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四百零四章屠戮金丹


    望著空空如也的妙丹閣第五層,石頭滿麵笑容:“拿走禦靈宗多年積攢珍寶,真想看看任梁氣急敗壞樣子。”

    林暮收拾好一切,回頭道:“若是任梁真回來,情形就不是現在這樣。我能否救出你們,都未可知,更別說還能有這樣額外收獲。”

    石頭笑著點頭:“這也算是出了一口惡氣。”

    林暮轉身道:“以前的舊賬,我們遲早會和他算的。現在情形危急,此地不宜久留,我們這便離去。”

    林父林母齊齊點頭,林父道:“還是今早離開為妙,免得大意之下出了亂子,功虧一簣。”

    林暮輕輕點頭,就要離開,石頭卻是不甘心道:“禦靈宗珍寶無數,出了丹藥之外,肯定還有其他種類貴重寶物,不若我們一鍋端,全都拿了!”

    這句話,讓林暮也是動心不已,但他很快搖頭。

    這個念頭,林暮也是有過,但是無法付諸實施。

    “為什麼?”石頭大惑不解:“我們不能便宜了禦靈宗。”

    林暮望一眼石頭,苦笑道:“我們之所以能夠拿到這般貴重寶物,是因為外麵有隱心和駱言還有時未寒三人在拖著,吸引住禦靈宗所有頂尖戰力,我們才有機會趁虛而入。”

    “如果我們貪得無厭,隻會引來殺身之禍。”林暮鄭重道:“莫要小看禦靈宗實力,那隻千年蜈蚣已是能和元嬰期修者媲美,又有六位金丹期修者圍攻,一旦他們發現門中寶物丟失,定然會拚命!”

    石頭麵色一變,默默點頭。

    “我們可以冒險,事實證明,我們這次冒險是對的,確實是一次大豐收。但是,我們不能拿生命開玩笑!”林暮道:“隱心三人是為我們而來,我們總要為他們三人考慮一番。而且,現在我們若不及時離去,若是隱心三人真的不敵,我們出去希望就渺茫,隻能被困在這!”

    “做人要知足。”林父道:“走吧。”

    打定好注意,林暮和父母、石頭三人招呼一聲,隨即心念一動,三人身影立即從原地消失,他已是將三人收入旋月空間中。

    隨後,林暮似是猛然想起什麼,一拍儲物袋,不知祭出一件什麼物事,無影無形,一片光芒閃過後,林暮身形從原地消失不見。

    幻影紗!

    這是林暮之前去迷霧林藥園采藥時購買,是一件法寶殘片,功能就是隱匿形跡,林暮自己都幾乎忘記,現在驟然響起,他不由興奮不已。

    這幻影紗若是全力催動,連金丹期修者都是難以發現他蹤跡。

    無聲無息間,林暮悄然離開妙丹閣,向山門外行去。

    妙丹閣前弟子,還一臉緊張望著外麵,顯然是對妙丹閣中事情還一無所知。

    林暮一路穿行,行至山門前,親眼見到雙方戰鬥,他方明白其中慘烈。也不由慶幸,幸好沒有貪得無厭,不然,就將有人傷亡!

    禦靈宗護山大陣外, 戰鬥激烈無比。隱心獨抗千年蜈蚣,看上去麵不改色,但林暮也能看出,他並未占到太多便宜,哪怕是千年蜈蚣身上,已是有道道傷痕。元嬰級別靈獸,實力確實不能小覷。尤其是這些靈獸體魄強悍至極,那些傷口轉瞬就會愈合。

    駱言和時未寒兩人,每人都抗著三位金丹期修者,已是漸漸要落入下風。

    之所以如此,禦靈宗固然是占據數量優勢,另外一個原因,則是駱言和時未寒都無心戀戰。氣勢上,就矮了一截,並未發揮出十成十的戰鬥力。

    反觀禦靈宗,個個同仇敵愾,戰意高昂。被人打上門來,自然會發動激烈反擊。

    這幾人激烈戰鬥,對林暮來說,何嚐不是一件好事。

    因為,沒有人再來注意他。

    他幾乎是大搖大擺從禦靈宗山門走出,一眾禦靈宗弟子,站在山門內,對他視而不見。事實上,是真的看不見!

    走出禦靈宗,林暮方略略鬆口氣。

    這次行動,就將大功告成!

    隻要和隱心四人能全身而退,此行就算完美!

    若是讓禦靈宗知曉,自己不僅救出父母等人,還拿走他門中所有珍貴丹藥寶物,不知會是何種表情。

    林暮望著空中纏鬥,發現若想脫身,也並非一件易事。

    現在,空中打鬥已是進入一種平衡,抽身實在太難!

    但如果能夠打破目前這種平衡,結果將會完全不一樣!

    想及此處,林暮忽然一咬牙,決定幹一票大的!

    當即,他就開始對隱心傳音:“我已是將所有人都成功救出,我們這便能離去。”

    隱心聞言,麵不改色,回道:“甚好,我這就抽身。”

    林暮忙道:“別!我忽然想到,我們何懼禦靈宗,不若我們一舉端了他們老巢,將這些禦靈宗長老全都滅掉。”

    隱心一邊應付千年蜈蚣,一邊道:“沒那麼容易,大派底蘊遠超你的想象。不過,我們可以試試。”

    林暮回道:“我這就動手!”

