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四百零五章浴血奮戰

  
  歡迎大家來到-< 書 海 閣 >-:
  看似強大的敵人,當你真正麵對時,發現也不過如此。
  林暮現在就是這樣,一直屹立天霄界,如同巨無霸一半的存在,禦靈宗,竟然被他們四人殺得落花流水。
  六位金丹期長老,已然隕落四人。
  這一切都發生在瞬息之間,待剩餘兩位長老反應過來時,他們反倒被林暮和駱言、時未寒三人包圍。
  風水輪流轉,如今形勢一下逆轉,若他們兩人落敗,整個禦靈宗都將宣告滅亡。
  群龍無首,如同一盤散沙,這就是禦靈宗落敗原因。
  隱心避開任梁,殺來禦靈宗,正是攻其軟肋,禦靈宗數位長老,本來還能占據一些微弱優勢,但林暮的出現,徹底打破了平衡,正是因為林暮這個意外,一切都改變了。
  而改變的,不僅僅是勝負,還有門派的興亡。
  兩位禦靈宗金丹期長老,在三人圍攻下,左支右拙,但渾身已是傷痕累累,不出片刻,也會盡皆殞命。
  這時,一位長老對著下麵弟子大吼:“快,一起上,圍攻他們,不然我們都得死!”
  另一位長老道:“掌門就要回來了,我們要撐住!”
  兩位長老話音剛落,林暮三人攻勢水漲船高,其中一人被時未寒一劍劈飛,身形在半空中一分為二,墜落在地。
  下麵近千靈寂期弟子,齊齊反應過來,紛紛催動飛劍前來救援。
  霎時間,上千飛劍,光芒璀璨,一齊攻來,潮水般攻勢,一下將林暮三人吞沒。
  那位幸存金丹期修者,忙抽身後退,他驚魂未定,但不得不開始指揮弟子們攻擊,在他調度下,近千靈寂期弟子,發揮出難以想象威力。
  林暮在劍潮中遊蕩,玄金劍不時劈飛一片飛劍,但旋即,又有更多飛劍襲來,令人防不勝防。
  當數量優勢太過巨大時,實力差距全然被彌補。
  若非三人都是絕頂高手,換做普通金丹期修者,隻怕早就從半空隕落。
  隱心和千年蜈蚣戰鬥,依然是僵持狀態,不分勝負,靈寂期修者飛劍攻向他,都自動飛回,無法近他身前。
  林暮強自支撐著,剛剛他們三人還穩穩占據上風,但轉瞬間,又陷入重圍,戰鬥風雲變化,並非他能料到。
  這還不算是最慘烈。
  更慘烈是,在這波飛劍之後,是一大群靈獸飛過來,足足上千隻靈獸,都是和靈寂期修者實力相當靈獸。
  陣陣獸吼,驚天動地,各種各樣靈獸,如同脫韁野馬,團團圍住林暮三人。
  禦靈宗名不虛傳,靈獸絲毫不比修者遜色。
  望著這些靈獸,林暮麵色大驚,他震驚原因,一方麵是因為這些靈獸未免太過強大,另一方麵則是,這些靈寂期修者豢養靈獸,都無比強大,為何剛剛隕落的極為金丹期修者,卻不見他們召喚出自己豢養靈獸。
  連這最後一位幸存的金丹期修者,都沒有召喚出自己豢養靈獸。
  不然,以禦靈宗十餘位金丹期修者戰力,他們四人是無論如何也占不到便宜的。
  現在情形卻是,禦靈宗金丹期修者,幾乎被他們盡滅。
  到底是為何。
  那些金丹級別靈獸,到哪堨h了。
  顧不得考慮這個問題,林暮開始應對麵前險境。
  他不由慶幸,幸好事先自己偷襲,一舉滅殺三四位金丹期修者,不然,要是在最一開始,禦靈宗就讓這些靈寂期修者一哄而上圍攻,他們離去希望當真渺茫,哪怕是現在,想要輕鬆脫身,也並非易事。
  僅僅是用玄金劍抵擋,林暮就覺體內靈力如同潮水一般,不停向外傾瀉。
  禦靈宗的數量優勢,實在太過巨大。
  取出一瓶千年靈乳服下,林暮再度施展斬天神劍兩連發。
  兩道金色巨劍劈出,劍光所向,所有被攻擊到靈獸,都是一下被斬為兩截。
  這一擊,足足擊殺數十頭五級,六級靈獸。
  “我們分開。”駱言高聲道:“被它們包圍後,根本施展不開,想辦法分散他們攻擊,絕對攻擊力,他們是不如我們!”
  林暮深以為然,單打獨鬥,禦靈宗弟子,沒人是他對手,但齊齊圍攻之下,連駱言都是難以招架。
  心下打定好注意,林暮立即向遠處飛去,駱言和時未寒,也都是往其他方向飛去。
  就連隱心,也如同釣魚一般,將千年蜈蚣引向遠處。
  不出林暮意外,他剛一離去,立即有兩百餘位靈寂期修者,向他攻來。
  這時,林暮本打算抽身離去,斬殺禦靈宗五位金丹,也算是大出一口氣,他都向隱心傳音:“不若我們就此離去!”
  隱心卻是忽然傳音:“駱言被圍了,你去救他,這頭千年蜈蚣竟然開始施展自己本命神通,元嬰級別妖獸,本命神通威力,不亞於我劍意,我被千年蜈蚣困住,此時隻能交給你!”
