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四百一十二章踏入淬脈


    光影一閃,林暮身影出現在旋月空間中。

    在他身旁,石頭渾身浴血,已是昏迷過去。林父林母麵帶焦急,圍著石頭,束手無策。見林暮進來,兩人麵色都是緩和許多。

    林父見林暮同樣渾身浴血,皺眉問道:“外麵發生什麼?”

    林暮強忍經脈內傳來陣陣劇痛,行至石頭跟前,開始查看石頭傷勢。

    “天霄界滅亡了!”林暮一邊查看著石頭傷勢,一邊悲痛道:“上萬七級以上妖獸,不知從何處襲來,此行數千靈寂期修者,幾乎全部隕落,隻有少數幾人,僥幸逃脫。但萬獸奔騰,整個天霄界都是難以幸存,他們能否保住性命,也要看天意。”

    林父林母,麵色大駭,林父失聲道:“難道天霄界所有門派,所有修者,所有凡人,都將殞命?”

    林暮麵帶悲色點頭:“戰爭爆發,來得太過迅捷,我們完全措手不及。”

    林母一臉焦急,望著林暮,關切問道:“你傷勢如何?”

    林暮細心查看著石頭傷勢,寬慰父母道:“我沒事,這都是斬殺妖獸時,濺到身上的妖獸鮮血。倒是石頭,一人獨抗三隻七級妖獸,險些喪命!”

    林父心神不寧:“這下如何是好?天霄界都要滅亡,隱心和駱言等人呢?我們以後在何處安身立命?”

    林暮緩緩搖頭:“我也不知。隱心實力強絕,自保應該綽綽有餘。如果連他們都無法逃掉,那天霄界就徹底滅亡!”

    想起隱心實力,林暮並未太過擔心他們安危。

    隱心和駱言,都是站在天霄界最頂端之人,普通金丹期修者圍攻,他們能輕易脫身離開。他唯一擔心是,隱心在離開之前,是否來得及帶走雲夢。

    現在外麵妖獸橫行肆虐,他經脈傷勢慘重,根本無法出去查看。

    剛剛在進入旋月空間那一瞬間,他依稀看到了青牛。

    很久不見,青牛竟然已經進階到七級妖獸級別,奔跑在七級妖獸最前麵,雄姿英發,看來實力在七級妖獸中,也是不凡。

    隻是兩族大戰,連青牛都開始攻擊修者。

    事到如今,他們都已成為仇人!

    戰場上相遇,也不知是何景象。但林暮知道,遇到青牛,他是無法下手攻擊。

    兵戎相見,非他所願。

    世事弄人,這一切來得太快,根本不給人任何反應時間。

    若非擁有旋月佩,隻怕在這次獸潮中,他也會和其他靈寂期修者一樣,殞命在迷霧林。

    想起臨行前,司空判和刑雲意氣風發,欲要立下赫赫戰功,結果妖族逆襲時,兩人卻是在司空絕搭救下,狼狽逃竄。但付出代價,卻是令人刻骨銘心,數千靈寂期修者,都是隕落於此!

    在他們逃亡前,林暮是看到那一幕,但他當時在奮力斬殺妖獸,想要救下石頭,那一刻,他根本來不及想太多。

    甚至,他都沒有憤怒!

    大難臨頭各自飛。不論是司空判還是刑雲,這點淺薄交情,在生死瞬間,都是不堪一擊,轉瞬煙消雲散!

    對於發生的這一切,林暮無力去改變,他心中百感交集,卻又麻木至極,這種五味陳雜感覺,對他來說,是一種折磨。

    但眼下,他所能做的事情,唯有自保。努力保證自己和父母還有石頭四人,在這場大劫中活下去。其他一切,隻能聽天由命。

    林暮現在隻有一個心願,他想去一趟百花門,看一看雲夢到底如何。

    事實上,他也知道,雲夢或許已是被隱心救走,或許已然遭遇不測,不管是哪一種結果,他去了都將一無所獲。

    但不知為何,他還是想去看看。

    在此之前,他要先努力養傷,至少保證自己能夠在妖獸肆虐的天霄界,來去自如。

    時至今日,他不過是一位築基期巔峰修者,之所以能硬撼七級妖獸,完全靠犀利無匹劍技,和強悍至極體魄。如果經脈重傷,他實力已是大打折扣,再遇到七級妖獸圍攻,莫說力戰群敵,隻怕自保都成奢望。

    查看一番石頭傷勢,林暮心下略微一鬆,安慰父母道:“石頭並無大礙,隻是剛剛在強行施展劍技時,經脈負荷過重,有些損傷,靜養一段時日就能痊愈。”

    石頭傷勢和他如出一轍,都是經脈損傷。畢竟,兩人真正實力,還是不夠強悍,每次都是拚命爆發,林暮經脈在《淬脈訣》淬煉之後,連續施展劍技連發,都是難以負荷。石頭更是如此。

    但好在,石頭隻是爆發劍技,並非劍技連發,傷勢反倒比林暮要輕一些,但情況也並不樂觀。

    林暮取出生生造血丹和合合止血丹,給石頭內服外敷,隨後自己同樣如法炮製,經過一番簡單治療,兩人傷勢都是而知住,不再惡化,開始漸漸好轉。

    “不出三五日,就能痊愈。”林暮轉身對父母笑道。

    林父林母相視一眼,兩人眸中都是深深擔憂,卻是笑不出來。

    “以後如何打算?”半晌後,林父澀聲問道。

    林暮麵色一黯,旋即隱去,平靜道:“過幾日再說,要看外麵形勢而定。”

