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三百九十七章生死未卜

  
  歡迎大家來到-< 書 海 閣 >-:
  “既然是大人物,定然是不遜於霓裳仙子那等存在。”駱言緩緩搖頭:“我和你一樣,窩在天霄界,猶如井底之蛙,坐井觀天,如何知道外麵人都是什麼想法,什麼目的!”
  林暮眉頭深鎖:“照這樣說,不還是一頭霧水,什麼也不知道!”
  駱言麵色鄭重點頭:“如今一切都是毫無頭緒,你父母和石頭都是生死未卜,你也莫要太過悲傷,若我所料沒錯,他們應該都還活著,隻是,他們現在在哪堙A此事是何人所為,都是撲朔迷離,依我之見,不若我們先回無雙劍門,看隱心師兄如何說,無雙真人見多識廣,或許也能給予我們一些幫助!”
  林暮略一思索,便點頭答應。
  經過駱言點撥,他已是恢複冷靜,對此事也有自己看法。
  駱言所說,一語中的,現在確實不能衝動,而且,他隱隱感覺,父母似乎都還活著,隻是他無法確信,這到底是真實感覺,還是自欺欺人,不願意相信事實。
  “你父母和石頭,都是隱修之人,平日未曾招惹麻煩,此事都是因你而起。”駱言望一眼林暮,道:“我意思是,隻要你還活著,你父母就應該不會死,他們最大目標是你,不是你父母,他們如此做,絕對不是終點,肯定還會有後續行動,下一次,目標可能就是你!”
  林暮麵上一震,愣在當場。
  “你現在危在旦夕,隨時都有可能殞命,若真是禦靈宗所為,你現在去,就是自投羅網。”駱言麵色一寒,冷聲道。
  “弟子魯莽了。”林暮低下頭去,眸中淚光隱現,悲傷還是無法遏製。
  “關心則亂,怪不得你。”駱言拍拍林暮肩膀,安慰道:“隻要你好好活著,我們順藤摸瓜,興許就能找到幕後之人,甚至,還能解救出你父母!”
  林暮鄭重點頭,顫聲道:“就按長老說的辦!”
  不管他如何克製,悲傷還是不可抑製,不時從他心底湧出,在他體內泛濫成災,幾要將他淹沒。
  駱言輕輕點頭,遁光一閃,兩人當即離去,前往無雙劍門。
  身後火光震天,大火熊熊,弄焰門在漫天火光中,徹底化為灰燼,不複存在。
  回到無雙劍門,駱言帶著林暮,直奔隱心洞府。
  聽聞駱言說完林暮父母遭遇,隱心淡然麵容上,也不由閃過一抹悲色,沉默片刻,他抬起頭,對林暮道:“依我看法,此事有六成可能,是禦靈宗所為,刑雲是瀾彩界修者,對你也有所耳聞,以他見識和心胸,不會做出這樣事情,時未寒和我有生死之仇,但他同樣不會這樣做!”
  “時未寒。”林暮似是想起什麼,眼前一亮,忙道:“時未寒早就看我不順眼,屢次害我,難保此事和他無關!”
  隱心輕輕搖頭:“我深諳時未寒秉性,以他處世為人,沒有好處事情,他是不會做,殺你父母,或者擄你父母,都會加劇和你矛盾,對他來說,都是惹火燒身,隻要他不傻,他都不會這樣做,事實上,他聰明絕頂,你應該也看到,自從我修為恢複之後,他行事都低調到至極,他撼不動我,就會選擇明哲保身,做這樣事情,隻會加劇他滅亡,他絕不會做!”
  林暮點頭:“刑雲和時未寒都不會做,那還有誰,迷霧林妖族,或者是駱言長老所說的大人物!”
  隱心微微沉吟,道:“眼下最有嫌疑,就是禦靈宗,還有萬劍宗,狗急還會跳牆,這兩派在夾縫中求生,早就心懷怨恨,都有可能如此做,現在修者並未和妖族開戰,迷霧林妖族,不會貿然離開迷霧林,能滅殺整個弄焰門之人,修為至少是金丹期,一位金丹也是無法做成這樣事情,此事和迷霧林妖族或許有瓜葛,但他們定然不是主謀!”
  “我之前極少狩妖,和它們並無什麼仇恨。”林暮道:“它們也沒理由這樣做!”
  “至於大人物,我倒是發現一位。”隱心望一眼洞府外禁製,似是不放心,又施展法訣,布下一個禁製,將三人罩入其中,隨即道:“無棱峰近日來了一位絕頂人物,修為高達凝神期,恐怖威壓連我都是不敢試其鋒芒,但自始至終,我都沒見他離開過!”
  駱言在旁道:“會不會是瀾彩界大能修者!”
  隱心淡然搖頭:“幾乎沒有可能,瀾彩界修者,有何目的,可以直接來這奡M林暮,無需大費周章,他們實力,足以碾壓天霄界所有修者,何必多此一舉!”
  “最有可能做此事的,實力很強大,能輕易滅絕弄焰門,但又忌憚我們實力,不敢做得太絕。”隱心望一眼林暮,分析道:“我懷疑,他們殺光弄焰門修者,不過就是一個幌子,就是讓你擔憂害怕,從心理上狠狠折磨你,這樣報仇,才更有快感,然後,他們才會和你談條件,獲得好處,其實,就是和我談條件!”