    掃視一番三處戰況,林暮立即決定好幫誰。

    千年蜈蚣皮粗肉糙,不是他能傷害到的。時未寒和駱言處境相差無幾,無需考慮,他自然是要幫駱言。

    圍攻駱言三人中,有一位是金丹初期修者,一位是金丹中期修者,一位是金丹後期修者!

    在三大金丹期修者圍攻下,駱言看似左支右拙,但飛劍招架穩而不亂,實力顯然要遠遠勝過這三人,但以他實力,也是不敵這三人聯手。時間久了,遲早會落敗。

    林暮暗中蓄勢,開始準備偷襲。

    偷襲,自然是越隱蔽越還哦,尤其是他現在實力,足以勝過普通金丹中期修者,在偷襲之下,還真難有人能和他抗衡。更厲害是,林暮有一招專門用來偷襲劍技,還是劍技連發!

    金靈疾梭兩連發悄無聲息發動,兩道若有若無金色細梭倏然飛出,攻向其中一位金丹期修者。

    這人不是別人,正是當初在大比中,還蕭野一起陷害他的何悠!

    何悠全力催動靈力,正全神貫注和駱言戰鬥,根本沒料到,背後有人偷襲。

    不過,他畢竟是金丹中期修者,距離金丹後期也是不遠,神識敏銳無比,金靈疾梭兩連發還未攻至他身前,就被他發覺,他忙抽身後退,離開駱言戰團,身形都未來得及轉過來,就先操縱飛劍回身自救。

    但他顯然沒有料到,偷襲他的,竟然是劍技兩連發!

    連他都施展不出來的劍技兩連發!

    噗!

    一抹淡淡金光,在何悠飛劍尚未飛回時,就倏然從他後心穿過,一陣鮮血飄灑而出。

    何悠在空中轉過身來,向林暮望來,雖然林暮有幻影紗護體,但還是被何悠臨死一瞥看清麵貌。

    “是你!”何悠口吐鮮血,艱難道。

    隨即身形一陣搖晃,一個倒栽蔥,整個人從半空掉落下來,殞命身亡。

    看都沒看何悠一眼,林暮再度蓄勢,準備下一波攻擊。

    隻是何悠驟然身亡,驚動兩方戰鬥之人。駱言和時未寒皆是大喜,看到金靈疾梭,都已明白,是林暮成功歸來。

    禦靈宗數位長老,卻都是麵色猛然一變。

    “人被救走了!”一位金丹後期長老猛然回身,對身後弟子怒不可遏道:“你們是怎麼看守的,為何不來告知?”

    一位弟子顫顫巍巍跪在地上道:“弟子見長老正在激戰,不敢打擾。”他話未說完,又猛然道:“長老小心!”

    無需他提醒,這位金丹後期長老再度回身和駱言戰在一起。

    “你們真無恥,竟然用這種手段!”他邊打邊罵。

    “你沒資格說這些。”駱言言簡意賅,攻勢卻是如同潮水,一波比一波更猛烈。

    這時,林暮第二波劍技連發再度襲來。

    這次,他全力施展出的,是斬天神劍!

    迄今為止,他攻擊力最為強大的斬天神劍!

    望著兩道巨大金色斬天神劍,駱言眼中猛然一亮,他猛然施展自己絕技,一條紫色火龍倏然飛出,和金色巨劍一前一後,共同夾擊!

    融合劍技!

    旁邊金丹初期修者,欲要催劍上前助陣,但是在林暮和駱言聯手絕強攻擊之下,禦靈宗這位金丹後期修者,吭都未吭一聲,就被劍技吞噬,渣都沒剩下!

    斬殺金丹後期!

    “這個交給我!”林暮望向剩下那位金丹初期修者,對駱言道:“你去擊殺其他人,血債血償,我們要給弄焰門一個說法。”

    駱言鄭重點頭,當即前去助陣時未寒。

    林暮取出一瓶千年靈乳服下,隨後催動玄金劍,對上剩下這一位金丹初期修者。

    用劍招略微試探後,林暮就探明他底細。

    這人枉為金丹期修者,最強大攻擊,也不過是能施展出一道劍技,還被林暮輕描淡寫用劍招破解掉!

    沒有心思再和他周旋,林暮當即爆發華金瀑雨兩連發。

    兩條金色瀑布,如影隨形,一下將這位金丹期修者吞沒。

    又是隕落一人!

    與此同時,在駱言助陣下,圍攻時未寒三位金丹期修者中,也有一人隕落身亡。

    這些人隻是仗著數量優勢,當數量優勢都不存在的時候,他們就如任人宰割的羔羊,無力反抗。

    林暮一想到當日弄焰門滿地死屍的場景,眸中仇恨就無法抑製。

    他身影一閃,也加入戰團。

    三對二!

    

Snap Time:2018-01-20 07:28:29  ExecTime:0.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