行無忌,肆意欺淩殺人,早就惹得天怒人怨,你將他擊殺,是一大快事,千方城很多人都在暗中感激你!”

    林暮再度苦笑搖頭:“其實裘風並非我所殺,是蘇燦親手所殺!”

    蘇嫻麵色一滯,隨即道:“即便是這樣,裘家也會將這帳算在你頭上!”

    林暮望一眼蘇嫻,心中若有所悟,也不再遮掩,如實道:“正是如此。我這次前來千方城,本以為在蘇燦鎮壓下,裘家不會找我尋仇,哪曾想到,他竟然暗中派天煞門人伏殺我!”

    蘇嫻麵色一緊,忙問道:“你沒事吧?”

    林暮麵帶笑容道:“我若是有事,還能在這與你笑談麼?”

    蘇嫻麵帶恨意道:“裘家真是不講信用,裘虐這老不死,說話還沒三歲小孩可靠!”

    林暮連連點頭:“若非我僥幸將兩位天煞門人擊殺,隻怕這次就已隕落!”

    “你又殺了兩位天煞門人?”蘇嫻麵色又是一驚:“他們是誰?”

    林暮麵帶不解,老實道:“我若沒記錯,其中一位是白衣靈煞白爽,另外一位是幻化老人。”

    “幻化老人也死在你手中?”蘇嫻眉頭不由一皺。

    林暮望一眼蘇嫻,道:“當時情況緊急,我若不殺他,我就得死!”

    “壞了,你這次遇上事了,你遇上大事了!”蘇嫻望著林暮,憂慮道。

    “為何?”林暮麵帶不解,明知故問道。

    蘇嫻望著林暮,帶著憂慮:“你實力之強,猶要超出我預料很多!但眼看著你這樣絕世天才,陷入這樣紛爭漩渦,隨時都有可能殞命,我真是於心不忍!”

    “在下不明白,此話何講?”林暮微笑道:“蘇燦鎮壓下去,裘家不敢來殺我。他請人暗殺我的話,隻要是元嬰期修者以下,我都不懼!”

    “事情遠比你想得要凶險!”蘇嫻蹙眉道:“你殺了幻化老人和白爽,天煞門不會與你善罷甘休的。門中有名高手,都被你殺死,他們若是也選擇隱忍,天煞門這塊招牌就算砸在你手了!他們就是幹這行的,必然會派遣更厲害高手前來追殺你!”

    林暮眉頭不由一皺:“難道他們就不怕蘇燦回來報複他們麼?”

    “你和蘇燦定然是認識不久。”蘇嫻道:“她神出鬼沒,整日不知在忙些什麼,百年都難得來千方界一趟!天煞門將你偷偷擊殺,誰人會知曉?”

    林暮麵色陡然一變!

    蘇嫻望著林暮,續道:“不僅是天煞門,還有裘家,同樣不會就此停手!”

    “他們也敢出手?”林暮忙道。

    “你有所不知,裘虐壽元已是不足二十年,若他在這二十年中,無法突破,就會隕落!”蘇嫻緊盯林暮,道:“在臨死之前,他想到自己親孫被你殺死,香火難續,悲從心起,怒從中來,反正都要死,他是否會連你一同殺掉,以泄心中憤恨呢?”

    林暮麵色再度一變。

    蘇嫻所說,合情合理,都是極有可能出現情況!

    若真這樣,他就徹底陷入紛爭漩渦!

    敵人實力之強,足以擊殺他數十次!^-^^-^

    

Snap Time:2018-06-22 02:02:18  ExecTime:0.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