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三百九十六章撲朔迷離


    漫天通紅。

    熊熊火海肆意燃燒,狂風呼嘯,火借風勢,火龍狂舞,直衝雲霄,照亮整片天空。濃濃黑煙滾滾,遮天蔽日,焦糊味陣陣。

    弄焰門不複從前山清水秀,靈氣盎然景象,火光震天,一片狼藉。

    兩道驚虹迅如流星,在火海前驟然停下。

    林暮和駱言皆是麵色大變,望著火海,驚駭莫名。

    來遲了麼?

    金光一閃,林暮一言未發,閃身衝入火海。

    剛一進入火海中,林暮就呆立當場,身形一陣搖晃。

    地上屍橫遍野,鮮血橫流,弄焰門弟子,橫七豎八散亂一地,許多屍首都被燒得模糊,看不出本來模樣,在火勢旺盛處,有人隻剩下一堆燒得焦黑的骨頭,在火焰熄滅處,有人都被燒成灰燼,屍骨無存,風一吹,灰燼洋洋灑灑,隨風飄逝。

    整個弄焰門,血腥彌漫,火光通天,被人付之一炬。

    弄焰門,再無一個活人,被人滅門。

    林暮麵色蒼白,失魂落魄,雙目無神,呆呆站在火海中,火焰燒到身上,都是毫無察覺。

    死了,都死了。

    整個弄焰門,沒有一個人活著。

    淚水在眼眶打轉,林暮傷心欲絕,但旋即,他似是想起什麼,身形一動,跳入火海中,在火海穿行,不時翻找著什麼。

    活要見人,死要見屍。他不相信,父母和石頭輕易就那麼死去,父母和石頭的音容笑容,仿佛還在昨日。眼前的一切,都太不真實。

    他不相信!

    雙手翻過一具具屍首,林暮仔細辨認著他們麵容,但每一具,都不是石頭,他也沒發現父母。

    林暮在火海穿梭,一遍遍搜尋著,如同發瘋般,翻著一具又一具屍首。

    一遍又一遍。

    但,結果還是未變。

    整個弄焰門,都沒有石頭的蹤影,父母同樣如此。

    靈寂期修者,林暮隻找到幾位弄焰門長老,但他們身軀在漫天火海中,也是被燒得不成樣子,有人半邊身子都被燒成黑炭,但能看清麵容的,無一例外,麵上都是帶著深深的驚恐表情,眼睛睜得老大,仿佛是看到了什麼駭人景象。

    整個弄焰門,還能發現屍首,一共九百八十六具,這麵都沒有林父林母和石頭蹤影,其餘人,盡皆都被燒成骨炭和灰燼,無從辨認。

    身形戛然在火海中止住,林暮頹然立在地上,一雙虎目中,兩行淚水無聲留下。

    他終究還是來遲了。

    父母和石頭,都已不在。

    一直以來,他做事都是小心謹慎,但就是這一點疏忽,卻鑄成大錯,一失足成千古恨!

    駱言眼圈泛紅,站在一旁,默然不語,望著熊熊火海,麵容仿佛一瞬間蒼老了很多,皺紋隱現。

    火勢熊熊,愈來愈旺。

    淚水模糊了雙眼,漫天火光中,林暮仿佛看到父母在向他招手,麵上帶著慈善微笑,石頭站在一旁,麵上掛著孩童般純真笑容,拚命向他揮手,但火勢一變,眼前景象卻猛然消失。

    林暮雙手拚命往前伸,想要挽留,但抓住的,隻是熊熊燃燒的火焰。炙熱的火焰,烘烤著他的手掌,帶來陣陣疼痛,但他仿若未覺。

    淚光中,他看到一幕幕往事,在火焰中浮現。

    之前的悲歡哀樂,一幕幕從他麵前閃過。

    一閃而逝,再也沒有回來。

    直至最後,他手中的火焰熄滅,一切都不複存在。

    留下的,隻是痛,痛徹心扉。

    林暮顫抖著雙手,取出一個儲物袋,取物袋中,九個紫色小瓶,工工整整的排列著,這是他費盡千辛萬苦,贏回來的丹靈根。丹靈根一旁,三份衝擊金丹資源,靈光閃爍。

    這一切,都沒用了。

    之前所有的付出,所有的努力,都在一夕之間,變得毫無意義。

    “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林暮跌坐在地,喃喃自語。

    “是誰?是誰?是誰?”林暮仰天大吼,雙目通紅。

    火光震天,沒有人回應他。一具具屍首,在火焰中化為灰燼,隨風飄散。

    林暮旋即站起,牙齒緊緊咬著嘴唇,鮮血順著唇角留下猶不自知。一股仇恨的火焰,從他心中升騰而起,愈燒愈旺,怒火蔓延,奔騰肆虐,都要勝過眼前肆虐火海。

    一股驚天恨意,從他身上散發出來。

    火海在這股驚天恨意壓製下,火勢都是猛然一黯。

    金光璀璨,林暮身形一閃,當即向遠處飛去。

    駱言大驚,忙問:“你去哪?”

