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四百三十一章奮發圖強


    冷風蕭瑟,橫屍遍野,血腥彌漫,一片狼藉。

    九位金丹期修者,片刻之前,還是耀武揚威,不可一世,盞茶功夫之後,卻是偃旗息鼓,盡皆隕落!

    世事無常,人生難測。

    林暮望著蘇燦消失方向,呆立不語。

    這次若非蘇燦莫名其妙及時出現,隻怕現在躺在地上的就是他了。現在僥幸存活下來,他心中也是沒有多少喜悅之情。

    裘風九人全都隕落之後,林暮心中便莫名浮現陣陣擔憂。

    他擔心是裘風背後勢力太過強大,他恐怕會麵對無窮無盡追殺,如今蘇燦給他一個承諾,裘風背後勢力必然不會來找他麻煩。

    這令他又憂又疑。

    蘇燦前去尋找裘風背後勢力解決此事,他不得不為之擔憂,蘇燦此行畢竟是為了他犯險,若是真遇到不測,他於心難安。而且,他也懷疑,蘇燦是否真的是從未遇到過敵手,真的能徹底擺平此事?

    現在一切都不好說,隻能交由時間來驗證。

    相較而言,他寧願相信蘇燦所說為實,那樣不僅自己能免去一劫,蘇燦也不會陷入絕境。

    想及蘇燦出現後發生一幕幕,林暮宛如夢中,這一切都似乎是巧合,但又讓人覺得,巧合得未免太過離譜,似是刻意為之。

    但現在,他隻能將一切疑惑壓在心底。

    眼下最要緊之事,還是先離開這是非之地為妙!

    青牛也是一翻身從地上爬起,對林暮道:“我們已是闖下大禍,不管蘇燦能否成功,我們現在都要盡快離開此地。”

    林暮深以為然,點頭道:“追來的這九人,實力都是不錯,還有些人已是被我們甩開,並不知道我們在這,但這距離並不遙遠,你剛剛一聲怒吼,肯定是暴露了我們行蹤,若不及時離開,恐怕會陷入重圍之中!”

    屆時,若是蘇燦擺平此事,他們卻被一幫小嘍囉殺死,那豈不是冤死?

    及時離開這,才是他現在要做之事!

    林暮毫不懷疑,再過片刻,這定會修者雲集,若是見到裘風屍身,必然會引起軒然大波,恐怕整個千方城,都要有一番震動!

    沒有任何猶豫,林暮當即決定離去。

    但離開之前,林暮一轉眼,卻是看到地上一堆胡亂堆在一起的飛劍,正好是四柄!

    其中,就有裘風那柄青色本命法寶級飛劍!

    這顯然是蘇燦丟下!

    林暮一陣詫異,這柄本命法寶級飛劍,犀利無匹,若是變賣出去,少說也能有近千萬塊靈石收入,蘇燦卻隨手丟在地上,目的不言而喻!

    她想幫他。

    林暮心中一暖,身形卻是如同幻影,在九人身上搜尋一遍,收獲不菲。

    九位金丹期修者儲物袋,八柄法寶級飛劍,一柄本命法寶級飛劍!

    這一次的收獲,價值就難以衡量!

    殺人奪寶果然是賺錢最快捷徑,高風險,帶來的是高回報!

    難怪許多人樂此不疲,孜孜不倦。

    林暮心中壓製消散許多,有這些收獲,即便蘇燦沒有成功,大不了他拍拍屁股走人就是了,這些靈石足夠抵消他購買洞府花費的那兩千萬塊下品靈石了。

    掃視一遍戰場,林暮看到插在地上的兩截玄金劍,心中隱隱作痛,一柄極品飛劍,就這樣毀於一旦!

    默默將兩截玄金劍收起,林暮已是做下決定,如果可能,他會盡量修複這柄玄金劍,現在他並未凝結金丹,哪怕是手握本命法寶級飛劍,也是無法祭煉,隻能暴殄天物!

    望著地上九位金丹期修者屍身,林暮眉頭一皺,隨即雙手掐訣,釋放出九簇純白色火焰。

    這是千年靈乳催生出的四品靈焰!

    鍾筍火進階而成的!

    在四品靈焰的焚燒下,九具屍身頓時被焚為灰燼!

    隨即,林暮再度掐訣,一陣瓢潑大雨,倏然從天而降,衝刷掉所有血腥氣,空氣又變得一片清新,泥土的芬芳開始彌漫開來。

    誰也無法看出,剛剛在這,隕落了九位金丹期修者!

    林暮帶著青牛,轉身離去。

    心中若有所失,林暮總感覺自己錯失了什麼,他再度回頭觀望一眼,這一次回眸,堪稱天價!

    林暮驚喜看到,在雨水衝刷之後,地上竟然有九枚閃閃發光珠子。

    這是九枚金丹!

    一枚金丹,少說也能賣數百萬塊下品靈石,九枚就是數千萬!

    這又是一筆橫財!

    林暮滿心喜悅,迅速上前撿起九枚顏色各異金丹。

    剛將九枚金丹收入儲物袋中,麵上笑容還未隱去,林暮麵色又猛然一變。

    遠處天空中,數十道遁光,齊齊向這飛來!

    林暮不再遲疑,心念一動,立即將青牛收入旋月空間中,隨後全力催動極品踏雲靴,整個人迅如流星,急速遠遁!