    在三人說話間,石頭已是悠悠醒來,三人麵色皆是一喜。

    林暮道:“現在無需說什麼,一切都等傷勢恢複之後再說。”

    隨即,他扶著石頭進入小屋,和父母招呼一聲,兩人便齊齊打坐,開始療傷。

    經脈傷勢,對林暮來說,並非致命,尤其是在他修習《淬脈訣》之後。借著這次機會,林暮再度開始修習《淬脈訣》。

    經脈一次次破碎,隨後痊愈複合,在他努力下,經脈一次次變得強大。

    現在他淬脈境界,已是達到塑形巔峰,距離第二層淬脈,不過咫尺之隔。

    一遍遍修習著《淬脈訣》,林暮漸漸沉浸其中,他忘記身上疼痛,忘記心中煩擾,忘記外麵一切嘈雜,陷入無我之境。

    不知時間過了多久,仿佛有億萬年那般悠遠,又仿佛隻是眨眼之隔,林暮悠悠從修煉中醒來,麵上帶著一抹若有若無喜意。

    這次因禍得福,他《淬脈訣》終於進階,突破至第二層,淬脈境界!

    達到淬脈境界,林暮由衷感到喜悅。自此之後,他施展劍技連發,再也無需擔心經脈無法負荷,以後就能肆無忌憚施展斬天神劍兩連發!

    隱心都能施展劍意,經脈強悍程度也不過達到第二層淬脈巔峰而已。

    經脈愈發強悍,這固然值得欣喜,但林暮也是發現另外一個重要至極問題,就是經過這麼多次消耗,他身上千年靈乳,愈發稀少,如果再無節製,今後怕都再無靈乳服用。

    如果真的如此,他就不能再肆無忌憚施展劍技連發,以他自己本身靈力,對上一位金丹初期修者,都難以戰勝。若是對上兩位,或者陷入重圍,必敗無疑!

    有失必有得,有得必有失。他經脈愈強大,消耗千年靈乳能力愈強悍,但悲劇的是,他身上的千年靈乳卻是越來越少。

    醒來之後,他才恍然發現,這次入定,一下就是半月過去……

    石頭在這半月中,傷勢也已痊愈。

    外麵情形如何,林暮不得而知。但現在,重整旗鼓是最重要,諸多事情都在等著他。去百花門看一眼,了卻一番心願。隨後,他就要開始考慮,以後的路,該怎麼走?

    和父母、石頭三人商量一番,林暮閃身退出旋月空間,出現在之前大戰所在處。

    白霧迷蒙,血腥味猶在彌漫。妖獸早已不在,想來已是攻出迷霧林。

    林暮麵上閃過一抹悲色,隨即身形閃動,想迷霧林外飛去。

    “哞!”一聲渾厚叫聲,倏然在耳邊想起。

    林暮身形戛然而止,轉過身來。

    在迷霧深處,一道青色身影,飛速奔來!

    正是青牛!

    青牛四蹄翻飛,身形健碩,雄姿英發,歡快地甩著尾巴,向林暮奔來,牛尾在空中轉動,劃著圈子。

    林暮落下身形,站在原地,望著青牛奔來,心中一暖。

    青牛竟然在這獨自等他數天!

    和那些自私自利修者相比,青牛反而讓林暮覺得溫馨許多。

    許多人,往往還不如一頭妖獸!

    青牛奔到林暮麵前,歡欣無比,圍著林暮不停繞著圈子,一臉笑意。

    它親眼看到許多修者滅亡,許多妖獸滅亡,林暮遁入旋月空間,它更是親眼目睹。為了等待林暮,它已是脫離妖族大軍,獨自在此等候數天。

    林暮遲遲沒有出現,它並沒有焦躁,隻是在原地,耐心等待。

    功夫不負有心妖,林暮終於出現!

    再次見到青牛,林暮也是欣喜不已。他伸出手,摸摸青牛的頭,捋順它脖子上的青色毛發。青牛安靜地立在原地,任憑林暮撫摸,一臉享受。青色尾巴,在後麵不停搖擺。

    林暮心思一動,當即召出石頭和父母。

    三人剛一出現,就看到這頭充滿靈性的青牛,麵上皆是露出喜色。

    石頭更是抱著青牛脖子,欣喜莫名。

    青牛溫順無比,靜靜立在原地,石頭摸摸青牛的脖子,又摸摸它的嘴巴和鼻子,青牛伸出舌頭,歡快舔著石頭手掌。

    “終於再次見到青牛了。”石頭滿臉笑容:“它也活得好好的,真好!”

    林母麵帶微笑道:“這青牛真是有靈性,溫順乖巧,不如給它起個名字吧。”

    石頭拍手稱慶:“世上青牛那麼多,這頭青牛絕對是獨一無二的!我們要將它和其他青牛區分開來,一定要給它起個名字。”

    林暮笑著點頭,摸摸青牛脖子,略一沉吟,道:“許久不見,青牛體型愈發壯碩,愈發溫順乖巧,那就叫它大乖吧!”

    “大乖!”石頭摸摸青牛頭上犄角,笑道:“這名字不錯!”

    石頭和大乖嬉戲良久,林暮方將父母和石頭再度收入旋月空間。

    隨後,他和大乖同行,一人一牛,前往百花門。

    

Snap Time:2018-07-22 13:13:22  ExecTime:0.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