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三百九十八章略有眉目


    在林暮心思忐忑間,時間飛速流逝,十大門派掌門商談也有結果。

    各大門派都已達成共識,共同對戰妖族,以求自保。如今天霄界所有門派,都是拴在一根繩上的螞蚱,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在此關頭,唯有齊心協力,先下手為強,方能有一線生機。

    也僅僅是一線生機而已,若是妖族和修者真發生曠日持久大戰,天霄界前景並不樂觀。

    不過,隻要能剿滅天霄界所有妖族,修者就能鏟除後顧之憂,占據主動,不管是死守天霄界,還是在瀾彩界支持下,攻入小妖界,都是進退自如。

    如果大戰真的無法避免,自然是將戰場放在小妖界最好。

    在無雙真人安排下,各大門派都是有各自任務,十大門派,幾乎每派都要派出一半以上的靈寂期修者,加入到戰爭中,餘下修者固守門派,以免妖族趁虛而入,鑽了縫子。在靈石和療傷丹藥供給方麵,由門派各自支出,後期若是不夠,再由無雙真人和禦靈宗等幾個超級大派分擔。

    戰利品分配方麵,則是按照能者多得原則。誰殺得妖獸多,誰獲利就多。

    一切在無雙真人計劃下,有條不紊進行。

    十大門派掌門,各自領命回去準備,召集弟子。

    剛剛還人滿為患洞府,頓時又變得空空蕩蕩。整個洞府,隻餘下三五人而已。

    林暮和隱心、駱言俱在,上首則是坐著無雙真人和若虛真人。

    “這就是我和你說的林暮。”無雙真人指著林暮,對若虛真人笑道。

    林暮心忐忑,麵色早已恢複如常,他忙起身行禮:“見過真人。”

    若虛真人微笑望著林暮,輕輕點頭,讚道:“果然名不虛傳,築基期就能擁有不遜於金丹中期實力,在天霄界曆史上,都算得上一號人物。我那分身與你相識一場,也是他機緣。”

    分身?

    林暮猛然一愣,但並未說話。

    無雙真人忙對林暮笑道:“你可還記得你從前門中一位師兄,名為張若虛。那人正是若需前輩一個分身,如今若需前輩已是召回他所有分身,實力更是一舉進入凝神期,以後你就再也見不到那位張若虛了。”

    無雙真人笑著說出的幾句話,讓林暮震驚當場。

    原來這人並非真正的張若虛。

    真正的張若虛,隻是這人其中一個分身。

    林暮心中震駭不已,按照無雙真人所說,眼前這若虛真人已是召回所有分身,張若虛也已隕落!

    這是什麼功法?

    竟然如此強悍,如此詭異,簡直匪夷所思。

    “也就是說,現在的若虛真人,和以前的張若虛,已不是同一個人。”無雙真人笑道:“不管你們之前有何恩怨,現在都是一筆勾銷。你們一位是天霄界現在的中流砥柱,一位將來有望成為天霄界之主,在此大劫來臨關頭,還望能齊心協力,一致對外。”

    他這話是望著林暮說,其實是說給若虛真人聽,畢竟,現在主動權掌握在若虛真人手。

    假若若虛真人斤斤計較,或者疑慮未消,還想一探究竟,他想捏死林暮,不過跟捏死一隻螞蟻差不多。

    林暮尚未說話,若虛真人就哈哈笑道:“這是自然。我那分身的記憶,我還隱約能想起不少,說起你們恩怨,還是我那分身錯在先,按理說,我還應向你賠禮道歉。”

    林暮忙起身行禮:“前輩說笑了,晚輩不敢。”

    若需真人微笑道:“過去的事情,已是無法挽回。初次見麵,我也沒有什麼準備,這枚清心佩便送與你,聊表歉意。”說話間,若虛真人遞過一枚淡藍色玉佩。

    無雙真人當即笑道:“五品清心佩,能安撫修者心神,對入定極為有益。這是一件難得的寶物,當真令人豔羨不已。”

    林暮不敢立即去接,不由望向隱心。

    隱心滿麵笑容道:“還不快謝過若需前輩。”

    林暮會意,忙笑著上前接過淡藍色玉佩,行禮道謝。

    若虛真人麵帶微笑:“你現在就有如此成就,將來成就必無法估量。”

    幾人閑敘片刻,隱心便向若需真人和無雙真人行禮告辭。

    望著三人離去背影,若虛真人麵上浮現一抹笑容,久久不散。

    離開無棱峰,三人當即返回飄雲峰。

    進入洞府,布下禁製後,隱心望向林暮:“將玉佩給我。”

    林暮不明所以,忙取出淡藍色清心佩,遞給隱心。

    隱心接過玉佩,仔細探察一番,皺眉道:“這枚玉佩有蹊蹺之處!但具體在哪,我也是無法看出,但憑我直覺,這枚玉佩定然是有貓膩!”