  “若我所料不差,你父母和石頭,應該都還活著。”隱心望著林暮,暖聲道。
  林暮靜靜聽著,對隱心分析大為歎服,五體投地,隱心分析,條理清晰,細致入微,對人心把握,已然達到爐火純青地步,堪稱宗師。
  “此事焚凝師弟尚不知曉。”駱言在旁道:“他門派傳承數百年,在他苦心經營下,已有一定規模,眼見就能崛起,如今卻是在一夕之間,被人滅門,他若知曉,傷心尤甚林暮!”
  “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隱心喟然長歎:“有些事情,經過我們努力,可以改變,但有更多事情,無論我們如何做,都是於事無補,徒勞無功!”
  他這句話,分明是說給林暮聽,安慰得很委婉。
  林暮想起此事,不由悲從中來,但經過隱心和駱言分析,他已是能稍稍克製,眼下最重要事情,不是躲在角落堶泣,而是找出凶手,探出父母下落。
  不管如何,他都要付出萬倍努力,來改變此事。
  “那現在該如何做。”林暮望向隱心:“如果我父母真的被禦靈宗擄去,現在我們投鼠忌器,也是無法對禦靈宗下手!”
  隱心輕輕點頭,正要說話,洞口白霧卻是劇烈湧動。
  三人齊齊望向洞口,林暮和駱言麵色皆是有所變化,隱心不動聲色揮手打出幾道法訣,不僅三人身前護罩消失,洞府前白霧也是猛然散開,一柄青光閃閃飛劍飛入洞府。
  青色飛劍在三人麵前,驟然停下,上麵貼著一張青色紙箋。
  飛劍傳書。
  隱心伸手取過青色紙箋,隻見上麵寫著幾個字:“速來無棱峰一趟,有要事相商!”
  “無雙真人召我。”隱心略微沉吟,轉身對林暮道:“你跟我一起去!”
  林暮輕輕點頭,三人當即離開洞府,前往無棱峰。
  待三人趕至無棱峰無雙真人洞府,洞府中早就站滿人,十大門派掌門俱在,但這些人皆是坐在下首,坐在上首的,是無雙真人和刑雲、司空判,在三人旁邊,一人一言不發,正在閉目養神,林暮赫然發現,這人竟是張若虛。
  令他大驚失色是,他竟然看不出張若虛現在修為。
  林暮驚駭莫名,金丹期高手,他都能看出修為,張若虛難道已然進入元嬰期。
  這絕不可能。
  林暮旋即否定這個可笑想法,張若虛資質,和他相差無幾,天天躺在靈石堆堙A都堆不出這樣修為。
  更令林暮驚駭是,一直閉目養神的張若虛,在他進來後,驟然睜開眼睛,一抹神光從眸中一閃而逝,雙眸如星,緊緊盯著他,目光深邃悠遠,仿佛能將他看穿。
  旋即,張若虛麵上綻放一抹燦爛微笑,整個洞府都是一陣溫暖。
  林暮呆立當場,沒有任何反應,不知如何是好。
  事情來得太突然,他完全措手不及。
  無雙真人這時起身招呼道:“今日召各位前來,是想商量一下和妖族開戰之事,在此之前,我要向給介紹一個人!”
  說著無雙真人轉向若虛真人,笑道:“這位是若虛真人,修為已是高達凝神期!”
  此言一出,下麵眾人,都是震撼莫名,忙齊齊行禮。
  林暮驚駭莫名,愣在當場,駱言拉他衣袖,他才反應過來,忙跟著行禮。
  但他心堙A早已掀起驚濤駭浪。
  凝神期。
  這不可能。
  但眼前之人,他確實看不出修為深淺,周圍各大門派掌門,還有隱心、駱言,全都在行禮,無不在說明,他現在並非身處夢境,一切都是真實。
  眾人起身後,無雙真人笑望眾人,道:“若虛真人潛修數百年,如今再大劫來臨前出關,無疑是給我們增添了莫大信心!”
  林暮跟著駱言,在下首坐下。
  無雙真人當即和十大門派掌門商討和妖族開戰事宜,各大門派掌門,不時發表自己看法,場麵漸漸熱鬧起來。
  林暮靜靜坐在角落堙A心中駭浪翻湧,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這一切來得太快,他根本不知如何是好。
  當初要殺自己之人,如今竟然已是凝神期。
  林暮心婽婽蛂A他不知道張若虛會如何做,剛剛那個笑容,也讓他覺得高深莫測。
  張若虛現在都已是凝神期,當初就懷疑他身懷異寶,現在若是出手搶奪,以無雙真人和隱心修為,也是難以攔下他。
  林暮麵色變幻不定,父母生死未卜,下落不明,現在當初的仇人又莫名其妙成為凝神期高手。
  事情的變化,他完全始料未及。
  現在,他不得不考慮一個問題。
  自己會不會死,
  

Snap Time:2018-10-19 20:13:28  ExecTime:0.0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