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四百章吐露真相


    歡迎大家來到-< 書 海 閣 >-:

    “何為心魔之誓。”林暮不由問道。

    駱言和隱心互視一眼,兩人眸中都是一陣凜然。

    時未寒微笑望著三人,並不言語,他似乎成竹在胸。

    片刻沉默後,駱言徐徐開口:“心魔之誓無比霸道,立此誓者,無疑是給自己套上一層枷鎖,修行路上平白多出許多坎坷!”

    “心魔之誓,就是對自己心魔起誓,如若違反誓言,在修煉時就會有心魔作祟,極易陷入重重幻境,靈力紊亂,走火入魔,輕者修為盡失,重者重傷殞命。”駱言心有餘悸道:“但凡立此誓者,若有違背,盡皆應驗!”

    此話一出,林暮眉頭也是緊鎖。

    時未寒這招,無疑是給自己添加一枚護身符,此後再也無法動他,甚至,連這樣念頭都不能有,哪怕自己沒有動手,派遣其他人前去攻擊,都會受心魔之誓影響。

    但他現在沒有選擇餘地,時未寒所有要求,他都得答應。

    隻是,隱心如今尚未凝結元嬰,和時未寒又有深仇大恨,心中難免不會時常想起這段仇恨,一旦他心中有這樣念頭,修煉就會受到影響,堪稱是苦不堪言。

    隱心是否會答應。

    林暮望向隱心,麵帶期待,但他卻是無法開口。

    隱心略一沉吟,便對林暮微微一笑,隨後轉頭道:“我答應你!”

    時未寒麵上笑容綻放:“師兄真是豪爽之人!”

    隱心並未答話,當即對著自己心魔起誓:“我隱心,自此之後,徹底放下和時未寒恩怨,以後不會主動找他尋仇,如若違背,吾願受心魔時刻煎熬,永無寧日!”

    聲音洪亮如鍾,如雷貫耳,清晰無比。

    時未寒麵帶笑意,轉頭望向林暮。

    林暮也不拖拉,當即如法炮製:“我林暮,自此之後,徹底放下和時未寒恩怨,以後不會主動找他尋仇,如若違背,吾願受心魔時刻煎熬,永無寧日!”

    林暮和隱心所立誓言,都是不主動找時未寒尋仇,假若時未寒先挑起事端,那兩人就能展開反擊,一旦擊殺時未寒,心魔之誓也就不攻自解。

    此中貓膩,時未寒豈會不明白,但他麵帶微笑,並未有任何變化,顯然是不打算再與兩人為難。

    一段恩怨,就此化解。

    是誠心是被迫,各人都是心知肚明。

    林暮卻是明白,形勢逼人,由不得他。

    有些恨,不得不放下。

    “你還有何要求,假若沒有,便請說出當日經過和華錦現在下落,人命關天,拖延不得。”隱心麵色平靜,望著時未寒道。

    時未寒曬然一笑:“沒有什麼要求了,就是近日手頭有點緊,想問師兄借點靈石花!”

    索要靈石都是如此理所當然,時未寒說話間,麵不紅氣不喘,盡顯梟雄本色,臉皮早就丟到一旁。

    “你要多少。”隱心麵色鎮靜,沒有任何不悅。

    時未寒微微一笑:“對你們來說,最重要之人,不過是林暮父母兩人,那就一人一千萬塊下品靈石吧,至於其他弟子,如果你們也要救,我給你們一個優惠,全部加在一起,也算作一千萬塊,三千萬塊靈石,如何!”

    膽大心黑,獅子大開口,一開口就要三千萬塊下品靈石。

    饒是林暮救人心切,心頭也不由怒意橫生。

    時未寒未免欺人太甚。

    林暮正要說話,卻是被隱心出言擋下:“我答應你,隻要能救出林暮父母和所有弟子,我給你三千萬塊靈石便是!”

    時未寒嘖嘖歎道:“師兄果然是巨富,靈礦之地三座峰頭,定然是讓你賺得盆滿缽滿,這三千萬塊下品靈石,對師兄來說,不過是九牛一毛!”

    隱心不置可否,淡然道:“救人要緊,師弟若是還有要求,就別賣關子,若是沒有要求,就請盡快說出實情!”

    時未寒麵色一正,道:“正如你所言,我確實在華錦身上留下神念,能夠探察她周圍發生事情,當日弄焰門滅門之事,我恰巧探察到,你們也已猜到,的確是禦靈宗所為!”

    果然是禦靈宗。

    林暮忙問道:“我爹娘現在是否都還活著!”

    時未寒微笑點頭:“他們都還活著,安然無恙,倒是你那徒弟,當日負隅頑抗,受了不輕傷勢!”

    聽聞父母都還活著,林暮一顆緊懸的心,略微鬆了鬆。

    “凶手果然是禦靈宗。”隱心略一沉吟,問道:“我門中弟子,現在還有幾人活著,是否還有其他門派和禦靈宗沆瀣一氣!”