  林暮不由抬頭望向駱言所在處,發現最後剩餘那位金丹期修者,竟然帶領三四百位靈寂期弟子,團團圍住駱言,其餘三百餘位弟子,前去圍住時未寒。
  駱言在眾人圍攻下,再度施展初一道融合劍技,擊殺一大片,少說也有五六十人,但他融合劍技,消耗靈力太多,靠著普通攻擊,他很快就又陷入險境。
  正在這時,從遠處又傳來一陣呼嘯之聲。
  一個黑點漸漸變大,最後成為一個人影。
  來人,正是任梁。
  任梁回來了。
  林暮陡然一驚,任梁剛一回來,就立即加入戰團,他同樣圍攻駱言。
  更令林暮肝膽欲裂是,任梁不知從何處取出一打禦獸袋,剛一打開禦獸袋,就是一陣陣震天巨吼傳出。
  一下出現十二隻金丹級別靈獸。
  十二隻金丹級別妖獸,聽從任梁指揮,有六隻圍住駱言,其餘六隻,有三隻前去圍攻時未寒,另外三隻前去圍攻隱心。
  任梁剛一回到門派,發現門中六位金丹期長老,竟然有無人殞命,後悔不迭,隨即又憤恨莫名,他這次帶著門中所有金丹級別以上妖獸,前往無雙劍門,就是要等到適當時機,滅殺對自己不利之人,哪媟Q到,隱心竟然趁著這機會,來攻打他門派,實在措手不及。
  一失足成千古恨,整個禦靈宗,加上他,也就剩下兩位金丹期修者,門中實力大打折扣。
  怒火如織,任梁滿腔恨意,他誓要留下這幾人性命。
  哪怕是隱心,他也要當場將之斬殺。
  目前看來,希望極大。
  前來四人,分作四處戰場,每一處戰場,禦靈宗都是占據絕對數量優勢,尤其是在麵對駱言時,這種優勢更是被放大到無數倍。
  兩位金丹期修者,六隻金丹級別靈獸,三四百位靈寂期弟子,這樣圍攻,就是駱言插翅也難飛,必死無疑。
  林暮一邊抵擋著周圍靈寂期修者攻擊,一邊思考著對策。
  現在後悔已是來不及,擊殺禦靈宗長老,是他出的主意,隻是他萬萬沒有想到,事情竟然會發展到這一地步,除了他之外,其餘三人,包括隱心在內,都可能殞命身亡。
  林暮心急如焚,他決不允許這樣事情發生。
  時未寒死了就死了,他巴不得他早點死。
  但是隱心和駱言不同,這兩人為他不知付出多少心血,若是他們兩人死亡,他真不知該如何向寒冰仙子交代,向雲夢交代,甚至,向霓裳仙子交代。
  但是,駱言被八位金丹級別戰力存在圍攻,根本不是他能救援的,唯一能救他的,隻有隱心。
  林暮忙傳音隱心:“我知道你從未拿出過真正實力,但現在生死存亡,你就別再隱藏,拿出全部實力吧!”
  隱心一邊抵擋千年蜈蚣和三隻八級妖獸圍攻,一邊傳音:“人力有時而窮,單挑我不怕誰,但是這樣圍攻,連我都是難以招架,剛剛我確實有所保留,但現在加入三隻八級妖獸後,我也是無暇他顧!”
  “那我們就眼看著駱言長老身死麼。”林暮一個不慎,被一柄極品飛劍擊中左肩,頓時血花四濺,但他顧不得身上疼痛:“那還有什麼辦法!”
  “你來幫我殺掉這三隻八級妖獸,我能瞬息之間脫離和千年蜈蚣戰團,它實力確實強橫,但靈活性太差。”隱心傳音道:“我也沒料到,情形竟會如此棘手,現在幾乎是陷入絕境!”
  林暮點頭:“我這就去!”
  他話音剛落,又是一劍擊中他,刺骨疼痛襲來,林暮咬牙忍住。
  時間萬分緊急,根本拖延不得,駱言已是不要命般,開始不停施展融合劍技,融合劍技威力,連任梁都是不敢靠近分毫,更別說正麵對抗。
  一連兩次融合劍技出手,駱言已是斬殺三隻七級妖獸和百餘位靈寂期修者,但相對於圍攻者來說,還是杯水車薪,而且,他總不能一直這樣施展,一旦他力竭,就是他殞命之時。
  林暮現在處境也是極其危險,但他隻有拚命向前,一旦後退,就是萬劫不複。
  仿佛千年靈乳不要錢般,林暮一下又服用兩瓶,隨後,他整個人向前衝去,與此同時,玄金劍光芒大作,他開始施展劍技。
  準確來說,是劍技雨。
  華金瀑雨兩連發,金靈疾梭兩連發,斬天神劍兩連發。
  每一道劍技連發,都一下擊殺一大片靈寂期修者。
  與此同時,也是有許多飛劍攻在他身上,饒是他體魄強橫無匹,在這樣密集攻擊下,也是無法幸免,渾身傷痕累累,鮮血淋漓。
  如同一個浴血戰神,林暮一路過去,地下到了一片。
  兩百多位靈寂期修者,在他這樣不要命般爆發劍技連發下,沒有一位能和他抗衡,連抵擋都不能。
  林暮渾身浴血,衝向隱心所在之處,
  

Snap Time:2018-10-20 12:36:36  ExecTime:0.0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