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作者:頑木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  仙玉塵緣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玉塵緣最新章節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難以兩全(16-05-18)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衝擊地仙(16-05-17)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歲月無情(16-05-15)     

第三百九十一章血脈傳承

  
  “何為大劫?”沉默半晌後,林暮倏然出聲。
  駱言所言,也有其道理和無奈,他唯有接受,別無他法。
  換做他是駱言,處在駱言這樣位置,這樣做也無可厚非。
  但不知為何,林暮還是覺得一陣氣悶,像是被大石堵在心口,難受異常。
  駱言能和他推心置腹,促膝長談,已是實屬不易,修真界險惡,除卻至親之人,極少會有人敞開心扉與他人交談。
  駱言卻正在這樣做。
  哪怕是那些事真是駱言做的,林暮現在也是提不起一絲恨意,畢竟,駱言給予他太多!
  隻是,林暮隱隱覺得,事情並沒想象中這樣簡單,一定還隱藏著什麼,他未得知。
  比如這場大劫,當真隻是和妖族之戰?
  如果真的是,起因又是什麼?
  隻要是戰爭,就會有傷亡,不分敵我。他不相信修者和妖族大能修者連這都不知道,這其中,定然有某種至關重要的原因!
  “大劫,就是滅頂之災。”駱言憂慮道:“妖族和修者開戰,天霄界首當其衝,極有可能覆亡!”
  “因何開戰?”林暮刨根問底。
  駱言麵色平靜,沒有絲毫不耐:“據說是兩族大能修者,因為資源分配不均,引起糾紛,無法調解,隨即準備開戰。這場戰爭,早在百餘年前,就已初露端倪,如今更是已然近在眼前,隨時都有可能爆發!我們天霄界不過是大能修者發動戰爭的犧牲品。”
  林暮輕輕點頭,這話他明白。
  資源,至關重要,不可或缺。
  區區天霄界靈礦之地十大峰頭,就能引得眾門派忘死血拚,若所爭是無雙劍門六品洞天福地,傷亡將更加慘烈!
  瀾彩界資源,遠勝天霄界,爭鬥激烈程度,自然可想而知。至於那些大界修者,鬥爭更是難以想象!
  “為何我是天霄界希望?這場大劫,我能做什麼?難道我能改變戰爭走勢?”林暮一連又拋出三個問題。
  對這場人妖大戰了解越多,他就越是迷惑。
  “你是天霄界的希望,是因為你的潛力,無比驚人,其他人都無法和你相比。”駱言讚道:“當初我收你入門,也隻是抱著試試看心態,其實我也不相信,一位五行靈根資質修者,竟然能夠有望化解大劫。而事實上,確實如我所料,前三年,你雖然極其努力,但資質普通,修為進展遠遠落後他人,但後來卻是突飛猛進!而且,進步幅度越來越大,達到令人吃驚程度!羅雲已是門派百年不遇天才,但你卻能將他都甩在身後!”
  駱言越說越興奮:“大器晚成,說的就是你!”
  林暮卻是麵色一驚:“難道長老當時就在留意我?”
  駱言笑道:“何止是留意,你的一舉一動,我都看在眼堙A但也隻是看著,並未插手。我想看看你潛力到底如何,確實,你沒辜負我的期望,霓裳仙子所言一點不差,你完全有資格成為天霄界未來的希望。”
  林暮麵色愈發驚訝:“我當初還特體隱瞞實力,但實力崛起太快,實在無法隱瞞,門中弟子都有人起疑心,其中,張若虛還想殺我奪寶。難道掌門和長老中,都沒有懷疑過我麼?”
  “自然是懷疑了。”駱言笑道:“他們都認為你是否發現什麼秘寶,也曾要試探你,但都被我壓下。我隻說你是因為我看中你的努力,想起過去自己,想要略微幫忙一把,有意收你為真傳弟子,其他長老自然不會再去關注你一個外門普通弟子。”
  “但你也爭氣,沒讓我失望。”駱言笑道:“你知道為何時未寒在一開始就針對你麼?”
  “為什麼?”林暮不解。
  “因為我,也因為隱心。”駱言微微一笑道:“時未寒時刻提防我和隱心,怕我們東山再起,搶去他掌門寶座,你和我們走得近,自然不會討他歡喜,甚至會故意刁難與你。你實力越強,他心中壓力就越大,對你打壓也就越厲害。”
  “原來是這樣!”林暮恍然大悟。
  一切,都早在他入門時就已注定。