    “禦靈宗,殺人。”林暮頭也不回,金光如流星,一閃而逝。

    駱言麵色大驚,忙從後追上。禦靈宗實力強橫,金丹期數位,甚至都有元嬰級別存在,隱心都是沒有把握斬除,隻能略微壓製一番。林暮如今被仇恨蒙蔽雙眼,貿然前往,隻能是有去無回。禦靈宗求之不得。

    林暮遁速愈來愈快,雙眸通紅,恨意彌漫。

    整個天霄界,敢如此做的,隻有禦靈宗。之前他就和禦靈宗有深仇大恨,石頭父母都被禦靈宗之人殺死,如今石頭大仇未報,又英年夭折。愧疚和悔恨,深深折磨著林暮,他遁速更快。

    駱言在後麵暗暗叫苦,他全力飛行,也隻是勉強趕在林暮後麵。

    林暮太快了,這和送死沒什麼兩樣。

    “停下。你停下。”駱言連連呼喚。

    林暮卻仿如瘋魔般,沒有任何停頓,反而遁速更快,拚命飛行,趕往禦靈宗。

    駱言被越拉越遠,急中生智,他猛然大喊:“你父母或許沒死!”

    金光一閃,林暮身形戛然而止,轉過身來。

    下一瞬間,他又飛回駱言身邊,滿臉期望道:“真的麼?他們還活著?在哪?”

    見林暮返回,駱言深吸一口氣,道:“你太莽撞了。你如何就能確信,你父母和石頭都已身亡?你可曾見到他們屍身?”

    林暮當即愣在原地。

    駱言暗歎一聲,關心則亂,不論是誰,都不例外。連林暮遇到這樣事情,都喪失最基本判斷,仇恨火焰熊熊,幾乎要將自己送入必亡險境。

    “許多東西,都被你忽略了。”駱言鄭重道:“你父母和石頭都不見蹤影,隻能說,他們現在處境很危險,或許已經死亡,或許,還活著。你如何就確信,這事就是禦靈宗所為?萬劍宗同樣和你有深仇大恨。”

    林暮停在半空,冷風一吹,神誌清醒許多,麵上也是出現更多期望:“你是說,我父母和石頭都還可能活著?”

    駱言重重點頭:“僅僅是有這種可能。畢竟,你並未發現他們屍身,也有可能,他們都已被燒成灰燼。”

    林暮麵色黯然,淚水又要奪眶而出。

    全都怪他。他早知人心險惡,卻沒及早防備這一切。

    “現在,一切都不好說。”駱言拍拍林暮肩膀:“貿然行事,隻會自取滅亡,我們還需從長計議。”

    林暮身形一轉,又要飛走,大喊道:“我父母都死了,我活著也沒意思,還從長計議什麼,我要去報仇。”

    “停下!”駱言冷聲喝道:“你拿什麼去報仇?你這樣去,也是死。不僅無法報仇,自己都會死。”

    林暮停下身形,再度返回。

    “如果你父母和石頭沒死,你這樣去,隻會使情勢惡化。”駱言道:“如今事情都未弄清楚,你著急也沒用。若你父母真是被禦靈宗殺死,我拚掉這把老骨頭,也會幫你報仇。”

    “那如何弄清楚一切?”林暮澀聲道:“弄焰門沒有一人存活,我們什麼都不清楚。”

    “你放心,如果真是禦靈宗所為,我們自會知曉。”駱言安撫道:“如果你父母還活著,不管付出多大代價,我和隱心師兄都會將他們救出。”

    林暮麵色略緩:“如何能知曉?”

    “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駱言麵色一冷:“隱心師兄會一門搜魂秘法,能查看修為比他低的修者的記憶。隻要這事是禦靈宗做的,自然能從他門中之人識海中搜出這段記憶。”

    林暮眼前一亮:“這門秘法,能否教我?”

    “我不會這門秘法,這要問隱心師兄,我是無法決定。”駱言道。

    見林暮麵色黯然,駱言安慰道:“人力有時而窮。這世上,沒有什麼事是一帆風順,有太多意外,你父母和石頭莫名消失,也是一種意外。擁有強大的實力,你才能無堅不摧。這都需要時間,急也急不來。”

    “你父母若是沒死,必有後福。”駱言道:“在事情沒有水落石出之前,我不許你擅自做決定,貿然報仇。”

    林暮鄭重點頭:“我知道了。”

    “人心難測,此事來得太突然,可疑之人並非隻有禦靈宗。”駱言道:“萬劍宗同樣和你有仇,甚至,大比中被你擊敗之人,都有可能做這樣事情。還有,那瀾彩界的刑雲,被你擊敗後,顏麵掃地,也有可能做這樣事。”

    林暮靜靜聽著,駱言續道:“妖族和修者皆是蠢蠢欲動,無雙真人派出金丹期修者一去無回。小妖界修者不知是否滲透進來,他們也是有這樣可能!”

    “那為何會針對我?”林暮大惑不解。

    駱言道:“你身世不凡,我都不清楚來龍去脈。霓裳仙子知曉你,其他界修者,或許也知道你。你並不是尋常之人。”

    林暮輕輕點頭:“我早就發覺異常,但一切都是撲朔迷離,我看不穿這層層迷霧。”

    “你擁有血脈傳承,不僅僅是有旋月佩,還有五行劍體!你父母或許也有這樣血脈傳承,有某種隱藏天賦,並未顯露出來,我懷疑,是否有大人物將你父母擄去。”駱言語出驚人。

    “大人物?”林暮眼前一亮:“那會是誰?”

    

Snap Time:2018-01-16 21:04:22  ExecTime:0.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