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四百二十八章迷糊女修


    林暮麵色發白,墜落在地。【、ka$138看書網

    體內氣血翻湧,識海傳來陣陣劇痛,和他神識緊密相連的玄金劍,廢了!

    僅僅隻是一擊!

    真正麵對,林暮才知道自己和金丹後期修者真正差距。

    他不是沒有見過金丹後期修者戰鬥,連金丹期巔峰,甚至隱心和元嬰期千年蜈蚣戰鬥,他都親眼目睹,在他看來,金丹後期修者實力,不過是比他略強一線而已。

    但這次正麵對決之後,他方知自己想法是如何想當然,和現實差距太遠。

    同樣是劍技連發,他和裘風差距,完全不是在一個境界上!

    林暮強自控製傷勢,但不可遏製,一口鮮血還是從他喉中湧出,哪怕他極力控製,鮮血還是順著他嘴角汩汩而流。

    一擊見勝負!

    裘風哈哈大笑,劍指林暮:“我還以為你有多強,原來也不過如此!”

    他完全忽視林暮僅有築基期的修為。

    林暮暗自調息,一言不發。

    裘風笑聲頓止,麵色陰寒道:“我本打算留你性命,但你擊殺我手下五位金丹期修者,這仇,無論如何都要報!今日,你必死無疑!”

    舌燦蓮花,怕也不過如此。

    明明是他招惹林暮,步步緊逼,追殺至此,在他口中,林暮卻變得罪大惡極。

    鮮血腥甜,林暮強行忍下,不願露怯,在地上站得筆直,遙望裘風,譏諷道:“逞法寶威風,也能如此猖狂!有本事你莫用飛劍,你我正麵一戰!”

    裘風仰天狂笑,劍指林暮:“你這激將法真是不入流,如果我是三歲小孩子,或許真會這樣做。你師傅沒告訴你麼,飛劍,也是劍修實力的一部分!今日我會讓你生不如死,你不是畏懼我飛劍麼?那我就用飛劍將你削成白骨,以解我心頭之恨!”

    激將法不成,林暮麵色不由一黯。

    如今他飛劍都被斬斷,正麵對決,他必死無疑!

    沒有飛劍,他無法施展劍技連發,術法攻擊力完全無法和劍技相比,體魄雖然強悍,但裘風連他飛劍都能斬斷,擊殺他自然不難!

    完全束手無策!

    林暮望著獰笑不已的裘風,心頭一陣悲涼。

    裘風沒有立即動手,分明是想狠狠玩弄他,折磨他心靈。

    他現在就如同砧板上的魚肉,任憑宰割!

    唯今之計,隻有逃,別無他法!

    逃也隻有遁入旋月空間一途,不然,也是會立即被裘風追上!

    心中縱有千般不願,但在性命攸關時刻,林暮迫不得已,還是要暴露旋月佩秘密。

    但現在,青牛距離他尚有一段距離,就連遁入旋月空間,都異常艱難!

    林暮暗暗傳音給青牛,讓它向自己靠攏。

    他卻是站在原地,沒有動彈,因為他明白,一旦他有異動,裘風就會立即展開犀利攻擊!

    屆時,便再無退路!

    青牛聰穎無比,一邊維持天水青牢不破,一邊漫不經心靠近林暮。

    它同樣明白,隻要靠近林暮,他們就能立即消失!

    林暮故意和裘風鬥嘴,不停羞辱他,分散他注意力,為青牛爭得喘息之機。

    “你也隻能和我逞逞威風,信不信我現在空手也能打得你滿地找牙?”林暮已是決定破罐子破摔,索性信口開河,極盡羞辱之能事。

    “臨死還嘴硬!”裘風怒罵道:“現在你還能逞口舌之利,等下你就會生不如死!”

    “屆時但願你還能如現在這樣強硬,不要求饒!”裘風陰狠一笑。

    話音剛落,他青色飛劍倏然光芒大盛,劈向林暮!

    這時,青牛還在緩緩挪動!

    林暮當機立斷,拚命向青牛飛去。

    但是,他速度還是快不過飛劍,裘風青色飛劍,一下劈在他和青牛中間!