  “這場大劫將要來臨,事先就是霓裳仙子透露給我們,無雙真人也是後來才有所耳聞。時未寒和其他門派掌門,極少有人知曉。”駱言道:“這也是我和隱心師兄不與他爭掌門之位原因。”
  林暮明白道:“因為大劫將至,哪怕是奪回來,也呆不久。而且,時未寒實力也並不差,總歸會有傷亡。”
  駱言笑道:“正是如此。明哲保身,方是長久之道。”
  “你還沒說,我如何能夠化解這場大劫?”林暮誓不罷休,再次追問。
  “因為你有旋月佩!”駱言望著林暮,一字一頓道。
  此言一出,林暮當即呆愣原地。
  “你莫怕。”駱言見林暮神色大變,忙安慰道:“你擁有旋月佩,不少人都已知曉,甚至,我們對旋月佩了解,要比你更多。不過你且放心,但凡知曉你有旋月佩之人,都不會來搶奪,我和隱心包括無雙真人也都不會允許這樣事情發生。”
  “這是為何?”林暮一驚一乍。
  “因為據霓裳仙子所說,旋月佩是來自血脈傳承,隻能由你或者你父母來祭煉,其他人即便搶去,也根本無法祭煉,在他們手堙A旋月佩和一枚普通玉簡無異,並無什麼用處。”
  “血脈傳承?”林暮滿臉疑惑,忙問道:“這是我祖傳玉佩,難道我先祖也曾是修真者?他們現在在何處?”
  駱言麵色一滯,無奈道:“我也不知全知全能,霓裳仙子隻告知這些,並未多說。如果你想知道,以後有機會,你自可去瀾彩界找她詢問。”
  這一連串驚人消息,幾乎將林暮擊懵,但他還是強自保持鎮定。
  “旋月佩如何就能化解這場大劫?”林暮再度問道。
  本來他還想問,你們如何就相信霓裳仙子所說為實,但被他硬生生憋在心中。
  “因為你旋月佩中,有旋月空間。”駱言笑道:“旋月空間中,自成天地,宛如洞天福地,靈氣盎然,最是適合修者安居。”
  “安居?”林暮不解。
  駱言出言點醒道:“如果大劫來臨,我們又無法抵擋,前麵是妖族修者,後麵是瀾彩界威逼,我們天霄界該如何自處?”
  林暮恍然大悟,驚道:“你是說,屆時萬一不敵,就躲入我旋月佩中?”
  “正是。”駱言道:“這是最後一條路了!”
  林暮不由一陣沉默,原來他最大秘密,已是被人知曉,以後還有可能眾人皆知!
  “你莫要擔憂。”駱言寬慰道:“這隻是最後迫不得已辦法,而且,但凡是進入你旋月空間之人,都不會加害於你。”
  “為何?”林暮麵色稍緩,不由問道。
  “因為你旋月空間,隻能讓修為和你相差不多或者遠低於你修者進入,他們實力,根本不足以對你造成傷害,因為你早已同階無敵!”駱言條理清晰道:“而且,一旦進入你旋月空間,沒有你神識操縱,這些人都無法退出旋月空間。如果你身亡,這些人都將命喪在其中,旋月佩無法吸收月光,哪怕短時間不會死,等到旋月空間靈氣耗光,也都難逃隕落命運。”
  原來是這樣!
  但林暮還是不放心,他心中一動,對駱言道:“我試試!”
  他心神一動,欲要將駱言收入旋月空間,但卻是徒勞無功,駱言坐在原地,紋絲未動。
  果然如此!
  旋月佩竟然還藏有這樣秘辛,連他都不清楚,他也沒想到,原來,憑借他旋月佩,就有希望渡過大劫!屆時隻需躲在旋月空間,待戰爭結束,再從中出來,也不失為保全良策。
  “你現在修為低,所以無法保全我們這些高階修者,是以無雙真人才會這樣無私幫助你。”駱言道:“隻有當你修為足夠高,我們才有十足把握存活下去!不然,也是難逃一死!”
  林暮徹底恍然大悟,一切都理順了,他心中暢快很多,豁然開朗。
  “我真沒想到,竟然會是這樣。”林暮難以置信道。
  “隻緣身在此山中。”駱言笑道:“你想想,孤雲作為無雙劍門少主,當初為何會和你成為至交?”
  林暮笑道:“那是因為他被人圍攻,我救了他一命。”
  駱言略微沉吟,道:“這或許是原因之一。但也有可能,他被人圍攻,都是事先布好局,做給你看樣子罷了。同樣也有可能,是真有其他門派弟子,想要鏟除孤雲,也未可知。”
  林暮靜靜聽著,心中卻是浮想聯翩。
  按照駱言所說,這旋月佩,是血脈傳承,其他人搶去都無用,其實說到底,這枚玉佩,還是歸他所有,無非是多幾個人知道。而知道的這幾個人,不僅不會搶他,為了能在大劫來臨時,進入旋月空間躲避,反而會來拚命幫助他提升修為,保護他安危。
  如果這樣看,他還是賺了。
  “如今能告知你的,我幾乎都盡皆告知與你。”駱言望著林暮,笑道:“你莫要想太多,隻管安心修煉,早日凝結金丹。”
  林暮微笑點頭:“弟子謹遵教誨。”
  但在心中,林暮已是暗自打定好主意。
  在父母未凝結金丹成功前,他絕不凝結金丹!
  

Snap Time:2018-10-17 07:43:55  ExecTime:0.036