    “大部分人都還活著。”時未寒道:“當日攻打弄焰門金丹期修者中,若我沒看錯,其中有一位是顧海!”

    “萬劍宗顧海。”駱言麵帶怒色,問道。

    “正是。”時未寒心下一喜,添油加醋道:“當時禦靈宗並沒下定決心,是斬殺弄焰門之人,還是直接帶走林暮父母和千羽劍門弟子,是顧海擅自決定,率先對弄焰門弟子出手,禦靈宗之人無奈,隻好跟著下死手,布下大陣,困住所有人,然後將之盡皆滅殺!”

    駱言麵色更怒:“他日若是有機會,定要屠萬劍宗滿門,以泄此恨!”

    隱心輕輕點頭:“焚凝師弟收留過我們,弄焰門仇恨,就是我們仇恨,萬劍宗不會讓它逍遙法外太久,遲早會讓它滅門!”

    時未寒聞言,麵上浮現一抹笑意:“師兄若是需要,我可以幫忙,不會收取分毫報酬!”

    林暮不由多望一眼時未寒,恍然若悟。

    時未寒此舉,無異於一下鏟除兩大競爭對手,若是戰爭規模很小,很快就能結束,等到安定下來,千羽劍門直接就能成為僅次於無雙劍門存在。

    他和隱心都是立下心魔之誓,無法對時未寒出手,天霄界就將任憑時未寒馳騁。

    隱心略微沉吟,問道:“他們現在都被關押在何處,禦靈宗是打算如何處置他們!”

    “他們現在安危倒是無需擔憂。”時未寒道:“據我觀察,他們抓到這些人,似是另有用處,甚至都為打算讓你們知曉,若我所料不差,禦靈宗定然是聽到什麼風聲,打算逃離天霄界,投奔妖族,抓住林暮父母和千羽劍門弟子,不過是未雨綢繆,以免到時走不掉,好留下一張底牌!”

    駱言怒道:“可惡,偌大一個禦靈宗,竟然靠擄別人弟子來威脅,以便獲得離去機會,這倒也罷了,竟然還去勾結小妖界,來攻打修者,若要讓他們得逞,整個天霄界都將限於極度險境!”

    時未寒亦是附和道:“這樣人,該殺,以我們現在實力,想要救出林暮父母,也並非易事,不若將此事告知無雙真人,請他幫忙!”

    “現在救人要緊,滅禦靈宗都是無關緊要,以後自有機會。”隱心當機立斷道:“眼下不能打草驚蛇,此事還需細細謀劃,不能一蹴而就!”

    林暮出言道:“我現在最想知道我爹娘如何了,如果可能,我想是否能告知他們,我們已經知道他們處境,就要去救出他們,好讓他們安心,如果有機會,來個應外合,救出他們可能更大!”

    “此法可行,應該嚐試一番。”駱言拍手稱讚。

    林暮望向時未寒,出言道:“掌門能在華錦身上留下神念,不知能否將此門功法傳授與我,我願出千萬塊靈石購買!”

    時未寒這門功法,林暮羨慕不已,若是他之前也修煉此法,或許就能免去這番悲劇。

    時未寒搖頭拒絕:“這門秘法,珍稀異常,並非能夠隨意傳授,況且,你現在神識修為不夠,修煉此法極易被人察覺出破綻,徒勞無益,我真不忍心賺你靈石!”

    一句話,語氣堅決,沒有轉圜餘地。

    林暮隻好無奈放棄。

    這是時未寒秘法,自然不會輕易傳授他人,更何況,如今他和時未寒都已翻臉,雖然時未寒說話時一臉笑容,但所做之事,都是利益至上,沒有好處,他是不會去做。

    “不過,既然我答應幫助你們,就會好人做到底,同門情誼還在。”時未寒旋又滿麵笑容道:“我這就探察一番,看看他們現在處境如何!”

    說完,他當即閉目凝神,開始探察。

    林暮和隱心、駱言三人,在旁靜靜等待。

    片刻之後,時未寒睜開雙眸,對三人笑道:“他們現在無恙,隻是被關在一間被大陣封住屋子,不見天日,也無法外出,不過,他們現在人心惶惶,六神無主,石頭傷勢反複,尚未痊愈,如果無法及時治療,怕要留下一些隱患也未可知!”

    林暮麵色不由一變。

    時未寒又立即笑著安慰道:“石頭心性和你如出一轍,特別堅韌,當初都能硬生生破開我禁製,想來也無大礙!”

    一句話,正麵和反麵,都是時未寒隨意說,林暮心下焦急,也不清楚父母和石頭到底如何。

    “你能否告訴華錦,我們正在籌劃前去救他們。”隱心看出問題所在,一針見血道:“讓他們莫要擔憂,不日我們就能將他們解救出來!”

    林暮眼前一亮,忙道:“對的,就這樣說!”

    駱言囑咐道:“讓他們莫要衝動,要學會隱忍,保住自身性命要緊!”

    時未寒輕輕點頭,笑道:“我這就告訴華錦。”

    

Snap Time:2018-01-18 06:21:18  ExecTime:0.2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