    轉頭望著林暮,隱心續道:“這枚玉佩你莫要用。我懷疑若虛真人可能是想靠此玉佩來探視你,窺探你秘密。你聽我的,千萬不要隨身攜帶這枚玉佩,但也別扔了,以免他問起,你無從回答。”

    林暮麵上驚訝消退,鄭重點頭。

    若虛真人雖然一直對他滿麵笑容,但憑著直覺,他感覺若虛真人並非什麼好人。哪怕此人修為已是凝神期,也並未對他用強,但人心難測,舉手投足,都是有其目的。

    林暮想想不由一陣後怕,若他真是隨身攜帶這枚玉佩,甚至在修煉時用於入定,很有可能就會被若虛真人窺探出他秘密!

    後果不堪設想。

    林暮忙望向隱心:“我旋月佩隱秘,到底有多少人之道?”

    隱心輕輕搖頭:“我也不知。此事是霓裳告訴我,她並未明說。但天霄界中,知曉你旋月佩隱秘之人,也就我們幾人,無雙真人是天霄界掌舵者,不得不告訴他,不然我們會舉步維艱。不過你放心,無雙真人已是答應我,不會輕易泄露你秘密。若虛真人修為淩駕天霄界,意圖又不明朗,無雙真人絕不會告知與他。”

    林暮喟然長歎:“真沒想到張若虛竟會是如此下場。”

    張若虛做事,同樣是小心謹慎,當初他幾度想將之擊殺,但都沒機會。他萬萬沒想到,這麼老謀深算一個人,竟然會是這樣一個結局。做成此事的若虛真人,更是令人無法小瞧。一個人竟然可以擁有很多分身,待分身成長到一定程度,然後再吸納分身神識,突破自我。

    這樣功法,實在太逆天!

    “修者三千界,各種奇功異法,不計其數。”隱心道:“若虛真人想來也是擁有一番機緣,習得這種功法。”

    駱言點頭:“有這種能夠吸納分身神識的功法,也不知是否有能吸納分身靈力功法?那樣的話,不知本尊會強大到何種地步!”

    “想來也是有的。”隱心道:“隻是猜想若想成為現實,中間有極其艱難過程。世上奇人異事極多,必然還會有比這更好功法。”

    林暮唏噓道:“張若虛也不過是若需真人進階凝神期的犧牲品,從此世上再無此人。”

    隱心寬慰道:“莫要唏噓。其實,無雙真人說錯了。若虛真人不會是張若虛,但張若虛卻是若虛真人一部分,張若虛記憶,若虛真人都擁有,難保他不會受之前記憶影響。凡事還需小心,尤其是現在若虛真人隻手遮天,我和無雙真人聯手都難以製衡他。”

    林暮深以為然:“凝神期高手,境界太高,實力也太強。”

    隱心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若虛真人如無必勝把握,或者有足夠打動他寶物,他是不會出手的。瀾彩界和小妖界要是開戰,霓裳極有可能會來,她之前就已是凝神後期,現在必然更有精進,壓製若虛真人還是輕而易舉,屆時我們便能鬆口氣。”

    一陣沉默後,林暮出聲道:“我現在無意和妖族開戰,我隻想尋出我父母下落。”

    “此事需從長計議。”駱言安慰道:“你且放心,我們都會幫你探尋。”

    隱心也道:“假若此事真是禦靈宗所為,我們更加不能自亂陣腳,他們必然還會有後續行動。現在最重要之事,就是查出幕後真凶,然後才能有針對性布置。”

    駱言歎道:“無從查起。弄焰門舉派都被殺光,根本就得不到訊息。”

    隱心輕輕搖頭:“錯了。林暮父母和石頭,或許都沒死,我們帶出弟子,或許也還活著!畢竟,你們並未發現他們屍身。”

    駱言眼前一亮:“難道,他們都還活著?”

    隱心微微點頭:“他們必須活著,如果此事真是禦靈宗做的話。我們欲要誅滅禦靈宗,想來是走漏風聲,也有可能,是被禦靈宗看出端倪,他們此舉,無疑是給自己留了條底牌,讓我們不敢輕舉妄動。”

    林暮忙鄭重點頭:“現在千萬不能和禦靈宗翻臉,更是不能打上去。”

    自從聽隱心和駱言說,他父母都還有希望活著,他就無時無刻不在想著如何救出他們。貿然攻打禦靈宗,隻會加劇和禦靈宗矛盾。

    “禦靈宗和小妖界走得很近,他門中馭獸之法,就是小妖界流出,堪稱是小妖界附屬。”隱心道:“無雙真人也擔心小妖界和禦靈宗來個應外合,從內部蠶食天霄界。是以,滅禦靈宗已成必然!”

    隱心望向林暮:“之所以遲遲未曾動手,就是因為禦靈宗根基太過強大,即便能夠滅殺,我們也會大傷元氣。在大劫來臨之際,此舉無異於引火燒身,自掘墳墓。現在,最重要就是等待時機,一擊必殺!”

    “難道就這樣一直等下去不成?”林暮麵帶不甘。

    “自然不會。”隱心微微一笑:“如果真有弟子活著,肯定有人會知曉當日弄焰門滅門之事。”

    “誰?”林暮心神一震,忙問道。

    “時未寒。”隱心淡淡一笑。

    

Snap Time:2018-01-18 06:17:52  ExecTime:0.2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