    林暮身形頓止!

    “真是感人呢!”裘風淡淡笑道:“死都要和青牛死在一起。但顯然你想多了,青牛是屬於我的,死的隻能是你自己!”

    林暮雙目噴火,緊緊盯著裘風。

    他這是赤-裸裸的戲弄!

    被人羞辱至此,林暮已經很久沒有經曆過了,熱血上湧,林暮就要衝上去,和裘風硬拚體魄!

    但風一吹,他立即清醒過來。

    現在,裘風隻需一劍,就能立即劈死他!

    想救下青牛,都變得遙不可及!

    若是現在就遁入旋月空間,在裘風此刻如此大意下,他還是大有希望!

    但,他如何能拋下青牛,獨自逃生?

    林暮近乎絕望般望著青牛,這段觸目可及的距離,現在卻宛如天塹,任憑他如何不願,想同時救下青牛,都變成一種奢望!

    青牛同樣看清眼前形勢,傳音給林暮:“你獨自逃生,莫管我,他既然看重我,就不會殺我的。”

    “若是有緣,我們還會再見的。”青牛說完兩句話,兩行濁淚,順著它臉頰滾滾流下。

    “我是不會拋下你的。”林暮當即傳音:“我們再努力一次,如果真不行,我隻好和他拚命!”

    青牛已是說過三句話,無法再說,它在原地,暴躁不已,眸中全是焦急。但林暮已是決絕,目光中沒有任何退縮,它不由心中大為溫暖。

    其實到目前,裘風都沒想著殺它,它沒有任何生命危機。

    有生命危機的是林暮!

    但在性命攸關時刻,林暮都不願拋下它,讓它成為被裘風禁錮,失去自由,任人玩樂的靈獸!

    林暮都不怕,它有什麼好怕的!

    在裘風再度操縱青色本命法寶級飛劍,攻向林暮時,青牛出手了!

    它仰天發出一陣震撼天地的嘶聲怒吼,隨即,一座巨大的青色牢籠,出現在裘風身周,緊緊困住裘風!

    天賦秘法,天水青牢!

    與此同時,它迅速向林暮奔去。

    短短數十丈距離,在這一刻,變得無比漫長!

    三柄法寶級飛劍,急速從青牛身後飛出,越過青牛,襲向林暮!

    之前被青牛用天水青牢困住的兩位金丹後期修者和一位金丹中期修者,已是脫困而出!

    捉襟見肘,困住裘風,林暮又陷入三位金丹期修者圍攻之中。

    它和林暮想要全身而退,已是完全無望!

    驚心動魄一幕,接連而至。

    幾乎不分先後,裘風一劍破開青牛天水青牢,和三柄飛劍一起,襲向林暮!

    裘風暴怒無比,殺意橫溢!

    四柄法寶級飛劍,一柄本命法寶級飛劍,攻勢如潮,瞬息就能吞噬林暮!

    青牛絕望地望著麵色發呆的林暮,急急大吼:“快跑!”

    危急關頭,它再度突破,已是能說第四句話!

    但眼前,它根本無法顧及這些,令她憤怒不已是,直到飛劍即將離體,林暮都是站在原地,一動未動!

    “愚蠢!”青牛咆哮道。

    第五句話亦是脫口而出。

    但就在這時,極其詭異一幕,在它眼中出現!

    四柄犀利無匹飛劍,在即將擊中林暮時,倏然齊齊消失!

    青牛驚訝萬分!

    裘風四人,麵色大駭,他們根本沒看清,自己飛劍是如何消失。

    這時,一道身影出現在林暮跟前。

    是一位女修!

    裘風呆呆望著出現在林暮身旁的女修,驚呼道:“瞬移!這是元嬰期修者!”

    林暮望著眼前女修,同樣驚詫萬分。

    他根本不知道她是如何出現,在四柄飛劍即將擊中他時,他萬般無奈,已是暗自決定,先進入旋月空間躲過這一擊!

    但未等他有所行動,他就倏然發現,身前凜然殺機,瞬間竟消弭無形!