    在他離開之後,一群修為各異修者,陸續趕到此地。

    但地上除了大戰之後留下的坑坑窪窪痕跡之後,再無其他線索。

    誰也猜測不出,大戰過程如何,是何結果。

    “少主並不在這。”一位青袍金丹期修者,環視一邊四周,一臉輕鬆道。

    這人是和裘風同夥修者。

    “這已是被人故意抹去痕跡,隻能看出這曾經發生過戰鬥。”一位圍觀修者好奇道:“也不知是誰贏了?”

    青袍金丹期修者轉過身來,瞪著圍觀修者:“這還需要懷疑麼,抹去痕跡的自然是我家少主。”

    圍觀修者不敢得罪他,向人群後退去,不再言語。

    “那少主呢?”另一位和裘風同路金丹期修者問道。

    “可能已經得到那頭青牛,打道回府了。”青袍金丹期修者笑著猜測道。

    “既然如此,我們也回去吧。”幾位和裘風一路的金丹期修者,達成共識,一同離去。

    圍觀修者,則是站在原地,議論一番,不少人感慨林暮命運的悲慘,剛來千方界,就喪命在裘風手中。

    但是,林暮並不是第一個,人們早已見怪不怪,習以為常。

    一番熱議過後,見無熱鬧可看,人群也逐漸散去。

    人群漸漸稀少,顯露出三人身影。

    正是林父林母和石頭!

    三人麵色凝重,一言不發。

    “我們也走吧。”為了避免站在這太久,引起其他人懷疑,林父開口道。

    林母眸中飽含淚光,默然點頭。

    她已是有不好預感,裘風一行人實力,她是親眼所見,林暮實力固然極強,但雙拳難敵四手,在眾人圍攻之下,若再不暴露旋月佩情況下,隻怕凶多吉少!

    三人心中雖然忐忑,但還是抱著希望,向寰靈峰趕去。

    一路無言,默默趕路,空氣中彌漫著一縷濃得化不開的憂慮。

    林母眼中淚水隱現,已是情難自抑。

    一行四人隻是出來買點東西,就能遇到這樣風波,林暮更是卷入危險之中,現在生死未卜!

    在林暮與人戰鬥時,他們三人卻無法幫忙,隻能盡量不成為林暮拖累,再一次,三人深切感受到自己的渺小,心中皆是一陣難受。

    “回去之後,我們就開始全力準備凝結金丹。”林父斬釘截鐵道。

    林母擦去眼角淚水,鄭重點頭。

    石頭神色堅定:“而且,一定要成為實力強大的金丹期修者!”

    林父林母相望一眼,齊齊點頭。

    他們凝結金丹,也是為了提升自身實力,但若隻是為了提升至這個境界,凝結金丹之後,實力還是和普通金丹修者一樣,那還是要被人隨意欺負!

    要變強,就要變得極強!

    至少,要強過大部分人!

    沒有強大的實力,在這千方城,寸步難行!

    以眼下情形,即便林暮此次能逃過一劫,隻怕以後他們也是再也無法踏足千方城一步!

    三人清晰記得,林暮幫他們購買的煉體功法《藥淬煉體訣》,需要靈藥輔助修煉,但還未來得及去購買靈藥,就遇上這次風波!

    衝擊金丹,也變得撲朔迷離起來。

    三人麵色凝重,默默趕路,憂慮彌漫。

    但在轉過一個山角之後,三人麵上憂慮,陡然消散!

    前方小道上,林暮微笑站在那,望著他們!

    三人驚喜莫名,笑容浮上麵龐,齊齊向林暮飛去。

    四人重逢,欣喜莫名。

    林暮和父母、石頭說著自己離奇脫險經曆,林母凝望林暮,笑著流淚。

    四人一邊說著,一邊向寰靈峰趕去。

    林父林母和石頭說出自己意圖之後,林暮完全表示讚同:“必須要盡快衝擊金丹,而且,要成為在金丹期修者中,都是極為強大存在!”

    “可惜,現在我們已是徹底得罪裘風背後勢力。”石頭遺憾道:“若是蘇燦無法擺平此事,隻怕我們無法再踏足千方城,隻能一味躲避,也便無法購買淬體靈藥。”

    “為什麼要躲?”林暮眉頭一皺,凜然道:“我自認並未做錯什麼,裘風來搶奪青牛,我就該拱手相送麼?若我不送,他就會滅殺我,我將他滅殺,是他咎由自取!”

    林父擔憂道:“你莫非要再去硬闖千方城?”

    林母忙在旁勸阻:“千萬別再去了,還是避避風頭再說吧。”

    她明白,林暮之所以如此,顯然是還想再回千方城購買淬體靈藥。

    “我們之所以躲避,無非是因為我們實力差。”林暮憤然道:“如果我們擁有比裘風背後勢力還要強大實力時,是否就能在千方城暢行無阻?”

    “這是自然。”林父望一眼林暮,勸道:“但不是現在。”

    “我未招惹別人,別人招惹我,我為何不能反擊?”林暮鄭重道:“若是裘風背後勢力真來追殺我們,欲將我們逼上絕路,那由不得我們不反抗!”

    林父林母和石頭默默點頭。

    “欲殺我者,我必殺之!”林暮一臉殺氣道。

    回身望著千方城方向,林暮暗暗發誓,不管你是誰,不管你如何強大,一旦逼急我,我必會奮發圖強,將你狠狠擊敗!

    就像之前一樣!

    

Snap Time:2018-04-21 13:49:02  ExecTime:0.2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