    而做到這一切的,正是麵前這位看上去隻有十五六歲的女修。

    女修宛如孩童一般,光滑白皙細嫩的小手抓著四柄犀利無匹的飛劍,仿佛是拿著一堆破銅爛鐵,一臉茫然對林暮道:“發生了什麼?”

    林暮幾乎跌坐在地,她手抓著四柄飛劍,一臉純真,反過來問他發生了什麼。

    眼前女修,看上去沒有任何修為,但給林暮感覺,卻是極其強大!

    能徒手抓下金丹後期修者本命法寶級飛劍,不說其他,單是體魄,就甩開他幾個境界不止!

    令他匪夷所思是,眼前女修小手白皙細嫩,根本就不像是煉體修者!

    林暮不敢怠慢,忙如實回答:“我們正在打鬥,他們四人欲要殺我,你剛剛救了我。”

    女修望一眼手中失去光芒的四柄飛劍,恍然大悟,驚喜道:“原來是這樣啊。”

    這人正常麼?

    林暮心頭浮起這個想法,但他壓下這個想法,正色道:“正是,多謝你救命之恩!”

    他已是看明白,眼前女修擁有足以改變戰局實力,如果女修肯幫忙,他和青牛定然能夠脫險!

    女修麵上笑容綻放,純真燦爛,聲音清脆動聽至極:“舉手之勞嘛,你就不要放在心上了。”

    大戰當前,林暮卻是瞬間忘記所有危險,如同沐浴在暖春中,溫暖異常,幾要淪陷其中。

    旋即,他才猛然驚醒,心中暗暗驚呼:“這人到底是何來曆,看上去宛如十五六歲小女孩一般,言行舉止卻宛如五六歲小女孩,偏偏實力又強橫得離譜!”

    “你們誰是好人,誰是壞人?”女修清脆聲音再次在林暮耳邊響起。

    林暮忙回過神來,正要答話,卻是被裘風搶在前頭,裘風急急道:“我們是好人,他是壞人,他殺了我們五個人!”

    裘風已是看出,這女修分明是腦袋迷糊,和神經錯亂者沒有兩樣!

    她也根本不認識林暮!

    她插手這場戰鬥,根本就是一個意外,純粹是他倒黴!

    但現在,形勢對他和林暮而言,都是在同一個水平線上。

    隻要他能取得女修信任,局勢仍將掌握在他手,林暮仍然必死無疑!

    他話音落下,女修麵上立即浮現一抹怒色,回身望向林暮:“是這樣麼?你為何要殺他們五個人?”

    裘風麵帶笑意,眼前這女修,迷糊至極,簡直太好蒙騙了!

    林暮心頭大急,他同樣看出女修根本不是常人,忙急急道:“是他們追殺我和青牛,不然以我現在實力,如何敢與他們為敵?”

    女修聞言,向一旁青牛望去。

    隨即,她歡欣不已,跑到青牛跟前,踮起腳尖摸摸青牛額頭,回身對林暮燦爛笑道:“這頭青牛好可笑啊!”

    青牛老臉一陣通紅。

    林暮尷尬笑道:“我也覺得它很可愛!”

    裘風眼見勢頭不對,女修似乎也喜歡這頭青牛,他忙向女修道:“你莫要聽信他胡說,他分明在騙你!他都能獨自斬殺五位金丹期修者,實力還能弱?”

    裘風緊跟著道:“他就是一個惡人,殺人不眨眼!”

    裘風顛倒黑白,說著林暮壞話,麵上卻裝得善良無比,欲要打動眼前這迷糊女修。

    女修笑著摸摸青牛脖間青色毛發,轉過身來,對裘風嬌喝道:“你莫要再說了,這事全是你的錯!”

    裘風麵帶無辜,不甘道:“為什麼?”

    “因為你看著就不像個好人!”女修聲音清脆動聽至極。

    看無廣告,全文字無錯首發小說,138看書網-w.w.w./文字首發,您的最佳選擇!

    

Snap Time:2018-04-22 14:25:30  ExecTime:0.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